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韩桂芝丈夫家庭反腐 家人不理屡战屡败(图)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韩桂芝丈夫家庭反腐 家人不理屡战屡败

    资料图片:原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韩桂芝 
    
    
     原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韩桂芝的“权贵之家”中,6人涉嫌贪污受贿,惟一清白的是韩桂芝的丈夫陈昔平(化名)。《读报参考》第27期刊登江海河的文章,道出了当亲情遭遇法律的底线时,陈昔平的痛心与无奈。
    
     “否则什么?”韩桂芝突然怒吼道。见妻子发火,陈昔平就不敢再声张了———
    
      妻子飞扬跋扈,他次次忍让
    
     陈昔平原是黑龙江省建设委员会的一个处长,比韩桂芝小一岁。
    
    
    1988年,韩桂芝调任监察厅副厅长,陈昔平渐渐发现妻子变了:她在各种场合的应酬多了;衣着打扮越来越考究;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更让他感到惊异的是,一天,陈昔平下班回家后,亲眼看到妻子第一次收下属礼金。他并义正词严地对其人说:“请自重,我们家不稀罕这些!”韩桂芝却使了使眼色,其下属见势,连忙将钱放在桌子上,迅速离去。
    
     陈昔平坐在韩桂芝的身边,苦口婆心地劝道:“你这是犯法呀,赶快将钱退回去,否则……”“否则什么?”韩桂芝突然扯大嗓门,怒吼道。见妻子发火,陈昔平就不敢再声张了,只好将苦水往肚子里咽。他语气沉重地说:“罢了,罢了,你自重吧……”说完,便回房去睡了。
    
     在这么多年的家庭生活中,正是陈昔平一次次的忍让,才造就了韩桂芝飞扬跋扈的性格。
    
     凡是涉及到韩建勋的案件,他们俨然将他当做了局外人———
    
      婆媳沆瀣一气,他掩面长泣
    
     1988年5月,黑龙江省塔河县发生了一起杀妻灭子的特大命案,犯罪嫌疑人是一家之主韩建勋。为了达到与保姆苟合的目的,韩建勋制造了这起惨案。5月30日,韩建勋被县公安局拘捕。可这起命案一直没有得到公正的判决,一拖就是17年。
    
     犯罪嫌疑人韩建勋就是陈昔平的大儿媳韩浩的哥哥。
    
     韩浩见哥哥身陷囹圄,便使出浑身解数说服了韩桂芝出面给有关机关施加压力。作为长辈,陈昔平实在不愿看到晚辈误入歧途。一天吃过晚饭后,陈昔平试探着问韩浩:“你哥哥的案子怎么样了?”韩浩回答:“什么事儿也没有,他很快就要取保候审啦。”天呀,这怎么可能呢?一个背负两条人命的杀人犯,怎么会轻而易举地取保候审呢?陈昔平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语重心长地劝说儿媳:“我知道,肯定是你婆婆出面了。她已经无药可救了,你还年轻,千万别跟着她瞎掺和呀!”情之所至,陈昔平说着说着,竟然当着儿媳的面,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岂料,韩浩一听,顿时就火了,目无尊长地说:“你说什么?你是哪一伙的?你不帮忙就算了,还说我们……”说完,她气冲冲地起身离去。
    
     就连晚辈也敢对自己如此无理,陈昔平坐在沙发上,掩面长泣。
    
     陈昔平的言行,不但引起了儿媳的不满,而且大儿子陈泓播和妻子韩桂芝知道后,他们竟大肆“声讨”他。此后,凡是涉及到韩建勋的案件,他们俨然将他当做了局外人。
    
     韩桂芝的妹妹不耐烦地说:我说你是不是有病?我和我姐收钱,你管得着吗———
    
      劝戒妻妹无效,他没有坚持
    
     1998年夏天,已是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的韩桂芝同武警总队的一位领导,来到松花江边防洪大堤上,查看汛情。由于泥湿路滑,她一不小心,将手骨给摔骨折了。
    
     绥化行署专员马德得知这个消息,立即和妻子田雅芝一起,带着80万元人民币,乘坐飞机来到上海。在医院的高干病房里,马德与韩桂芝一阵寒暄后,就将80万元人民币交给了韩桂芝。
    
     陈昔平很快就知道了此事,陈昔平怀着矛盾的心情,背着韩桂芝,找到了保存这笔钱的韩桂芝的妹妹。
    
     一见面,他直截了当地问:“我听说,你和你姐收受了一笔巨款?”
    
     韩桂芝的妹妹竟不以为然地说:“是啊,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陈昔平愤愤地说:“你这是犯罪,你姐已经无可救药了,可你不能受她蛊惑呀!”
    
     韩桂芝的妹妹对陈昔平的话产生了极大的厌烦情绪,不耐烦地说:我说你是不是有病?我和我姐收钱,你管得着吗?
    
     见劝说无效,陈昔平连连摇头,没有继续坚持。
    
     作为丈夫,作为父亲,他虽劝诫过,但没有坚持———
    
     祸在心存侥幸,他悔之晚矣
    
     2004年2月20日,中纪委工作人员将正在哈尔滨住院治疗的韩桂芝带走了。紧接着,她的两个儿子、儿媳,以及她的妹妹纷纷被拘留。
    
     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如今变得如此败落,陈昔平知道,这个悲剧是由韩桂芝一手造成的。同时,他明白,自己也有责任,作为丈夫,作为父亲,他虽劝诫过,但没有坚持。是的,自己说服不了他们,但现在看来,这只是一个托词,主要是自己心存侥幸!晚了,一切都晚了。据《解放日报》  
    
      新闻背景
    
     韩桂芝于2004年2月被中纪委来人带走,3月份被“双规”。2004年6月10日,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决定免去韩桂芝省政协主席的职务。2004年10月,中纪委给予韩桂芝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经调查,韩桂芝在任黑龙江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副书记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曹某、马某、沈某、某公司董事长姚某等多人多次所送钱款共计人民币950万元,其中大部分涉嫌受贿。
    
     在韩桂芝受贿案中,她的妹妹、两个儿子和儿媳都卷入其中。
    
    
     来源:华商晨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腐败加剧社会不公威胁社会稳定
  • 关注浙江瑞安市农民维权抗争事件—剖析当地政府官员严重腐败现象
  • 洗钱已成维护腐败重要手段和工具
  • “审计不等同于惩治腐败”(图)
  • “官员入股”:已经成为一种普遍性的腐败
  • 袁伟民被查与体育总局的整体腐败
  • 中外法律专家热论反腐 收入申报防不了腐败
  • 300名官员夫人聚会 是反腐新招还是腐败联欢?
  • 中国否认取消贪污腐败死刑
  • 李铁映:几乎每一起特别重大事故的背后都存在着腐败行为
  • 学术腐败触目惊心 弄虚做假别有洞天
  • 张维迎、张五常、张曙光论腐败:润滑剂、买路钱、吐痰论
  • 驻京腐败,国家监管缺位下的黑洞
  • 高校教材采购成腐败温床 成本转嫁学生
  • “科学发展观”是献给腐败分子的安慰药
  • 你们苦我知道,就和腐败官员悄悄说了吧
  • 廉洁假面让腐败隐蔽化
  • 寻找政治靠山 培训美女卧底 驻京办变腐败温床
  • 审计撕腐败 出版发行业大批贪官落马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为什么美国法官终身制却少见腐败?
  • 经合组织:腐败威胁中共统治合法性(图)
  • 赵燕一行腐败公费旅游,以及她丈夫的简历
  • 权力腐败的两种模式/冼岩
  • 我这腐败的一生(图)
  • 从刘明康的逃脱看中共反腐败的“花枪”/范夫
  • 矿难的背后是腐败(图)
  • 灰色收入等于灰色腐败
  • 林克:人事腐败是中共腐败根源
  • 你理解“搞腐败也很辛苦”吗?/ 金海燕  
  • “腐败定论”要比腐败更可怕/练洪洋
  • 刘晓波: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 腐败毒瘤--老百姓心中解不开的疙瘩
  • 反腐败为什么反得这么狼狈
  • 陕西省高院副院长——田平利徇私枉法贪污腐败罪行/成笙
  • 李扬:为什么江泽民反腐败没有成功
  • VOA听众:企改常腐败 高考多弊端
  • 任慧文:“一把手”腐败的惊人现象
  • 以爱的名义腐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