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美国专家督促中国公开禽流感计划
请看博讯热点:禽流感

(博讯2005年12月15日)
    
    “应对禽流感大流行,中国目前最为欠缺的是一套有效的激励机制,鼓励农民碰到疫情及时上报,”美国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博士(David Ho)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如果给我所有的资源,我第一个会去做的是确保哪里有疫情,就把哪个地方完全关闭。在三到四公里的活动半径内,处理掉所有的家禽。但是只有建立激励机制,赔偿农民,这种方法才可以长此以往(sustainable)。”
     (博讯 boxun.com)

    何大一博士认为,中国面对禽流感这样严重的流行性疫病,目前紧迫需要的是提出一个全国性的、各方协调的战略,并将这一计划公之于众,让中外专家一起投入脑力,提出意见。他说中国几年来一直说有一份计划。将这份计划公之于众对中国的准备工作将非常有益。
    
    “中美两国面对的是不同的情况。中国可能更多地可以有效使用隔离政策,因此可能需要更少的抗击流感的药物和疫苗。中国应该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何大一博士说。何大一博士担任是纽约洛克菲勒大学艾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主任,因为发明治疗艾滋病的“鸡尾酒”疗法而成为1996年《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
    
    “禽流感早晚会来”
    
    “无疑,如果你将我整个公共卫生生涯的所有担心、忧虑,以及在有些情况下的恐惧加到一起,它们累计起来还不足以同我对正在降临的(禽流感)大流行的担心、忧虑和恐惧相比。”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CIDRAP)的主任迈克尔 奥斯特赫姆(Michael Osterholm)说,“(禽流感)不是它是否会发生,而是什么时候在哪儿发生,有多厉害。”
    
    美国科学家和卫生政策专家普遍认为禽流感病毒同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比,有众多相似性。传统的流感在死亡率上多呈U 型,杀伤的多是非常年轻和年老的人。然而已知的禽流感致死的病例所表现的是W型,即杀伤的最多的是人群中最健康的部分。这一相似性让所有谈到禽流感的专家都心有余悸。另一个让人担忧的是统计表示在过去300年中平均每24年世界就会出现一次病疫大流行。
    
    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根据保守的估计使2500到5000万人致命,最高的估计是当时有1亿人为之丧命黄泉。按照目前的世界人口以及1918年的致死率,禽流感可能造成近180万美国人丧命,世界范围内会有3000万到3亿8千万人感染死亡。
    
    有效隔离是中国面对禽流感的武器
    
    圣路易斯大学(Saint Louis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生物安全研究院主任格里格 埃文斯(R. Gregory Evans)认为中国在危机状态有效推行强制隔离政策的能力是面对禽流感最大的优势。
    
    “面对类似禽流感这样的大危机,中国在隔离方面的机制要远远比美国超前(far superior)。”埃文斯博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中国政府在推行政令方面更强大的手段和力量,当你面临一场流行病劫难,这是一个好东西。”
    
    埃文斯博士认为中国使用隔离手段可以起到短时间内有效控制流行病蔓延,这是在对付一个主要流行病的一个主要的手段。曾在2004年访问中国的埃文斯博士认为中国同美国比有更强的能力来增加治疗传染病的能力。他举例说美国主要的城市地区人口密度集中。90-95%的医院病床常被占用,所以如果发生流行病,根本没有地方接纳病人。
    
    “在中国医院中,你可以把20甚至50个病人集中在一间房间治疗。你也可以搭起一个大帐篷来治疗病人。在中国,当流行病爆发时,你可以强制要求人们留在家中,在街头设立强制测体温的检查站。在美国,你没法这么做。”埃文斯说,“美国的确使用高技术来治疗兵刃。
    
    但是当严重的流行病发生,美国即使有再高科技的医疗手段、再好的医疗设备都没有用,因为面对一场疫病大流行,这些高技术派不上用场。“
    
    政府在面对禽流感大流行的时期必须对公众讲述实情也是保持隔离政策有效的重要一环。
    
    “如果政府不告诉公众发生了什么,那么公众就学会不相信政府的话。而政府说呆在家里,戴口罩,公众就不会听。所以非常重要的是政府讲实话,坦诚以待,告诉公众实情以及政府所掌握的一切,”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World Security Institute)中国项目主任孔哲文(Eric Hagt)说。 “中国应该鼓励并支持更多的非政府或社团组织进入基层,提供基础医疗服务,帮助传递疫情信息。这对中国来讲当然是一个挑战。”
    
    孔哲文强调说禽流感之类的疫病危机一旦爆发,将很可能从中国的乡村开始,快速地蔓延。
    
    “这需要中国考虑通盘的危机管理和协调机制,从乡村一级到跨国层面实现有效的控制。”孔哲文说,“一个可能的情况是国家依赖运送物资和疫苗的军队会受到禽流感大流行的打击,半数以上的人无法正常发挥作用,那么后勤工作该如何处理,国家安全该如何保卫?”
    
    中国给鸡打免疫针是不是解决问题?
    
    “对中国。中国正在作出的为鸡打疫苗的努力是里程碑性的巨大(Monumental)。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中国可以完成。如此巨大的工程在美国不可想象。只有中国才可以聚集人力物力和财完成这样的‘运动’,”埃文斯博士说。
    
    中国各地正在要求给鸡打防疫针,这虽是防止禽流感大面积发生的对策之一,因为它耗费巨大人力和财力,而且面临太多挑战,何大一博士对这一措施持保留态度,。
    
    “实际操作中,你会发现给鸡打防疫针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中国的鸡乱跑,哪只鸡打了免疫针,哪只没有,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养殖的鸡活不长,一年已经可以孵出来好几代的鸡。给鸡打疫苗的另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要永远要这么做下去呢?”何大一博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中国当然可以一气推动一次在全国范围给鸡打疫苗的运动,但是非常困难年年打。如果我有这么多钱,我宁可做别的事情,因为这么做的成功率非常低。”
    
    何大一博士也认为目前给鸡打的防疫针是对付H5N2 病毒链,而不是H5N1病毒链,所以疫苗可能无法保护肌体不受病毒的袭击。即使中国作出了H5N1的疫苗,新疫苗也可能无法对付变异至不同病毒链的禽流感病毒。中国政府针对哪种病毒链制造疫苗,这是一个选择问题,选择必须基于病毒变异情况,但是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给这一措施雪上加霜的更有中国某些地区用水或其他液体代替的假疫针横行。
    
    “到底哪一种病毒链会导致鸡瘟大面积蔓延,我们无法预测。所以通过给鸡打防疫针来预防禽流感在全国范围内很困难成功,”何大一博士断言说。他建议不如把资源投入到建立激励机制,补偿农民,使得这一危机的最初一环更加坚固。
    
    中国的鸡满后院乱跑,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一只鸡传染禽流感病毒,那么会在短时间内很快大面积传染给其他鸡。那么这只鸡的主人不是只杀自己的鸡就够了。
    
    “中国的中央政府无疑认为要如实及时报告疫情,但是从贫困的中国农民的角度,报告禽流感发生而收不到任何赔偿的话,这会促使农民在出现禽流感的情况下对政府隐瞒实情。所以中国需要建立适当的赔偿机制,使得农民有利益报告疫情。”何大一博士说。“最好的对照是香港。香港和内地是同一个国家,不同的体制。在香港,政府对受灾的农民进行赔偿。当然你可以说因为香港更有钱。但是在我们对付象禽流感这样严重的问题时,我们需要很多钱来控制流行疫病的爆发。”
    
    禽流感病毒在中国早于1997年就出现,因为无人上报,疫情多被忽视,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禽流感病毒链得以进行种种变异和演化。
    
    “正像最近松花江污染事件一样,很多被中国人看作需要用国内手段来解决的国内事务越来越多地变成地区,甚至于国际事务。禽流感大流行一旦爆发,注定是跨越边境的。它同恐怖主义、海盗行为、毒品走私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一样不再简单地是中国的‘家务事’。在通报疫情,疫苗研究和生产上,中国应该努力同其他国家,尤其是亚太国家进行合作。”美国世界安全研究所中国项目主任孔哲文(Eric Hagt)说,“东亚首脑会议对中国应该是一个好的平台来提倡这种合作。”
    
    埃文斯和何大一博士都强调建立中国和美国都应该建立更为灵活的疫苗研究和生产机制。
    
    “世界各国面对的一个紧迫任务是如何准备来加快疫苗的研究和生产速度。我们目前针对禽流感的疫苗对付的是我们已知的病毒链。但是当禽流感大流行真的发生,其病毒链一定已经进行新的变异。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那时再需要6-8个月来研制,再加上几个月的生产时间,这时人们再注射疫苗,将为时已晚。”埃文斯博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强调说,“我们需要研究出更快更廉价的方法来生产疫苗。这是中国和美国都在做的事情。但是政府需要投入更多的钱,在更短的时间内研究出来。”
    
    何大一博士认为中美政府一起协作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美国的科学家协助中国的医疗研究工作是完全可能的。他提及研究他在艾滋病治疗研究工作最初使用的完全是美国的资金,然而近几年来他也应中国科技主管部门之托,受中方资金支持进行艾滋病疫苗在中国的研究工作。何大一博士在过去三到四年中每两个月都会到中国访问一次。
    
    “美国目前准备的药物足够治疗25-30%的人口。中国对抗禽流感一共需要准备多少治疗药物?中国有没有一个战略能够在禽流感大流行的三个月内生产出疫苗来呢?中国将如何取得这一目标?是完全自力更生,自己生产,还是一部分向国外购买?”何大一博士问道。“中国应该制定一个应对禽流感的全面计划,公开这些目标和打算,以便让中外的科学家提出意见。”
    
    何大一所在的中心同中国科学院从去年开始进行流感疫苗的研究。他说他还没有准备好对外发布研究的成果。这一疫苗将在美国研究生产,在中国测试。
    
    “这会是好几年持续不断的工作,”何大一博士说。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44期,2005/12/1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当局警告春节前仍会爆发禽流感(图)
  • 香港病毒专家称中国隐匿禽流感疫情
  • 外电:中国掩盖禽流感真相
  • 【组图】新疆新源县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图)
  • 亚洲禽流感防控合作部长会议通过昆明倡议(全文)
  • 辽宁黑山女子染禽流感
  • 辽宁发生一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
  • 官方报道:山东菏泽贾根怀在抗击禽流感一线殉职
  • 广西一女童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图)
  • 广西一名女童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
  • 中国通报第4例人禽流感确诊病例
  • 广西发现1例高致性禽流感病例
  • 安徽禽流感举报人曾因举报假疫苗得罪地方部门
  • 南方都市报:刑拘禽流感举报者应作公开解释
  • 安徽禽流感举报人被刑拘
  • 假禽流感疫苗案涉案公司董事长公开道歉(图)
  • 中国辽宁禽流感疫区全部解除封锁
  • 新疆新源县发生禽流感新疫情
  • 世卫指中国在禽流感上“保持了最大透明度”
  • 刘晓竹: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 博讯报道应该没错:政府仍然隐瞒辽宁感染禽流感死亡真相
  • 禽流感和中国信息政策(图)
  • 辽宁禽流感疫情有政治化苗头,李克强严封死堵温家宝遥相呼应
  • 辽宁省禽流感死亡71人事件大公开
  • 警惕借禽流感唱衰中国经济
  • 布什访华 将讨论禽流感 (图)
  • 泄密的四大“罪魁祸首”,从禽流感说起/万生
  • 北海青年:小论警惕禽流感的生物链式的传播影响
  • 禽流感若袭台湾 死亡恐逾万(图)
  • 警告:禽流感病毒可能变异 若暴发将夺性命上亿人(图)
  • 钟南山警告:广东今年应对禽流感的形势严峻(图)
  • 钟南山:变异流感病毒与禽流感混合将是人类灾难(图)
  • 中国玉树农场禽流感骚乱遭当局血腥镇压,当地变成无人区
  • 国家机密:禽流感
  • 为什么中国的媒体不敢讲青海禽流感死了几百人
  • 发布青海禽流感信息的九个年青人的最新情况
  • 青海禽流感最新报道:死亡人数超过七百人
  • 上官天乙:温哥华人不怕禽流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