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日本外交官的上海生死恋
(博讯2006年1月08日)
    毛峰/日本外交官沉缅上海情色,被指陷入中国谍报人员罗网,走上自杀绝路。日本媒体指责中国情报人员以“美人计”胁逼泄漏通讯方式机密。日方事后派调查组抵华,紧急更换通讯系统,并对北京、广州、沈阳领馆进行全面“安全检查”。
    
     日本外交官因沉湎于上海女郎的情色,又被指陷入中国谍报罗网而最后自杀,故事非常吸引民众“眼球”。如此香艳又神秘的社会新闻,引发中日两国外交部的唇枪舌战乃至上网各自发表声明,在中日外交史上尚属首例。 (博讯 boxun.com)

    
    由情色与外交谍报纠缠于一体的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电讯官自杀身亡一案,在中日双方均保持沉默一年半后,近日被日本的《周刊文春》摆到了桌面,连锁引来其它日本媒体的热烈呼应。《周刊文春》披露,二零零四年五月六日早晨,人到中年的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的一名电讯官在染指女色后受到中国情报人员胁迫,又“无论如何不能出卖国家”,最后在领事馆内上吊自杀。就在《周刊文春》发行后的第二天,日本外务省外务报道官鹿取克章召开了紧急记者会,正式披露日本驻上海总领馆的外交官自杀原因,是中国当局有关情报人员做出了“令人遗憾的行为”造成的。
    
    鹿取克章同时指中国违反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日方曾就此向中国提出了多次严正抗议,并要求查明事实真相,但没有得到中国方面令人满意的答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次日在北京对此作出了反驳。秦刚说,中日双方对此案的性质早有定论。日本媒体把死者的自杀与中方官员联系起来的报道没有事实依据。秦刚说﹕“我们对日本政府这种刻意诋毁中国形象的恶劣行为,表示强烈的愤慨。”
    
    随后,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国驻日大使馆在其网站首页发表声明指出﹕“事件发生后,中日两国通过外交渠道多次磋商。日本方面确认,这位雇员因不堪工作压力而自杀。日本政府要求中国方面尊重死者家属的意见,不要公布这起自杀事件。中国方面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配合日方和遗族对此事作了合适的善后处理。”声明还说,中国方面也就这起自杀事件进行了认真调查,确认了“与中国政府的有关人员没有任何关联”,“中方为此将调查结果告知了日方”。中国驻日使馆的声明还强调﹕日本政府试图罔顾事实将过错推给中方,完全是别有用心的。
    
    针对中国的这项声明,日本外务省随即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三点声明,进行反驳。外务省声明再次强调该驻沪外交官死因与中国情报人员“令人遗憾的行为”有关,也表明“日方未曾向中方表示该外交官自杀是由于工作压力”,“日本政府从事件一开始,即要求中国政府知会我们此一事件的相关事实,并表达强烈抗议”,更表示日方不能接受中方有关“此一事件与中国政府人员无关”的说法。
    
    神秘的日本驻沪外交官自杀案是否与中国谍报人员的胁迫有关,现在仍各执一词。但这名年方四十、单身赴任上海总领馆的电讯官沉湎于上海声色场所卡拉OK女郎的缠绵与性爱,在实现男人“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渴望中走向人生另一极,确是中日双方都认为确凿的事实。
    
    五封遗书透露玄机
    
    该名驻沪总领馆的电讯官出身于北海道,原是日本国营铁道公司的技术人员,国铁民营化后被招募到外务省,曾先后在日本驻安哥拉、俄罗斯的领事馆工作。二零零二年三月开始单身赴任驻上海总领事馆,是领馆内负责机要文件收发的电讯官。他于零四年五月六日在领事馆悬梁自尽,留下了五封遗书。
    
    电讯官的遗书第一封是写给妻子的。他对自己的出轨行为追悔莫及,深表对不起妻子。另外三封则写给其最要好的同事。还有一封是写给当时的总领事杉本信行的,详细叙述自己选择自杀的经过,表示﹕“再这样下去,自己必定会出卖国家”,但“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出卖国家”。
    
    日本驻沪总领馆所在地的虹桥地区夜色美丽,古北路上灯红酒绿的歌厅酒吧更闪烁着诱人的光彩。零二年初夏的一个夜晚,单身到沪工作已有三个多月的电讯官,第一次随同事来到了一家闪烁着“迦具夜姬”霓虹灯店名的俱乐部。第一次踏足上海夜生活圈子的电讯官,很快就陶醉在美女依偎、情歌绵绵的欢悦之中,与一名秀美温柔的刘小姐“一见钟情”。从此以后,他迷上了刘小姐,隔三差五的来到“迦具夜姬”与小美人幽会,追寻欢悦,两人随后发展为情人关系。
    
    据《周刊文春》披露,直到零三年六月的一天,“小情人”刘小姐突然恳求电讯官一定要帮忙,见一见她的“朋友”,并说否则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她了。“热恋”中的电讯官满口允诺,应约来见刘小姐的“朋友”,才知是中国国安系统的情报人员唐先生和翻译陆小姐。
    
    这位唐先生颇为大度地说﹕“我们不会干涉你们的私生活,只是想与你交个朋友。”这以后,唐先生不定期地向电讯官了解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诸如总领馆工作人员、在沪日本人对杉本总领事的评价及日本驻沪总领馆主要人员名单等。这期间,电讯官与刘小姐也相安无事地保持着如胶似漆的情人关系。
    
    二零零四年初春,该电讯官一方面因馆内工作繁忙的压力,另一方面也为了想摆脱唐先生频繁的情报索要,遂向上级打报告要求调往俄罗斯工作,这一请求获得批准。他将调动情况告诉了情人刘小姐。
    
    但随后几天,他不断接到了唐先生约见,唐指责其调动前为何不通知他这个“朋友”,并表示无论其到何处工作,“我们一生都是朋友”,“我们对俄罗斯的情况也很有兴趣”。唐先生同时警告他,如果不合作的话,将把其与刘小姐发生不正当关系的情况报告给总领馆以及外务省,并说“你与刘小姐的关系在中国属于犯罪”。
    
    据《周刊文春》报道说,其实,中国情报人员最想从电讯官上获取的机密包括杉本信行传给东京的报告内容以及与北京大使馆联络的情况,还有就是使领馆在收发公电文件时加密和解密的系统数据。这些属于外务省的最高机密。电讯官就是因“不愿出卖国家”而自杀的。在该电讯官自杀的当天,杉本信行迅速上报外务省官房长官北岛信一、事务次官竹内行夫和大臣川口顺子。竹内随即指示北岛彻底调查电讯官自杀的原因。其后,外务省派出以监察参事官伊原纯一为组长的调查组到上海。
    
    调查组首先确认了领馆内加密收发文件的系统没有泄漏,但为了安全和预防万一,外务省还是对原有的加密及解密系统全部进行了更新。同时,调查组还对驻北京的大使馆以及广州、沈阳等领事馆进行了“安全检查”,发现并无上海总领馆电讯官的类似情况。在调查报告的结论中,调查组分析电讯官自杀的原因时表示,有可能受到中国情报人员的威胁。
    
    没有管束好驻外人员
    
    据亚洲周刊了解,该电讯官自杀后,日本外务省“自知理亏”,明白主因是没有管束好驻外人员的不正当交友活动,属于电讯官违反外事纪律造成的问题,故在向中国方面的通报中,一方面要求中方给与事实调查,另一方面希望中方考虑到死者家属的要求,不要公开电讯官自杀的消息。
    
    事实上,外务省也只是在内部进行了调查与整改,并没有将丑闻上报首相官邸及通报其它省厅。东京的一位退任外交官对亚洲周刊说,世界各国的情报机构都在使尽浑身解数叮“有缝的蛋”,试图获取他国的外交机密,这是常识。作为外交官好自为之,慎而又慎,避免落入“美人计”等谍报陷阱才是关键。他认为,这一事件并不会对中日关系带来更大的伤害。
    
    □ 《亚洲周刊》二○○六年第三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