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警方出台新政策加强监控互联网
(博讯2006年2月25日)
    
    RFA:广东省公安厅称,今年将重点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插手内地维权问题。作为控制手段之一,深圳警方出台新政策加强对互联网的监控。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香港明报星期五引述广东警方表示,近年来,敌对势力将城市消费者及农村农民经济权益问题政治化,利用个别事件作文章造舆论,煽动不明真相群众闹事,制造多宗严重群体事件。今年将重点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插手内地维权问题。对此,深圳独立意见人士朱健国星期五对本台记者说,把内地民众的维权活动与境外敌对势力挂钩,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危险的信号,这意味着,去年以来的,受到传讯和打压的国内知识分子的民主诉求和民主启蒙,这些人士可能在今年会受到非常严厉的管制和打压,可能会在过去的程度上加大很多,那么意味着很多人就会失去说话的自由。”
    
    广东省近来接连发生多宗民众集体维权事件,例如,太石村依法罢免村官、汕尾村民抗议政府强行征地、中山近万名村民示威等等。朱健国说:“群体事件的深层原因还是因为民主缺乏、民主渠道不畅,很多人上访不通,他就在当地闹事了,所谓的市长电话、什么电话都只是摆设;另一方面,信息已经不能完全封锁了,那么人们的维权意识、民主意识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提高,而我们管理的方式还想走回头路。两相对比形成巨大的反差,造成了群体事件不断发生。”
    
    明报评论员秦胜认为,维权事件屡屡爆发并非海外舆论煽动造成,而是由于包括广东在内的许多地方官员贪污腐败,处理不当引起。将维权活动与境内外敌对势力相联系,不是一个符合国情民情的判断,也不是一个能令有关问题获得妥善解决的判断。要想解决问题,关键之处在于真正落实依法施政,而不是靠高压权威。
    
    作为敏感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互联网在维权活动中起了很大的催化和联络作用。近年来,中国当局不断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其中深圳警方近日更出台了新的政策。据大陆《广州日报》星期四报道,深圳公安局网监分局星期三召集该市三百余网吧业主,要求所有网吧在三月内全部安装视频监控器材,视频监控将通过互联网发送到网监分局监控中心。网络警察一旦发现有人在网上阅读或刊登敏感内容,通过IP地址就可以立即找到他在网吧的即时录像,掌握他的一举一动。据悉,如果网吧业主不配合要求,其登记和年审将不获通过。该网监分局工作人员在接受本台记者询问时说:“我们没有说要强制性安装,只是建议性。[记]: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建议呢?[监]:首先从一个安全管理来说吧,啊哟,好像我不方便对记者随便发表意见,这样吧,如果你有兴趣了解的话,你可以来我们网监处来一下。”
    
    深圳某网吧连锁店店长彭先生则说,虽然新政策会给该连锁店每个店面增加至少1万块钱的成本,但他们担心如果不装会遭到处罚:“他不但要增加监控摄像头,而且服务器上面也要增加东西。这些都是由网吧出的。现在很多客人也会忌讳这一点,尤其那些商务人士,会涉及到他的一些帐号之类的。我们还是要根据政策的要求还是必须得装,然后解释的工作还是由网吧了进行解释。公安他会过来查,如果认为你的监控不合格,没有按照他的要求来,那肯定会受到处罚的。”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务院新闻办:刘正荣、毛伟解读互联网新发展
  • 刘正荣二月十四日下午在中外记者执行会上说中国管互联网符合国际做法
  • 中国称对互联网的管理符合国际惯例(图)
  • 国新办胡说八道称中国无人因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
  • 听众评中国有无必要封锁互联网
  • 互联网撞击“中国年”传统习俗
  • 中国严控互联网阻止新闻自由流通(图)
  • 中国严控互联网阻止新闻自由流通
  • 中国《互联网安全保护技术措施规定》 明年实施
  • 关于争取撤销《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通告(1)(图)
  • 呼吁公民关注和参与推动撤销《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公告
  • 互联网出版违规警告制度启动
  • 人权组织批中国政府查封互联网站
  • 华尔街日报:中共真能控制互联网吗?
  • 点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是一部荒唐的“法规”
  • 中国进一步监管互联网信息(图)
  • 25日最新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全文
  • 互联网峰会“西湖论剑”杭州举行(图)
  • 中国博弈互联网:“有序发展”战略占上风
  • 刘晓波:我与互联网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中国政府找到了对付互联网的方法/冼岩
  • 云飞扬:我们最后的退路——互联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封杀又一招/霞泽
  • 小国寡民:谁是互联网的“黑社会”?
  • 寒山:互联网与民主化
  • 中国大兴互联网文字狱,海外论坛面临大发展契机/北海青年
  • 萧强:互联网催化对中国公众事务的争论
  • 互联网控制:你退一寸,他进十尺
  • 李健答中央台记者黄娟:关于互联网控制
  • (大陆)互联网论坛的落后性
  • 江苏荣:如何解决电台干扰、互联网封锁和中国人权问题
  • 韦石对“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一文的评论
  •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 党报:不要妖魔化互联网 要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
  • 易乙:盼新政,盼到的是又一场互联网大清洗
  • 过关:“十一”封网,互联网上的十面埋伏
  • 胡祈短评:思考台独危机/明星们的性秀/对华人互联网发几句牢骚话/姚明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