[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2月27日)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情人哪,仅因为我写了些诗,
    你吓成那样!这是什么样的时代?
    你说,我进了文字狱就弃我而去!
    你流泪不止,打骂我,发抖苍白,
    终由于忠诚的写作必迎来祸害?
    
    在阔人们凶肆张狂的时代,
    在劳苦大众水深火热的时代,
    我,亭子间窝身的左翼文人,
    贫困、落寞,除了笔几乎无有,
    岂能放弃为真实与良知的愤慨?
    
    情人哪,我要为艺术辩解:
    秦皇一统、康乾盛世是哪个朝代?
    都21世纪了,诗还是权力的敌人?
    真诚、良知、与真实还不能相容?
    那么,我选择笔,你就可以诀别?
    
    左翼文人与小资女士美丽爱情,
    因了贫穷与惊恐而令人伤怀。
    你终于说出,我要写就应出国外,
    是的,康伯度剥夺我的财富与荣誉,
    我们困在冷落、欺压我的圈块。
    
    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我的挚爱和幼儿决不让你离开。
    我也不能离开笔、人民和祖国。
    难以忍受时就请诗意为我们劝解:
    明天会美好,我唯一补偿你的爱!
    
    06-2-26于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 槟郎:祖国,请饿我一天
  • 槟郎:有一个阶级
  • 槟郎:致新兴的阶级
  • 槟郎:唱支山歌给党听—答朋友
  • 槟郎:今天我们死去—纪念死者而作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槟郎:王斌余,我把你写成诗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槟郎: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 流星雨: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