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之二[图文](图)
(博讯2006年2月16日)
    [说明:方应看和友人暗访于2006年2月8日北京东庄(北京火车站南站附近),采访了五位上访人员。以下内容均来自上访者口述(有录音)和提供的书面材料,有些地方文字明显错误,但为了保持原文并未做修改,仅供海内外朋友参考,是否可信大家自行判断。本文附带的五位上访者照片均是当日拍摄。由于内容较多,2月15日才初步整理完毕。] 转自自由中国论坛
    
    青岛市程惠萍被迫三次赴京上访却遭当地政府报复以在北京寻衅滋事拘留三个月。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之二[图文]
    [以下内容取自程惠萍口述及程惠萍亲笔写的书面材料]
    程惠萍,原籍:山东胜利油田管理局。我在青岛市市南区做一个敬老院。程惠萍,离异,在此期间,与青岛市检察院的一名干警相识并同居,在同居的是十个多月期间,先后花了我大约9万多元(其中有借条的9万多,没借条的10多万),不辞而别,主要原因是他在我们青岛市2008奥申委现场监督工作让我收取别人财务遭到我拒绝后离我而去。我找他解决这事,他居然找黑社会报复我,包括我的车子,走到哪儿就砸到哪儿,他也多次到我家里让我交出一些有价值的证据,遭到我拒绝后,我就遭到了毁灭性打击,身心遭到摧残。我去找青岛市检察院检察长姜永声,姜永声对这事很重视,责成我这个男朋友的部门来严肃认真处理。本以为问题可以解决了,谁知道他们的郭姓副处长和我这个男朋友是好朋友,一起对我攻击,先是车子被砸,被扎,家里玻璃窗被砸,我的工地也被砸了,我是搞建筑工程的,本来有很多业务上的朋友,这时候全不见了,不敢和我联系了,项目全停了,因此几百万的钱全损失了,这钱还不是我个人,很多都是国外的投资者的钱。
    
    这样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就去了北京上访,回来后,开始检查院派了8个处长把我弄到一个宾馆里一个星期,看我状态毕竟稳定了,他们就陪着我唱歌,洗脚,让我放松放松,在这一点上来说,我还是比较感谢他们的。这一天我这个男朋友突然敲我门,我开了门,突然他和他小舅子冲了进来,逼着我写一个条子,说我上北京来上访纯属诬告诬陷,我不写,他们就打,你看我的头发,中间都没了,就是他们揪的,他们还拿出刀子,你看我手上,后面都是刀伤。他们又叫派出所(我所在单位的派出所)以上北京寻衅滋事把我拘留15天,当天又对我刑事拘留57天,三个月后我出来,出来后腿已严重受伤,走路都很困难了。我说如果我“在北京寻衅滋事”应该由北京警方处理,怎么也轮不到青岛警方,但在这美丽的青岛已没地方讲理了。之后我又主动多次与检察院联系,先后有5之多,检察长也很重视,可检察长让下面的某处处理时,不仅没能解决,反而每次我都遭到打骂训斥,这样我又一次来京反映问题,到现在一共来京三次了。去年第二次来京后,去了人大,人大又要转交山东处理,和第一次一样没音信了。这次来上火车时万分惊险,刚上车,就有三辆警车追来,幸亏火车很快就开了,他们没能抓住我。今年腊月二十九日第三次,我现在是车子票子房子儿子都没有了,房子也被查封了,查封的理由居然是拘留,我去国办,国办说这事属于人大,我去了人大,人大又给我开张单子,让我去山东,我说上次就是这样,然后就藐无音信了。也去了公安部,当我出现在公安部门口时,青岛市人民政府截访办马上拽住我,我认为咱们全国截访的状况,咱们青岛市截访办是最有钱最有势力的,他可以拿钱买通一切,甚至党中央。我现在希望青岛市检察院给我条活路,我就不上访了。
    
    20路不要悲剧重演(冤民李小婷)
    
    2001年11月26日下午四点,我在北京20路游泳池站上车时,服务员问我有票没有,我说没有,我是上访的能照顾一下吗?可是没有得到她的同情和理解反而气势汹汹凶恶的抓住我让我下车。当我问她为什么要抓我她不作任何回答,这时司机过来为她助威用拳脚将我踢打,在我下车时她用拳在我背后猛推差一点将我摔倒在车下,幸亏我把车门栏杆拉住才逃脱生命威胁,可是她恼羞成怒,手段毒辣的服务员和司机在我下车后又追下车对我拳脚踢打,当我被打倒在地想爬起来时又一拳打在我左侧头部,将我的牙打掉,使我仰面朝天不醒人事,他们趁机开车跑走。致使我头上两侧起了鸡蛋的疙瘩,造成头疼头晕恶心被一位上访大姨将我扶去找我接访员正好赶上下班时间,去车队,车队说无此车号,无奈之下第二天早上只好向国务院反映了此事同时强忍伤口的强烈疼痛和精神的痛苦,在饭吃不下,夜不能睡的情况下走访了北京市政府,公安局,公交分局......终于引起公交派出所重视于11月29日查清了事实......可当我提出我的权益受到损害必须要求组织依法律处理当事人时,车队书记和派出所说我们怎么追究你不用管,我们肯定给他处分的,先给你看病,你提出给你多少钱,我说不过去带我看病去就可以了,就这样,派出所让司机和服务员带我去天坛医院看病......医生说是脑震荡,当我问会不会有后遗症,医生说不会,吃点药就可以了。回所后他们给我了一千块钱经济补偿。但事后万万没想到吃药后反而越来越不好,越来越严重,产生多处疼痛,不断出现不良现象,特别是在下车时脚往下一踩就象一根绳子扯动伤口。风凉时头骨分裂炸裂般疼痛,恶心,饭吃不下,夜睡不着,拉西,肝胃痛,手脚麻木,头晕时明知是床却躺不下,连人都无法辨认,发呆,甚至不省人事......无法忍受的疼痛下去医院治疗,经医生诊断为脑震荡后遗症,至今不能离药。一旦离药,疼就不能止,腿疼,头晕,甚至走不了路,生命危在旦夕时时刻刻都无法保证需要及时治疗不能拖延否则后果无法想象。
    
    根据刑法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四十七条颅脑损伤除嗅神经之外神经不易恢复。四十九条颅脑损伤导致严重器质性精神障碍已构成重伤罪。不属于行政调节范围应由公安部门调查清楚以公诉案件依法处理。
    
    对于伤害案件在治疗期间应留院观察看病在治疗时没有好转或产生不良现象会不会造成后果。可是派出所在处理之中并没有留观察期,只是在我被打得神智不清时迷迷乎乎时作出处理让我签字是不负责任在法律上不生效的。
    
    来京上访人 李小婷
    
    2002年1月
    
    李小婷丈夫被谋财害命故意活活打死一案数十年得不到解决
    
    [以下内容取自李小婷口述及李小婷提供的书面材料]
    
    冤!冤!冤! 李小婷:强烈控告——关于我丈夫被谋财害命故意活活打死一案
    
    不服检查院被公安局治安科科长张安民对我家1985年7月27日晚发生的众暴徒谋杀案打击报复徇私舞弊玩忽职守包庇凶手伪造现场事实的87(19)尸检及88年因上告公安部再次报复借刀杀人灭口,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88当场调查报告和乡党委91年在国务院的责令下查清事实不但没有作出实事求是的正确的法律结论,反而和公安局互相徇私枉法攻守同盟,估计歪曲事实把明知故意杀人一案诬陷为服毒“自杀”非法剥夺我应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权强行以招工之名扣除我应得的征地款700元,造成93年我应得的征地款仍在集体帐上悬挂失去一切生活道路致使我无家可归的91(039)处理报告。
    
    我叫李小婷,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底张镇西江村人,现有家不能归。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之二[图文]


    案由:故意杀人,伤害一案。
    事实如下:
    1.据法医解剖现场说明,内脏正常,心脏上的痕迹是左肩骨用棍打坏后,由胸部留下的伤痕,根本就没有服毒的症状存在,发现脸部左侧半面发紫,经解剖说明大脑出血,在我催案时张安民承认完全事实。身上的伤的确是用棍打所致,为什么说不是致命伤而是服毒时抢救的注射针迹呢?
    2.根据刑法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即使88调查报告是当场调查事实,为什么当场不下结论,何必让我长期追诉而造成88年因上告惨遭凶手第二次“未遂”屠杀毒打将我致为第二次严重人身伤残失去精神劳动能力。家被凶手强占盗光,致使我无家可归,不但不追究凶手的一切刑事责任。而张安民气势汹汹将我母破口大骂用拳打脚踢毒打推出门外。多次将我母女用刑后送底张镇派出所后偷跑回局。第二天才对事实进行调查,才给我本人呢?事实却为什么不存在以我打伤之名向凶手要去100元的医疗费,至今不给我本人呢???这是何原因。
    3.明是我丈夫1982年参军,在部队担任班干部,身为共产党员,曾因公受伤,被评为三级残废军人,1986年竟组织批准复员后,由于兄妻二人是村上咬断绳的疯狗,一个被称为六亲不认的霸王货,一个被称为村蛇从不讲理,再加上其*和大儿媳通奸,而且,在家庭之中父亲一切听他夫妻二人摆布,任从他人所事,任何人不得不听他的,要是稍对他不满,就免不了在生活上遭到残酷的压制和凄凉的精神毒打。根据中央军委国务院兵役法规定,1986年村上土地被征招工时,指标在兄长宁规化的思想支配下被其弟宁永化顶替,我丈夫不但失去了军人应该享受宪法的合法权和人身生活权,在家庭之中产生因当兵多年不挣钱对家没有贡献,反而还要分他们家产就好象我们扯了他们后腿,造成我们婚后和睦共同的夫妻生活在家无法维持于1987年4月27日晚在宁规化的强迫下将家分开,在分家时,宁规化就因宁院化当兵多年不挣钱对家没贡献所有家产占为己有,而且还霸占了我们应得的庄基侵占了应得的征地款1600元,硬逼我们出家在外。我们夫妻多次无故惨遭宁规化用撅头,锄头,铁锹的毒打,我们生命一直处于十分危险之中。生活在家经常无法维持,依靠娘家送饭。一贯为了谋财害命怀有深刻仇恨的宁规化继续多次寻衅闹事,终于将我丈夫在1987年5月27日晚十一时许用棍活活打死,根据刑法一百三十二条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怎能说因家庭纠纷呢?因我于1987年4月27日晚已在宁规化多次强迫下分为两家。5月27日晚我和他并不存在什么分家而引起的纠纷。
    4.根据婚姻法保护公民合法权益法保护家庭权利不受任何人干涉和侵占,因我和宁院化于1983年定婚,当时他是现役军人,1986年农历腊月24日结婚。
    5-10略..........
    可是由于凶手人多户大,省市都有干事人用金钱打通了关节,公安局从中作梗,贪官污吏不但对杀人凶手的犯罪事实不依法惩处,反而姑息纵容袒护包庇致使凶手逍遥法外。如此凶杀更加猖狂到处生事,他用金钱收买了国家机关,省市都有干事人,告哪儿都不管用。致使我无法申冤,不断给我家造成种种血冤谋杀案,人身生命无法受到法律保护,长期有病无法治疗,外债累累,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1990年区信访办奉国务院指示,要求乡党委进一步查清事实,乡党委书记刘义明多次委派专人查明一切谋财害命完全属于事实,不但没有作出事实法律结论追究凶手的一切刑事责任,反而为了袒护凶手掩盖事实和公安局互相勾结,攻守同盟,共同歪曲事实,把明知故意杀人一案诬陷为“服毒自杀”,剥夺我应受法律保护的一切合法权益事实如下:
    
    一。因当时发生事故的现场是秦都公安局直接进行尸检解剖调查的,因乡党委是公安局的下级,他无权责令公安局进一步查清事实,因此,我从没有向他写信说明过事实,至于1990年我向乡长李军利写的一份材料是区信访办在国务院的责令下,要求乡党委书记刘义明乡长李军利关于处理村上扣除我多年的征地款1900元时,村上以招工之名强行扣除我应得的征地款700元以及农业税和建校金时,为了进一步查清事实,要求我把88年一次性的征地款及拆毁房屋抢劫全部财务和不通过我本人私自占用耕地面积用拖拉机翻毁麦苗的全部事实写成材料给他本人。至于死因问题我们无权处理你去找公安局。可是为什么公安局多年没有认定的事实。而党委却没有通过事实解剖现场调查认定自杀是事实呢?即使他有权认定事实,也有权作出正确的法律处理为什么让我向上级公安机关提出控告呢?
    
    二.即使我因家务琐事与家人争吵扯打时,扭打时,宁院化一气之下于当晚十时“服毒自杀”是事实,请问,他从没有任何过错,为什么要去“自杀”?下午当宁院化去乡政府放电影在晚上十时许回家时乡党委究竟是谁现场作证。直接参与打架现场所知亲眼所见和谁发生争吵时,他服毒的时间地址药从何而来呢?三.既然他“服毒自杀”是事实,那与他家有何而关?为什么人死后,宁规化不通过我本人同意私自委托宁讲化以个人名义向银行代取400元(当时付给我100元医疗费)其父宁文正垫付550元,私自购买棺才和衣服在法医没有作出鉴定之前偷偷将尸体葬埋,全家人当时收藏了东西为什么逃跑呢?四.即使要求恢复我原房屋状况,为什么让我想组织写出申请信划分宅基地呢?因宁规化于1985年已经组织批准划分宅基地,为什么说我的住房还影响他家盖房呢?
    
    五.名是因当时我被惨遭宁规化对精神残酷的毒打,生活无法自力,再加上临近三夏大忙无人照顾,在我父和村干部的协助下,让我暂回娘家居住,我说我的东西在家怎么办,宁占省说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把门一锁无论什么时候回来要是东西少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多次想公安机关提出要求尽快对此案作出处理,我还要回家收麦子,张安民和一名姓郭的说:现在连你自己都管不了,生命都得不到保证还关哪些事干什么。先去看病把药条子放下,暂时不要回去免得以后东西说不清,等候处理再说。就这样由于奇杀谋财害命故意杀人一案迟迟得不到处理。造成麦子落地,宁开学耕种的麦苗被宁规化用拖拉机翻毁,宅基地被侵占,房屋被拆毁,房内所有东西被一盗而光,致使我无家可归,失去一切生活道路,根据91(039)报告说明事实上承认当时在宁规化拆毁住房时物具依然存在。证明屋内所有都在什么说无法查实。既然东西被盗为什么不向公安机关报案,不通过我本人私自拆毁我的住房?根据刑法一百五十条给予追究刑事责任并处以没收财产赔偿一切损失。
    
    六.明是1983年村上部分土地被征,一九八六年在分配时由于村长宁讲话个人腐蚀主义泛滥,于1988年被检察院以贪污罪逮捕后,村委会结合调地时,在乡长李军利的亲自协助下经会议研究决定按86年参加人口分付给个人说明人死后分钱不分地。因此我二人应参加分配共1900元。再加上多年来无地人赔退款164元,由于宁开道和凶手是门中弟兄,滥用职权假公济私故意颠倒是非无理刁难一我家当时没有调查作为借口强行以招工之名扣除我应得的征地款700元,已及明知89-90年责任田由宁规划耕种,为什么宁规划不承担一切责任。反而扣除我88-90年农业税和建校金。多次乡长李军利委派专人经查帐说明86年一次性征地款每人应分1750元,于1988年我们分家后二人应参加分配1900元完全属于事实。可是不但不追究本案肇事者的一切法律责任反而为了掩盖事实把我们夫妻共同生活的家庭财产按个人遗产所分人为钱已在凶手受伤无法往回要。根据刑法三十一条夫妻一方死亡,另一方再婚者有权处分所继承的财产任何人不得干涉。非法剥夺我应收法律保护的财产权,造成二,八月两次共得700元以招工为名被强行扣除。而使93年应得的征地款仍在集体帐户上悬挂着知识我失去一切生活道路长期带病无法治疗外债累累。 转自自由中国论坛 http://zyzg.org
    
    至今谋财害命故意杀人一案已发十三年之久,我无数次申诉到省,市及中央各有关部门,由于陕西省贪官腐蚀主义泛滥,攻守同盟,多次向中央谎报寻衅滋事报复陷害一案。造成国办将我收容30余次,致使我人身受到严重伤害生命奄奄一息受不到法律保护。
    
    要求中央各位首长明镜高悬树立法制尊严在惩治腐败赢得民心的大好形势下,在百忙之中为一个应受宪法保护的人合法利益及人身安全受到宪法保护,重新验尸郑重其事查清事实依法作出事实公正处理追究凶手的一切责任以血还血以及执法者伪造假证报复陷害者的一切法律责任和凶手同伙多次将我毒打致使终身伤残,失去生活能力的一切刑事责任,并撤销乡党委91(039)及公安局伪造现场作出的错误结论88(70)调查报告,为我讨回人权还我公道。
    
    “85年的问题引起了87年的事,公安局给我们制造了一起假案,本来人是活活打死的,他们说是服毒自杀,但又不认定为自杀,从此长期不做处理,致使我财产被盗房屋被拆无家可归,我去省市上访,但省市都被他们买通了,没办法,我只好来北京了。来北京后,我向各机关反映事实后,公安部说我们也怀疑,即使是事实为什么当时不给你处理结果呢。后来他给我开了封介绍信,叫我回去等三个月,这事就可以解决了,结果我回去后这封信没送给任何人就送给省公安厅了。省公安厅却没给我往下批,我只好又来北京了。”
    
    
    [以下内容取自魏小平口述及魏小平提供的书面材料]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之二[图文]


    风翔县魏小平见义勇为却遭罪犯家属打击报复,当地警方反而判他“故意伤害罪”。
    魏小平:“我是陕西省风翔县的,1992年2月9日宁夏隆德县逃脱四名在押犯,其中组织者和策划者为陕西省风翔县陈村镇马道口村的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杨保文,当地公安局一直没抓到他们,2001年4月13日,我打电话举报,又配合隆德县公安局民警进去杨犯居住地将杨保文控制并抓获归案。有隆德县公安局2003年11月17日开具《情况说明》为证。”
    “......这之后,逃犯家属多次纠集多人实施殴打报复,而风翔县公安局却说我'恶人先告状''无理纠缠',法院判我'故意伤害罪',因为逃犯家属把法院买通了。”
    “......从次他们家属就更有恃无恐了,我就只好开始到北京上访了,来北京后,去年去过人大,国办,检查院,今天去过人大,国办,每次填个表后他们都说材料已转下面去了。检查院也让我找当地政府,但至今无结果。”
    [方应看评论:无非两种可能,一,确实是魏小平检举逃犯遭逃犯家属打击报复; 二,举报人举报并协助抓获逃犯后又去找逃犯家属麻烦。] 转自自由中国论坛 http://zyzg.org
    
    
    关春荣,三十晚上,初四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材料又被偷走。初四晚上检煤的时候,包放在赞助的屋里,这次出去一会儿,回来时,病历等材料又被盗走一批好几百页......
    [方应看注:由于时间关系,这次只和关春荣聊了几分钟。]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之二[图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图)
  • 无论达赖政治态度如何,当局都不会允许他活着回去的/方应看
  • 东海一枭:发帖要发震旦网,求人要求方应看
  • 方应看: 坚决拥护 "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