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学良确是中共党员
(博讯2005年12月24日)
    
    
     (博讯 boxun.com)

    作者 无文
    
    
    
      纪念西安事变的日子又临近了。同往年一样,张学良是共产党员的问题又会被关注者提出来。不过今年应是不必再怀疑了,因为不久前阎明复在《百年潮》上的文章回答得很肯定,解释得很圆满。
    
      阎的父亲阎宝航是张学良的老部下,是共产党派进东北军的重要干部。阎明复自己担任过中央统战部的部长,也是与张学良及其亲属关系最密的大陆高官。他说张学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共产国际没有批准,但中共一直以党内同志来对待张学良。笔者参加过几次西安事变和东北军的学术研讨会,关注过这段史事,可以写一点个人所知,从赞同阎明复的角度略作补充,也让爱好历史的朋友们一同辨析。
    
      话得从陕西人民出版社印的一本书谈起,看书名就知编者偏重学术价值,《西安事变实证研究》,由西北大学西安事变研究中心和陕西省华清池管理处合编,收海内外学者文论70余篇,早已公开发行。书的版权页上标2001年12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其实它至少拖延了几个月才定版的,因为和我一起,有好几篇论文都是迟至2002年春才交稿的。这部近800页的书,原是2000年8月那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的论文汇编,会后增收的几篇,多是没有到会的知名专家的论文,值得注意的有毕万闻的《张学良是否加入了中共仍然是个谜》和周毅的《中国共产党对东北军的争取工作述略》两篇。
    
      毕万闻供职于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西安事变与张学良有年,著述颇丰。他主编的《张学良文集》上下卷,为研究者的必读书。他的这篇谈张学良中共党籍的长文,是一则很好的专题综述。他考察得很细,说1980年前苏联书刊中透露了中共在1936年有意吸收张学良入党,曾引起共产国际的不安。此说后来渐被史学界关注。毕万闻还介绍了国内译载苏刊的时间、国内学者们的看法。20年来莫衷一是。毕的基本看法是:“张学良到底是否加入中共,迄今为止,尚是一个历史之谜,在没有发现可资证明的直接的第一手新史料之前,仅就目前已经发现的种种间接史料加以推断,任何结论都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那么谁掌握了“可资证明的直接的第一手新史料”呢?这就该说说周毅了。他是辽宁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他们那儿有个“东北军及张学良研究会”,他负责,在国内外近代史研究界颇有声望;张学良重获自由后,大陆与他老人家的联系接触、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祝寿问候,多由周毅他们预洽转告。周毅是国内目前掌握西安事变资料最权威的人士之一,他从70年代末就泡在中央档案馆里,多年冷板凳,并和事变幸存下来的老人们交往甚笃,关系极好。为了推进国内外对西安事变的研究,周毅特别能团结各方人才,注意积累资料,注意建立学术基地培养学术传人。他一贯谨守我党的统战政策,懂得纪律分寸,懂得研究领域的保密,尝自称“述而不著”,轻易不下笔。在他的建议下,西北大学筹备组建了“西安事变研究中心”,成立后即举办“实证研究”的国际学术讨论会,周毅到会祝贺,还带来了两份史料,仅在极小的范围里传阅。后来,他可能碍不过李云峰(西北大学西安事变研究中心负责人)的面子,补写了《中国共产党对东北军的争取工作述略》这篇短文。加之张学良将军已经作古,披露他的政治隐秘不再忌讳。周毅依据那两份史料及多年研究心得写道:
    
      “1936年6月,张学良、王以哲被吸收为中共党员。7月15日,共产国际只批准了王以哲,没有批准张学良,但中共一直以对待党员的态度对待张学良。1936年8月9日,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4人联名给张学良写一封长信,谈了17个问题。信中开头就称‘李宜同志’,这是张学良与红军联系的化名,这几个问题的核心是双方配合占领兰州,打通苏联,巩固内部,出兵绥远,在9、10月间成立西北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发动抗日局面。后来红军和东北军的一切军事部署都按这个精神办理,双方进入了实质性的合作阶段。1936年9月22日,毛泽东张学良代表红军和东北军签订了《抗日救国协定》,计8条。”(见《西安事变实证研究》第629页)
    
      这里对张学良的中共党籍一事说得很肯定,还透露了两份未注明馆藏处(自然应是中央档案馆了)的档案:一,1936年8月9日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联名给张学良同志的信(请注意,只有党内才称“同志”;信中对杨虎城却不称同志);二,1936年9月22日毛泽东张学良共同签订的《抗日救国协定》。史料完整无误,前者“17个问题”,后者“计8条”,共十余页,我都有幸细细过目,阅后暗自兴奋不已。记得中央四位领导人的化名是“赵天、赵来、赵古、赵东”。李云峰还补充,陪张学良秘密会见毛泽东的有东北军115师师长熊正平,熊生前多次回忆过史事。从史证的角度说,这两件事已毫无疑问:一,张学良确是中共党员;二,张学良确和毛泽东有过会晤。毕万闻没有去西安参加那个实证研讨会,也没有看到周毅悄悄出示的史料,当然还寄希望于“可资证明的直接的第一手新史料”呢。这次,他该看到阎明复的文章,或是同周毅交流一番,总之该转疑为信了。
    
      1956年,纪念西安事变20周年时,周恩来特将高崇民先生怀念张学良诗中“一人憔悴在东南”句改为“一人奋斗在东南”。对此,许多人长期不解。如果联系张学良早已是中共秘密党员的背景,可能不难理解周恩来突出“奋斗”之心意。听听张学良重获自由以后对记者说:我就是共产党呀。近年来,回回纪念西安事变,纪念张学良将军,都会有些热闹的文字。依愚见,弄清张学良确是中共党员以后,就该着眼张学良和跨国的共产党里各派系的关系,这才是研究西安事变演进的关键,也是解开策动事变谜团的钥匙。
    
      (2005年12月5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学良亲笔自述手稿尘封48载后出版
  • 张学良之子张闾琳时隔68年后重访西安
  • 王中陵:郑成功、张学良与台独
  • 9.18事变前后真实的张学良和蒋介石/LISA
  • 克强:张学良-民族败类抑或民族英雄
  • 纨绔少帅张学良是如何误国的
  • 自由是最好的:张学良是共产党的最大帮凶和民族的公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