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癌症村 流经毒河水稀释万倍仍剧毒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5年11月19日)
    
    韶关翁源县的上坝村,有可能是广东最著名的癌症村。3000多上坝村民,从1987年至今,已有250余人因癌症而丧生,祸起矿山剥采污染水源。流经4个村落的横石水经稀释了10000倍后仍然有毒,这样毒的一条河,上坝村村民在它边上住了30余年。
     (博讯 boxun.com)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横石水发源于韶关市大宝山,一路流经4个村庄,在翁城汇入翁江,翁江又在大站镇汇入北江。横石水本是从大宝山流出的山泉水,它冲击出了凉桥、上坝等村落肥沃的土壤。
    
    20多年前,横石水清澈见底的水流淌过石子一路欢唱,20多年后,横石水在上坝等同于死水,人称“死亡之河”。
    
    村里人说,这河里的鱼虾1980年后就绝迹了。横石水边异常安静。河边不长一根水草,岸旁没有一个人,没有牛羊的踪影,也没有昆虫的吵闹。
    
    被上坝人称为“毒水”的矿水,是从何处来呢?大宝山海拔超过1000米,因为丰富的矿产资源,这座山已经被人为削去了一半。沿山路上山,九曲八弯,颇费周折,沿路红铜色的铁锈水,顺山流下。
    
    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林初夏指出,主要的污染还是大宝山国营矿,他们是剥采,整个山头都剥开,矿山剥采造成的水土流失非常严重,这是主要的污染源。
    
    横石水究竟有多毒?今年6、7月发洪水时,林初夏教授与他的学生,取了一些横石水,稀释了10000倍,结果发现,水生物还是不能在里面存活超过24小时。稀释10000倍后,横石水仍然有毒。
    
    林初夏说,一般情况下,横石河的毒性可顺延下游50公里,大雨时,其毒性甚至可以去到100-200公里远的地方。就是这样毒的一条河,上坝村村民在它边上住了30余年。
    
    在上坝,一位87岁的阿婆丘新凤。2001年3月,她的儿子死了,今年1月,儿媳也死了。死因都是癌症。儿媳去世的那天上午,还去镇上卖了甘蔗,下午就去世了,卖甘蔗的钱刚好给她凑够了办了后事。
    
    治疗癌症的费用得村民自己出,而这一笔笔钱对于村民而言,无疑是天文数字。26岁的何培恩前年因为癌症死后,给家里留下了一身债务--为了治病,家里四处借债,医疗费花了2万多,何培恩的两个哥哥如今都在外打工。
    
    据上坝村干部介绍,一般村民检查出癌症,都已是晚期了。因为去正规医院检查需要很多费用,村民一般拿不出来,所以一般都是实在熬不住了才去。在村里的卫生医疗站,只能拿些消炎药,暂时止痛。
    
    上坝村村委会主任何寿明说,这些年上坝因为癌症死亡的人,实在太多了。据何寿明介绍,从1987年至今,上坝因为癌症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250人,他们中最年轻的不过26岁,最年老的60多岁。这些因癌症死的大部分原是农村家庭的骨干分子,中壮年的逝者们,给上坝留下的是父母、儿女,和对癌症的更深入恐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癌症村18年病死250人 河水稀释万倍仍剧毒
  • 江苏盐城癌症村百人死 领导称上访的人都是渣滓
  • 朱鎔基患肺癌症,目前正住上海华东医院
  • 山东又出癌症村
  • 江西乐安河沿岸现“癌症村”
  • 申城已成癌症高发地区(图)
  • 《东方时空》:毒患笼罩下的天津癌症村 (图)
  • 河南沙颍河沿岸现癌症高发村
  • 浙江萧山癌症高发村泣血呼救
  • 钱塘江严重污染癌症村赫然出现
  • 钱塘江严重污染危及生态 癌症高发村泣血呼救
  • 重庆小镇2年癌症死亡40人 疑与水污染有关
  • 重庆合川龙市镇出了个“癌症村”! (图)
  • 重庆小镇2年癌症死亡40人疑与水污染有关(图)
  • 淮河支流沙颍河畔出现癌症村 谁为污染负责
  • 河北涉县出现癌症村
  • 兰州癌症母亲交出救命钱换取录取通知书
  • 陈希同患有癌症
  • 江苏癌症村调查:空气污染严重睡觉要捂住口鼻
  • 残疾人在受迫害、癌症母亲受迫害
  • 癌症性格的十种表现(图)
  • 五岳三山:中共进入癌症晚期即将被毒瘤江泽民吞噬---中共沦为[封建法西斯官僚资本主义] 国家(下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