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为调查癌症村,“时代”记者遭扣留(图)
(博讯2005年12月10日)
    
为调查癌症村,“时代”记者遭扣留

    苯毒污染松花江后,人们问,还有多少河水也含毒?
    

据德新社北京报道,德国“时代”周报记者布鲁墨(Georg Blume)在河南省对一条污染严重的河流进行调查时,遭到当地警方的短时间拘捕,理由是在当地作“非法采访”。德新社驻北京记者在越洋电话中对德国之声介绍了有关情况。
    
    德新社驻北京记者对德国之声说,布鲁墨真正被当地警方扣留的原因,是河南省有一处叫做“癌症村”的地方。自90年代以来,那里癌症发病率上升速度大大超出平均水平,据说,附近遭到极度污染的沙颍河是直接或间接导致癌症发病的病因,布鲁墨正是要调查该河流污染的状况和程度,弄清河水中的毒质以及含量。德新社记者说,作这样具有负面的批评性采访调查,经常得不到中国政府的采访许可。
    
    自哈尔滨饮水含毒事件发生后,德国媒体十分关注中国江河湖泊的污染问题。数日前,德国电视一台在“世界明镜”专题节目里,详细报道了淮河以及淮河支流的污染问题,并把观众的眼光引向淮河支流旁的“癌症村”。德国之声中文网也以“一江毒水两亿人”的题目对中国的河流污染及癌症发病联系起来进行了追踪报道。以淮河最大支流沙颍河沿岸的“癌症村”黄孟营为例,这个村子有着2000多居民,村子近十几年来几经出现了150多起癌症死亡病例。
    
    布鲁墨对德新社记者说,他的采访计划未能落实,警察跟踪了他整整一上午,因此他只好取消了所有的采访计划。当地警方对布鲁墨进行了盘问,让他结束此行返回北京。整个风波历时5个小时。
    
    “癌症村”在中国媒体中并不是禁忌的话题。黄孟营村村长指责附近造纸厂和其他工业设施只顾盈利,不管居民死活的报道是见诸中国官方媒体报端的。那么,外国记者报道同样的题材为什么受到刁难呢?德新社记者认为,这便是中国地方政府行动上缺乏协调一致导致的。在布鲁墨受到警方盘查时,当地外办也被惊动。外办从中作了斡旋工作,让这桩“非法采访”事件得以相对低调地解决。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癌症村 流经毒河水稀释万倍仍剧毒
  • 广东癌症村18年病死250人 河水稀释万倍仍剧毒
  • 江苏盐城癌症村百人死 领导称上访的人都是渣滓
  • 山东又出癌症村
  • 江西乐安河沿岸现“癌症村”
  • 《东方时空》:毒患笼罩下的天津癌症村 (图)
  • 钱塘江严重污染癌症村赫然出现
  • 重庆合川龙市镇出了个“癌症村”! (图)
  • 淮河支流沙颍河畔出现癌症村 谁为污染负责
  • 河北涉县出现癌症村
  • 江苏癌症村调查:空气污染严重睡觉要捂住口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