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经济统计的迷局
(博讯2005年11月24日)
    想象一下,蒙上一只眼睛驾驶高速巨型喷气机,依靠误差极大的仪表,以及反应迟钝的操纵装置。这恰恰是中国经济管理者每天要面对的挑战。尽管湍流不断,但迄今他们保持了经济的平稳飞行,而且基本在正确的航线上。这是对他们的技巧的肯定。
    
     (博讯 boxun.com)

    
    经济决策在本质上更像一门艺术而非科学。在中国,它接近于巫术。不仅政策工具简陋,决策也是基于不可靠、令人费解、甚至子虚乌有的信息。
    
    
    
    长久以来,经济学家一直在哀叹中国官方统计数据的质量。尽管中国政府在努力改进这些数据,但它还有很大改进余地。即便是它最可靠的数据,比如在国际上可多方核查的对外贸易数据,也受到美国的异议。
    
    
    
    反常的事很多。各省报告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加起来经常会超过全国总数。按支出衡量,今年的经济增长加快了,而按产出衡量,却没有变化。私人部门经济学家努力整理这些数字,却导致一连串让人迷惑的预测,包括经济“硬”着陆、“软”着陆和根本不着陆。
    
    
    
    明年的情况也许会更明朗一点,届时,北京将以最新全国经济普查建立的样本为基础,对GDP数据进行修正。上次普查是在6年前,在一个日新月异的国家,这好比古代。当时私营企业和服务业远不如今天活跃。
    
    
    
    新数据可能动摇有关中国经济增长性质的基本假定。如果新数据表明,目前的数据严重低估了经济规模(正如部分观察家所预期的),却正确估量了固定资产投资,那么最近对经济过热和结构扭曲的忧虑看来也许过头了。
    
    
    
    然而,这些措施仅仅标志着破解中国数字迷局的开始。经济普查不过是一张快照,而中国是个变化迅速的经济体,相关信息很快就会过时。更重要的是扰乱统计数据采集的政治与制度问题。
    
    
    
    中国并非受统计数据过少之苦,而是受数据过多之苦。中央不同部委收集各自的数据,各用各的方法。央行与国家规划机构也是如此,它们往往衡量不同的指标。国家统计局努力整理所有数据,或者说它能拿到的所有数据。
    
    
    
    但统计局实力很弱。在它的9万名统计员中,仅3%拥有大学文凭。它还缺乏财力与政治影响力。各地方统计局常常要靠省级政府,而省政府官员为了迎合他们的政治领导,都有很强的篡改数据动机。国家统计局必须出售它的数据来支付其成本,据说,它还要花钱买各部委的信息。此外,它的方法外人不得而知。
    
    
    
    其它发展中国家也有类似情况,但中国不同,因为中国规模庞大,变化速度让人目眩,而且与全球经济日益融合。如果中国出了岔子或计算严重失误,其影响将波及全球。中国的决策者知道这一点,他们也知道,随着昔日各种确定的指令性经济因素被活跃的市场经济力量取代,他们的任务肯定会越来越艰巨。但他们尚未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
    
    
    
    中国经济已大大开放,但它的政府还没有。普遍的保密文化,甚至制约了部委间的交流。在所有层次,信息被视为深藏不露的资源、行使权力的手段,而不是公众用品。
    
    
    
    自由、可获取的信息流,是现代经济的活力之源。没有它,市场将无法正常运转,投资者也无法做出理智的投资决策。除非中国政府使其监控经济脉动的方法更加透明、准确,让人们信任这些方法,否则统计非但不会发挥“体检”作用,反而会成为阻碍经济脉动的止血带。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毅夫:中国经济已现通缩
  • 温家宝主持《生产力报告》 直陈经济隐忧
  • 温家宝谈经济发展十大隐忧
  • 丁学良:“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是比较客观和宽容的说法
  • 中国经济失衡:政府富老百姓穷
  • 经济数据折射中国经济衰退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广州演讲:抵制日货很愚蠢
  • 中国经济面临严重生产过剩 07年可能会集中释放
  • 主流媒体点名九大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捞私利
  • 世界银行预测中国经济今年增长9.3%
  • 中国经济会北盛南衰?
  • 投书:湖南长沙市发生特大经济犯罪案 受害者多是老年人和离退休人员
  • 胡锦涛:经济增长需政治稳定(图)
  • 陈良宇默许讨论“地方经济基础决定地方上层建筑”
  • 据称因涉嫌经济犯罪 北青传媒高管陆续被捕 (图)
  • 经济上的小让步就是政治上的大让步--评重特钢事件的政府行为
  • 饶河县林业局长毁林2千亩经济损失千万元
  • 温家宝深圳讲话公开:经济特区要更特更新
  • 中国经济时报:选举是实现民意的最好实践
  • 中日关系:放弃6000亿战争赔款得到343亿经济援助
  • 【博讯特稿】在中国农村教师,目前的悲惨经济状况
  • 何清涟:经济发展的双刃剑:廉价的“中国制造 ”
  • “不讲真话”的经济解读
  • 新加坡的教训:限制学术自由和发展知识经济二者不兼容
  • 警惕借禽流感唱衰中国经济
  • 中国经济学家成为改革负面的替罪羊?
  • 贪官为何倡导“情妇经济”
  • 世界各国专家吁中国警惕经济增长贫困率上升(图)
  • 何清涟:中共的寡头经济与政治垄断
  •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巩胜利(图)
  • 批评社会弊病不等于反对发展经济/姚笠
  • 五中全会为何只侧重经济改革
  • 经济强国日本欧洲为什么不能发射载人飞船?(图)
  • 苹论:经济诺奖揭橥的信任价值
  • 中国用底层劳工血汗补贴世界最富裕国家经济
  • 何新言论点评:经济学家搞垮中国?
  • 朱学渊:中国的经济令世界“癌”变?
  • 杜光:民有经济的一缕曙光
  • 草庵居士: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崩溃?
  • 宣告一个经济作为主导原则时代的完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