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百姓杂志:美丽新贪官(图)
(博讯2005年10月22日)
    
百姓杂志:美丽新贪官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由社会体制调整和市场经济运行带来的诸多问题便日益暴露出来,其中令国人一直诟病不已的便是官员腐败。透视近年来全国各地查处的大大小小的贪官腐败轨迹,不难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长”——善于伪装。以下的几种 “伪装”,是贪官们日常惯用、蒙蔽组织和群众并屡屡得逞的伪装“法宝”。
    一、“专家学者”型。有一部分贪官,在成为党政官员之前,本来就是大学教授、技术专家或者知名学者。但从政后,他们就利用专家学者这个“伪装”,大干贪污腐败之事。如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本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高速公路学专家,在国内享有较高的声誉,但后来有了行政职务后,他却大肆行贪,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引起人们注意。有的贪官则是从政后拼命获取“专家学者”头衔,以期把自己的贪官的面目伪装得更深。原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高勇就把“专家学者”演绎到极致:他一边繁忙从政,一边利用各种手段、途径捞取到硕士文凭,还大量发表论文达317篇,主编学术著作17部,个人专著5部,主研重大课题44个,并成为3所大学的兼职教授。短短8年里,他利用出书索要赞助、通过行政渠道销书等手段获利高达200多万元,其他贪污受贿金额更高达2000余万元。财政部金融司原司长徐放鸣,一边从政,一边做着教授和研究生导师,并想借此扩大自身的影响和增加收入途径,以掩盖其贪污腐败的罪行。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曾频频利用自己是中国书协常务理事的书法家身份,到处题字,获利近100万元。
    二、“扶贫济困”型。在过年过节或遭遇重大灾害之后,媒体里总会出现一些官员“扶贫济困”的身影。他们或者捐出自己的“稿费”,或者奉上自己的工资资金,然后表情凝重地交给社会弱势群体。这个镜头也往往在媒体的显要位置刊播出来,其作秀之态令人作呕,作秀的目的就是捞取更多的政治声誉,为自己行贪创造更为宽松的环境。近日,因“受贿扶贫”在社会上引发广泛争议的湖南临湘市原副市长余斌受贿案曝出真相。据《法制日报》等媒体报道,余斌所谓“受贿赃款用于扶贫”是受人点拨,事实是他收受他人贿赂40余万元,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是女儿去英国读书,二是娱乐打牌,三是以他个人名义借给了下辖的横铺乡政府10万元(当年底已归还5万元)。之前,经法院审理查明,余斌因自2001年4月至2003年上半年,利用职务便利受贿15万多元用于扶贫帮困、社会赞助和公务活动,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其“扶贫”伪装昭然若揭。
    三、“包装镀金”型。一些贪官热衷于对自己进行全方位的包装、策划、宣传,如通过“做工作”,使自己当选为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荣获“十大杰出青年”、“优秀党委书记”、“优秀共产党员”等一系列荣誉称号,利用媒体大做“政绩广告”,为自己的提拨升迁造势,为自己的腐败行为投放“烟幕弹”。如原广州市人大人表,曾获得过“广州市十大杰出青年”、“广州市劳动模范”、“广东省优秀青年”等10多个荣誉称号的国营广州市东山百货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梁力伟,利用职务贪污受贿106万元,另有400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有的贪官则通过关系或手段获取“研究生、硕士、博士”等高学历,或创造机会出国、进京进修、上挂、下派任职,为自己镀得金身,以增加更有利的从政“经历”。
    四、“艰苦朴素”型。这类贪官的伪装最难识破,因为他们给人的印象与贪官形象千差万别,反而更让人相信他们是“老黄牛”、“好公仆”。原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宗海是有名的“草鞋书记”,他在任黔江区委书记时经常穿着草鞋下基层,与山民打成一片,广大干部群众见他这一身“艰苦朴素”的农民装束,自然倍感亲切,拥护之声高涨,后来他很快升迁为副省级干部。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闻名全国的“草鞋书记”,后来却被查出受贿300余万元,并多次携巨资出境豪赌。泸州市招生办原主任石仁富是当地教育系统“艰苦朴素”的典范,长期身穿蓝色卡叽布衣服,脚登胶鞋,家中更是一贫如洗状。然而,在其“艰苦朴素”的伪装下,却把利爪伸向莘莘学子,活脱脱是一个大肆索贿受贿达80余万元的“食人虎”,导演了建国以来第一桩招生受贿案。
    五、“反腐斗士”型。“台上反腐败,台下搞腐败”,是不少贪官习以为常的双面表现,正是有了台上“反腐败”的“严厉”,才有了其台下搞腐败的“严重”,前者只不过是罩在后者表面的一层厚厚的伪装而己。湖南常德市原纪委书记彭晋镛,曾被当地老百姓称赞为“一身正气,清正廉洁”的“现世包公”、“反腐斗士”,曾受到过中组部、湖南省政府表彰。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站在反腐第一线的“反腐斗士”,却仗着自己的特殊地位,有恃无恐地大肆贪污受贿,最终自认为坚实无比的伪装被识破,落得个阶下囚的下场。黄金高是去年以来以“防弹衣”书记闻名全国的福建连江县原县委书记。2004年8月,他在人民网上抛出“万言书”,称自己“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查处腐败,6年来一直身穿防弹衣”。一时间,其“反腐斗士”的形象赢得了一片喝彩。然而,经司法机关查明,黄金高所谓的“万言书”只是其掩盖群众举报的伎俩,“万言书”也是请人捉刀代笔,并非自撰。他在11年的官场任职中,共贪贿人民币高达500余万元。其“反腐斗士”伪装背后的真实面目不得不让曾经为他喝彩的世人瞠目结舌。
    六、“痴迷雅好”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本无可厚非,但一些贪官却把自己业余的一些痴迷雅好发挥到极致,以致雅好不雅,纯粹变成一种“敛财”和“腐败”的遮羞布了。如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分局原局长王天义,有收藏古董、字画的雅好。到2003年3月案发时,他一共拥有名贵书画作品195件,瓷器珍品27件、鸡血石、珍邮等各种文物1000多件,总价值逾1000万元。由于收藏甚丰,他专门购买了一套公寓用于陈设,被称为“私人博物馆”。“厦门远华大案”中,李纪周、杨前线、接培勇等大批官员都未能跳出赖昌星那句“名言”:“不怕你廉洁,就怕你没爱好”,纷纷落入他用各种“爱好”罗织的大网中,遗恨终身。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也有收藏的雅好,在他家中一共搜出名贵字画近百幅,价值数百万元。(原载《百姓》杂志第11期)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