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每天发生多少起“太石罢村官”这样的公共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太石村罢免事件

(博讯2005年9月29日)
    


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中国有2300多个县,每个县大大小小有上百个村,这些村庄的人口加起来,占全国13亿人口的80%。温家宝说他大约到过全国1700多个县,甚至还为重庆的一名农妇追讨过欠薪。其实,这些都不太重要,因为全国80%以上的人口遇到各种问题或困难,找温家宝根本无济于事,100个、1000个温家宝也没有这个能力。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下访’之弊》,刊登在杂文报上。文章提到唐德宗时期,德宗皇帝偶尔一次下访,接触到一户农民,听到关于徭役太重的真实声音,遂亲口决定免除这家人的徭役。现在,拿温家宝帮农妇讨工钱的例子相比,结果是一样的,温家宝也仅仅是解决农妇一家人的问题,千家万户的问题仍然存在,指望谁来帮助解决呢?
    我提到中国的问题在于法治,同时在于自治。国家的大事、大政方针、基本原则需要有一个根本性的法律如宪法来管着,法治是对于国家的、政府的法治,就是以法治国,而不是有了法制以后我们的国家就是法治国家了。法治就是约束政府权力、保障公民权利不受官方侵犯,而法制则是统治者奴役百姓的工具。早在一千多年前的秦始皇时代,中华帝国就有法制了,但远不是法治国家。自治是人民自治组织对于全社会的约束,所谓小政府、大社会就是这个道理。法治管的是一切由法律说话,埋葬人治;自治管的是政府不管的所有事,广大自治组织通过事先制定好的游戏规则充分行使自治权,在法制的范围内行事,国家和政府无权干涉,从根本上避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现象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比如最近发生在广州市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的村民罢免村官事件,就是典型的村民自治事件,完全由村民自治组织自行解决——用鄢烈山的话讲,“不就是村民要罢免村委会主任嘛,芝麻大个事儿,不会形成“公共事件”吧?”既然村官是村民依法选上的,村民也可以依法选下。这也是宪法和村民组织法明确规定的合法程序。可是,当地政府却不让村民自行解决——“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一句话概括就是政府非法剥夺村民的自治权利,酿成了轰动全球的“公共事件”。
    这个地方政府不但剥夺村民自治权利,还在9月12日这天动用武力(警察)抓捕坚持自治的村民48人。同时,帮助村民维权的郭飞雄(杨茂东)先生也被当局抓捕,现生死不明。这事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也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广东地区,发生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眼皮底下,发生在中国距离香港最近的省份,至今十多天过去了,被抓捕进去的村民并没有得到完全释放,郭飞雄的人身安全和健康状况令人担忧。目前,法律界和知识界人士也只能在网络上呼吁,声援快速放人,可事实上效果甚微——专制者是顽固的,因为他们不是民选的,所以也不受民意所左右。
    中国广东发生如此恶劣的事情,难道温家宝不知道吗?难道张德江不知道吗?为什么不亲自过问一下?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村民自治事件,理应得到很完满的解决,偏偏在现实生活中遭受政府暴力的打击。政府以权代法,还谈什么法治正义,还谈什么和谐社会?
    换句话说,假如全国2300多个县,每个县都有一个太石村,都碰到一起这样的公共事件,每个县都像番禺区当局的暴力做法,政府岂不要成为人民的敌人?官逼民反,中国岂不要四分五裂了吗?
    首先,假如每个县都像番禺区当局那样,需要动用“上千警察、包括公安警车、大巴小巴等公车60多辆在清晨包围了‘太石村’部路口,防暴警拦住了闻讯赶来的村民,红色消防车水柱……”(9月12日《南方都市报》太石罢免村官调查),再者就是这个政府的职能出现根本性的问题,他们除了镇压便是“四处救火”,抛开法治追求所谓的“社会稳定”,此外还能干什么?
    政府自身的职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也就是帮助老百姓的权利不受非法侵犯,受民众监督,而不是成为人民的敌人。如果当今每一个地方政府,都像番禺区当局这种“官逼民反”的做法,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政府将成为非政府,村民自治将突变为反政府,国还有宁日吗?民还有宁日吗?
    所以说,这里面真正问题的核心是政府的权力受到法律的严格限制,是小政府;民众的自治权利受法律保护,是大社会大自治;无论是言论和出版自由,集会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既然法律明确了,就应该还给民众,让国家落实宪政,让民众充分自治,这样的国家才能永享国泰民安。
    古人孟子说过,民为邦本,本固邦宁。今人胡适也说过,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介绍我自己的思想》,1930年)。现在,我们十分清楚地看到广东当局是一直把太石村的村民当作奴才对待的,想打就打,想抓就抓。今天,我们放大太石村事件,就是放大全中国的村民自治问题:村民自治是假的,权力专制才是真的。
    鲁迅说,“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动一个火炉,几乎也要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我想这鞭子总要来,好坏是别一问题,然而总要打到的。”(《娜拉走后怎样》)。所以说,中国没有自治,罢免一个太石村的村长都是艰难的,“几乎也要流血”。用胡适的话说,当前的中国的现实“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在专制社会正是这样一个可悲的局面,独裁者为维护独裁统治,最毒辣、最阴险、最狡猾的手法就是假借国家的名义,剥夺每个人的自由,摧残人的个性,从而剪除异己。因此,在专制社会里,没有人格、没有个性的谄媚拍马的小人、看风使舵的政客、曲学阿世的文侩,大都会青云直上,官运亨通。反之就会被独裁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置之死地而后快。明白这个道路,对于太石村村民来说,还指望官员同情和帮助老百姓维权吗?还指望温家宝和张德江保障公民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吗?或许他们自己对于太石村村民投票罢免村官这样的事件都慌了手脚,无能为力。
    太石村村民的问题,就是中国众多村庄村民遇到的问题;太石村村民的命运,就是中国众多村庄村民遭遇的命运。权利不会从天下掉下来,要靠我们自己努力争取,自己去保障自身权利神圣不可侵犯。让我们每一个不愿意做奴才的追求自由和正义的公民,都睁大自己的眼睛,看着广东番禺区非法当局怎样以人民为敌,怎样走上穷途末路。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太石村最新:郭飞雄绝食绝水十五天,体重剧降二十斤
  • 姚立法就太石村事件,致番禺区民政局的公开信
  • 太石村快讯
  • 范亚峰等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最新签名)
  • 范亚峰等就太石村维权事件的公民呼吁书
  • 唐荆陵、郭艳到太石村取证被围攻
  •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因帮助太石村民正在遭到追杀/崔卫平
  • 太石村9月25日被放回五人的名单
  • 太石村紧急消息:郭飞雄面临生命危险!呼请各界紧急关注!
  • 太石村罢官事件惊动中央
  • 燕南社区开始禁止“太石村事件、王斌余案讨论”
  • 太石村进展:仁之泉对郭飞雄失踪表示强烈关注
  • 番禺日报: 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 从“豆粒子”到“碎石堆” —也论太石村村民“罢”村官
  • 我叫飞宇,为了太石村,我正被他们疯狂追捕。
  • 太石村事件戳穿了中共基层民主试验的谎言
  • 太石村村民受到威胁,被抓的村民今日放回5人
  • 太石村罢免村官事件:关键中国农村稳定的一役硬仗
  • 太石村短讯:定于10月7日召开村委会罢免会议: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从太石村悖论看中国社会的刚性特征/冼岩
  • 赵达功:太石村民“罢官”虽败犹荣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北京,面对太石村你要袖手旁观到几时?
  • 宪政实践——太石村民罢村官举步维艰
  • 小国寡民:太石村——中国大社会的博弈
  • 赵达功:太石村选举农民把共产党扔一边了?
  • 美国布什政府操纵中国太石村村干部选举选举!(奇文)
  • 广州市番禺区为什么出动大量警力攻占太石村财会室?/冼岩
  • 刘晓波: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 赵达功:太石村证明中国农村无选举
  • 人民日报: 碎石堆上的民主---评太石村罢免村官
  • 草根:太石村——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
  • 杨天水:如何对待太石村帐目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专家学者关注太石村近期逆转事件/温克坚
  • 贺林平:有感于太石村村民依法罢村官 (图)
  • 胡平: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