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们的精英阶层都到哪儿去了---到底谁在抛弃中国
(博讯2006年1月03日)
    我觉得我有必要为中国写点东西了。
    
     虽然我一向标榜远离政治,对所谓的世界大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失望。但最近的很多很多事情,还是让我觉得有某种东西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博讯 boxun.com)

    
    我厌恶评论,因为评论家大多只是坐而论道的好手,一旦起而行之,则捉襟见肘。站着说话不腰疼,固然很惬意。我知道有一天我也许会因为我说的这些而打了自己的嘴巴。但我还是决定要说,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如果一个房子里的人要闷死了,你把他叫醒固然很残忍,但,如果你把所有的人都叫醒,又怎么没有可能把房子打一个洞来透气呢?
    
    我知道,也许我也不能把这座房子建的更好,但希望我说的话,能够给别人一些启示或者思索,这些启示或者思索中,也许就有建房子的高手呢。
    
    我今天要说的是,到底谁在抛弃中国?
    
    这个问题看起来太大,几乎无从说起。我还是从细微处说起吧。
    
    昨天在网易商业报道上看到一个贴子,内容是这样的。
    
    房改是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把你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
    
    很好玩的一个贴子,却很真实的反映了我们改革的一个现实。中国的未来在哪里?我们要走向美国,还是变成下一个拉美?
    
    我们常常可以听到这样一句话,美国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这句话让我们生出很多美丽的遐想,好像我们真的再这样埋头苦干很多年,就一定能赶英超美,过上欧美人的幸福生活。但是现在,在我们看来,也许赶英超美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遐想,也许中国貌似强大的经济外表之下已经暗流涌动,也许歌舞升平之下已经危机四伏。
    
    为什么要提拉美?
    
    在我们的主流视野里从来都没有拉美,在我们的概念里,拉美这个名词不比非洲高等多少。我们是不屑于提拉美的,那里滋生着一切资本主义的毒瘤,贫富分化,社会动荡,政治独裁,经济畸形发展,拉美人在独立以后,瞎折腾了200多年,还是处于第三世界。我们怎么能把自己和拉美比?
    
    拉美人第一次进入我们的视线,大概是在去年,我们在谈论中国汽车业的未来走势时,第一次提到这个词,后拉美化。有人对当时世界汽车巨头纷纷进入中国,瓜分市场提出了自己的忧虑,说中国汽车如果不能走自己独立发展的品牌之路,而企图以市场换技术,最后只能如同拉美的汽车市场一样,沦为世界汽车巨头的加工厂,在食物链底层,抢食一点点残羹冷之。永远不可能在世界市场上与他们并驾齐驱。而更重要的是,以低廉的劳动力换来的投资必将不会长久,因为一旦出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市场,跨国巨头马上就会进行产业转移,到那个时候,中国汽车业就会被抽空,拉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未来。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而我今天要说的,不仅仅是中国的汽车业,而是中国的整个未来。我们要走向何方?
    
    是发达的欧美,还是混乱的拉美?
    
    郎咸平在华工(我不知道具体是那所大学的简称)演讲的时候,对大学生们说,“30年以后写信给你女儿的时候你可能会写,你在别国当保姆的日子还好吗?”“如果信托制度一直缺乏,那么改革将会把我们带到菲律宾而不是美国。”
    
    台下的大学生莫名惊诧。
    
    其实我觉得倒真没有什么可惊诧的。这个道理连我都能想明白,我们中国的那些精英阶层,喝过洋墨水,读过哈佛剑桥的,谁能不心知肚明呢?但是愿意把它讲出来,讲给我们懵懵懂懂的大众和青年学生的,估计只有郎咸平一个人了。
    
    有些东西是得多用脚趾头想想。上帝给我们一个脑袋,不是为了让我们整天琢磨同事有没有比我多发多少工资或者邻居的老公为什么比我能挣钱的。记得在中学学世界近代史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拉美国家独立的时间和美国差不多,到最后发展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历史书告诉我们,那是因为帝国主义的掠夺。我一直觉得那是狗屁,如果一对小兄弟一起长大,有一天哥哥对弟弟说,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了,你挣的钱归我,做弟弟的能愿意?据说拉美国家独立以后,很快就变成了美国的后院。不过这是结果,可不是原因了。之所以美国能把他们当后院,还不是因为几十年之后,当哥哥的已经比弟弟强大了好多,敢于对弟弟说,你挣的钱要是不给我,看我不揍你。
    
    当然,我当时是想不明白的。我面对这样的答案,也不过就是在心里说句狗屁,除此之外,是断然提不出反对意见的。但现在,我敢说,也许真实的答案已经被我们发现,并且他正在困扰着我们的中国。
    
    拉美与美国的差距在于,它没有形成良好的财富再生体制,套一句比较主流的话,它缺乏一种财富积累上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样的差别。
    
    1、美丽大陆的黑色陷阱
    如果你有幸到过非洲大陆一些美丽的海边城市,你会被她的风景立刻折服,你会发现笔直宽阔的大路边有白色的别墅,还有那椰子树也是风情万种,这里住着这个国家的上等人,包括总统的亲戚们、外国公司的代表、本国的大商人;从这里向内地,沿着公路开车,你会发现尽头一般是一个大矿,比如金刚石、矿石,都在这里开采,你会看到外国的技术员和本国的工人们;从矿区向外,就没有公路了,沿着土路步行,几分钟后你就会看到一个个的草棚子,尖尖的顶,糊着泥巴,而且没有窗户,当然白天里面也是黑洞洞的,草棚子外面是一个个瘦瘦的农民(不会有一个胖的),他们一辈子也买不起几件衣服和一双鞋子,一辈子花过的钞票不会超过500美元。在美丽的非洲大陆,这种海边的巨富和内地的绝对贫困不和谐地结合了,而且二战后的60年里,不管这些国家怎样独立、民主、改革,内地的农民们依然赤贫,而这些国家出口(主要是原材料和初级产品)的成倍增加、GDP的明显增长到了离海岸10公里的地方就好象没发生过,于是苦恼的经济学家们管这种现象叫“非洲陷阱”。
    
    2、“非洲陷阱”的直观化描述
    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怪现象呢,举个例子,如果一个矿在某非洲国家开始开采了,立刻雇佣了1000名工人,这个矿第一年赚了100万美元,其中60万分给1000名工人,40万分给10个股东,1000名工人有钱了,立刻买东西,买衣服、买家具、买食品,还得盖房子,都是照着1000套以上买,更重要的,这些工人娶了1000个媳妇,生了2000个孩子,为了供应这4000人的衣食住行,矿区周围有500个农民种菜、棉花、粮食,还出现了10个以上的裁缝、理发师、医生,有了还几家商店、一所学校,然后一个小镇就出现了,周围20公里内的人都感受到了小镇的需求,人口迅速向这里集中,迅速达到近万人。矿主们分得了40万,他们发现这个小镇上还没有游乐场、电影院、小酒馆,于是拿出30万来开店,挣的钱再次以60%的比例分给雇员,雇员们再去娶媳妇、生孩子、买东西。几十年以后,当矿快挖光了、第一批工人退休时,这里已是一个50万人口的城市,有上千家大小工厂,矿主们也建立起了上百家工厂商店,成了亿万富豪。其实这个故事在美国的西部大开发中已经出现过,加州的城市都有这样的一个发展过程。
    
    但是换一种分配方式,这个矿还是雇了1000工人,赚了100万,其中90万分给10个股东,10万分给1000个工人,这些工人的收入刚够自己吃饭,他们没钱买衣服、买家电、盖房子,为了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矿区外面只有100个农民(种点玉米白菜,别的没人买)、一个理发师、一个裁缝(主要是补衣服),没有医生,工人小病硬扛、大病等死。矿主们每年都有90万的收入,他们也想搞点别的生意,结果他们发现,这里只有1000个穷工人,什么生意也干不成。拿着钱怎么办?只好买了几辆奔驰、几个豪宅,养了几个小蜜,奔驰是外国的,所以几百万给了德国商人、几百万给了房地产商,还有几十万给了小蜜(这些漂亮的小蜜都是矿工女儿,于是有几十家矿工还算比较富裕),还有几百万存了银行,银行拿着钱想往外贷,一看除了矿什么工厂也没有,于是只好歇菜,看着老百姓不富吧,银行的存款还在增,而且形成较大的存差。于是几十年过去了,矿区周围还是一片贫苦,工人还是一无所有,农民们也还是自种自吃,没人买他们的东西,他们也没见过钞票,矿主们等后来挖完矿就带着几百万存款走了,1000名工人全成了下岗职工。下岗职工没办法,都做小生意自救,于是一夜间多了很多小商店、小酒馆,但是大家惊奇地发现,工人们都没钱去别人的店里消费,于是自己的店里也绝不会有人来花钱,这时候唯一的办法是矿工的媳妇、女孩到沿海的大城市卖笑,男孩们则干起了黑生意,有点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但也有很多蹲监狱、枪毙的。呵呵,我想大家伙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吧,事情好象还有点眼熟吧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其实就是拉美和美国不同的发展轨迹。也许今天美国人应该说,感谢华盛顿,他为美国缔造了最现代最科学的政治体制,感谢亨利·福特,他一手缔造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而拉美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的大独裁者创造了掠夺性的经济体制,以一种豪强的姿态疯狂瓜分着社会财富,而使整个经济虚脱,再也无力发展。
    
    这里我们有必要再提一下亨利·福特。古今中外所有的商业人物中,亨利·福特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正是他用他的T型车一手缔造了最初的中产阶级,并将美国社会第一个引入了现代社会,(欧洲在这一点上,比美国晚了几十年)。亨利·福特说我要让我的工人能买得起我的T型车,于是他给工人发高工资,他还创造了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使汽车大幅降低,于是,福特公司一跃成为最大的汽车公司,于是有了钱的工人可以买汽车,可以买房子,可以做其它的消费,于是中产阶级诞生了。于是在完成西部扩张,在领土上已经没有回旋余地的美国发现了另外一个金矿,迅速成长的中产阶级带动了巨大的需求,支撑起庞大的国内市场,继续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美国从来都是一个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而中国空有12亿人口,却居然内需不足,不得不靠外贸来拉动经济增长,你说这不是咄咄怪事。你以为你是弹丸之国的日本哪?靠外向型经济就能样得膘满肠肥?12亿人口,谁能养活中国?除了你自己。也难怪现在全世界都在指着你,说你对人家倾销。
    
    3、分配制度为什么不能制造有效需求?
    根据马克思的理论,社会生产会创造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就是参与劳动的全体人员(不仅是工人,还有高管、董事会成员,这是我对马克思理论的小突破,只有那些不参与劳动的股东才是完全的食利者)共同拥有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个剩余价值的物质体现是本工厂制造出的一部分商品,价值体现则是被工人、高管、股东分配的工资奖金分红。
    
    但是不同的分配制度会产生不同的分配结果,如果偏向少数股东,就会造成有效需求(直说就是付得起钱的购买欲望)集中于少数股东,而少数股东也就是玩玩车、房子、女人,不会对一般消费品(吃、穿、用)有大的需求,全社会的富人都不花钱,则社会扩大再生产就没了需求动力,有时甚至造成简单再生产也没有需求动力,你挣的钱不花,你不买别人的,别人没钱,别人也不买你的,整体经济将萎缩不前;如果偏向广大工人,则情况就大不一样,突出表现为一般消费品的销售大量增加,社会生产被需求刺激的猛增,股东们也可以开更多的工厂,钱不够就用工人存在银行里的小额存款(人均不多,总量不少),这样整体经济就进入良性循环,更多的农民被卷入工业化生产,几十年以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就出现了。
    
    综上所述,良好的分配制度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经济健康发展的基本保证,没有倾向广大劳动者的分配制度,就没有有效的社会需求,就没有商品经济循环的“滚雪球”效应,就没有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
    
    4、从分配不公看中国的几大怪现象
    
    A:外贸依存度高是好现象吗?
    我们的分配制度有没有问题?就说广东吧,十年来,GDP也增了几倍了,但是2000万外来工人特别是农民工的收入基本没有增长,这些农民工除了吃饭,基本不花钱,也没什么钱花,他们的工厂了也生产便宜的衣服、鞋子、CD机,但是这些工人自己又买不起,东西不卖出去怎么能挣钱,靠几万工厂老板能用完这些东西吗?于是只好出口,大家一定要记住,不是这些老板喜欢做出口,喜欢给国家挣外汇,而是这个国家的老百姓买不起这些东西,只能出口,要知道,几十美元他们就向外卖DVD、手机,比国内的价格低多了,还要出口,为什么,不就是国内没人买吗?
    
    根据西方经济理论,一个商品在生产出来时就自动有了对它的有效需求,因为要给生产它的生产者付钱,每个生产者都有钱购买和自己的产品等价的商品,社会产品和经济都是均衡的。但是为什么我们每年要卖给外国那么多鞋子、衣服,没挣钱吗?生产它们的民工为什么没钱买它们?只能说该付给民工的钱被老板占有了。
    
    我们现在的外贸依存度超过了日本这个小小岛国,有的经济学家出来叫好,好象我们比小日本强大了、先进了,真是无知(如果有知就是无耻)极了,会让那些在血汗工厂里一天干12个小时的工人问候母亲的。
    
    B:色情行业真的是万恶不赦吗?
    色情行业是个不良的行业,每年都会有“扫黄打非”,我也觉的这个行业实在是不符合人性、不符合现代文明,于是很有人要发誓彻底灭掉这个行业。但是站在纯经济理论的角度来说,色情行业却发挥了重新优化纠正社会财富分配、创造有效需求的作用。全国有多少从业人员,不好说,除了直接从业人员,大家还要注意到里面的保安、服务生、清洁工,人数会超过直接从业人员,围绕着这个行业,有餐饮业、服装业、美发业、交通业、房地产等行业,这些行业的很多人,还都靠小姐们的生意来维持,一万个小姐,会创造五万个就业机会。在分配机制依然不佳,社会财富过于集中的时候,是小姐们让富人们大把花钱在境内,让很多人有了职业,是她们向偏远的农村寄钱输血,让自己的父母盖上房、弟弟读起书。如果没有分配机制和社会经济的良性发展、没有农村经济的实质提高,则突然停止一切色情行业的后果也是灾难性的,会加剧农村和城市弱势群体的生活贫困,会给社会稳定造成不可预计的压力。
    
    说到这儿,该说到我们中国的问题了,为什么我们会内需不足,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我们的财富到那儿去了?我们到底还有多大的持续增长能力。
    
    中国用一种渐进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资本原始积累。这里边姑且不说什么权钱交易,制度漏洞,不劳而获。没有一个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是干净的。但关键就在于,在积累完成以后,我们该怎么做,是继续任贫富分化发展呢?还是创造我们自己的现代社会,创造坊锥形的社会结构。
    
    看到那位网友的话真的倒吸一口冷气,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的改革是不是正在走向一个反面,以疯狂搜刮普通大众并不多的社会财富来继续换取虚高的发展?尽早上看到一篇文章,比较中国和新加坡的十大差距,具体的不说,因为小国毕竟比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要好管理得多。但是,让我深思良久的还是新加坡的体制中所投出来的平等思想,那种对普罗大众的关怀。而我们,这种声音除了矫揉造作的官员做秀以外,我们看到了哪些实质性的东西?中国从来就没有平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有没有也很难说。我们只有所谓精英和庶民。当所有的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买一个安身之所的时候,当一个家庭的一个孩子上学就要掏空家里的一切积蓄的时候,当你在股市上投了钱就相当于捐款,被那些国企老板用什么MBO名正言顺的中饱私囊的时候,当一个农民辛苦一年的收入还不如一个大款吃一段饭的开销的时候,你指望大家不去省吃俭用,疯狂存钱?你指望银行里里几万亿的存款能够转化为巨大的需求?你指望消费品市场能够持续火热?你指望有点闲钱的人能够去做更有用的投资而不是作为热钱去炒房?你指望本来就不多的社会财富能够更快更合理流动?我们很穷,因为我们钱本来就不多,却被装在了很少的人的腰包里,我们本来就不富裕,却在银行压一块,在房子上压一块,在股市里套一块,nnd,我钱看起来不少,但是就是转不动,都是死钱。于是,少数人手里的钱只能去买LV、卡地亚、施华洛世奇,因为除了这个,他们也没什么可买的了。有些人还跳出来粉饰太平,说什么奢侈中国,狗屁!哪个大国的经济能靠几个奢侈品品牌带动起来,再说奢侈品跟你有啥关系啊?你瞎激动什么啊?你要是中国也有几个顶极奢侈品品牌的话,跟着起起哄也还可以。那不过是让法国、意大利多赚点钱而已。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我们的农民还没有富裕起来,就已经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吐干净了血,我们的中产阶级还没有诞生就已经横遭劫掠,我们到哪儿找内需?我们除了出口,让全世界来养活我们以外,有什么办法?所以,全世界都说你倾销。是啊,12亿人,谁养活得了你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的改革走入了这样的一种境地?教育收费,房价高启,股票圈钱,上帝啊,这是啥决策啊。哪个已经富得流油的国家在当初这么迫不及待地从自己的人民手里捞钱?
    
    我们的精英阶层都到哪儿去了?为什么这种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他们就想不明白?
    
    精英阶层到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我想,精英阶层有两个去向,一个被收买了,一个被扼杀了。
    
    郎顾之争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对内地的经济学家失望了。为什么整个内地的经济学家会败在一个叫郎咸平的香港人手里?只有一个问题——良知,不是大陆经济学家太笨了,而是他们已经被收买,良知泯灭,除了为主子叫几声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作用。于是我们的官僚、资本、还有知识界人士就结成了联盟,制定着进一步瓜分财富的计划。于是我们的普罗大众就失去了话语圈,就算惨叫几声,也不会被人听见。
    
    这是被收买的,还有被扼杀的。
    
    就是青年。
    
    想起鲁迅先生所说,最有希望的就是我们的青年。但是,tnnd,又是教育,教育,tmd的中国教育,被这些狗屁精英把持的中国教育,一方面掏光你的钱袋,另一方面让你接受填鸭式的知识,除了会背几个狗屁单词之外,几乎剥夺你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好啊,这招真好,真是斩草除根了。郎咸平对大学生说:“我们这一代人不懂法制,也没有良心。”“我们这一代是要早点被淘汰的,把权力交给你们,你们才是未来。”唉,也许郎先生真的不太了解中国的内地,他不知道现在大学生的孱弱肩膀,也许根本就担不起这个担子。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你该怎么办?保护你自己。这是每个人首先想到的答案,要么离开它,要么让自己变强大,因为别指望政府保护你。记得五年前我就说,中国在进入一个急剧分化的时代,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在它分化完之前拼尽全力挤入上层而已。
    
    现在我依然说这话。
    
    变强大,只有变得强大,你才能保护你自己,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你才能让自己的声音被更多的人所听到。
    
    最后,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国家不爱自己的人民,你有什么权力要求自己的人民去爱他的国家。
    
    希望,我们,不要说这句话。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