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强硬回应小泉参拜 中日关系走向何方(图)
(博讯2005年10月31日)
    
中国强硬回应小泉参拜 中日关系走向何方

    
    环球时报2005年10月31日消息:
    
    在无视中韩等亚洲国家的反对,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日前提出,想在下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首脑会议上,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行会谈。对此,中方表示“希望渺茫”。小泉一边行动上伤害邻国,一边嘴里喊着“要友好”,中国人对此已经相当熟悉。而中方的回应,这一次表现得十分迅速,日方对此实际上也有精神准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小泉究竟想把日中关系引向何处成为巨大的悬念。
    
    日本关注中国态度
    
    在中方宣布取消预定在10月23日举行的中日外长会谈、拒绝町村外相来中国访问后,10月2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表示,虽然各国首脑将参加下月在韩国釜山召开的APEC大会,但想要利用这样的机会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已经非常困难。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记者会上也表达了相同观点。
    
    不仅中国政府方面态度坚决,来自中国民间的抗议也非常强烈。共同社最新消息说,原定于10月29日在东京举办“日中友好歌谣祭”。这台大型晚会是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等主办,日本外务省做“后援”的。晚会本想邀小泉出席,但主办者26日宣布取消邀请。共同社评论说,这表明来自中国民间拒绝与小泉进行对话和交流的动向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朝日新闻》报道说,在中国举办的各种中日交流活动也都因为小泉参拜而受到影响。
    
    中国坚决对小泉参拜说“不”,在日本引起极大的关注。日本《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产经新闻》等各大媒体纷纷进行报道,并大多采用了《中国:日中首脑会谈难实现》的标题,对日中关系恶化深感忧虑。《日本经济新闻》评论说,中国政府首次公开表示,即使在第三国,要想实现日中首脑会谈也十分困难。此外,武大伟强调,由于小泉连续参拜靖国神社,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所以中国不能支持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日本经济新闻》称,中国首次以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为由,明确表示不支持日本“入常”。由此看来,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不仅损害了中日关系,也损害了日本自身的国家利益。他的一意孤行,使得中国更可以名正言顺地反对日本“入常”。还有日本媒体和专家担心,中国可能已经对小泉彻底失望。由于小泉毫无作出改变的意向,而他已经宣布将在明年9月后不再担任首相,中国有可能正将中日关系的改善寄托在他下台之后。
    
    《朝日新闻》在小泉第五次参拜后进行的紧急民意调查结果表明,有65%的日本人担心因为首相参拜会导致日本与中韩两国之间的关系恶化。有53%的民众认为,日本政府应该重视中韩两国反对参拜的态度。51%的国民赞成由政府建立一个非宗教的国立追悼设施,以解决“靖国神社”问题。受此民意影响,日本议员首次决定成立一个超党派联盟,旨在推进非宗教国立纪念设施的设立,并探讨如何改善因小泉参拜而恶化的日中、日韩关系。他们希望,这将成为打开“靖国神社死结”的一把钥匙。
    
    小泉讲“友好”却言行不一
    
    10月17日,在日本首都东京,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正在参拜靖国神社。当天上午,小泉纯一郎不顾日本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对,再次参拜了供奉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这是小泉2001年4月就任首相以来第5次参拜靖国神社。
    
    针对武大伟的话,小泉对媒体表示,“日中友好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日中首脑会谈)还是进行为好。”日本TBS电视台也通过新闻节目强调,小泉首相对在下个月举行日中首脑会谈“充满意欲”。不过,小泉在同一电视台的节目中表示,中国反对他参拜靖国神社实际上是为了牵制日本,是因为60年前的战争而认为日本是一种威胁。日本共同社25日分析指出,小泉认为如果轻易对中方作出妥协难免招致来自国内的批评,而且认为中方不会为坚持强硬立场而不惜牺牲两国间紧密的经济联系,因此决定在判明中国的态度之后再作决断。曾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决定暂时推迟访日的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决定访问日本,小泉认为“中国方面也不得不意识到”韩国批评参拜却不中止对话的这种态度。
    
    《朝日新闻》报道说,小泉20日接受了美国《华盛顿周刊》记者、美国政治评论家罗伯特长达40分钟的采访。对于参拜靖国神社,虽然小泉称“从长远来看,这不是主要的问题”,但事实上,他把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看得十分重要。据日本外务省资深人士透露,外务省并没有事先得到小泉首相要在10月17日前往靖国神社参拜的任何消息。直到当日早上7时30分,首相官邸才通知媒体及有关部门,首相即将动身前往参拜。可见,小泉前往靖国神社参拜是他自己决定的,他试图通过这样的举动向中国表示一种姿态:日本将“改变以前因为对战争的反省而对中国采取忍耐的外交姿态”。有关这一点,町村外相也通过日本的电视节目发出了“宣言”。看来,小泉总是把“重视日中友好”挂在嘴边上,不过是为了掩饰其实际上对华强硬而已。
    
    小泉在接受罗伯特采访时表示,必须注意中国的军事扩张,中国必须增强军备的透明化。如此强硬的观点夹在“友好”的表述中,进一步彰显了小泉表里不一,自相矛盾的两面性。这已经成了亚洲面对的一道难题:一个经济上有巨大影响力的日本,却有一位喜欢与邻争斗、行为难以预测的首相。
    
    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评论指出,日本与中国是亚洲两大强国,和则亚洲俱蒙其利,如果因利害关系而冲突,亚洲邻国是遭殃的第三方,能做的是劝阻,那是道义;但是,如果日本领导人固执地要美化战犯,那亚洲邻国就是直接的受害者,强烈反对当然是天经地义的权利。“我们诚恳希望日本领导人和政界能明白这个道理,别继续伤害各国人民的感情。”
    
    中日关系走向何方
    
    与邻国关系降温后,小泉肯定会想方设法寻找与中国领导人见面的机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高洪指出,无论中国领导人是否与其会面,小泉都早已想好说辞,会在日本公众面前“自圆其说”。如果中方同意见面,小泉就会告诉日本国内:保持强硬照样可以和邻国发展关系。如果中方不同意见面,他又可以把不同意缓和中日关系的责任推给中国,向日本国内作交代。
    
    高洪认为,在下定决心参拜之时,小泉就能预见到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与中韩等邻国正常的首脑见面和会晤机制会被打破。但他已经打好算盘,各国领导人见面的国际场合每年都有很多,在一次“不经意”的场合见面,他就可以获得在日本国内所要达成的效果。
    
    不过,中国方面已经把小泉看得很清楚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金熙德指出,小泉一贯在口头上说重视日中关系,也时不时作出一些诸如要求和中国领导人见面的姿态来,但他骨子里对日本与邻国发展关系的方向是既定的,根本没有变,那就是要在淡化、否认侵略历史的前提下来发展关系。小泉曾经在一次聚会上表示过他的“信念”,说他参拜靖国神社的意义也许20年后、30年后才会体现出来。这已经充分表明,他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一年一次参拜,让邻国对日本的做法司空见惯,从而接受日本式的历史观。
    
    小泉的任期到明年9月。在他任内中日关系还有没有改善的余地?金熙德对此不抱太大的希望。他说,事实已经证明,不管中韩等邻国对日发出何种改善关系的友善信号,效果都非常有限。因此,不要指望小泉会“翻然悔悟或改弦更张”,中日关系近期不会有突破性进展,“政冷”局面还将持续下去。
    
    金熙德还认为,中日关系不会完全破裂,日本国内想要改善关系的仍大有人在,虽然他们现在暂时不占主流,但这种力量仍然不可小视。所以,“政冷”是可控的,中日很多方面的交流还会继续下去,毕竟,两国的关系基础和利益基础都还存在。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方媒体:中日关系正面临新考验
  • 中日关系的三种前景
  • 胡锦涛警告中日关系可能不测(图)
  • 胡锦涛:发展中日关系要正确处理历史、台湾问题(图)
  • 李肇星与日本外相会谈 就中日关系等问题交换意见
  • 胡锦涛发展中日关系五点主张在日引起积极反响
  • 中日关系形势宣讲团在津沪穗等城市举行报告会 (图)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唐家璇会见日本共同社社长谈中日关系(图)
  • 战争遗留问题暨中日关系研讨会
  • 中国大使王毅急于打开中日关系僵局
  • 中日关系:放弃6000亿战争赔款得到343亿经济援助
  • 邱震海:中日关系宏观战略思维刻不容缓 (图)
  • 从日本舆论宣传看中日关系(图)
  • 中日关系还看中美(图)
  • 梁云祥:战后中日关系的演变及其原因(图)
  • 中日关系展望(图)
  • 日提前大选 中日关系添变数
  • 对中日关系前景的基本估计
  • 中日关系须冲破美国制约
  • 和谐外交与中日关系
  • 中日关系低潮中的台湾
  • 林和立:中日关系已正式进入冷战时代
  • 中日关系已经到了“一推就倒”的紧要关头
  • 中日关系“正常化”,取决于中国能否成为民主国家
  • 论中日关系
  • 龙永图:历史问题不是中日关系的全部
  • 历史问题乃中日关系中的一颗毒瘤
  • 郑永年:中日关系的大环境趋向恶化
  • 中日关系实话如何实说?
  • 紫菜、铁矿石、中日关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