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盲政府:南京文化遗址现状堪忧 多处遗产消失
(博讯2005年9月10日)
    江南时报   作为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古都金陵,拥有国家级、省级、市级等文物保护单位共1200余处,其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让其他城市羡慕不已,它们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装点着南京城的厚重与庄严,承载着南京城数千年的文明变迁。然而,近日,南京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一群大学生的一项暑期社会实践成果———《南京目前正在消失和未受重视的文化遗产状况调查报告》却让我们对南京城内的文化遗产“生存”状况忧虑重重。

      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搁浅

       文物保护经费的匮乏一直是南京文化保护工作面临的难题,不少文化遗产因经费不足,仍处于待修状态,更不要说对其进行开发,长久以来仅靠政府“单枪匹马”而显得势单力薄。 (博讯 boxun.com)

      大报恩寺是明永乐帝为了纪念其母亲而建成,在当时的中国寺庙中可谓首屈一指,大报恩寺碑现在虽然已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但是它巨大的碑体和精美的石刻仍然使人震撼。而就是如此“大名鼎鼎”的文化遗产却陷入无钱修复保护的尴尬境地。据大报恩寺所在的居委会负责人介绍,修建大报恩寺遗址公园的方案已经出台,由于需要资金多达6亿元,政府打算面向社会进行工程投资招标,招标通知于2003年进行了公示,但因涉及资金数额巨大,投资方计算成本回收困难,到现在都还没有一家单位愿意进行投资,修建方案只能搁浅。

      翁同龢故居变成小旅馆

      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名人故居和明清建筑被作为私有的民用房屋使用,而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公有文化遗产角色的模糊,进而造成遗产保护责任的模糊,从而使遗产保护得不到落实。虽说私人和国家同样对文化遗产的保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私人资金的缺乏和修缮的巨额费用,作为民用房屋所必需的房屋翻新和文化遗产的原貌维持,现代生活所必需的水电改造和文化遗产的防火、防潮要求等等这些都成为了不可避免的矛盾。

      据蒋寿山故居周围的住户介绍,该大宅院大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间,故居经历了私有-收为公有-集体所有-所有权交还私有这样一个复杂的过程,目前,该故居因年久失修,已经十分破旧,根本不可能吸引游客慕名前来参观,而由于资金的问题,故居的修缮工作一直不尽人意,文物的价值在无形中流失。如何开发这些淹没在市井小巷中的文物,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有待有关部门投入、指导和当地居民的配合。

      与蒋寿山故居同命相怜的还有翁同龢故居,现在居然被改成了一个小旅店,由于得不到相关指导和资金支持,主人不知道利用故居的名人价值和民族特色这个金字招牌来招徕顾客,或吸引资金以进行修缮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据说有好些外国游客冲着帝师的大名和特色的建筑风格来到这里,但其凌乱肮脏的住宿条件却让他们望而却步。

      王安石故居在军事禁区

      在走访过程中,调查者发现文化遗产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文化遗产的社会共享存在矛盾让人深感遗憾。据介绍,在南工大学生了解民国建筑这部分文化遗产时,(如行政院旧址--现南京政治学院,考试院旧址,外交部旧址等)发现大多已辟为政府或事业机关的办公用地,调查采访者无法进入,让大家深感遗憾。更甚者有些文化遗产正好坐落在军事禁区内,那就更加无缘“一睹芳容”。

      如王安石故居及文学史上著名的半山园则坐落在南京海军指挥学院内,从资料中得知,王安石故居保护得比较完好,内部景色相当优美静谧,其文化意义一点不逊于成都鼎鼎大名的杜甫草堂。可惜现在是军事禁区,作为文化遗产专门调查的小分队都无缘进入,更不要说普通的游客,所以,在问卷调查过程中大部分被调查者都不知道王安石故居在南京。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一位教授认为,作为政府单位特别是军事禁区严格的保卫措施一点都不为过,但是作为一处文化遗产,它的存在无法让大众感知,它的价值无法得到体现,其文化遗产的社会意义也就所剩无几。

      多处文化遗产消失在水泥森林

      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工作的矛盾在大学生们的调查过程中表现得十分明显。虽然文物保护单位三令五申,文保人士奔走呼告,但是很多文化遗产还是在城市大开发中消失了。比如太平天国将领的石猫坊、太平巷的清代建筑、余通海墓等市级保护单位已经完全寻找不到了,而一些名气不大的文化遗产虽然得以保存,但其周围已经被高楼大厦包围,很难让人领略到她的整体氛围。

      龙江宝船厂遗址门票“挡”客

      龙江宝船厂遗址是近几年南京市重点挖掘开发出的一块宝地,而趁着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的热度,其刚开园就顾客盈门。然而短暂的高烧之后,市民和游客似乎更理智地看待这块小小的景点。据调查分队的大学生们调查,现在有不少游客站在大门口隔门而望,却不愿意购票入内,究其原因是“门票太贵”。目前,该景点门票价格是30元,前期确有不少游客慕名参观,但是热点过后,普通市民和外地游客不再愿意花费30元前来游览。

      一附近市民认为,下关的绣球公园论规模和景色比宝船厂遗址公园好出许多,现在却是免费进入,而宝船厂遗址充其量就是一些郑和造船遗址挖掘出的东西,“看头”不多,30元的门票有些偏贵。而在南京某高校工作的赵老师认为,在文化遗产投资和收益的不平衡问题上,单靠门票收入这种单一方式很难解决,如果能通过销售纪念品零售、建立影视基地等方式来拓宽收入渠道,同时通过降低门票门槛、和热点旅游线路捆绑等营销策略可能会吸引更多的游客,投资巨大的文化遗产的价值或许会得到更大程度的发挥。

      南京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开发

      南京的文化遗产到底该如何保护,专家们对此提出了宝贵建议。一方面,是希望相关单位能够提高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如城市规划部门在规划城市建设时,要充分考虑到其稀有性和社会价值,千万不能为了建一处楼盘,推倒了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因为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只会一天天减少。另一方面,在文化遗产的投资和收益不平衡问题上,不妨借鉴一些文化遗产的保护经验。如南捕厅的甘熙故居原址保存的比较完整,现在它成为一个民俗博物馆,结合甘熙故居的特色,邀请了很多南京民间艺人,在此表演展览。这个做法很受欢迎,既增加收入,又提高知名度,形成了良性循环。此外,原英国大使馆,现称“小白楼”,在双门楼宾馆内,对外开放,装修精良,以经营餐饮业为主,虽具有商业化性质,但漂亮的建筑和特殊的历史意义成为其一大亮点,每年吸引了大批慕名而来的客人,生意很好,维修费当然就不在话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政府文物保护巨额的资金负担,获得了文化遗产的私人或集体所有者和国家文物保护两方面的双赢。如王安石故居在军事管理区内,游客难以观瞻,有关部门可以考虑参考美国白宫、五角大楼的做法,那里虽然是守卫森严,但是有专人管理,定期的局部的向游人开放,这值得我们借鉴。

      此外,对一些文化遗产居住甚至产权私有化问题,建议政府部门加强管理,或者进行收购加以修缮保护。

      尽管一些文化遗产的保护没有尽善尽美,但近年来地方政府对南京文化遗产加大了保护力度,投入了大量资金进行修复和重建,甚至还制定了相应的法律进行保护,一些地方被开辟为青少年教育基地。据调查,南京对明城墙的保护就十分到位。据一位文物部门人士透露,南京城墙作为世界最长的城墙,曾经无比辉煌,但由于自然环境、战乱、人为等各种因素,较之以前有一定程度的破坏,尤其是建国以后由于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的需要,由原先的34处变为现有的23处,无形的价值在不断流失。但可喜的是,近年来政府已经加大力度改变这种现状,也制定了相应的政策法规进行保护,目前,南京市明城墙保护项目被授予“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盲政府又出蠢事:百年古庙深夜被拆 相关部门一问三不知
  • 文盲政府一贯作风:圆明园改造工程中林木被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