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官员犯罪渐趋暴力化 为保政治生命不惜雇凶杀人
(博讯2005年11月15日)
      在反腐风暴下,一个个贪官污吏因经济犯罪而倒下,百姓也已经见怪不怪。倒是另有一种景象,令人触目惊心,那就是官员犯罪的暴力化倾向。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一些官员为一己私利,不惜冒着掉脑袋的风险,重金雇凶,夺人性命。
    
       为官位雇凶杀同事 (博讯 boxun.com)

    
    
      官员雇凶杀人的血案,虽然只是一些极端的事件,但是其中却不乏一些内在的必然因素。长期以来,权力所可能带来的丰厚利益,往往会使一些人不择手段地清除异己;任用机制、监督机制的不完善,又造成一些品格卑劣、心狠手辣的人混迹于官场。
    
      据报道,较早的一起“官杀”案件发生在江西省。1994年,江西省安义县县长陈锦云想取代县委书记胡次乾,重金雇用凶手用汽车将胡撞伤。胡被迫离开安义,陈锦云如愿以偿地当上县委书记。之后,他再次雇用黑恶势力,将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万先勇砍成重伤。1997年4月16日,福建省环保局副局长杨锦生为牟取正局长之职,花3万元雇用黑社会势力,用浓硫酸将环保局局长杨明奕烧成重伤。
    
      2000年3月22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长青乡教育办副主任27岁的付殿忠指使3个杀手谋杀正职,目的是扫清障碍,当上主任。
    
      2000年1月,广西壮族自治区隆安县原副县长李绍武因杀人被提起公诉。李绍武的朋友杨丛“下海”办公司,李绍武加盟其中。后因利益分配不均,杨丛扬言要去法院告李绍武,让他当不了官。因县政府快要换届,李绍武很害怕,伙同他人用36万元雇请5个杀手将杨丛置于死地。
    
      2004年8月,38岁的杜荀珍与33岁的朱迎晖一同竞聘浙江省国税局一个副处级岗位。最终,杜以0.5分的微弱劣势败给了朱。杜荀珍接受不了失败的现实,于是雇凶用硫酸泼向朱迎晖。
    
      这些充满血腥味的“官杀”血案,也同样发生在中国最低级别的村官之间。2003年8月19日,福建省闽侯县廷坪乡黄埔村举行村委会主任选举,时任村委会主任的肖书浙担心另一候选人肖书建获胜,于是收买两名杀手,在选举现场将肖书建枪杀。
    
      为什么官场上频频出现这种“雇凶”伤人乃至杀人事件?有人说,是权力欲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为前途残忍灭情妇
    
      一个贪官东窗事发后,人们往往能够听到诸如“生活作风糜烂”这类的评语,对于官员包养情妇的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最近一段时间,“官员怒杀情妇”的案件更是频频见诸媒体,引起了人们的反思。这些官员雇凶杀人的具体原因各有不同,但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以暴力手段去解决问题,官员暴力化取向令人震惊。
    
      据报道,一起令人震惊的杀人抛尸案最近在苏州常熟传得沸沸扬扬:今年四十出头的冶塘镇王庄办事处副主任陈某与一位开美容店的倪某保持了3年的情人关系。谁知美容店的倪某为达到个人目的竟威逼陈某。为了自己的前途地位,陈某在恼羞成怒之下不惜在办公室里掐死倪某,然后将尸体抛至张家港凤凰镇凤凰山附近的河中。案发后,陈某被警方抓获。
    
      备受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民关注的杀“二奶”的公安分局局长梁冠中,6月22日被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梁冠中与李某之间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因被害人多次向被告人梁冠中提出让其离婚的要求而产生矛盾,并经常为此争执,被告人梁冠中遂产生了杀害李某的犯罪意念。
    
      云南省昌宁县县委书记杨国瞿与一名女子有不正当关系,6月14日晚双方发生争执后,杨国瞿将对方打死。16日晚8时,杨国瞿向保山市公安局自首,随即被免去职务,并被保山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山西省阳泉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原侦查科科长王俊平,因同时包养两个情人而惹火了二奶。王俊平担心此事暴露影响自己的前程,雇用三奶朱某的弟弟,合谋将二奶以及3岁的女儿杀害并焚尸。5月17日,3名杀人犯均在阳泉市伏法。
    
      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安徽省芜湖市政法委原书记周其东雇凶杀死与自己厮混了十几年的情妇李某;安徽省萧县交通局原局长李志强担心情妇李某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雇凶将李某杀害。官员包养情妇的现象为何愈发普遍?“官员怒杀情妇”案件的频现暴露了什么?
    
      有关专家指出,当今社会,美色成为部分官员的行为内驱力,他们是市场经济大潮里的既得“暴利”的“强势群体”,依仗职权,利令智昏,把养情人视为“地位”、“身份”的象征,肆无忌惮地放纵性欲。对异性的占有欲也与经济上的“暴利”相匹配,往往又把美貌“色伴”当作个人玩物,想玩就玩,玩腻就扔。一旦包养的情妇对官员纠缠不休,对其官位和政治前途产生影响时,他们就毫不留情地把情妇杀死。
    
      其实,《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50条明确规定,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要视情节分别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甚至开除党籍的处分;“重婚或者包养情妇(夫)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然而事实上,这一非常严肃的党纪执行情况不尽如人意。因此,官员包养情妇的现象时有发生。
    
      为泄愤杀害举报人
    
      官员雇凶杀人的主要原因之一,往往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而杀害举报人。
    
      1997年10月21日,山东省农村经济发展中心总经理王家斌夫妇被人枪杀。7年后,凶手张昌文被抓获。张供出,他杀人乃是受原山东省水产局党组书记、局长张程震的指使。王家斌曾举报张程震的违纪行为,张怀恨在心,于是雇凶杀人。
    
      2000年4月29日,海南省海口市中院一审判处海口市国税局稽查分局原局长蒙文腾死刑。蒙文腾因涉嫌销赃,经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海南分院审查做出不起诉处理,但受到单位的行政处分,蒙文腾对查处此案的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海南分院起诉处副处长黄崇华怀恨在心,雇用杀手将黄崇华杀死在某餐厅的包厢里。
    
      2000年1月19日,河南省兰考县原农机局局长丰学良等5人被执行枪决。1999年9月24日,丰学良和原副局长吕合长,原监理站站长孙建立、副站长王跃建、曹洪友雇用杀手,用汽油点着他们的下属连青海的住房。连青海夫妇及其8岁幼儿、4个月大的幼女葬身火海。
    
      这一切就因为连青海多次向兰考县检察院等单位举报丰学良等人的经济问题,为泄私愤,丰学良一伙给他带来了灭门之灾。
    
      山西省洪洞县城建局局长薛文勋改任调研员后,对继任者朱其林怀恨在心。2003年3月31日晚,薛雇凶在朱家埋下10箱炸药,次日凌晨4时引爆,将朱一家3人炸死,朱本人幸免于难。
    
      2004年2月,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化纤厂供应科科长王宝生因工作对副院长李开产生不满,竟出资55万余元雇凶将李开杀害……
    
      为“进步”重金除对手
    
      “官雇凶”杀人案件的发生,最直接的原因是,一些腐败分子为了攫取更丰厚的腐败利润。为了保护他们已经获得的腐败利益,不惜重金雇用黑道上的杀手,甚至求助于黑社会势力,清除政治上的“对手”或反对派。
    
      2000年1月,轰动一时的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规划土地管理局原局长徐建设雇凶杀害市规划局局长李文忠一案在商丘审结,凶手在当地伏法。据徐建设交代,1998年商丘地区撤地改市以后,原商丘市变成了梁园区,并新成立商丘市城市规划管理局,他曾经向该局局长李文忠提出要进市局当副局长。在遭到拒绝之后,徐建设顿起杀机。据了解,徐建设为雇凶杀人耗费近50万元。徐建设自己坦白:“我想我正是来钱、进步的时候,谁阻拦我,谁和我过不去,我就和他过不去,我就要报复他,灭他。”
    
      徐建设还向警方交代,他在雇凶杀人之前,曾经雇凶打人,目的是为了排除异己,巩固自己的位置。据侦破此案的警官介绍:“徐建设和杨建华在规划土地管理局都是副局长人选,杨建华上班之际被人将腿打断,导致杨建华半年不能上班,更没有精力去和徐建设竞争副局长。”
    
      广东省阳春市财贸办副主任林启菊,“很不习惯”市长曾威斌的领导方式,感觉他老是“刁难”自己。了解到原副市长杨启周与曾市长之间积怨颇深,便找到杨启周,相约除掉曾威斌。1997年3月,杨启周与林启菊雇用杀手,用50万元买曾威斌的人头。一个是副市长,一个是财贸办副主任,何以如此痛恨作为同事、领导的市长以致除之而后快?审讯中,他们道出自己的理由:追求“进步”。
    
      有关专家指出,身为一方官员竟然干出杀人越货的罪恶勾当来,权力之争失控是重要原因。争官实为争权,争权实为争利,正是权力背后的利益驱动,有人甘愿冒掉脑袋的危险去谋害他人。
    
      思考:“政治生命”比人命贵?
    
      被官员动用杀人手段而除之的,既有情妇、二奶、正妻,这一类人与官员的关系可以算是“私人关系”;也有同事、上司、下属,这一类人与官员的关系是工作关系;还有举报人被官员杀害的案例。
    
      每一个具体的案件中,“情非得已”的因素都是各不相同:二奶缠着要正娶,正妻发狠要告发,上司挡道不能提拔,下属不服手中又捏了把柄等。可以说,这些因素没有一个是威胁到了生命安全的,但这些并不要命的因素却又足以让官员杀心顿起。显然,这些杀人的官员所要捍卫的是自己生命之外而又可以与生命相当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呢?是“政治生命”。
    
      这些官员“政治生命”的价值,超过了他人的生命,以致一旦受到威胁,就要让他人付出生命。他们一定要继续在政治舞台上表演和不断升迁的位置,以致为此而不惜杀人。
    
      有关专家称,要彻底杜绝“官场”血案的再度发生,首先应淡化“官念”,削弱或取消为官者的某些特权,让那些把做官当成“摇钱树”、“安乐窝”的人断绝了因官发财、当官享受的念头。其次,应采取行之有效的民主监督和制约措施,让那些靠跑官、买官而得到升迁的人不可能混入领导干部队伍,也使那些劣迹斑斑的人无法再混迹于官场。同时,完善用人失察责任制,对因考察失察,胡乱提拔任用,导致贪官混入官场并造成严重后果的领导严肃查处并追究其失察之责。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