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邢台矿难现场直击:小女孩望着井架呜咽
(博讯2005年11月10日)
      巩立叶的母亲张庆花拨开人群,不顾一切地往警戒线里冲,最后晕倒在地上
    
       “我要爸爸!”11月9日中午,10岁的小女孩巩立叶拉着母亲的手,望着井架呜咽着。 (博讯 boxun.com)

    
      被拦在警戒线外的村民看见新的一批救护队员整装待发,准备再次下井时,个个都神情紧张起来。巩立叶的母亲张庆花拨开人群,不顾一切地往警戒线里冲,最后晕倒在地上,好心人连忙搀扶着送她回去休息。
    
      11月6日晚,丈夫巩群生所在的河北省邢台县康立石膏矿发生塌方事故后,张庆花赶到井口,就一直没有回过家。几天来,井口周围的人由少增多,又慢慢减少。9日,家属们排成一排,站在一条写有“安全投资是最大的福利”的横幅下,苦苦等待亲人的消息。之前,大部分受困矿工已经找到,只剩下零星几人尚待搜救。
    
      “我的腿有残疾,干不了活。他除了在矿上打工挣钱,还要在家浇地、种田。”张庆花说。这些天,她一直吃不下东西,只能勉强喝点水。晚上,她独自一人裹着军大衣,凝望着井架。
    
      苑中堂独自一人蹲在墙根,使劲地抽着烟,他的儿子苑胜林还在井下,至今生死未卜。
    
      汤正龙已经在石膏矿干了十几年,他的侄子也被困在井下。几天来,汤正龙张罗着尽快救出自己的侄子。熟悉井下巷道的他,毛遂自荐给救护队员带路,但因未受过专业的救护训练,遭到婉拒。“事故发生后,3个矿井的矿主已被公安机关控制,其在银行的账号也被冻结。”在现场指挥工作的邢台县政法委书记关跃刚说,矿工的理赔工作已于8日启动,一切都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9日傍晚,救护队员回到了地面,下午的搜救没有取得实质进展。在现场负责指挥救援行动的邢台市安监局一名副局长表示,搜救工作会全力进行,决不放弃任何机会。
    
      但一名参加救援行动的人员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困者的生还希望越来越渺茫。
    
      伴着暮色,另一批身着桔红色救援衣的救援人员下井,开始新一轮搜救。
    
      家属们仍然不愿离去,他们盼望着奇迹的发生。
    
      石块如雪片般从巷道顶上落下来,我的脑袋感到猛地一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11月8日晚上,王书祥安静地躺在邢台县医院的病床上。他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鼻子里插着吸氧管,床边的监护仪器“嘀—嘀—”地报告着伤员的病情。为了防止骨折的髋部移位,医护人员还特意在腿上安装了一个牵引器。
    
      王书祥是当天被营救出地面的12名幸存者之一。6日下午4时30分左右,他和工友像往常一样下到康立矿井上班。“突然‘轰———’地一声巨响,石块如雪片般从巷道顶上落下来,我的脑袋感到猛地一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王书祥回忆说,“等我醒来时,巷道里的灯都灭了,眼前一片漆黑。我下意识地想站起身来,可是腿老是不听使唤。”在井下的时候没有吃的,只能喝地下水维持生命。王书祥被救援人员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还没来得及清洗脸上的灰尘,就被呼啸而至的救护车送到医院接受紧急治疗。
    
      “由于受到剧烈的撞击,他现在的视力很差,基本看不见。”护士用药水清洗着王书祥脸上的血迹说,第二天还要准备给他动手术。
    
      看着丈夫苑海健躺在病床上,吕桂英百感交集。“11月7日上午,听到丈夫所在矿井出事的消息,我心里一沉,人差点都要瘫了。”她说。她拼命地跑到矿上,井口已经戒严,透过黑压压的人群,望着井口里闪烁的灯光,眼泪唰唰地往下掉。她的丈夫以前在一家拖拉机厂工作,后来工厂倒闭,赋闲在家。但家中有两个女儿正念中学,还有年近八旬的母亲需要赡养,家庭负担较重。后来经好心人的介绍,苑海健到矿上去干活儿,一天能挣二三十元钱。两口子以前曾经想过开拖拉机搞运输,但因为没有本钱,一直未能实现。丈夫出事的消息,吕桂英一直瞒着,没敢告诉正念高中的大女儿。想到将来,吕桂英一脸惆怅。
    
      一些人害怕地面再次塌陷,晚上不敢回家住,只能在院子里烤火过夜
    
      11月8日,尚敬修站在康立矿垮塌的房屋废墟上,旁边一个井架歪斜着立于空中,摇摇欲坠。他脚下是一片破碎的砖头、瓦砾,里面夹杂着破棉袄、皮鞋,还有一叠叠四处散落的计件结算单。挖土机正在“轰—隆—隆”地清理着事故现场,不时地从废墟中铲出几辆变形的自行车和一只压瘪的煤气罐。旁边的绞车房上写着“热爱家庭、热爱生命、热爱生活”。
    
      11月6日晚,尚敬修听见矿区这边“轰”地一声巨响,他从村里一路跑过来,在井口救了不少人。但他的两个弟弟被救援人员抬出井口时,都已经停止了呼吸。
    
      村民孟立新和家人正在废墟旁边,准备搬运还能使用的家具。他和妻子郭志萍在井架南边开了一个小卖铺,上下班的工人常来光顾,生意还挺红火。事发当时,他们都在外面聊天,才幸免遇难。
    
      塌方影响到了尚汪村的许多地区,不少民房的主墙都被震开了裂缝。一些人害怕地面再次塌陷,晚上不敢回家住,只能在院子里烤火过夜。村民们反映,附近太行矿的采掘区,已经挖到了村子的底下,有时候下面放炮,上面都能感觉到。为了过上安心的日子,不少村民还想到搬家。
    
      要不是为了多挣点钱,谁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受那份罪
    
      尚汪村有700多户人家,主要以种地为生,世世代代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这里地处丘陵地带,地下石膏蕴藏丰富。石膏在当地只卖60元一吨,到了北京和东北等地,却能卖到200元一吨。目前该村庄已拥有康立、太行、林旺、邢燕和邢台二矿5个石膏开采矿。前来运输石膏的外地车辆络绎不绝。但据村民介绍,这5个石膏矿都是私营企业,大都没有齐全的开矿证照。
    
      由于石膏矿的过度采掘,造成地下水位下降,村民只好从100多米深的井里抽水上来喝。后来,村里集资,在村头建起了一个水塔,于是家家户户都喝上了自来水。如今矿井塌方,水塔也不能正常使用。
    
      矿井出事时,今年20岁出头的董利鹏正在林旺矿的井下开绞车,震落的石块砸伤了他的头部。当时,他还奋不顾身地呼喊着,引着大家往上跑。他在矿上每月收入600元。“上班后的空余时间,我常常帮着父亲在集市上卖点小电器什么的。”他说,他有不少朋友初中毕业就到外地打工去了。“在外面虽然表面上挣得多一点,但开销也挺大,还不如我这样咧。”他说。
    
      其实,大家都知道,下井挖矿是个危险的差事。要不是为了多挣点钱,谁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受那份罪。矿工吴新房说,不远处的邢台二矿在2001年曾经发生过一次塌方事故。第二年,邻边的康立矿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故。“不过当时的事故不大,没死人,也没引起上面的重视。”
    
      太行矿的矿主名叫尚丙申,家就住在尚汪庄的村口。听村民介绍,他因为开石膏矿发了大财,还在外面买了房子和小轿车,在村里的房子,空着没人住。
    
      事故发生当天,太行矿的卢详平正和另外两位老乡在离井口不到100米的宿舍里休息,房屋的倒塌致使3人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卢详平来自重庆巫溪县一个偏远的山村,1999年经一位老乡介绍,到这里做炮工。“虽然每月能挣千把元钱,但放炮作业,灰尘很大,对人体的损害也不小。”他说。卢详平的妻子李晓结听说丈夫出了事,11月8日连忙从深圳赶往邢台。李晓结在广东深圳一家鞋厂打工,和丈夫相比,她每月只有几百元的收入。“她们都是做手工活儿的,劳动强度小,不像我们在井下这么辛苦。”卢详平说,这些年来,他们老家的男子越来越多地涌向诸如煤矿等重工业厂矿打工,虽然苦点,累点,甚至还有危险,但收入却是那些手工作坊不能比的。太行石膏矿共50多名工人,来自重庆的工人就占了40多人,不少人把家属也带了过来。他很想有一天不在矿上干了,拿着挣的钱回家,和妻子一起在老家做点小买卖。可一想到1000多元的押金退不回来,他心里又不甘心。
    
      徐金栋在井下干了两年,后来觉得危险,2004年年底就到县城的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去了。“现在是在地面上工作,总比在井下安全多了。”他说,在井下工作期间,有一回跌破了脚,不小心沾上了石膏浆,弄得脚肿了好几个月。像徐金栋这样,曾经在矿井做过工,后来退出的,在村里面还有不少。“在村里,我们被人笑话为‘胆小挣不了大钱’。”村民霍同会说。
    
      到记者发稿时为止,邢台矿难已造成32人死亡,33人受伤,4人下落不明。中国青年报邢台11月9日电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北邢台矿难11人获救3人被困6失踪
  • 造成83人死亡的新疆阜康矿难7责任人被批捕
  • 评矿难—评矿难不断
  • 鹤壁矿难抢救结束34人遇难19人受伤 (图)
  • 披露矿难封口丑闻 河南商报被当局休刊
  • 致148人遇难的河南大平矿难责任人被判刑
  • 郑煤集团大平矿难安全责任人被判刑
  • 黄陵“9-15”矿难瞒报 三人停职五人刑拘
  • 矿难今年1至8月,同比死亡人数上升了168.2%
  • 陕西黄陵造成12人死亡的矿难瞒报4天(图)
  • 双鸭山矿难死亡人数升至14人 1名矿工下落不明
  • 双鸭山矿难死亡人数升至14人
  • 顶风违法生产酿成中阳矿难 (图)
  • 山西枝柯镇矿难抢险结束17名矿工遇难
  • 矿难掀权斗,油荒爆危机/艾克思
  • 山西"七·二"矿难多名瞒报真相者被依法提起公诉
  • 矿难:死亡人数在干部手指间随意抹去
  • 大兴矿难 广东安监局副局长胡建昌等人停职审查(图)
  • 党,国家机关,国企,团体入股投资造矿难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又一学生跳楼了!矿难死了多少人?
  • 美国人是怎么治理矿难的
  • 矿难的背后是腐败(图)
  • 秦始皇与矿难
  • 刘晓波:矿难:比黑金和黑心更黑的制度
  • 中国矿难何时了? (图)
  • 中共借矿难打击私营煤矿掠夺民财/林保华
  • 【热点追击】“盛世”景象下的大兴矿难(图)
  • 矿难来了假记者-社会最丑陋、最黑暗、最荒谬的一幕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杨天水:又是矿难
  • 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图)
  • 独立工会缺位是矿难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华山剑
  • 赵达功: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 杜义龙:瞒报矿难的深层原因
  • 腐败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刘健
  • 矿难频发的原因在于资本与权力结盟
  • 矿难在逼问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
  • 史正平:矿难的根子,在温家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