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监狱春节夫妻共寝:以人性化之名行赚钱之实?
(博讯2006年1月13日)
    今年春节,北京女子监狱将挑选十二名犯人与探监丈夫同居二十四小时,引来传媒广泛报道。同居会见在国内并非新生事物,是各地监狱赚取收入的手法之一,安排一向只适用于男犯人,因法例规定若女犯怀孕,须予以假释。事件反映中国监狱商业化的程度已到了顶点,连女子监狱也按奈不住,要赶上以开设“鸳鸯房”赚取收入的潮流。有中国国内法律界人士批评此等安排没有法律根据,监狱有自我创造法例之嫌,做法非常危险。
    
     北京女子监狱狱长李瑞华在解释安排时说,这是“人性化”的做法,目的是用以奖励表现良好的犯人,促进她们的改造,并表示如果这试验效果良好,将成爲一种常设的会见方式。 (博讯 boxun.com)

    
    近年,中国监狱打著“人性化”的旗号,开创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商业行为,并有制度化的趋势,除设置酒店式“鸳鸯房”外,其它还包括开设超级市场、会见餐厅、美容院等。
    
    早在十多年前,笔者得悉一名系狱民运人士的妻子疏通狱警后,获安排跟丈夫在狱中过夜,可见这做法由来己久,只是近年开始制度法,以酒店式“鸳鸯房”作招徕。最早将“鸳鸯房”制度化的可能是武汉河湾劳教所,它的“鸳鸯房”于一九九七年就投入使用,备有“管理须知”挂在房内当眼处,清楚注明入住者必须具备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要绝对保证是受教人员的配偶。
    
    之后,南京及北京等地的监狱也陆续出现“鸳鸯房”制度,全部都实行收费管理,价格大约每晚一百元,同居时间是每晚七时到次日早晨七时,家属晚餐由监狱免费提供,表现良好的犯人最多每月可获安排享用“鸳鸯房”一次,大部份监狱只让男性犯人申请。
    
    全国以北京的发展最为迅速,市监狱局最近颁布了《罪犯与亲属、配偶团聚、同居管理规定》,规定所有合格的犯人,不管男女,均有权申请享用“鸳鸯房”,直接鼓励了北京女子监狱开设这服务。此外,该局又规定犯人在狱内超市购物及享用其它服务时,须使用消费卡,家属只需在市内相关银行网点存钱即可,不用带现金往监狱,即犯人在狱中也可“刷卡”。
    
    众所周知,中国的监狱除了是惩教场所外,也同时是大型的生产企业,例如河北省石家庄北郊监狱,也同时挂河北客车厂的牌,专门生产长鹿牌客车。经济改革推行前,国家给予监狱充足的拨款,企业的生产与销售都不成问题,犯人的生活平稳。改革开放后,监狱企业不但要自找市场,还须每月向政府上缴特定款项。一旦不能完成上缴,监狱上下的工资及营运所需的资金都发不出来,可令监狱无法正常运作。
    
    面对庞大的上缴压力,监狱长不得不想方设法的提高收入来源,于是有“鸳鸯房”、超级市场、监狱餐厅、美容院等出现,也说明了为何舆论虽然对这些安排不满,但政府却抱支持态度。这些权利虽然缺乏法律依据,政府却颁布管理规定,人为地将其合法化。
    
    批评得最严厉的要数国内的法律界人士,他们普遍认为“惩治”的精神在于透过剥削犯人的人身自由权,包括与配偶同居权,让他们反省,日后不再做犯法的事。监狱作为执法机关,最大的职责就是要按照法例,执行法院的判决,绝不可按照自己订定的标准,决定恢复某些犯人的部份人身自由权。
    
    中国的《监狱法》内虽然载有对表现良好的犯人,可给予奖励的条文,但奖励方法以减刑或假释为主,绝对没有“可获奖与配偶同居一夜”的条文,狱长们的做法远远超过法律规定的,即是他们在创造法律,做法非常危险。
    
    一些中国监狱又在试行探亲放假、半监禁、试工试学等新的服型模式,说是吸收外国的先进经验,但这又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监狱法》内并没有此等服型模式,因为没有法律规定,执行过程缺乏严格的条件界定,容易酿成偏私或贪污贿赂等行为。
    
    中国监狱存的问题多不胜数,上述的肯定不是最可怕;但是,它们反映的中国执法人员行政优先、有法不依等问题,却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试想想,若某监狱为了解决财政问题,试行以捐款额作为奖励标准,给予犯人包括假释等各种各样的权利,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
    
    
    亚洲时报(撰文 罗少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华盛顿邮报:中国监狱发现酷刑,但有改善(图)
  • 湖南永州监狱两重刑犯用棉被盖住高压电网越狱
  • 王治晶:前行者的驿站---医院、监狱
  • 海南乐东监狱干部标价受贿 1500减刑7000假释
  • 清水君(黄金秋)已被转移到南京蒲口监狱服刑
  • 三峡移民王喜东获刑五年 在武汉妇女监狱寻求公正对待
  • 哈尔滨监狱秘密转移朱胜文遗体引发遗属抗议
  • 联合国官员不通报可视察中国监狱
  • 大毒枭四次整容监狱匿身终落网
  • 靳海科狱中传书:儿把监狱当学堂
  • 靳海科狱中传书:儿把监狱当学堂
  • 《金融时报》:中国监狱大量生产PS2盗版
  • 政治犯哈达在内蒙古赤峰监狱受到残酷虐待
  • 四川监狱皇粮吃不饱无钱建围墙
  •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郭国汀
  • 北京邀请联合国人权专家访问中国监狱
  • 29名中国渔民被囚菲律宾 有人在监狱遭毒打文身
  • 中国囚犯贿赂监狱官员获减刑(图)
  • 中国囚犯贿赂监狱官员获减刑
  • 一名女高中生遭遇老师强暴后被关进监狱
  • 冀东监狱草菅人命 七名服刑人员惨死
  • 我的冤狱 - 监狱强制精神测试?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秦城监狱中的女人
  • 田晓明:监狱关不住冯秉先的正直
  • 橫眉:独在监狱为死囚,适逢佳节倍思亲
  • 赵达功:张林在监狱做苦工生产圣诞产品
  • 田晓明:让信访接待站离监狱远一些
  • 是谁,把顾雏军送进监狱?
  • 刘晓波: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
  • 张林-蹲过18个监狱的男儿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东海一枭: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 金融人才都在监狱里?
  • 王金波受酷刑 樊百华:抗议山东监狱恶政!
  • 米奇尼克:论抵抗:比亚沃文卡监狱来信(1982)
  • 赵达功:维权浪潮将考验中共监狱的承受力
  • 任不寐:杨建利的监狱之旅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
  • 张耀杰:中南海秘书见证中国监狱——俞梅荪和他的狱中难友
  • 进步中的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冯正虎的炼狱(6)
  •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冯正虎的《炼狱》(6)
  • 一次在监狱管理人员掌控下的越狱——为“6·4事件”15周年而作
  • 田晓明:止步于中国的监狱门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