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浦志强:惩贪治吏,“丢卒”“舍车”难乎哉
(博讯2005年12月22日)
    ——紫禁城下之二
    
     提交者:浦志强 发布时间:2005-12-22 15:48:18 (博讯 boxun.com)

    
     古人憧憬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人鼓吹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虽说两种表述的内涵不尽相同,但理想至今仍然是画饼一张,却也丝毫不假如假包换。假如上边儿热衷于粉饰太平,宰相只靠挤出大把鼻涕眼泪就想取信于民,下边儿又只知道埋头敲骨吸髓,恐怕不论是以德治国还是依法治国,到头来都会是一句空话——“太平盛世”和“伟大复兴”的幌子,可不是两张牛皮,光靠吹吹牛还不能功德圆满。
    
     “虽不能察,必以情”的古训,要求即使难以事事清楚,但至少要正心诚意,遇事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丢卒保车”或者“舍车保帅”都不行。儒家讲究教化和人治,总觉得 “有治人无治法”,“徒法不足以自行”,王法再好还要靠圣君贤相。在高悬着“以德治国”的“盛世”帐下,刑罚从来都是预先埋伏好的“刀斧手”——能瞒住和骗妥那当然好了,要是实在圆不了谎,就只好抄起来使使。无奈“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的“法之不行”,从来都是“自上犯之”,台上说得再好听,也没有谁真敢把大家的屁帘儿都掀起来,于是便有了官官相护。
    
     贪污贿赂愈演愈烈,滥权“弄法”也于今为甚。“盗铃”者早就顾不上“掩耳”了,“得心”时也不是总能“应手”。查处贪贿的“套路”,是东厂奉旨“双规”, “番子”插手“诏狱”;检法“袖手”不敢“旁观”,只配“垂手”伺候着“移交”。最要紧的,是只敢问卖官的“受贿”,不敢究买官的“行贿”,担心没拔出萝卜,就能先把泥给带出来,千万留神也保不齐要了大领导的命。给人的印象是,中国的乌纱市场里没有规矩,卖官的“收了钱全都不知道往上送”,似乎场内充斥着铁公鸡——一个个日进斗金却都能一毛不拔。
    
     只可惜谎言终难持久,总有穿帮的时候。试举马德贪贿案以言之:马书记卖官无数敛财无度,“收钱也是为了送”就是出自马德之口,在商言商照章行贿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双规”期间的“重大立功表现”,作为从轻发落的救命稻草,已经让马德与死神擦肩而过。但倘若翻出半年前的起诉书,17项受贿之外却偏偏没有过行贿——“行贿罪”竟被检察官“贪污”得无影无踪,似乎区区九十万行贿,放在马德身上已不再是犯罪。
    
     但这就像买的和卖的,行贿与受贿从来都如影随形,没有行贿的又何来“受贿”呢?刚刚“公审”的韩桂芝、田凤山“受贿”两案,披露了他们“笑纳”了马德“心意”的事实,一不留神便把马德行贿的“真相”布告天下。马书记的“铁公鸡”恶名这才得以昭雪——毕竟他没敢把辛苦卖官的全部所得独吞掉,而是按照“规矩”上缴了韩桂芝和田凤山!但这样一来,不光对马德的“行贿罪”应当“依法”追诉,还使得这两位党政要员的铁公鸡假象不攻自破——谁会相信他们光“受贿”不“行贿”,就能“累官不失州郡”地混到省部级呢?检察院放弃对韩桂芝田凤山“行贿”的指控,显然是为了保护更大的贪官。
    
     因此,官官相护从来不是如此简单,惩治贪贿时的轻纵小吏,目的只是为了袒护大贪,而袒护大贪则旨在为尊者讳。笔者所能感受到的“尊者”,便是那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如今的官场已经是如此的病入膏肓,“断腕”恐怕早已于事无补,“丢卒”与“舍车”的胆气也已消耗殆尽——无论是否能保得住车帅,不到万不得已再不敢轻易“丢卒”。因而,“一查到底”的牛皮哪怕吹破了天,说到底都只是底气不足的闲扯蛋。
    
     所谓全心全意与正心诚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画饼已经成了笑柄。
    
    
    
    2005年12月21日于北京
    
    (自由亚洲电台已经播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浦志强:海南凯立、卫凯征诉财经杂志社等被告诽谤案原告撤诉!
  • 浦志强:五大连池法院“尿检阳性”—孙英杰荒唐胜诉评析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执照重新注册!
  • 浦志强:我们一直在等待判决—就陈桂棣等被诉诽谤案再致阜阳中院函
  • 浦志强:为郑恩宠名誉被损害事所发出的律师函
  • 浦志强 :朱久虎律师取保候审回家!
  • 浦志强:我要去机场欢迎朱久虎回到北京!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不再恐惧
  • 浦志强:《中国农民调查》作者一纸声明引出的回响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专访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图)
  • 浦志强:为《中国农民调查》致阜阳中院的函
  • 浦志强:向师涛和朱久虎道歉
  • 浦志强:就宪法与人权新闻评选的公开信
  • 《华邮》长篇报道浦志强律师为陈桂棣夫妇辩护(图)
  • 浦志强: 李晓华诉《21世纪经济报导》案民事上诉状
  • 打赢《中国改革杂志》官司的浦志强(图)
  • 浦志强:对《足球》报被王珀起诉诽谤案的法律思考
  • 浦志强:为冯彦伟绝食而作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浦志强:“有困难找民警”,我就死定了
  • 浦志强:读《人民日报》“七一”社论有感
  • 浦志强:为自由表达而抗争──郭国汀不服行政处罚决定案的复议申请书
  • 浦志强谈中国法律和民间维权
  • 浦志强:我为什么主张要对反日热情进行冷思考?
  • 浦志强:对一次美国游行的观感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 烹小鲜”还是“崩爆米花”
  • 浦志强:眼看着“中国人权”随风而去
  • 浦志强:高层对赵紫阳评论未达一致意见
  • 专替记者出头的中国律师浦志强
  • 浦志强:中国改革胜诉案判决简析
  • 浦志强:干啥把赵岩抓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