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秦耕等:走,到番禺看守所看望被关押的英雄去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10月09日)
    
    从广州环市东路乘坐301路公共汽车,大约一个小时后可以到达番禺区政府所在地市桥,再从市桥乘坐出租车,不到30元钱,就可以到达位于沙湾的番禺看守所了。这里就是郭飞熊的关押地。2005年10月6日,我和小乔一行四人来这里看望郭飞熊。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郭飞熊连续绝食的第24日,从9月26日后,外界就没有得到关于他身体状况的直接信息了。他现在的健康究竟如何,我们非常忧虑。行前我们怀着强烈的愿望和美好的期待,希望有机会见到他,能够当面劝说他恢复进食,保重自己的身体。从远方看去,番禺看守所坐落在一片青山脚下,风景如画,我不仅想到,郭先生在这里坐牢,应该还是不错的,至少应该保持美好的心情。如果是我被关押在里边,我一定不采取绝食措施对抗,相反,我会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吃得香睡得甜。因为坐落在山下的监狱,从外表看去真的像是一家大型度假宾馆。如果见到郭先生,我要告诉他:老兄,你运气不错,劳苦功高,你帮助了太石村的农民,政府就安排你到这里度假,监狱是关押罪犯的地方,也是关押英雄的地方。你郭飞熊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英雄。为帮助农民而坐牢,无比光荣,万分自豪,要把监狱当作自己的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非常遗憾,我们来到了关押英雄的地方,却无法见到英雄。虽然事先设想了种种可能,甚至还担心和我同行的年轻人说话语气太激烈,我特别叮嘱,我们要用文明的语言、和蔼的态度向当局表达我们的愿望,希望能以此取得当局谅解解,恩准我们会见郭先生。但在空无一人的监狱接待室,我们看见了告示:从9月28日至10月10日,停止一切会见。
    
    在种种努力归于失败之后,我在监狱的接待室提笔作书一封,是写给番禺区公安局长、看守所所长的,和我同行的年轻朋友随后再给派驻看守所的检察官作书一封,表达了和我信中相同的意思,同时希望检察院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应严格监督看守所当局,要求他们给郭飞熊以人道待遇,要求他们督促看守所,务必把我们所送的食品、书籍交给郭先生。
    
    我们此行,就是要向监狱当局表明,郭飞熊在我们眼里是英雄,以我们的实际行动凸显官方与民间的价值分裂,正义与邪恶的道德冲突。官方把他作为罪犯关押,民间把他作为英雄敬仰。我们就是要传达这样一个明确而坚定的信息。
    
    在两封信上,分别签上了我们四人的名字,连同书籍、食品从接待室的窗口递进去,放在桌上。下午一时许,我们离开。
    
    以下是我根据回忆整理信件内容:
    
    尊敬的局长先生、看守所所长先生:
    
    我们是关押在你们看守所的郭飞熊(杨茂东)先生的朋友,今天远道而来,希望能看他一眼。因为我们知道他自从关押以来,一直坚持绝食,身体极度虚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无法见到他,我们非常失望,也非常忧虑,特写此信,表达我们的想法:
    
    一、希望代我们把书转送给郭先生,让他利用时间读书,也好打发漫长的时间,读书可以调整心情,保持乐观心态。同时也恳请把我们送的食品交给他,他通过我们所送的食品,就会明白我们所表达愿望,能够停止绝食。
    
    二、在我们眼里,郭先生是英雄而非罪犯,通过他的"犯罪"事实,我们认为他是一个充满热情、富于正义感的人,是一个好人。他是为帮助太石村的村民而坐牢的,坐牢光荣。因此希望你们能够依法善待郭先生,在法律许可的限度内,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不受侵犯,维护他的人格尊严。万分感谢!
    
    三、希望你们能够设法劝说他停止绝食。其实我们此行的一个主要目的,也是想当面劝说他恢复进食。非常遗憾,我们没法这样做了,只能恳请你们在保证他尊严的前提下,让他结束绝食。我们对他面前的身体状况非常担心,而且还有更多的人,也在关注着他,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再次感谢!
    
    恳请人:秦 耕 小 乔 周超超 王 静
    2005年10月6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克坚:我不为郭飞熊担心(,旧文, 写于2005年5月初)
  • 楚望台 :八月十四日夜与郭飞熊君书
  • 吁请全世界的好心人参与救援郭飞熊和太石村村民
  • 郭飞熊君已确认失踪
  • 12点25分钟,郭飞熊律师的两部手机的确无人接听
  • 试图组织反日游行被拘的维权人士郭飞熊获释
  • 维权志愿人士郭飞熊获释
  • 郭飞熊已失踪两天
  • 田晓明:假如郭飞熊死了
  • 郭飞熊:家庭教会为什么在中国处境艰难
  • 郭飞熊因组织反日示威失踪:我不为郭飞熊担心
  • 冼岩:珍爱理性,远离极端--论“郭飞熊揭批焦国标”的思想意义
  • 綦彦臣:郭飞熊的双重无知与支持焦国标
  • 叶华实:郭飞熊的底线不过是天安门城根“警戒线”
  • 郭飞熊:余杰有气节
  • 郭飞熊:指向政治领域有序变革的人性通道
  • 郭飞熊:在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旗帜下复兴儒家[投稿]
  • 郭飞熊:中国政治出现了一些新因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三
  • 郭飞熊,孙大午:关于土地所有制
  • 郭飞熊:俞正声应该向白克明学习——为杜导斌事件而作之二
  • 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为杜导斌事件而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