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警贼勾结案庭审 派出所长教导员不认账
(博讯2005年11月10日)
     8日,原成都火车站派出所所长蒲烈彬、教导员白锡文(2002年被铁道部公安局授予“追逃能手”)被法警带进贵阳铁路运输法院1号审判法庭,神情凝重。影响全国的“1·10警贼勾结案”案发后,检察机关指控,二人在“警贼勾结”事件中对违法违纪民警不认真查处,隐瞒不报,对勾结警察的“宜宾贼”不采取打击措施,应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刑事责任。法庭上,二被告人都认为自己已尽职。庭审从早上9时许持续到下午6点过。9日双方将展开法庭辩论。
    
     (博讯 boxun.com)

      穿着便装受审
    
      8日上午8时许,记者注意到,成铁警方再次派来一些干警前来旁听。此时,被告人蒲烈彬、白锡文已进入审判区,他们偶尔出来上洗手间,见着以前的同事,点头打招呼,但没什么表情。上午9时许,庭审正式开始。蒲烈彬、白锡文走进法庭过程中,他们扫瞄了一下旁听席,脸色凝重。他们都属取保候审,因此穿着便装受审。
    
      指控玩忽职守
    
      公诉方指控,蒲烈彬、白锡文在任职期间,明知“宜宾贼”长期在成都火车站候车室扒窃,但不履行职责,不采取措施打击,致使旅客财物遭受重大损失。另外,二人明知有民警值勤办案混乱,也明知派出所有干警在收取“宜宾贼”钱财,但对这些严重违法违纪行为不认真查处,隐瞒不报。针对指控,蒲烈彬明确回答“都不是事实”。白锡文也辩称自己“尽到了职责”。
    
      庭审直击
    
      面对5大指控两人辩称“已尽职”
    
      警察吃钱不上报
    
      在昨日庭审中,公诉人机关举证称,2003年年底,一茶馆老板向时任该派出所的一副所长反映,有人喝茶时聊起,现在公安整顿得这么凶,成都车站派出所一名戴眼镜的民警却在“吃”贼钱,胆子好大哟。蒲烈彬、白锡文后知道了此事。白锡文组织人对此事展开了调查,了解到被反映“吃”钱的民警叫张保观(已接受法院审理)。调查后,蒲、白建议调离张。后来,张被调离该派出所,到另外一派出所担任警长职务,属平级调动。
    
      蒲烈彬:因为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张保观“吃”了贼钱,所以才向上级只汇报了张有不良反映,也不方便向张直接了解情况。
    
      白锡文:我专门将茶馆老板叫到所上了解情况,还叮嘱老板,只要反映情况的茶客再次来茶馆,就给他们说,但后来没有找到反映此事的茶客。
    
      警察遭处分小偷帮开脱
    
      公诉人举证称,2003年3月,一小偷在车站扒窃,还没偷着便被逮住。值班民警黄某随后带着嫌疑人到派出所接受调查,黄走前,嫌疑人走后。从站上到派出所途中,嫌疑人却趁机逃走。此事被投诉到派出所。有民警作证时分析,黄应该是有意放的。对这起严重事件,派出所只扣了黄几百元奖金了事。不久,竟然有人打电话到所上,称小偷是自己逃走的,不关黄的事。后来调查清楚,逃走的小偷是“宜宾贼”,“警贼勾结案”案发后落网。
    
      蒲辩称:此事主要由白锡文在调查。白锡文辩解说,他负责调查后,对黄进行了经济扣罚,黄也作了检查。
    
      民警控诉领导未尽职
    
      公诉人出示了“警贼勾结案”几位涉案民警的供述。几位民警都指控昔日的领导,说蒲、白没有尽到打击“宜宾贼”的职责,结果造成越来越多的人陷进去。
    
      蒲、白反应(非常气愤):这些涉案民警等都是“在推卸责任”。我多次布置过打击,只是没有落实下去,我们采取了措施,比如在车站设所长值班台等。辩护人也认为,几名涉案民警的证言不可信,因为他们是利害关系人。
    
      法院投诉警察私放小偷
    
      公诉人向法庭出示“警贼勾结案”涉案民警尹某某的证言。尹交代,2003年8月,他值班时,四川某基层法院上班的一旅客手机被盗,该旅客同时抓了一嫌疑人。尹对嫌疑人搜查后,在其身上没有找到手机,便放了嫌疑人。尹也没有将该案向所上汇报。对这一受案不报的行为,派出所只以出警不当为由对尹罚款200元,并撤销警长职务。
    
      蒲烈彬:派出所对此事按照规定进行了处理。白锡文的辩护人也称,白锡文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处理,已尽职。
    
      军人投诉放走小偷
    
      公诉人举证称,去年9月,有一个军人正进站乘坐火车,却发现手机被盗,军人怀疑身后的3人是小偷,便将3人带到民警面前。该所候车室警务队值班民警对旅客进行了检查,发现3人身上都有火车票,便将3人放走。此事引起军人不满。事后,军人向派出所上级投诉,称警察私放小偷。
    
      白锡文:接到投诉后,我进行了认真调查,并几次和军人联系了解情况,但对方后来不愿说了。所上后以处理不妥当引起投诉为由对3民警进行处理,罚款并作检查。
    
      态度交锋
    
      供述认错庭上却改口
    
      法庭上,公诉人宣读蒲、白二人的亲口供述,反映二人对发生在自己所上的“警贼勾结案”的前后态度。
    
      “对于‘1·10’警贼勾结案的发生,我在监督、查处上的确存在问题。”蒲烈彬供述称,平时强调得多,落实得少,对案件督促不够,调查的方法简单,对出现的问题只是用经济考核,以为铁路警察收入低,经济考核会有效果。蒲供述时承认,他对张保观的事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尹某某处理也太草率了。如果当时认真调查,不可能造成那么多人陷进去。蒲承认,确实错过了很多机会,当时是害怕查出问题,影响派出所的创优和形象。
    
      白锡文也供述,“警贼勾结案”案发前,他没有直接发现有警贼勾结现象,以前只是听人举报过。所上民警的违法违纪行为按规定应该上报,但有的没上报,担心上报多了,砸了派出所的牌子,“我对‘1·10’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成都商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