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朝鲜悍匪枪杀解放军事件 看边防军的战斗素养
(博讯2005年12月14日)
    纵观整个事件,做为一个曾服役四年的老兵, 我为死者惋惜,也对我边防部队指挥员的无能指挥感到气愤。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李亮的死与指挥员的无能有直接的关系!从对越境犯罪分子的憎恶和李亮牺牲的壮烈情节中走出来后,看清李亮壮烈牺牲的背后隐藏的是我军边防部队指挥员战斗素养的低劣。
      
       一、有人向我边防部队报告“有五人持械在山庄抢劫”。 (博讯 boxun.com)

      
      于是我边防部队五人受命出击。敌情是明朗的。敌有五人,而且是持枪械,有山庄内抢劫。作为指挥人员,应充分认识到这场战斗的恶劣性。按照战术规定,进攻有固定工事有准备这敌,应于三倍于敌的兵力。敌有五人,有枪械,有固定的建筑物做为依靠,而我方也只出动五人,就算边防部队有这么神勇,作为指挥员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五人去围歼有枪械、有工事依托的敌人成功的可能性高吗?这种情况下,我应当出动至少二倍于敌的战斗人员!也就是一个班。
      
      二、进入事发地点时的指挥失误。
      
      在进入事发地点时,应首先对现场进行控制。也就是以优势兵力将敌困于建筑物内!假设我以一班兵力投入战斗,即命令机枪手正面监视整个建筑物,对敌实施压制性火力。再展开其他战斗人员对整个建造物进行封锁,重点封锁区域当然是有利于敌逃跑的建筑物后的森林。(严重怀疑那个排长不懂对地形地物的利用,指挥能力低下)待我方战斗人员全部到位后,将敌困于建筑物内,再联系后续部队。也就是先到达现场的五人,在兵力未占优势的情况,首先是牵制,而不是进攻。但这次战斗,指挥员以3人中的2人从两侧包抄,而以3人从正面进攻持有枪械的5个敌人,这种部署简直是自杀性的攻击。
      
      三、与敌接触后的边防部队单兵战术运用及素养难以想象的差。
      
      在得知敌人持有枪械后,应以散兵队形进入战场。按照步兵战术规定,也就是人与人之间保持5-9米的距离。考虑到进入建筑物而不是空旷地带,展开5-9 米的距离不现实,但可采用交替掩护的战斗队形进入。另外就是一定要指定专人实施火力掩护和压制。反观我边防部队,在进入时队形一定是密集的。如果不是的话,当李亮发现敌出枪瞄准时,也不可能将其他战斗人员推倒而自己中枪。另外从敌出枪到精确瞄准开枪击人,经过正规训练的也需三秒钟左右的时间,这段时间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人员,绝对有把握就地卧倒找遮蔽物。
      
      四、李亮被击倒后,现场指挥人同时发起“自杀性攻击”敌从容从建筑物后的森林逃跑,那事先从两侧包抄的人员做什么啦?这么久没有到位啊。
      
      如果这场战斗我方定位于驱逐击溃敌人,而不是抓获犯罪分子,那五个人投入战斗可以理解,否则我为PLA边防部队的素质提忧。这一场我本可稳操胜卷的战斗,最后以我亡一人而收场,实在是难以想象。
    
    
    李亮的生前照
    
    
    附:五朝鲜悍匪枪杀解放军
    
    中国政府最近罕有地披露中朝边境严峻的治安形势,多份官方媒体报道,五名持械不法分子从朝鲜越境抢劫,驻守边防的解放军闻讯出击,与歹徒展开枪战,十九岁的湖南籍解放军战士李亮为掩护战友,中弹牺牲。这是中国官方传媒首度报道解放军战士在与朝鲜越境犯罪分子作战时阵亡的消息。
    
      被吉林省军区追认为烈士的李亮,是延边边防某部二团二连二排战士,出身军人世家,其父曾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
    
      报道称,今年十月十六日凌晨,吉林军区延边边防某部接到情报,有五名持械偷越国界的境外分子正在一个度假山庄抢劫,挟持了山庄经理和一些游客。排长带李亮和另外四名战士跑步去到事发地点。
    
      山庄是一座二层别墅式小楼,里面一片漆黑。排长示意李亮带一名新兵向楼前接近。李亮冲在最前面。就在这时,小楼一扇窗户内突然伸出一支长枪,李亮大叫一声「危险」,一把推倒身旁的战友,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枪响了,子弹击中李亮的胸膛。排长带领其他战士开枪还击,歹徒往森林逃窜。被挟持的人得救了,但李亮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
    
      这次枪战只是中国边防守军与朝鲜越境犯罪分子近期众多战斗之一。据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当局披露,自二○○○年以来,该边境地区多次受来自朝鲜的持械犯罪分子滋扰,数十名中国边民伤亡。而犯罪分子中,不少人是全副武装的朝鲜边防警备队员。
    
      驻守中朝边境的解放军部队是去年初接管防务的,而李亮则是主动要求到边境第一线执勤。半年来,他先后参与抓获越境不法分子三十八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