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BBC透视:广东汕尾镇压村民 新闻发言人哪去了?
请看博讯热点:汕尾开枪镇压事件

(博讯2005年12月20日)
    
    BBC中文网:广东省汕尾市东洲坑村发生当局开枪镇压抗议村民事件,已经过去10多天了,究竟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事件的经过究竟如何?下令开枪的究竟是谁?直到17日当局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回答,任凭海外传媒各说各话。
     (博讯 boxun.com)

    那天打电话到汕尾宣传部询问事件真相,回答竟然是"无可奉告"。用北京国务院新闻办前主任赵启正的说法,这一词是新闻发言人最大的忌语。
    
    汕尾事件发生在12月6日,中国大陆传媒都保持沉默,10日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才发出一语焉不详的短消息,声称是汕尾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的。
    
    三大门户网站的之一的新浪网﹐是唯一刊登了这条新闻标题的网站﹐但有关与东洲坑村的新闻相关的连接都打不开。
    
    又过去了多天,新闻发言人还是没有露脸。事发12天后,即18日新华社广东频道发表汕尾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讲述事件来龙去脉,声称是新华社记者17日"专门采访了新闻发言人"。可见,新闻发言人没有召开记者会,而只是接受新华社一家"采访"。
    
    汕尾新闻发言人"犹抱琵琶半遮面",似乎迟迟才登台,但据颗解,广东新华社记者根本就没有采访所谓"新闻发言人",而是中共广东省委将见报稿子给了新华社而已,当然中共汕尾市委,包括宣传部参与了稿子的拟定。
    
    汕尾东洲坑事件发生那么多天,怎么就听不到新闻发言人的声音?从中央到广东省,再到汕尾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怎么就都"失踪"了?近来,在诸多突发事件,如吉化爆炸污染松花江等事件面前,从地方到中央的新闻发言人都躲到那里去了?
    

各地新闻发言人的座右铭
    
    手边有一份材料,是中国各地新闻发言人谈"突发公共事件如何应对媒体"。不妨摘录几个人的话,用他们自己的话衡量他们的行为。
    
    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焦扬:在突发事件的新闻传播中,最可怕的不是记者抢发新闻,而是记者抢发的不是出自政府发布的新闻。
    
    谁第一时间发布新闻,谁就掌握了舆论的主动权和事件处理的主导权。不求全,只求快,但必须准。
    
    国务院新闻办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胡晓东:再偶然的突发事件也会有预警信号,再难处置的突发事件也有最妥善的处置方法。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主任王惠:面对记者提问,"法宝"是自信,"武器"是口径。
    
    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局长郭卫民:对媒体冷落甚至隐瞒,是十分错误的。突发事件发生时,要保持畅通的媒体应对信道,做好报导安排,应及时成立新闻中心,统一口径,用一个声音发言,注重掌控事件处置的第一手信息,及时发布,有效引导舆论。
    
    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政府越是及时准确地向社会和公众通报重要信息,公众知道颗解得越深入,政府获得的支持度就越高。
    
    重庆沙坪坝区新闻发言人缪旭平:即使是突发事件,也根本不用害怕让老百姓知道。真正怕的是媒体和民众的消息来源不是新闻发言人,而是"小道消息"。
    

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建立
    
    中国大陆新闻发言人制度初始于1983年,外交部率先任命了新闻发言人。
    
    2003年春天,上海、北京等少数国家机关和省市开始任命新闻发言人,秋天国务院新闻办举办了两期新闻发言人培训班,来自66个中央、国家机关和各省市的177名学员参加了培训。
    
    从此揭开了新闻发言人制度全面推行的帷幕,随后南京、云南、重庆等几十地方的新闻发言人相继登台亮相。目前已有70多个中央国家机关和27个省区市,建立了新闻发布和发言人制度。
    
    新闻发言人制度从无到有,是政府信息公开的一个信号。推行新闻发言人制度既是现代民主的需求,也是政治文明建设进步的重要体现。
    

新闻发言人的苦衷
    
    其实,新闻发言人也有自己的苦衷,上面不让他出现,他又怎么能主动出现呢?关键还是要建立制度。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新闻发言人制度,需要有相对完善的信息公开制度做保障。
    
    政府发布信息,归根到底是为了满足公众对信息的需求,政府应该相信百姓的承受能力,只有将关系公众切身利益的信息及时发布,才能争取百姓的理解和支持,乃至共度难关。
    
    不过,现在不少地方政府的新闻发言人,从来就没有给境外传媒发布过境外人关注的真正有价值的新闻。
    
    曾听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王国庆如此分析:新闻发言人"不想说"、"不敢说"、"不会说"的情况普遍存在。"不想说"是有些地区虽然设立发言人一职,但还没有明确其具体的权力和义务;"不敢说"是发言人还没有机会颗解政策决策过程;"不会说"则是发言人发布信息的能力还不足,有待培训提高。
    
    面对突发事件,中央政府和中央领导人一再说,要加强报导。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加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前主任赵启正在位时也承认,"目前做得不够理想"。
    
    他说:"我们也做了很多案例分析。有人说是不是'家丑不可外扬'造成的?丑事和突发事件是两个概念,有些突发事件不一定是丑事,但却是痛苦的,比如说海啸;有的是让人很悲伤的事,比如矿难,当然有的矿难中也夹杂着某些'不好'的东西,比如官僚主义,矿场管理不善,一氧化碳碳分坏了也不修理。这里是包括着这样的丑事的,可是因为这样就不告诉大家吗?就不告诉家属吗?还是要告诉的。
    
    不过,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的确有复杂性,一是的确有新闻训练和突发事件如何报导的训练。比如遍野的矿山,连我们得到准确的消息都很难。所以要想报导突发事件,必须把责任系统网络效率提高。"
    
    赵启正说得都是道理,偏远的小矿山发生矿难,确实不容易及时获知消息;复杂的突发事件,也需要一个周详调查的过程,但突发事件,完全可以做到先报什么,缓报什么,将突发事件可以确定的事实第一时间告诉公众。
    
    汕尾开枪镇压事件发生的翌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就抵达汕尾颗解事件,这之前,由中纪委、公安部、广东省纪委和省公安厅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经抵达汕尾调查,那为什么还得事发四天以后才发布消息呢?这无疑是当局封锁消息、掩盖真相。
    
    问题很清楚,根子还是在省委,或者在中央。如果有一种制度规定,重大突发公共事件须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布简要信息,对迟报、缓报、瞒报、漏报的责任人,作出惩罚处置。这样,在当今政府"权退责进"的重要时期,政府的"责"就能到位了。
    
    (BBC中文网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 江迅 )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汕尾暴力镇压村民事件综合消息
  • 从汕尾事件看中国封锁重大新闻
  • 汕尾东洲官方捏造死因强迫死者家属签字
  • 广东汕尾当局为警察枪杀村民辩护
  • 汕尾枪杀事件后 现场气氛目前依然紧张
  • 广东媒体公布汕尾冲突死者名单
  • 汕尾市政府就屠杀事件答记者问:政府没有责任
  • 汕尾武警杀人惨剧内幕揭开
  • 《时代》:汕尾东洲惨案--北京政府的矛盾处境
  • 美国会领袖致函严重关注汕尾东洲事件(图)
  • 汕尾东洲村民对不信任政府调查组
  • 中央政府至今无明确表态遭汕尾村民质疑(图)
  • 汕尾镇压还原经过 警困主控楼开枪解围
  • 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汕尾武警血腥镇压、毁尸灭迹不得认领(图)
  • 汕尾血案——民间维权与胡温政权关系之突变
  • 人权观察吁中国彻查汕尾枪杀事件
  • 德国之声:汕尾事件是体制问题不可与89并论
  • 新闻封锁 多数普通百姓不知警方武力镇压汕尾村民
  • 善子:广东汕尾市人民抗暴事件回响
  • 王希哲:再论汕尾血案
  • 12.6汕尾枪杀村民事件绝非偶然/阳光人士
  • 王希哲:为什么说汕尾血案一定是政府的错?
  • 纪念被枪杀的汕尾渔民/吴孟谦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汕尾事件”再敲中共丧钟/吕易
  • 七律:汕尾事变追祸首 / 林泉
  • 汕尾血案: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徐水良
  • 联合国应该调查汕尾屠杀事件/林保华
  • 汕尾屠杀符合胡锦涛的教导:“军队要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
  • 汕尾事件:中国政治体制的问题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沈良庆:汕尾大屠杀挑战自由世界道德底线(图)
  • 刘晓竹:思考汕尾血案的深层原因
  • 下令开枪屠杀汕尾村民,只有胡锦涛才能拍板!
  • 黄河清:紧急救援汕尾村民—致世界各地潮汕侨领、侨胞公开信
  • 香港反世贸部队应抗议汕尾屠杀事件/凌锋
  • 刘晓竹:从汕尾血案看胡锦涛来日无多
  • 汕尾暴行是中共政权向国民不宣而战/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