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两个华人新移民在多伦多的平安夜
(博讯2005年12月26日)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芙郎)融入一个节日被看作是进入一个文化内核的方式,尤其在圣诞节平安夜这个西方社会最重大以及最有意义的节日,特别是对于意外或强行进入异域文明的移民来说。 (博讯 boxun.com)

    
    
    老移民有一种欣慰的方式,就是对这西方的节日文化不再陌生隔膜。而报纸以及网站更会以移民自主而自觉的本地化的庆祝活动来表明一个族群在相异文化中的自由度和适应性。那些已经游刃有余的人自不必多说,但那些初来乍到的人们呢?……
    
人物:Roy,男,35岁,2004年冬登陆加拿大

    
    “在老婆大人不断地恳求下,到SEARS买了一个打折的圣诞树,哦,不是真的松树。呵呵,这不是以后还能连续用嘛。以前在中国,也倒是过一个二人世界的圣诞节平安夜,可在国内过样节就好像是西方人穿马褂旗袍,有一点不怎么顺眼。要说怪在哪里,也说不上来,可能就是文化的问题吧。”
    
    “以前老婆也说弄个圣诞树回家,我说哎呀这外国节还那么认真过啊,出去吃一顿就是了,你知道这个节日什么意思吗你?还不是凑热闹。这到了加拿大,看一个个家里家外装点的仔细,就是我们中国过春节的劲头,也不由自主想投入一回了。”
    
    “这才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二个平安夜。北方人,虽然没有加拿大的雪大雪厚,但也不怎么稀罕。只是觉得冬天出行对于还没有车的我们来说很不方便。本来想在这边天气好的季节登陆,可以对加拿大有一个好的初步印象,但拖来拖去就到了冬季,安顿好基本的住处之后,才意识到这边开始过大节了。听到这里的老移民说,圣诞节是这里疯狂购物的时间,刷信用卡就能刷上好几十个亿。圣诞假期之后第一个月的薪水根本见不着就还了账单了。”
    
    “我们看来看去也投入不到那购物大军中去,想我的老婆大人在中国的时候,也是个购物狂,能够转商场一天不叫累的。那天却是很快拖我回家,只呼不划算。加上很多的商场不是关门就是提前挂关门,我们也没有兴致,早早回家睡觉了。这第一个在加拿大的平安夜比我们在国内的任何一个平安夜都要平安,因为我们足不出户抱着枕头睡大觉,好像屋外的热闹与我们无关一样。这种局外人的感觉直到现在也是有的,即便我们已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买了车买了房,还买了圣诞树,树上挂满了彩灯和小礼物。甚至还在门口放上了圣诞老人和他的坐骑。”
    
    他哈哈一笑,有点自嘲地说:“去年的圣诞,我们这两个过惯热闹生活的人,突然觉得耳根子清静得有些不适应。我的小眼睛瞪着她的大眼睛,两个人盖着厚厚的被子,想找些什么事情做却又找不到,难道在这大冷天的晚上出去跑步。”
    
    “老婆提议说,我们坐车去看有没有什么酒吧,要不去看脱衣舞?我大笑她把国内的腐败思想还保持到加拿大来。刚刚登陆,脑子里对这个城市一点概念也没有,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好玩的地方,除了白雪覆盖和哗哗开过的一辆辆汽车,什么都是一片空白。我建议我们好好享受这个难得的真正安静无事的平安夜吧。”
    
    “可当我们关灯之后,陷入暂时的黑暗里的时候,心里竟有一些莫名的伤感。我们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呼吸声,直到彼此都不能睡着,但也都等着对方先打破这宁静。”
    
    “不一会,老婆用胳膊捅捅我说,真就这样了?睡觉了?往年我们这个时候可是在狂欢啊,哪一次不是有一大堆的朋友?最次,我们也可以两个人到饭店里吃一顿什么特惠的圣诞情侣套餐。好像这个节日里是有我们的。这里,好像没有我们。我知道,和这个节日本身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而是我们到这里之后的陌生感和隔离感。我说,就是啊,我们,新移民,就是这个节日中的我们一样,是一个平平淡淡的开始。”
    
    “这样一个开始也不错,我们的心里倒平静了不少了。圣诞节期间也有不少的工作机会,虽然有些只是短期的,但我们也不挑拣,只当积累经验。渐渐地,我们也熟悉这里一些了,也交到几个本地人的朋友,也还参加过他们的一些活动。但往往觉得隔着一些什么,尽管可以言谈甚欢。陆续,我们开始稳定地打工,当然也都是些体力活。要生活啊,一个人去读书,另一个人供家会有比较大的压力。况且家底不厚,底气不足啊。但,在那个寂寞的平安夜之后,我们心里都暗自鼓劲说,下一个平安夜圣诞节,我们要好好地隆重的浪漫的过。我们要去多伦多的旋转餐厅吃饭,我们要去购物消费,要像本地人一样地享受这个节日。”
    
    “可是,这个目标毕竟在一年之后。这一年中,想实现的太多了。首先买一辆二手车,解决行的问题。没有车,活动的范围太小,更不能了解这个城市。之后,就想有一个自己的房子,因为租房子的费用也不少。盘算了一下,狠狠心先端了老底买房子。这下子,存款现金变成一个房子,虽然是实体,但不比看着存折上的数字感觉真实。”
    
    “老婆几度后悔,我说不错啊,起码你要买的圣诞树可以放下啊,以前那一间屋子,打折我也不会买啊,怕晚上起来的时候撞到树上吓着。她才若有所思地笑了。我说笑得不要那么勉强啊。我们还有信用卡,一样可以大大消费,只是,明年头一两个月,我们就会觉得在做义工了。哈哈。”
    
    很多朋友说他是大胆的乐天的人,敢动用几乎所有的存款先买房子,不怕以后工作有什么问题还不上月供被没收了房子啊。
    
    “在去年那个冷清得出奇的平安夜里,尽管有些无聊,但内心里却很享受着自然的清静。我想,这个平淡的夜晚是不是在告诉我在加拿大要有一颗怎样的心呢?可能就像是圣诞节文化背景中的圣母玛利亚一样吧,坚信坚持内心宁静。相信自己,相信选择,相信生活。呵呵,说得深刻了。但不管怎样,第二个平安夜,我们或许仍旧会选择待在家里,坐在我们的圣诞树下,望着那些一闪一闪的彩灯发呆,内心仍然宁静安详。只是,我们不再觉得伤感。尽管我们还是没能完全融入这里。”
    
人物:Peter,男,33岁,2004年冬登陆加拿大

    
    他站在那间只放得下一张双人床垫的小屋里,低着头,不胜唏嘘地说:“这个节日曾经对我,是多么浪漫旖旎动人的夜晚啊。而现在却是孤单。”旋即他马上补充道:“孤单,但决不孤独。我,还是坚持。”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新移民,在我的枫叶卡上清楚地写着我登陆加拿大的日子,2004年12月22日。之所以选择这个日子,是因为我浪漫之极的想法,我们将在新的国家过一个白色的浪漫的圣诞节平安夜。我们来自中国的南方,冬天没有白雪,皑皑的白色成了我们心里浪漫的向往。我在想给她堆一个大的雪人,哦,不,应该是两个雪人,我们的雪人。”
    
    他兴奋莫名地说起那个过去的平安夜,那个仿佛被白色的雪光照亮的夜晚。他不住地说“我们我们”,而“我们”如今又在哪里呢?
    
    “登陆之前,我们已经托这边的朋友帮我们租好了一间房子,但说实话,我们并没有很多的积蓄,就是这一间,是不是有一些小了。我不觉得,但她觉得。我觉得挺好,朋友连床垫都给我们找好了。整个房间的地面就是那张床垫,我兴奋地扑到上面打滚。她的脸色却在一进门的时候就低沉了下来。我大声地说,这下子我们可以连地都不用下,吃喝睡全在床上,多舒服啊。她别过头去,竟然悄悄抹眼泪。她说这就是我远隔重洋提前租好的房子?这就是我们在加拿大的家?这是家吗?”
    
    “我们在那个南方的小城还有一个装修精美的小家,这里却什么都没有。这些都是暂时的,我们心里都知道。可这眼前的萧瑟还是让我们内心以后一种悲怆。还有这屋子里的温度。虽然我们知道已经达到了加拿大法律要求的室温,但HOUSE里的气温感觉上总是不够的。加上我们来自南方,对加拿大漫长寒冷的冬天还没有具体的认识,这一来才知道,并不是一个令人舒服的温度,往往在屋子还是需要穿上不少的衣服。”
    
    “她有手冷脚冷的毛病,即便是在夏天,她的手脚也是冰凉。冬天更是盖多厚的被子都暖和不过来。在这个狭窄的稍稍清冷的屋子里,她的内心里涌出一股伤神的情绪,我能理解。那天晚上,幸好我们听朋友的建议带了暖水袋,她才好好睡了一觉。”
    
    “那初来加拿大的日子虽然有许多的不便和不满意,但我们的情绪都被这圣诞节临近的气氛感染。到了晚上,那些圣诞的彩灯在各家各户亮起来,驾着麋鹿的圣诞老人戴着红色的帽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温馨。我们到处照相,雪地上还有商场里。”
    
    “平安夜,我们相拥在小屋里,畅想着我们的未来,听着圣诞节悠扬的音乐。虽然,在加拿大的这个平安夜并没有像我们在国内一样,到外面吃一顿圣诞大餐,好好地奢侈一把。一来可能是刚来不敢花钱,二来也不熟悉这边的情况。我们就在家里自己做饭,还彼此给彼此戴上去年在国内买的红色圣诞帽子,很可爱。”
    
    “那晚,真的觉得好平安,第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平安夜,一个安静的充满希望的平安夜。我们很久都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彼此拥抱着。我轻轻亲了亲她的额额头说,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在加拿大拥有自己的天地的,我要给你幸福的生活,明年的平安夜,我们要在我们的新家新房子里度过。一年时间,我们一起努力,加上之前的一些积蓄,我们起码可以付得起首付的,一定可以。”
    
    说到这里,他不自觉地环视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平安夜,我没有做到是不是?”
    
    “接下来的生活,和许多新移民一样,学英语找工作。我的第一份工作,哦,也是我现在的工作,是在一家小工厂里开机器。自己以前也没有做过,开始的时候还怕人家不要。所以得到这个工作之后也很是珍惜和用心。时薪也从最开始的10元涨到12元,虽然也不多,但工作时间好,是白班,这样我可以晚上去接她。她在餐馆打工。那个平安夜的晚上激起的热情,一直在鼓舞着我们坚持乐观。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没有多久,我们之间就开始了争吵,我们也开始质疑是不是真的应该来到这里。虽然在国内的日子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富足安康。现在却每天累得半死。”
    
    “一年的日子过得很快,我说我们的积蓄差不多了,可以首付一个小型的HOUSE。她却与我商量说要不要回国,她单位的几个同事都有升迁加薪。她的目光坚定,我知道劝不回来的。因为我知道她一直有这样游移的情绪,不回国看看感受一下她是不甘心的。那,就回去吧。还不到一年,早点回去也早点回来。于是,在这个即将到来的平安夜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她打电话给我有点想让我回去的意思,但我听得出来她的语气也很犹豫。是啊,谁能把以后未来说的清楚,谁能知道怎样的选择会更好,或者总会认为自己选择的这一个不好,因为你只能经历这个选择中的不够满意的地方,而没有办法经历另一个选择中不够满意的地方。唉,这个平安夜,我们的心里恐怕都是不够平安的了。”
    
    两个平安夜,一个已经过去,一个即将到来。在这两点之间,是一年新移民生活的心路迂回。平安夜,是平安的夜晚,最好,是有一个甜美的安眠,用平安喜乐的心等待着圣诞老人意外而美丽的礼物。你记住了几个属于你的平安夜?过去的平安夜,你都平安吗?即将到来的这个,你会平安吗?那些未来的许许多多的平安夜里,你都会有吗?有这个平安的喜乐的心。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