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10月16日)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程发根)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黄志强)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方春平)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程立和)
    
    
    
    编者按:江西乐平市公安局在侦查“9.9”案和“5.24”案时,通过对当地无辜公民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等进行刑讯逼供、指供、诱供、代供和要挟,迫使他们承认无中生有的罪行,不惜以无辜者的生命和对犯罪真凶的放纵来换取乐平市公安局一些人的立功受奖升官发财,这不仅严重践踏了人权和法律,而且也违背了天理人伦,实为罪大恶极之举。
    
    呼吁一切善良的人们继续关注这四位无辜的死刑犯,并紧急行动起来,阻止对他们的死刑执行,恢复他们的清白和自由,惩办有关的违法者和责任者,以维护人权、法律尊严和司法公正。
    
    下面是被侵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程发根申诉状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景德镇中级人民法院:
    
    我2004年4月23日签收了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赣刑一终字第116号刑事裁定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回想起近两年多的监狱生活,想起不堪回首的日子。
    
    我是2002年5月29日,乐平市公安局刑侦人员到村公所,讲我销赃了一只手机一事,从此恶梦开始,我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磨难,真正体验了什么叫屈打成招,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悲惨生活,今天,我如实陈述,真实记录下我的遭遇,刑讯逼供的事实,留将人们评说。
    
    我根本没有销赃手机,我从黄志强处帮我买了一只西门子手机,市局的人抓了村子里抢手机的人,我知道后,即再三追问了黄志强和高国根,他们都说没有问题,给我买的手机是好朋友送的,有问题他们负责,我才安心下来。后来市局传我说情购买手机之事,我不善言辞,我找我表哥帮忙,打电话给刑侦的熊晓荣,熊要求我把手机送市局接受调查,还讲不要让别的中队抓去。当天,我就叫我爸爸和爱人以及表哥把手机送市局了。后来,熊讲约个地方叫我作讯问笔录。我们约定到步行街我表哥的售房部作讯问笔录。
    
    6月4日上午,熊和另一名干警开车到约定地点,见面坐定就开始讯问购买手机之事经过。我一一回答,不一会,大约11点许,冲进来四个人说,市局另有案子,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强行把我拖上车,扯掉我的衣服蒙住我的头,带我进了市局刑侦房间,把我上上脚铐,手分别铐在椅子上。四人先搜遍我全身上下,拿走了壹千多元钱及零星物品,开始了我从小到大从未经历的可怕审讯。下班后又把我蒙住头带到另一处审讯(后听说是原乐平发电厂),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暴打。他们直接讲我不是手机之事,讲我杀了人,晴天霹雳,我感到莫名其妙。我说,我要是杀了人,村里抓了三个人进来,我是同伙,我还不逃得远远的,还自己主动送手机来接受法律审查,再说,我怎么会杀人呢?我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许多关爱我的亲人,妻子、儿女和房子,我没有杀人的理由啊!
    
    审讯人员一边打我,一边指着我说:你2000年跟汪深兵、程立和、方春平、黄志强五人,杀了绿宝超市的老板,叫我老实交待问题,免得皮肉受苦。我很害怕,看着他们穷凶极恶的样子抽打我,我恐惧的回答道:我只认识黄志强,其余三人我并不大熟悉,何况2000年,我一年到头在景德镇做生意,直到2001年端午节回来做房子回来,平时只有过节才回家。我如实回答,却遭到他们劈头盖脸的一阵毒打,并声称,他们几个人都讲的好好的,现场已留下了我们的指纹和痕迹。你不老实,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刑侦是鬼门关,是专门整人的机关,你是过不了这一关的。还指了指站在我身旁的几个人,一个叫鬼见愁,一个是阎王怕等几个人的外号,要我回答他们的问题,说给我一个投案自首的机会。我讲我真的没有杀人,叫他们不要打我,折磨我。他们就叫我签了一份笔录,并说,签了这份笔录就没有投案自首的机会。我签了,他们不高兴就劈头盖脸的打来。边打边说,你死猪不怕开水烫等侮骂,就开始动刑逼我。把我按倒跪到地上,手反铐着,我手和脚并又拿一付手铐连在一起,使我前不能撞,后不能倒。前面的人使劲朝我脸上胸前猛烈击打,后面的人使劲用脚踩我腿肚,再使劲催我脚趾,我痛不欲生,嚎嚎大叫。他叫我老实讲,我坚持说,我没有杀人,我怎么讲,换来的是一阵毒打。等我转醒过来,他们又叫我交待,并用儿子来发毒誓,杀了人就不得好死,断子绝孙。我问心无愧地发了誓,我深爱我的儿子和亲人。同村的人都知道,我的儿子是多么来之不易,是我的生命和希望,换来的还是一阵阵的更加猛烈的抽打。我的嘴和鼻子都在出血,心更在出血,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使他们满意。一阵又一阵的轮番毒打,打得我叫爹喊娘。怕我叫出声来,拿块布条堵住我的嘴,要我回答问题又取下。反反复复的鞭打逼供,使我无所适从,十分恐惧害怕。半夜又换了几个人来审讯我,不给我水喝,讲我不给他们面子,又一阵阵的轮番毒打,一直把我折磨到快天亮,我的腿实实在在是跪不直了,他们还要让我跪直,折磨到我一点力气也没有,我就昏了过去。醒来地上一大片血和汗水。
    
    早上,他们又换了几个人进来,讲好戏还在后面,看你能熬多久。我对他们讲,我2000年根本不在乐平,我在景德镇做事,村里人和朋友及老婆可以证明,他们根本不听,又开始新一轮毒打,用脚使劲打我大腿。又叫我站起来,前面放一把椅子顶住我的胸,把一个人抱住我的腰,后面的人使劲向后扳椅子,只听见我的腰和手吱吱作响,手铐已深深直入肉里,直痛的我叫爹喊娘,泪汗满面,求他们放过我。后来,他们又将我按到跪下,把我上起飞机铐来,把我手又扳的咯咯作响(我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的伤痛),后面还放上几块红砖,还有几个矿泉水,我再次痛得昏死过去。轮番换手的折磨,一直折磨到中午。
    
    6月5日下午,他们又换了一批人来审讯,讲不老实交待,就是钢铁,也要溶化。找来一架人字楼梯,捆我双手铐起来吊在楼梯顶上,脚连上还放了几块红砖增加重量,把一个人按住楼梯,又一个人专心打我,惨无人道的用打火机烧我腋毛,烫我身上,朝我脸上胸前好一阵阵的猛打,像荡秋千一样推我,还用一只脚放在我脚上使劲往下踩。我痛的叫不出声来,两只手和脚像断了一样。我好不容易把嘴上的布吐掉,想咬舌自尽,他们又将我的臭袜子打起结来,把我的嘴绑起来,还塞上一个矿泉水瓶,使我叫不出声来。更可恶的是,我要喝水,他们也不把那臭袜子解掉,就让我这样喝水,我真的连猪狗不如。他们再次轮番毒打,一直在上面折磨到晚上。我撕心裂肺的求喊和告饶,他们根本不听,我真的没有杀人,他们更加猛烈的折磨,娘啊、爹啊、天啊呼喊,我该怎么办。
    
    晚上,又换了四、五个人进来,看见我快不行了,就让我歇了几分钟,我看见手肿的像馒头,紫的像黑炭,手铐已直入腕中,留下深深的伤痕。(他们)讲,他们的头头发话,再给我一点颜色。他们一班比一班凶猛,我整个人被折磨的讲话一丝力气也没有,被折磨死去活来,完全麻木地吊到半夜。只有顺着他们的意思讲才好受一点。比如,他们问,那个女的是怎么死的,我讲用刀,他们就打,其中有一个人就用手指了一下我脚下面,我看见了几块红砖,就讲是用红砖,他们还是打,我再看一下,看见了下面有绳子,就讲用绳子。总之,我被审讯人员从精神和肉体上彻底摧残,完全征服,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天理何在。我讲话声音很脆弱,生命已危在旦夕。
    
    我整个人已麻木不仁。他们强行拿着我的手在他们已写好的笔录上签字,按上手印,上面也有他们的手印。我的手不能拿笔,他们就把他的手握住我的手,让我用拳头签字,好像按了两份笔录和手印,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等我稍有了知觉,就叫人教我反复讲几遍,说我承认了,按了手印,签了字,再不老实是没有用的。我昏昏然的让他们摆弄摄影录音,完全身不由己。
    
    天亮了,他们就带我去指认现场。我原以为是登高山围墙边上,他们就凶我,说找死。其中我身边的人就牵着我往这边走。我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怎么走都不对,只有由他们领着走。然后,他就拍照。后来就把我送进乐平看守所。还拿了张空白纸,叫我在上面写上以上我看过属实的字样,签上名盖上手印,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写什么,一切只能如此吗?听天由命吗?
    
    6月6日上午,我到看守所监室。我的全身肿痛,青一块,紫一块,嘴根本不能张开,嘴里吐出来全是血肉,全身麻木,说话不清楚。生活根本不能自理,没有一个人不心痛我,都是周长华、吕祖晓几个人帮忙。在里面呆了十几天,人稍能活动,他们就给我换了一个监室。
    
    市检察院来批捕询问我时,我将伤情给他们看,将市局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再三声明我是冤枉的。
    
    6月19日市局来人强行执行逮捕,讲我在检察院反供,骂我,恐吓我,叫我不要反供。你一个人是斗不过公安局的,还声称要把我老婆抓来,把我家房子封了,要我家破人亡。还叫我不要请律师,他们会帮请律师的。律师看了案情都跑了。要我在逮捕证上签字。我有中国最诚实的方式再次跪下来求他们放过我,说,我上有六旬父母,下有几个小孩。他们根本不听那些话,就把我铐在木椅上,要我签字,我没有签字。他们不高兴的留下一句话,你死猪不怕开水烫,有你好受的,就走了。
    
    一星期左右,(每次提审或感受我都是后记写下笔记,在他们押送我到景市看守所时搜去了)他们又一次带我出看守所,蒙住头拖上车,带到一间审讯室。他们向凶神恶煞一样把我按到地上跪下来,又使劲打我和摧我的脚。我旧伤未好又添新痛,非正常人能承受的了。说我在检察院反供了,要好好整理我,又扬言要把我老婆抓来,看你几个小孩怎么过,要搞得我家破人亡,叫我重新讲,把细节情况讲清楚。天啊!我没有做的事,怎么讲的清楚。我一见到他们凶狠的样子,浑身发抖,哆嗦,害怕极了。
    
    手机情况是这样的,我根本没有摩托罗拉手机,何况2000年,我有一只爱立信手机,是向王正华买的。当时他买这新手机时问我借了壹千元钱。后来他不用了,就以五佰元让给我,手机号为:13607983605。我用到欠费停机,因机型不时尚,我曾经询问过景市几家以旧换新的手机店,因价格不合理没有换,最后以四佰元价格还给王正华,拿去顶他的汽车修理费。2001年端午节后,黄志强帮我买了一只西门子手机。我从没有用过摩托罗拉手机。要是我们几个人作了案,他们几个都没有手机,他们不要,我有手机的人还会要那高价低档手机吗?景市丁建华手机证言,我是被迫无奈,完全是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所致。
    
    关于一张IC卡,审讯我时,我根本不清楚,后经刑讯逼供,在他们提示下,直接讲是有仿古图案,要我承认拿了这张卡,打了敲诈电话,后来给程贵秋使用。并拿出电信局电话记录清单让我看,指出打了几个电话和号码,并根据电话录音,讲我们的音已经录下来了,让我学着那几句话反复讲习,就请来人,给我摄像录音。还请来法制科干警,告诫我不要反供,反供是没有用的,根据我的签字、供述和摄像录音即可定罪,讲现在科学发达,声音完全可以鉴定。我完全被迫无奈地签了份保证不再法庭上反供等等笔录,一直折磨到第二天晚上。因为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在看守所的日子,我一听到刑侦来提审就发抖。我要不签字,他们就讲要带我出去提夜审,讲又要把我老婆抓来,万一要抓来,你家里的几个小孩就没人照顾。我被刑侦人员刑讯逼供彻底征服,我麻木的在他们的提示和诱导下招供,摄像录音在他们有条不紊地安排下进行。屈打成招,大案告破,办案人员功德圆满,我获罪下狱,被判重刑。一切一切十分可怕。一切都是由市局导演全过程,这不是电影,而是我活生生的现实经历。
    
    何况,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我在景市存款不是一年或几个月存一次,而是每隔三天至四、五天存一次,如果我们几个人真是犯了如此大案,我一个人想到要证明这两天不在现场,我也会叫他们几个人找几个证据证明不在现场的证据,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证据有什么用呢?古语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好汉做事好汉当,这是最起码的人格。我要是真的杀了人,我就是死一百次也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也不会连累家里的亲人为我呼告奔走,先先后后帮我请了四、五个律师来帮我辩护。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八百多天的监狱生活,漫长日日夜夜都没有能恢复我被毒打、吊铐之手腕和脚上深深地疤痕,没有消除身上的伤痛,更无法抚平心灵深处的创伤。
    
    综上所述,我如实陈述记录我被刑侦人员刑讯逼供的事实,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遭受轮番毒打、吊上飞机铐等肉体摧残与残酷场面,更无法表达精神上的恐惧心情,无以复加的创伤。
    
    当然,我顶不住毒打,长时间的吊铐,经不住折磨,在刑讯逼供下,在刑侦人员威胁提示诱导下,违心的供述本人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恨自己。可是,我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从没有见识如此残忍手段与场面,钢铁在他们高压手段下一定会熔化,何况我这样一个平凡百姓。
    
    总之,我始终相信党和人民政府,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不会轻易相信个人供述,不要证据即定罪量刑,一定会搞清楚事实真相,查清刑讯逼供之事实,惩办真凶,还我清白,洗涮我屈打成招之冤情,使我重获新生。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之刑事裁定,使我获得些许自由与安慰,更加坚信党和人民政府,坚信人民法院一定会根据法律为准绳,事实为依据,依法公正判决我无罪,给法律一个公正尊严。
    
    
    此
    
    礼
    
    申诉人:程发根
    
    二00四年十月二十日
    
    
    (编者注:以上文字稿以原件为准)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


    
    
    
    有关此案的详细资料请参看《公民维权网》:
    
    http://www.gmwq.org/leadbbs/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52&ID=4607 (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民维权网有关张林狱中绝食的紧急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冯秉先先生被诱捕的声明(图)
  • 公民维权网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图)
  • 《公民维权网》呼吁公民哀悼赵紫阳
  • 李健谈公民维权网签名支持高律师
  • 《公民维权网》有关赵岩先生被捕的公告
  • 公民维权网-一个有特色的中国公民维权网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