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图)
(博讯2006年1月30日)
    方应看注:此文为东庄暗访一,主要是报道冤民关春荣最新状况,并列出一些关春荣新自己整理的上访材料和证据。
    
    今日(1月27日)与友人亲赴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与十多位冤民进行了交流,也遇到了跟踪的便衣。当时,我与友人正在铁道口“窝棚”东五十米处与数位老年冤民交谈,谈得差不多时,一带耳机,衣领处挂MIC的青年人凑了过来,冤民们看了看他,都没理他,我们知道肯定是便衣,于是急忙散去。那便衣在后面盯我们良久,好在没继续跟来。
    
    说到铁道口“窝棚”,这可能是北京东庄“上访村”最苦的地方,所谓“窝棚”,就是以树枝为主搭建起来的一个又低又矮又黑的“建筑物”,勉强能挡一点风,如果风的级别大些,估计这些“窝棚”全得被吹飞了。即便是这样的“窝棚”也很难保住,据冤民说,当地派出所的,截访的,综办的,不分白天晚上经常来拆这些“窝棚”,白天拆了一般还好办,大不了等他们走了再建,反正本来就很简陋,可夜里来拆就麻烦了,夜里派出所的截访的拿着棍子乱砸乱打乱捅,也不管“窝棚”里的人会不会因此受伤。夜里拆“窝棚”后,由于夜里风大,天也黑,所以住“窝棚”里冤民在夜里是无法再搭起“窝棚”,只能冻一夜,今年算是暖冬还好,去年则因此冻死不少人。很多白天还在一起的人,第二天就“没了”。
    
    当局也承认上访者90%以上是有理上访,上访时间最长的达三、四十年。我们先看看一位很多北京人都亲眼目睹并且签下名字的上访事例——关春荣。
    
    关春荣,大连人,大连某科研所翻译,党员,因反对所长程某某以权谋私而遭到所长程绍崇报复,毒打她右太阳穴,耳,眼,胸等处,当场将她打晕。她右耳眼,右太阳穴,被打血肿,鼓起肿包,有很多目击证人目睹并证实此事,具体情况见后面文章。后经诊断,是颅内出血,大脑细胞坏死,脑瘫,瘫痪,肢瘫,失语,失忆,似植物人昏迷昏睡十余载,市,县,中纪委信访刘某某等贪官上下串通26载故意包庇凶犯。
    
    北京警察又是如何对待她这样的冤民呢?以下是一些目击群众的签了名的资料,由关春荣提供,现摘要如下:
    
    2005年5月11日晚20时30分左右,在北京南站幸福街,大连关春荣和一些群众聊天,一辆警车停下,车号为京A1976,从警车下来四人,其中有两个穿警察制服,一矮胖,警号041194,一瘦高,警号2187,警车旁路边还有他们七八个同伙,指着关春荣大姐对下车的警察说:“就是她”,这些人马上将关春荣大姐围住,借口说查身份证。关大姐说:“我的身份证在包里,出来打电话,没带包,也就没带身份证。”041194,2187两警察一伙就怒骂:“妈的。”“没带身份证就跟我们走一趟”,关大姐说:“我们在这儿说话,犯法吗?凭什么查我们?为什么跟你们去派出所?!”他们一伙不让关大姐说完,就象土匪,饿狼一样上去拳打脚踢,把关大姐打倒后,又惨无人道的把她手脚抓起来,凶狠狠的又打又踢把关大姐硬塞进京A1976警车里。现场围观的群众很多,一同愤怒的指责这伙人的法西斯暴行,高声喊:“不许无辜打人,不许抓人,不许非法绑架。”,有的群众则怒斥这伙人:“警察不抓凶手罪犯,专欺压,残害,殴打,破坏冤民,你们还是人民警察吗?”知情的几位大姐则告诉两警察:“她是受迫害的。被毒打致残的重病号。身上还有致命的废刺伤,经常吸不上气来,非常危险,她昨天还摔倒,半天没气,你们不能这样,会出人命的。”可是这伙无人性的警察继续野蛮拖,踢,殴打关大姐..............
    我们目睹北京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前,如此野蛮行凶暴打,残害,非法绑架,关押一无辜伤,病,残,老,弱女,惨不忍睹。
    这伙警察不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不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专与中央对着干,顶风做案,行凶犯罪,真是人民警察中的败类,国法难容,实在令人气愤。我们几次打110报警才知道他们是右安门排除所的。
    我们强烈要求毕竟政府公安部,检察院依法严惩这伙滥用公权,职务,充当帮凶,凶手,迫害,残害受害上访冤民,请求给予严查,严审,严惩,清除公安部队伍中的蛀虫,害群之马,纯洁人民警察队伍,维护首都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和尊严,维护人权,保护生命。
    目击群众签名:刘具奎,宋宪豹,陈风顺,刘小平,张光菊,张冯,杨洁,王英,李玉荣,刘雪英,孙正才,刘和平,李红山,黄进,桑双文.........另有多位笔迹实在不清,这里就不列出了。
    
    方应看评:上访冤民虽多,但多是地方县市以下案件,如果中共想多维持几年统治,完全可以为这些冤民申冤,严惩一些地方上的贪官恶吏,严惩一些地方贪官恶吏只会有利于稳定,有利于中共的统治。至于老胡老温们,别没事就流泪,学学古代的皇帝,有空穿便服去各地转转,那样也许还能多混几年。
    
    27日暗访中,冤民关春荣给我们看了自己的防弹衣——前胸后背各一块由木板,报纸等构成的盔甲,这是在那些上下勾结的贪官派人刺杀她成重伤后她被迫穿上的。与关春荣在一起住的另一个女冤民说:“关大姐的常因此伤喘不过起来,半夜常常疼醒,甚至又疼晕过去。”关春荣她们住的是一间不到四平方米的破平房,现在住两人,这是冤民中条件最好的了,仍是这间平房,最多时住12人,搭上中下三层床。
    
    冤民们吃穿就更艰苦了,我亲眼看到她们的过年食品——一包10多个馒头,关春荣说,这是因为过年商家要关门数天,所以提前买着备下的。
    
    冤民们穿的差就不用提了,有人甚至只能穿几件单衣,在寒风中一直哆索,关春荣说,每年都因此冻死好多人,今天算是暖冬,还没冻死人,想起去年10月份天涯网友们组织的送棉衣活动真是太好了,可惜数量太少,根本不够冤民们分的。
    
    警察有地方的,也有北京的,警察对付这些冤民几乎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跟,打,抓,绑,关,多数冤民已经习以为常了,关春荣说,就是长厕所的一会儿工夫,就能有人把她多把锁给撬了,偷走她的上访材料,现在她是上厕所都得带着这些材料,还得分出一些藏在朋友处,以防被警察抢走。
    
    关春荣带我们出去,遇到一黑衣老者,当然也是冤民,黑衣老者说:“赵总理去世后,我们穿白衣去悼念他,结果都被警察塞进车里送回了这里(东庄)”,和关春荣一起住的那位女冤民则拿出一份材料给我们看,说这上面有赵家后人签名的。关春荣说,她(同住的)气质很好,不象冤民,所以当日赵府胡同前的警察没拦她,她直接敲门进入赵家祭奠。
    
    
    我看了多位冤民给我们的上访材料,其中最冤的还是关春荣,这里再介绍一下(资料由关春荣亲自提供。)
    
    关春荣被报复伤害,毒打重惨的人证,物证,数十份医院病历,诊断,脑CT等累累血铸铁证,事实确凿如山,是任何权势强大的权匪,权霸否定不了,销毁不掉,客观存在的。
    
    血案铁证1:现尚残活,惨遭26载生死劫难,千百次死神,阎王口中放生。身负累累伤痕,致命胸肺毒刺伤,时时会断绝呼吸,生命一息难存,重伤,重残,重患,现仍遭这伙强大的极权,极野蛮凶残,报复谋杀,凶杀集团,杀人恶魔集团严密跟踪围杀追杀生命危在旦夕的被害人关春荣是大连金州科研所英俄双语翻译,中共党员,因反对所长程绍崇以权谋私而遭到所长程绍崇报复,毒打她右太阳穴,耳,眼,胸等处,当场将她打晕。她右耳眼,右太阳穴,被打血肿,鼓起肿包,有很多目击证人目睹并证实此事,具体情况见后面文章。后经诊断,是颅内出血,大脑细胞坏死,脑瘫,瘫痪,肢瘫,失语,失忆,似植物人昏迷昏睡十余载。(详细见附件二。)
    
    血案铁证2:关春荣被毒打伤残后求医的金州医院,大连医学院,北京天坛医院,301医院,中医研究院等十余家上百份的诊断病历,诊断,脑CT等均确诊她伤为:“右颞叶头部外伤脑软化”,“右颞叶1.5*1.2cm脑软化灶”,“外伤性失语症”,“不全运动失语”,“脑外伤综合症”,“脑震荡”,“脑外伤多眠症”,“右耳耳聋”,“脑瘫,肢瘫(肌力I)”,“椎骨,骶骨裂伤”等造成关春荣终身严重重残的严重后果(见附件一,数次被盗,毁,现残存49份病历)
    
    血案铁证3:附件三,四,大连市监察局四位特邀监察员,政协委员,一身正气,铁骨铮铮四位教授,顶着贪官犯罪团伙以“中纪委”等四级权力机关公开包庇凶犯的巨大打击深入案犯地历经二年调查,核实,取证所做的报告认定:“关春荣同志确确实实是被程绍崇毒打致残的。”
    
    血案铁证4:大连民革律师所一致认定:“关春荣被打致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法律上完全可以认定。程绍崇的行为已构成严重伤害或致残罪,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详细见附件四)
    
    
    方应看:在百度是搜"关春荣"三个字,是搜不出来任何东西的,上GOOGLE就不一样了,有多篇去年的报道。
    
    图片说明:这次去没带数字相机,图片是2004年由海外记者拍摄发布,两年来关春荣外貌变化还不大。
    
方应看北京东庄暗访记

    
    转自自由中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血命铁证38条:大连金州科研所英、俄双语译员关春荣被残酷迫害的悲惨遭遇
  • 辽宁大连公民关春荣蒙冤25年、久拖不决的悲惨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