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血汗工厂:一位小业主的喃喃自语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10月11日)
    
    

提交者:雪儿 发布时间:2005-10-11
    
    
    作者:佚名
    
    
      
    开场白:激情老道人
    
      说到血汗工厂,国人无不切齿。大家异口同声谴责工厂主的黑心,似乎在血汗工厂中打工的农民工的辛酸和苦难,都是工厂主贪婪、冷血的结果。
    
      很不幸,老道人也是这千千万万血汗工厂中的一位小业主,在广东省某镇有一家多时百人,少时几十人的手袋作坊。本人无意于为工厂主辩护,私企难做是旁人无法想象的,只在这里随便说几句,权当自己喃喃自语吧。
    
      谁也无法否认,血汗工厂就是血汗工厂。这里的工人工作时间长、劳动报酬低、生活条件差,都是事实。就本人所在地区的工厂来说,一般生手(比如新入厂的剪线、打包装的杂工)的工资约600元左右(包吃住),熟练工人比如车位工、开料工、高车工,因计件或计时工资的不同,有一千元上下的,也有2,000元以上的,至于住宿,一般都是8-20人一间房,条件好些的大厂,房间装有空调,吃饭则大多外包,工作时间则除极少数是八小时制,其他都在一天12 小时上下。
    
      1、 谁是受益者?
    
      如果国人认为血汗工厂的存在完全是厂主的贪婪造成的,这种认识一定是模糊的,可悲的是现在除了少数研究者外,大多人抱这种简单的想法。其实想想在血汗工厂这条利益链中,谁是受益者,这个问题也就有了答案。血汗工厂的产品大多外销,境外采购商第一个赚得盘满钵满。一件在纽约第五大道售价120美元的衬衣,给到中国工厂的加工费也就12美元,因为中国厂商的价格竞争,最后付给厂家的一般在10美元以下(《南风窗》8月刊下期49页),这样,境外采购商赚取了其中最大一块利润,而国外消费者则买到了便宜的中国货,降低了生活成本。
    
      第二位的受益者,当然是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目前的研究者或者忽略或者不提这一块。政府除了就业和税收外,所谓中国地位上升,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国外消费者对中国廉价商品的依赖,这次中国和欧盟关于纺织品的争端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政府对工厂征收6个点的国税,2.5个点的地税,如果你开个批发点,你还要交4个点的销售税,加起来就已经是12.5,虽然不可能足额征收,但如果真正足额征收,大家都不要活命了。这里把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员分开讲,是一种现实。因为在政府征收的税款以及各类收费外,政府工作人员还要拿去一块,这是谁都心照不宣的。我工厂所在的镇,一个普通税务专管员开的是本田雅阁 2.4私家车,你可以想象一下他们拿这块有多大,还有消防呢,治安呢,工商呢?
    
      第三位才轮到工厂主。道理很简单,他们直接面对工人,看起来是罪魁祸首,是直接盘剥者,但他们被境外采购商盘剥后得到的这点利润,还要被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再盘剥一次。如果运气不佳,还有破产的可能,和政府及工作人员的旱涝保收大不一样,所以在这条利益链中,他们也显然处于下端。
    
      最后是打工者。我们现在的好心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血汗工厂如此残忍,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忍受?老道人与工厂的很多打工者关系不错,只要问到他们,他们的回答几乎是一致的:农村赚不到钱,在这里无论如何比在农村好。也就是说,从某种程度上,他们在被看做是血汗工厂的受害者的同时,他们也是受益者,或者是不能看做是纯粹的受害者,尽管这一切都不能证明血汗工厂存在的合理性。
    
      2、 改变血汗工厂特征,工厂主能走多远?
    
      现在对血汗工厂的指责,多集中在报酬低、劳动时间长、粗暴对待、拖欠克扣工资等方面,当然还有工伤、社会保险甚至性权利等。要说所有的这些都是问题,有些是普遍存在,比如劳动时间长,有些是部分存在,比如拖欠工资。
    
      要解决这些问题,现在的说法是政府要强化监督,意思类似于强制厂主履行义务,以此达到保护劳工权益的目标。老道作为一个业内人士,觉得如果只有这一个思路,那一定走不远。
    
      对于工厂主来说,赢利永远是第一位的,这是商道通则,如果不能赢利,企业都无法生存,更不要说劳工权利。最近一年来的民工荒,已经使很多企业意识到改善劳工待遇的问题,其实很多企业也知道与劳工关系的重要性,工资明显大幅上扬,很多企业在住宿、饮食甚至解决性权利方面也已经在想办法。但是,如果企业因此增加的成本不能消化,也就是说因此而使成本大幅增加,就有可能使本就微薄的利润变为负数,一旦如此,改善的努力只有终止,一切再回到原样。所以,所谓政府监督企业履行法定义务的思路,劳工条件的改善并不能走多远,非不愿为,是不能为。
    
      3、 政府该做什么?
    
      改善劳工条件,改变血汗工厂的现实,主要还是政府的责任,这种责任不仅是监督,而是要为企业生存和发展创造公平的社会环境。具体来讲,也许有几点:
    
      (1)减低税负或者公正地征税和收取各种费用。上面讲过,现在税负如果足额征收,没有企业能生存,所以现在的做法是拼命和征税官员谈条件,将应计税额降低。这样就产生两个问题:一是税务官员私下受贿,他们以受贿多寡来决定你的应交税额,这样大家的税负其实相差万里。在有些镇或村里,很多人因为租了村干部的房,不做工商登记,完全不交税,也不交其他任何费(治安费、垃圾处理费等)。二是因为税负不同,造成价格恶性竞争,没有税负或税负较轻的企业就能承受更低的报价。
    
      (2)政府征收税款或收费后,认真做点有益的工作。也就是说,政府在某行业艰难之时,不仅应该减收税,同时也应该在必要时出钱出力。比如现在每个人每年收取 144元的暂住证费,政府拿去做了什么?每年上缴的税收,政府又做了什么?政府不能只是监督者,又收税又收费,但轮到要改善劳工生活福利、保障劳工权益时,就把经济责任都推到企业身上,自己只出嘴。
    
      (3)管好你自己的人。政府本身运行的高成本和腐败的隐形成本,全都转移到企业和公民身上,一年几万亿的税收,竟然还要发行国债才能平衡财政,而其中的钱大部分被吃喝用了,参观用了,坐车用了,形象工程用了,落到私人口袋了。说句难听的话,政府运作的高成本和官员的腐败,才使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大打折扣,具体到血汗工厂,如果政府公开的和官员私下的钱能少收点,你再要强制厂主改善劳工条件,人家会不心甘情愿吗?
    
      4、 心中的几份凄凉和悲哀
    
      老道人也算个读书人,面对血汗工厂的现实,有时也生出几分愧疚。只能说,只要赚到点钱,就要拿出一部分用于改善工人的工作和劳动条件,但任何一间或几间工厂的努力,都无法改变血汗工厂的现实。现实也许就在于:我们还没有到能够消灭血汗工厂的时候。你如果只叫工人一天做8小时,而别人做10小时,你认为你做工厂能赚到钱吗?在官员无德大肆收受贿赂时,你不觉得既然赚到口袋的钱,为什么还要拿出来?当农村依然破败,无数人涌入城市,随时可以招收到廉价劳工时,面对同样压榨农民工的政府,你能产生必要的道德感和同情心吗?
    
      所以,老道人说:声讨血汗工厂是必要的,但如果政府不能改变自己的行为,则一切都是空谈。你能让政府少花点钱吗?你能让农村不再破败吗?你能让官员不再腐败吗?不能吧,既如此,大家就只能慢慢来,否则就只能大家都没饭吃。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凄凉和悲哀的现实。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工投诉福州媒体记者造假
  • 魏巍:也谈农民工问题(图)(图)
  • 职业病让农民工“命丧打工路”
  • 哈尔滨两名农民工讨薪不成自焚 1人死1人重伤
  • 高尚的死囚:死囚最后愿望-关注农民工
  • 专家:七项措施破解农民工就业症结
  •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图)
  • 从农民工讨薪看我国的法治
  • 西安农民工因讨要拖欠工资遭殴打
  • 80万血汗钱被欠一年 农民工开发布会讨薪(图)
  • 北京6名农民工爬上塔吊讨薪(图)
  • 新疆一砖厂50农民工集体失踪
  • 农民工:上午排铅毒下午回厂吃铅粉
  •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 农民工被欠薪千亿 追讨需3千亿成本
  • 64个农民工吃不上饭 带队工头自断手指讨要工资
  • 西安打农民工的警察和治安巡守员被刑拘(图)
  • 农民工家庭:不敢生病 每周只吃一次肉
  • 黑心包工头苛虐农民工 锯民工腿强迫吃屎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杨银波: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访谈杨银波:脚踏实地,努力帮助农民工
  • 赵达功: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