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小保姆杀死长治市退休人大副主任的内幕
(博讯2006年1月20日)
     中新社太原一月十九日电(晋峰张墨)曾轰动山西的长治市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夫妇被杀案,今日经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终结,小保姆因犯杀人盗窃罪被判处极刑。
    
       二00四年四月三日凌晨,长治市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郭某及其妻子焦某被人杀死在家中,保姆樊建青也遭捆绑,口中被塞口罩昏厥在地。 (博讯 boxun.com)

    
      结合大量证人证言证据,法院认为,被告人小保姆樊建青,因生活琐事与主人发生矛盾,持械故意杀人,致二人死亡,作案后又盗窃被害人数额不菲的现金,并用围巾缠颈、白布缠手、嘴塞口罩伪造现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其罪名成立,并由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审理中,因犯案时樊建青刚满十八岁,但其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根据国家刑法判处其极刑,并民事赔偿十九万余元人民币。
    
    
    
    
    
     长治市退休人大副主任被小保姆杀死。是什么事让小保姆内心充满如此仇恨?记者五次实地采访,发现这起血案背后有着令人震惊的故事。   为前程忍辱负重
     今年19岁的樊建青,出生在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西河底镇西河底村,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两个哥哥退伍后一直在家务农。樊建青学习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就辍学了。2002年4月,她的命运出现了大转折。
     一天,西河底镇某领导找到樊建青的姨妈、时任西河底村村支书的王俊英,说受晋城市某领导委托,要给该领导的父亲郭随新找一个保姆。
     郭随新,原在襄垣县当县委书记,后任长治市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已退休。2001年底,他老伴因病去世,儿女都成家另住,原来的保姆已安排工作,所以宽敞的独家三层小楼只住着他一个人。郭随新觉得很孤单,想找个保姆照顾自己的生活。要求保姆长相漂亮、踏实能干。 王俊英推荐了樊建青。听说女儿被选为领导家的保姆,樊建青的父母觉得脸上一下子有了光彩。
     4月26日,镇领导把樊建青送到百公里外的长治市郭家。到了郭家后,樊建青获知,郭家原来的保姆李某已被安排到报社当记者,后来找了两个保姆,郭随新都不满意,这才找她。她见这份工作如此“来之不易”,更加小心翼翼了。
     为了调教樊建青,郭随新特意将李某找来,让李某指导樊建青如何做家务、如何“服侍”他的起居生活等。
     樊建青一心想留下来,所以把李某的一言一行都视为规范。李某多次说:“妹妹,你要听郭爷爷的话,好好干,他肯定不会亏待你的……”每次听到这些话,樊建青都点头应允。三个月后,李某见“小师妹”已能独当一面,便离开了。从此,樊建青每天晚睡早起,把郭随新照顾得妥帖舒心。
     郭随新对樊建青很满意,经常夸奖她:“你是既能干又聪明的好姑娘,在这里好好干吧。我不会亏待你的,到时给你安排个好工作。”
     到了10月底,樊建青已在郭家干了半年多。
     一天清晨,在邻居家打了一整通宵麻将的郭随新回到家里。家里很静,他轻轻地推开樊建青那扇毫无设防的卧室门。灯光下,不知噩运降临的樊建青还在熟睡之中。郭随新坐到床边,颤抖着把年近古稀的手伸到樊建青的身上。
     樊建青一下子惊醒了,睁眼见是郭随新,立即坐起身来惊问:“爷爷,你要干什么?”
     “爷爷喜欢你。”郭随新说着就脱衣服,接着钻进了樊建青的被窝。樊建青吓得脸色煞白,一边极力反抗,一边哭着哀求:“爷爷,你不能……”
     “爷爷喜欢你,只要你答应,爷爷给你安排工作。”在郭随新的纠缠与利诱下,花季少女经历了一个黑色的清晨。樊建青抱着枕头痛哭了一场。起床后,她对郭随新说:“我不做你家保姆了!”说完就去收拾东西。
     郭随新连忙拉樊建青坐下,说:“我不会亏待你的,以后会为你安排一份好工作。我现在住的房子和所有的家产,以后都让你继承。你留下吧。”
     这时,樊建青似乎明白李某为何一直在她面前亮出自己的首饰,并强调要她听郭爷爷话了,她越想越生气。当天中午,她趁郭随新午休的机会,提着行李走了。
     回到家里,樊建青还没来得及开口向父母哭诉自己的不幸遭遇,就被家人和邻居的赞扬声、羡慕声包围了。邻居们求她帮忙,让她为他们的女儿在长治市市委大院找当保姆的差事。两个哥哥更是希望妹妹通过郭爷爷为他们找份工作。
     第二天,郭随新打电话给樊建青,叫她回去。樊建青不愿意回去,父母不知内情,一味苦苦相劝,让她回去。第三天,郭随新再次打电话来:“建青,你回来吧。我现在就给你大哥安排工作。”
     听说郭随新要给樊建青的大哥安排工作,邻居亲戚们更是羡慕不已。樊建青的大哥兴奋地说:“建青,那些活不累啊!看人家对咱们这么好,你还是回去吧。”
     面对含辛茹苦的父母和一直闲在家里的哥哥,樊建青的决心动摇了。她说:“我明天就回去。”
     不久,樊建青的大哥被安排到晋城市某单位当保安。
    
       遭遇双重凌辱
     无奈地回到郭家,樊建青变了许多,整天沉默寡言。郭随新多次对她说:“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以后我所有的家产都让你继承。”樊建青认为自己别无选择,只好默认。在当保姆的同时,还充当郭随新排遣寂寞、发泄欲望的工具。
     2002年底,郭随新说要结婚,对方是剧团演员焦某。这消息对樊建青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她愤怒地想:郭随新娶妻后,会把我置于何地?
     郭随新结婚那天,樊建青到无人处痛哭了一场,她打定主意日后只尽保姆的义务,抓紧时间让郭随新帮忙找工作。
     郭随新虽然有了新伴侣,但对樊建青的欲求并没有因此而终止,他仍然不断骚扰樊建青。樊建青多次说:“爷爷,你现在有了奶奶,就不能再找我了。”郭随新却说:“我既要奶奶,也要你,一个都不能少。”
     他们的事终于被焦某发现了。2003年3月的一天,焦某有事外出。郭随新乘机钻进樊建青的卧室,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正在这时,焦某推门而入,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为此,焦某大吵大闹,坚持要辞退樊建青。郭随新死活不同意,反而与焦某分房而住。
     此后,焦某视樊建青如眼中钉,时常骂她。郭随新觉得家里如此闹下去终究不是办法,决定找个平衡点。
     2004年8月,郭随新对樊建青说:“你才初中毕业,工作不好找,去上大学吧。”樊建青喜出望外。郭随新又说:“不过,今后你要听奶奶的话,不许与她争吵。”樊建青点头同意。8月24日,郭随新拿出学费,领樊建青到长治市某大学报名学习计算机。
     有了学习任务,樊建青的生活不再单调,她尽量把精力用到学习上。可是,郭随新的不时骚扰,焦某的不断“磕打”,都让她无法安静下来。在极度压抑中,樊建青渐渐患上失眠症。
     焦某竭力劝郭随新辞退樊建青,说樊建青是不定时的炸弹,说不定哪天爆炸就会把郭家炸得稀巴烂。郭随新当然知道樊建青的心理症结在哪里,但他仍然不同意辞退她。
       怒杀主人无悔意
     樊建青曾给大哥写过一封遗书,看把他吓坏了,又改口说是“写着玩儿的”。知道樊建青写遗书后,郭随新对她制订了严格的要求:出去买菜不能超过10分钟,没有他的允许不能回老家或外出。
     2005年3月26日上午,焦某再次看到郭随新与樊建青在床上的尴尬事。中午,她在厨房里警告樊建青:“你不要做梦了!只要有我在,你就是大学毕业了,也不会给你找工作的。”
     樊建青一听这话就感到绝望。郭随新安慰樊建青:“你先好好读书,等毕业后,我一定给你安排个好工作。”
     4月2日下午,郭随新的外孙女来了。樊建青带着小女孩玩,不小心踩了一下小女孩的脚。小女孩便拿起香蕉朝樊建青身上打了两下,还以大人的口气训斥:“你一个初中毕业生,还上什么大学?瞎折腾!”这句话,极重地刺伤了樊建青的自尊心,但她又不好和小孩子争吵,唯有转身进厨房做饭。做好饭,她正要端到客厅,小女孩突然从背后踹了她两下。
     当天晚上,樊建青没吃饭就躺在床上,但怎么也睡不着。这种噩梦般的日子,她一天也不想过了。此时,她的心理极度失衡,她认为是焦某嫁到郭家才给她带来更加屈辱的生活,要想结束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那就得把焦某赶出去。沿着这一思路,她的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次日凌晨2时左右,樊建青悄悄地起床,小心翼翼地去地下室,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斧头,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焦某的卧室,朝焦某的头部砸下去……在确定焦某已死后,她打开衣橱,找出一顶帽子和一副手套,戴上手套,想用帽子遮住焦某血肉模糊的脸。
     这时,被惊醒的郭随新从另一间卧室走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他震惊不已,呆在卧室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樊建青突然扔下帽子和手套,把郭随新推出门外:“只要你不报案,以后我仍和你在一起。”郭随新说:“你杀人犯法,要偿命的!”
     樊建青一听这话,马上举起斧头砸向郭随新。郭随新连忙往楼下跑。樊建青一路紧追。郭随新刚跑到客厅,樊建青已追了上来。她举起斧头一阵乱砸……
     接着,樊建青走进焦某的卧室,找到3000元,又在客厅找出7500元,然后给大哥打电话:“哥,我把郭随新两口子杀死了,我从他们家找到1万多元,给你寄去吧。”大哥不相信妹妹杀了人:“开什么玩笑,我不要钱。”樊建青又说:“哥,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杀了人。”听妹妹的口气不像开玩笑,大哥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打通晋城市那位领导的电话…… 4月3日早上7时,警察赶到。很快,樊建青供认了作案过程,但拒绝说出原因,只求速死:“人是我杀的,你们枪毙我吧。”
     针对樊建青的反常行为,为查明真相,刑警队负责人决定对她进行妇科检查。长治市和济医院妇科的鉴定是:樊建青处女膜陈旧性破裂。面对这一纸鉴定,樊建青泪水长流,哽咽地向刑警说出了长期遭受郭随新凌辱的过程。
     记者在长治市市委家属院采访时,一个与郭随新认识的退休女干部气愤地说:“以前只知道郭随新生性倔强,但不知道他竟是这样的品德。”一些群众则说:“郭随新的前任保姆为何能当上记者?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权力?”
     6月7日上午,记者在长治市检察院起诉处采访,遇到樊建青的律师张乾。张律师不愿多谈案情,只是说:“不管此案阻力有多大,我都会尽律师的职责,为当事人樊建青辩护。”
     7月21日,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上,樊建青的两位代理律师共同出庭为她辩护,并当庭提供樊建青有精神病史的证据,要求为其作精神病鉴定。法庭随后宣布休庭,将案卷退回检察院补充侦查。8月19日,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樊建青要求作精神病鉴定的请求被驳回,但当庭仍没有判决。
     目前,在高墙铁网中的樊建青没有表示后悔,只是在想起父母时心里充满强烈的自责和愧疚。 (《家庭》2005年10月上半月版 晋言 京正 吴畏 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厦大女生抢劫杀人被判死刑执行枪决
  • 残害强奸高中女生 贵州杀人犯免死引争议(图)
  • 东州事件:杀人者为被杀者定性
  • 汕尾武警杀人惨剧内幕揭开
  • 高智晟: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
  • 寒心:“学费杀人”全纪录
  • 汕尾警察镇压示威杀人 村民控诉
  • 农民涉嫌杀人羁押576天获释 申请126万国家赔偿
  • 官员犯罪渐趋暴力化 为保政治生命不惜雇凶杀人
  • 北海杀人警察的经典辩护
  • 大赦国际要求重审江西强奸杀人案
  • 王斌余杀人案在宁夏石嘴山市二审开庭
  • 祁东县政协委员黄爱民为生意雇凶杀人
  • 刘美伶案——是蓄意谋杀,还是过失杀人?(图)
  • 民工追讨欠薪杀人引起共鸣:工人不满遭乏视
  • 温州乐清频现雇凶杀人案 雇主多是老板和村官
  • 福州两名民警杀人案开审 被指控设圈套故意杀人
  • 法院首次将“受嘱托杀人”作为从轻依据(图)
  • 村官被抓,村民杀人
  • 谁为层出不穷的“杀人”冤案和自杀的警察“埋单”?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程晓静被杀案:公安局长的弟弟涉嫌贩毒杀人灭口,司法判定无罪(图)
  • 公安局长的弟弟杀人 包庇反被提拔重用
  • 江水滔:陶国來僱凶杀人,仍逍遥法外十年!
  • 黑龙江省副书记的儿媳妇驾黑A-L6666号宝马故意杀人!(图)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人民日报:“杀人狂魔案”中,谁是帮凶?
  • 河北邯郸康波继续杀人干坏事
  • 向光明:公安局颠倒黑白出伪证 杀人犯逍遥法外反升官(转贴)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 海口公园枪杀案续: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警察否认故意杀人、并认为是“自首”
  • 海口交警队长杀人案:“酒后”杀人,情有可原?
  • 血与泪的控诉:学校杀人不偿命
  • 民警又开枪杀人,打死无辜少女
  • 杀人凶手、国家干部说被害研究生是自杀,公安局拿不定主意
  • 红军不过是杀人越货的土匪/柳孚三
  • 论杀人魔王:中国的贝利亚---周恩来/北海青年
  • 刘晓波: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 刘晓波: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 又是杀人的枪声……/张行者
  • 国际人权日,中共杀人时/林保华
  • 刘晓波: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 刘自立:你不可以杀人!-关于顾城
  • 民工讨薪受辱杀人 该判死刑吗?(图)
  • 王斌余案:杀人偿命并不代表公正 司法面临考验/无为
  • 王斌余杀人是中国社会朝恶序化演进的必然现象/亦忱
  • 王斌余杀人案:底层群体罪与罚的正义之辩(图)
  • 舆论同情杀人犯王斌余是危险信号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曾学清:杀人凶手为何受到同情?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王斌余杀人案:暴力不该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