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中央电视台,请别为“中央”丢脸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1月17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央视“春晚”,23岁未老先衰综合症 (博讯 boxun.com)

    
    正如人感冒了要打喷嚏一样,每到刺骨的寒冬将尽、枝头腊梅执意争艳迎春之际,央视的这一口连口水带祝福的喷嚏就必不可少了。 一个人感冒打喷嚏不要紧,可别惹一家人都感冒打喷嚏。央视偏偏不一样,每年赶在年夜饭之际,就受一次寒风刺激,来一回不同凡响的的“喷嚏”。所以,这一家一户一群人的“喷嚏”,到了央视就成了全国人民的“喷嚏”。这个联欢式“喷嚏”,除了最初几年有“一鸣惊人”的趋势外,现在却越来越像“鸡肋”了。既然已知食之无味,却死活不肯“一弃了之”。
    
    春节晚会,年年都熬一锅烂粥
    
    一年一度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从1983年到2006年,从一岁走到二十三岁,确实不容易。即使是熬稀饭,越熬越烂,越烂越难吃也是需要真本事的啊。二十多年前,“吃饺子、放鞭炮、看电视”成为当时老百姓过农历除夕的三大习俗之一。要知道,当时是广播一统天下的时代,“看电视”对于八亿农民来说尚是一个梦想——当时他们能吃上饺子、放上鞭炮就很不错了。 再退后一步看,到十多年前,就有人在当时的大报上评论,央视春晚黔驴技穷,一年不如一年了。如1995春节联欢晚会,就被称为是“一台质量平平、形式依旧的晚会”。主要问题是“组织者缺乏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向以捕捉社会热点而为人称道的小品,除了赵丽蓉在《如此包装》中有上乘表演外,大多数小品都在重复别人早已发现的真理。相声节目尽管演员很卖气力,但创作贫乏的状态已不能掩饰。歌组合形式表面上很热闹,很新鲜,但只能是权宜之计。没有传唱的佳作,没有新人的发现,再好的组合也
    是缺乏永久的魅力的。晚会已向社会敲响创作危机的警钟。这是长期以来‘演员走红,作家走背’不合理现象的一种必然结果。”有时候,演员卖力气是一回事,节目受不受欢迎是另外一回事。 以前,中国的电视观众主要集中在城市,农村次之。虽然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但受益最大的却是城市人。至今,基本上可以说反映在电视观众身上的国民待遇,城乡实现了平等,如今差不多全部中国人都能看上电视了,但遗憾的是央视却越来越不争气,电视节目越办越差了。通俗了说,现在央视的“硬件”更硬了,“软件”却更软了,为什么呢?就是央视还抱着一棵水泥钢筋做的伪大树扯大旗,把自己当一条贵重“名犬”,以为随便叫两声就可以一鸣惊人了,谁知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这种意识早已经时过境迁,了无新意。 按讲说,中国的2005年应该是一个娱乐年,当此娱乐主角的便是妇孺皆知的超级女声了。可是,湖南卫视打造的超级女声偏偏品尝不到由央视以全国人民名义独家定做的春晚大餐。谁说央视不吃独食,这种让超级女声吃闭门羹的恶劣做法就是吃独食,而且是以全国人民的名义吃独食。换句话说,在一个公开化多元化的信息共享时代,吃独食无异于强奸民意。 一般来说,做大餐就要有大肚,大肚能容,大肚还能吃。无奈,通过超级女声不被春晚邀请的现实无奈来看,央视还是以往小鸡肚肠的做法,逼着全国人民喜闻乐见的“超女”转回自己的娘家湖南卫视全部“内销”——坏事变好事,春节期间的湖南卫视收视率又该提高了。 要知道,央视可以毫不理睬超级女声,可以不理睬她们的收视率,但不能不理睬全国亿万观众手里的电视节目遥控器——这可是硬道理,又是硬任务啊,人家观众可不管你央视不央视,春晚不春晚,你央视的节目好看就看下去,若不好看肯定换台,谁会耐着性子被人傻涮啊。鲁迅说过,“时间就是生命。无缘无故耗费别人的时间,和谋财害命没什么两样。”至今,越来越烂的央视春晚,不但浪费国有财产和国有人力,还无端浪费几亿人的宝贵时间,不知央视高层有没有设身处地地替观众着想过,这样的“谋财害命”还将继续到几时?
    
    “名犬老矣,尚能吠否?”
    
    假如,2006年的春晚有了“超级女声”,难道央视会有什么损失吗?非也,不但没有损失,而且会提升收视率。何等的好事啊,却偏偏得不到央视的响应,这莫不是说明央视的春晚过早地把自己推上了“游戏结束”的死路。 央视一直说,试图有新突破,有创新,可突破在哪里,创新又在哪里?二十多年来,央视的节目都是“土得掉渣”,无一不是靠取笑“农民老大爷”起家发迹的,如什么“超生游击队”,现在城市里的超生还少吗?你央视有胆量取笑吗?还有什么“相亲”、“装修”基本上都是一路货色,农民就是愚蠢的代名词,打工就是乞丐的代名词,一点时代精神都没有,一点宽容意识和公民精神都没有。像今天的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恰恰是打破了央视在全国人民面前的一枝独秀局面,李宇春等人的年轻、自由、潇洒形象,她们所表达的“想唱就唱”和“年轻没有失败”等心声,恰恰反映出当今的一种时尚,一种自由向上的时代精神。 假如央视不是挂靠在广电总局下面,假如广电总局对湖南广电没有管辖权,裁判员就不会同时是运动员,央视和湖南卫视之间就可以来一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友谊赛,如果央视的春晚收视率高,就说明央视是马,湖南卫视是骡子,反之则一样。这就叫开放式规则,属于完全市场经济规则的,谁赢到最后才是硬道理。 超女上不上春晚,其实与超女自身无关,倒是与全国众多超女粉丝们的热情无处释放有 关。2006年春晚,到底有哪些大腕,有多少明星的轰动效应,恐怕在1983年首次春晚之后的今天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悬念和新鲜感了。自从春晚老当家赵丽蓉去世、赵本山在直播现场发飙以后,央视春晚恐怕就是叫声“进步”很沉重了,好日子也有日无多了——而超女们照样是“姑娘十八一朵花”。 春节联欢晚会至今已办了23年,按人的年龄说就是23岁,应该是妙不可言的青春岁月,为什么现在却显示出未老先衰的状况呢?原来,央视搞春晚的这帮人,都是“属狗的命”——恰恰2006年又是狗年。狗命其实就是狗龄,央视的春节晚会年龄也可以用狗龄来计算,狗龄的一年相当于普通人的7岁。也就是说,春晚已经影响了23个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春节年夜饭。若按狗龄计算,现在春晚相当于已经是161狗岁,又等于有了两个人的“古稀之年”,这难道还不叫衰老吗?记得央视有人形象地比喻“就算你是条狗,在央视的堂口连播一百天,那也是一条著名的狗”,现在,央视的春晚已经是老狗苟延残喘了,只是不知这“名犬老矣”,现在“尚能吠否?”
    
    百花齐放不是春
    
    看网络上,对于央视如何办春晚的众多评论,所谓的“有比较才有发展,有竞争才会提高”,“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往往是有雷声、没雨点。有道理归有道理,央视自不会当一回事。对于央视这样特大型的国有垄断传播机构来说,百花齐放不是春,仅央视“一枝独放”才是春,而且是所谓的“春满园”。 央视的自大,春晚的无聊,也是二十多年来媳妇熬成婆的结果。“婆婆说了超女不准”,所以超女们就吃了闭门羹;“婆婆说了要工农兵学商”,所以节目要尽量面面俱到,无不涉及;“婆婆说了主持人还是用倪萍周涛”,于是倪萍周涛就硬撑着老面孔扮嫩像了…… 我们每个人熟悉网络的人都知道,网络上有QQ、MSN,还有语音聊天、视频,甚至还有网络电视台。从技术上讲,有了网络电视台,完全可以搞网络春节晚会。只要节目精彩了,广告多了,自然可以让有线电视台转播。只要有人力、有实力、有能力的,类似央视这样大规模的晚会别人都可以搞,国有的、外资的、民间的、媒体的、中介的都可以参与,都可以遍地开花。花多了,就有了竞争,质量就高了,要求就严格了,或许无动于衷的央视春晚,就该到关门大吉之日了。
    
    相声和小品少来点“噱头”和低级趣味
    
    前些年,看过央视春晚的一个小品,大致意思叫什么“小气的上海男人”,他妻子怀疑他藏有“小金库”,他就装作委屈的样子,说自己身上没有什么“金裤”,外面有外裤,里面只有“小内裤”。这明显是略带低级趣味的无聊小品。此外,还有一些小品不是歧视农村人和外来工,就是方言歧视,拿蹩脚的方言作道具,丑化“东北语言”、“上海普通话”和“陕北方言”,可见是无聊到家了。 具有艺术趣味的小品,本应有着非凡的艺术魅力,其惟一的主题应该和相声一样,揭露现实,针砭时弊,通过情节结构的戏剧化,人物表演的性格化和动作化,语言的幽默诙谐和辛辣尖锐,揭示出深刻的主题和强烈的现实性。可今天我们看到,风靡于电视屏幕之上的,以往挑大梁的“小品”,不再受观众的青睐,原因就是这些节目对现实的干预不够,来源于生活却不能够“高于生活”,就少了艺术价值,就变成了平庸之作、无聊之作。 相声和小品,原本是源于现实生活的高质量艺术创作,往往是“十年磨一剑”、“台上一刻钟,台下十年功”,现在却成了工厂流水线上的粗制滥造。所谓的艺术家们,争先恐后地热衷于在“噱头”上下功夫、做文章,插科打诨,说几个笑话,道几段奇闻,听似也“幽默”,看似也“滑稽”,扮几个怪相,咧咧嘴,弄弄眉,甚至有以期达到其所谓的“艺术”效果的低级挑逗,打情骂俏,搂搂抱抱,以挑逗的语言、怪异的扮相、刺激的动作来“感染”观众,激起“共鸣”,然而一细思起来,便觉索然寡味,主题浅薄,意义平淡,甚至不知到底想表达什么。如此下去,观众如何叫好,节目如何赢得好评如潮?这恐怕就是年年春晚今不如昔的缘故,又是观众明显表示反感、纷纷唾弃的证明。
    
    观众用遥控器来投票决定春晚
    
    有人说了,央视有央视的难处,我们不能逼鸭子上架。是的,动央视一个人都会势同地震的,管他收视率下降不下降,反正央视由国家养着,用的是国家的钱,不是全国观众的钱。无聊不无聊,浪费不浪费,自然也无关央视的大局,大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了。 但我要说,除夕之夜,央视搞春节联欢晚会,坚决不能像央视的《新闻联播》一样,逼着地方台也“同时同步”转播;也不能像某报的社论一样,都是“高姿态、大而无当”。既然是一台中央级别的精心策划、精心组织、精心表演的晚会,从头至尾,都应该由全国各地的电视台和群众艺术组织联合参与报送优秀节目,形成“中央搭台,地方唱戏”的特色。无论是歌手、演员,还是主持人,都应该是“来自五湖四海”,都应该由观众用遥控器来投票决定春晚如何搞。 “四海之内皆兄弟”,中央电视台不能年年都是那几张老面孔。娱乐节目,如何更出色,更赋艺术价值,只有一条标准,就是受不受观众欢迎,而不是看这个演员、演员和主持人是不是政治素质高,是不是出身名门,是不是有高学历,是不是有出国经历和特殊背景。如果央视的春晚,由这些外在的表面因素来决定,那么我们作为观众只能希望晚会最好别搞了,越搞越不像样子了,艺术也越来越被糟蹋了,用“祸国殃民”一词来形容并不过分。
    
    春晚最好从今年开始“瘦身”
    
    当然,我是从个人角度看问题,真的不赞同央视继续将春晚如此折腾下去,但我个人发言分量轻,丝毫改变不了央视年年搞的现状。无奈,我还是从小处着眼吧,央视春晚最好从今年开始“瘦身”,从最长的四五个小时,化泡沫为精华,最好缩短到60分钟左右,比如在除夕夜至新年钟声敲响之间,新年一到,主持人就立马向我国人民拜年,节目就结束了,春节晚会的意义也就有了鲜明特色。 至于除夕晚上八九点钟的黄金时间,央视可以把自己以往把持二十多年的时间段让出去,让全国三十多个省市和近三千家县市电视台各自转播各自喜欢的春节晚会,或者搞各自富有地方特色的祝福节目,央视也可以倒转过来转播一些地方台的娱乐节目,向全国推广,何乐而不为呢? 中国之大,人口众多,仅央视一家电视台搞春节晚会,是不是太单调、太寂寞了。娱乐,娱乐,多半是自娱自乐,各自烹制自己喜欢的娱乐大餐,而不是由央视包办一家一顿大锅饭,把稀粥煮烂了,还不允许观众踢饭碗,还讲不讲理啊。 春晚,不是央视一家在夜市上摆的个体户小吃摊,别拿作秀当真实,白白吊了大众的胃口,伤了全国人民的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浙江高官史久武到底是死给谁看的?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 昝爱宗:2006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伟大的开局之年》缩写与点评
  • 昝爱宗:2005年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当然是杨茂东
  • 昝爱宗:代《人民日报》起草2006年元旦社论
  • 昝爱宗:圣诞之际上书胡锦涛主席呼吁实行宪政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 昝爱宗 :中国新闻界“良娼”颠倒
  • 昝爱宗:有距离的民主台湾和难以直面的大陆民主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毛主席”死了——胡氏之死
  • 昝爱宗:“6 .10”祖国的天暗淡、花朵凋谢
  • 呼吁领导人到天安门为数千煤矿死难者志哀/昝爱宗
  • 昝爱宗:民众造舆论不能没有新闻法
  • 昝爱宗:领取赵紫阳同志告别会“入场通知”记
  • 昝爱宗:八宝山见紫阳最后一面
  • 昝爱宗:领取赵紫阳同志告别会“入场通知”记
  • 我的朋友是程益中 [昝爱宗]
  • 昝爱宗:1989年的这一天
  • 昝爱宗:老乡,你难道就这点出息吗(12月13日的诗)
  • 昝爱宗:那枪口,正指向谁?(12月12日诗)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一个“忠”字:以一人之嘴堵亿万人之嘴
  • 昝爱宗:五中全会结束,看中国如何应变未来?
  • 昝爱宗:何时共产党里也有了“反动派”?
  • 昝爱宗:人死不能复生,真相不容掩盖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昝爱宗:从未掌握过军权的胡耀邦
  • 昝爱宗:张德江们能否在南海边画一个圈
  • 昝爱宗:中青报有可能沦为“李而亮青年报”
  • 昝爱宗:放大卢雪松就是放大中国的人权现状
  • 昝爱宗:最近我看了一幅政治漫画
  • 昝爱宗:最近我看了一幅政治漫画
  • 昝爱宗:中国不幸在一步步到位
  • 昝爱宗:实现民主强国需要正视历史和现实
  • 昝爱宗:“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
  • 昝爱宗:江泽民终究要面对“六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