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禽流感:中国该向全世界忏悔(图)
请看博讯热点:禽流感

(博讯2005年11月22日)
    
扑杀怀疑染病家禽

    扑杀怀疑染病家禽时,有工作人员只戴上口罩、手套,并没有眼罩.(Getty Images)
    
    (亚洲时报记者田镜11月21日撰文)中国总理温家宝带同卫生、农业两部部长亲访辽宁省禽流感重灾区,以行动昭告全世界说,中国认真正视禽流感了。对全世界来说,这是大好消息,因为这一波禽流感肆虐,很主要原因是中国过去多年掩耳盗铃所做成。
    
    首先一条,中国长期隐瞒其国内发生的禽流感疫情,屡次抱怨境外(包括香港)是症源头,其实中国才是最可疑的源头。
    
    最近一期《财经》杂志指出,2004年以前,中国禽流感疫情具有保密性。而自2000年以来,中国不少省级畜牧兽医站与地方科研单位都在对禽流感进行研究,疫苗研制也在尝试中。除H5N1外,当时对中国家禽业威胁比较大的还有相对低毒的H9N2禽流感病毒。
    
    换言之,至少由2000年起,中国内地已经出现禽流感,并且需要研制疫苗。但翻查农业部的纪录,2004年以前中国内地没有禽流感疫情。
    
    假如《财经》的交代还不算直接承认有隐瞒疫情,另一件事更直接揭开真相。
    
    2004年初,河北省新乐市爆出因注射假禽流感疫苗发生大量死鸡件。经查,该假疫苗生产人李忠启早在2001年7月起便开始销售自制的禽流感疫苗。自2004年1月至2月,已售出假禽流感疫苗944瓶。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政治部主办,在全国各地百余家地市级电视台播出的“中国警务报道”时事节目交代出来,原来距当时一年多,李忠启在流行禽流感之初,就想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私自制造疫苗销售,以达到非法赢利的目的。李忠启把平时剩下的疫苗储存起来,并印制了各种疫苗疫苗标签,客户需要什么疫苗,他就在他的疫苗上贴上什么标签。再以8元的价格买给杨峻,杨峻再以每瓶17元的价格批发给河北新乐市的智勇,智勇再以每瓶50元的价格卖给养鸡户。
    
    中国警务报道”追访该案情时,得到河北省公安厅、石家庄市公安局,以至工商、畜牧等部门提供资料,也透露了早在2003年初甚至更早前,有禽流感流行。
    
    上海《第一财经日报》今年11月10日透露的更多。
    
    该报说,在2002年第4期《生物学通报》上查找到的《禽流感的历史和公共卫生意义》一文显示,1995至1999年间,唐秀英等人从部分地区发病鸡群、鸭群、鹌鹑和鹅等中分离到28株H9N2、1株H3N2、1株H1N1、1株H3N8、2株H4N6和3株H5N1病毒,其中在鹅体分离到了H5N1高致病性毒株,其余均为低致病性毒株。
    
    1999年2月,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郭元吉研究员等发现5个H9N2病毒感染人的病例,后来都痊愈了。这位研究员也证实“H9N2亚型流感病毒在中国鸡群中具有广泛的分布”,而且已经传染到人。
    
    2004年,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微生物检验科李钏华等研究员,在《中华实验和临床病毒学杂志》上发表文章,其结论是:广州地区鸡群中有H9N2亚型流感病毒存在,禽H9N2亚型流感病毒能感染人。
    
    中国政府,不论国务院抑或农业部卫生部,至今仍未直面上述事实,更从未承认正是由于中国的隐瞒,令全世界耽误了防治的时机。
    
    另一方面,中国现时的防治措施也够叫人担忧。
    
    1971年美国加州发生大规模新城疫,染病和扑杀的家禽超过一千万只,事后检讨当时疫症的传播主要原因,是兽医到未受感染的农场为家禽打针时,戴有病毒的他们变成传播疫症的载体。中国正面对禽流感,从新闻电视画面看到,为未感染家禽打防疫针的兽医,明显地消毒措施不足。他们的衣服、鞋以致运载疫苗的工具,都可能如1971年美国般,一样成为传播疫症的载体。
    
    在电视上又看到,扑杀怀疑染病家禽时,有工作人员只戴上口罩、手套,并没有眼罩,其实非常危险。因为外国经验证明,禽流感与一切流感病毒一样,可透过眼传入人的身体。
    
    现在虽然在中央层面上,对禽流感可能扩散态度警愓,但基层得到的讯息是却认为禽流感是可防可止的,形成对防范禽流感扩散工作出现松懈。当然另一个问题,要所有人穿着全套防疫装备,是要花很大笔钱,从这方面来看,中国情况非常值得忧虑。
    
    由过去的隐瞒疫情,到现时的措施不完备,中国在禽流感的扩散方面,需要向全世界认罪忏悔。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