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矿难掀权斗,油荒爆危机/艾克思
(博讯2005年9月05日)
     今夏的广东,除了自然界的高温和暴雨,梅州的矿难与珠三角的油荒也被媒体炒热而风风雨雨。

     八月七日,梅州市兴宁市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透水事件,造成一百二十三人丧生。广东不像山西、河南、黑龙江等产煤省份经常有矿难发生,这次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但是同其他地区立即进行新闻封锁不同,矿难发生后,省委书记张德江和省长黄华华立即赶到现场,梅州市和兴宁市两个市长被停职,省政府也承认监管不力,并下令全省所有煤矿停产进行安全检查。媒体则“通行无阻”,大事报导。张德江八月八日在现场事故分析会上点了火指出:“为什么监管不到位,是不是怕得罪人?是不是与老板背后有什么猫腻?为什么头顶上有一千五百万立方米的水,还敢在底下打洞挖煤,这不是在拿矿工的生命赌博吗?按道理讲,这种条件是绝对不能开采的。我们有法,为什么不去管,为什么就不敢管!”接着中央电视台报导事故范围是早年开采后留下的巨大水洼,估计积水一千五百万至两千万立方米,相当一个中型水库。矿方还要求工人在“水库”下打洞挖煤,真是在玩命。而报导更指出,该矿六十五名股东中,有一些是当地干部和官员或是公务员入股,从而质疑事件涉及官商勾结、以权谋私。

     国务院反应也很快,监察部长李至伦亲自率领调查组高调来调查,很快查出许多问题。该煤矿资金多达十五亿,矿主曾云高开始企图用三亿摆平该案,由于上头很快介入,矿主和管理层立即逃亡,但是不久就因为走投无路回来报到。 (博讯 boxun.com)

     省当局的处理态度与其他地方不同,似乎颇为开明。但是明明涉及官商勾结,这是张德江自己承认的,但是他在事故分析会上却说,“矿主发财,矿工遇难,政府埋单,不能再这样干下去了”。但是既然有官员卷入,而这些官员是政府任命的,出了事情当然政府要负责埋单,怎么可以不管呢?张德江说出这种话,自然有他的道理,后来有境外媒体透露,张德江利用这个机会,整肃省长黄华华的人马。也就是说,他指责的官商勾结,这个“官”,是黄华华的官;而他指“政府埋单”的“政府”,则是张德江的政府。

     广东的“地方主义”一直是北京中央集权的眼中钉。毛泽东时代就整肃过多次。文革结束后,因为身为梅州(当时叫梅县,后来几个县合并为州)人的叶剑英清除四人帮有功,加上邓小平的改革需要“放权让利”和依靠广东地方势力,所以八○年代是广东的黄金时代。叶剑英逝世后,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就逐渐收拾广东,在叶剑英儿子叶选平退休后更是如此,李长春派到广东就是要压抑广东地方势力。中共十六大前,江泽民为了提拔爱将张德江进入政治局,便将张德江从浙江调到广东顶李长春的位。最近胡锦涛开始安排十七大人事,有消息说,张德江将代表江泽民的山头进入政治局常委,所以在这次矿难除了要有开明的表现,更把有关人同黄华华的客家帮挂钩,自己就可以完全摆脱责任。也怪不得张、黄同去处理矿难,张德江非常高调,作为梅州人的黄华华却闷声不出,不光是黄华华地位在张德江之下,也还因为黄华华心虚,那两个被停职的市长都是他的人。一旦中央的调查结束,黄华华是否会受处分,或其他人作牺牲品,都是张德江扩展自己势力的机会。但是黄华华出身团派,胡锦涛可能放他一马。

     梅州是著名的侨乡,也是香港人大常委曾宪梓的家乡,爱国爱乡的曾人大 不知对家乡的这个悲剧有没有慷慨解囊?虽然死者大多数是外来民工,但都是中国人。

     矿难还没有结束,广东又出现油荒。八月十日,香港媒体出现“深圳油荒司机手推车加油”的报导,接着报导因为油荒出现的混乱情况越来越多,不但有广州,后来还“跨省”到广西、上海等地,但是还以广东最严重,也许是广东经济最发展,又接近香港,运输车辆多,香港媒体很快报导。但是后来发现也不尽然,上海的“第一财经日报”在八月十二日就出现“未尽平抑油价之职,石油巨头应为油荒承担责任”的文章。事关“国计民生”及“国家安全”的行业必须由国有企业垄断是党的既定政策,居然有媒体可以公然反对,的确使人纳闷,何况近来党在号召向金正日同志学习严控媒体之时。隔了一天,广东的“南方都市报”又出现“国企要来干甚么”的文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如果以为这是地方报章才如此,那又错了,因为中共中央喉舌新华网刊出这类抨击文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研究这些文章的内容,以及网上评论,大致得出事件的来龙去脉。

     观察这个问题的基本点是,现在的中共是各个不同利益集团的组合,因此出现利益矛盾是不奇怪的事。问题出在两个方面。一是中国石油行业由两大集团垄断,二是石油价格由国务院的发展改革委员会制定。于是这就出现了矛盾。

     这两大石油集团是中石化和中石油,他们控制了从开采或进口到加工再到销售的整个过程。中国企联最近对五百强企业进行调查显示,这五百强企业绝大多数是国营的垄断企业,其中中石化以六千三百四十二亿元人民币营业额,夺得五百强企业的第一位。垄断自然是他们利润来源的保证。但是由于这一年来原油价格飞涨,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为需要“稳定压倒一切”而禁止石油成品完全跟随国际价格接轨,于是就出现卖一吨而亏一吨的说法。习惯于垄断获利的企业,怎么受得了?于是以增加出口来获利,但是也必然就减少了国内的供应,于是出现了油荒。这两大企业可以与国家“有福同享”,却不能“有难同当”,自然受到民意和同是国有的媒体挞伐了。

     两大企业增加出口的理由是要维护股东利益,因为他们是上市公司。如果中国是真正的市场经济,自然振振有词,但是如果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则是另一回事了。因为“社会主义”就必须把党国利益放在第一。

     油荒造成经济秩序受到影响,给人民生活带来不便,甚至出现救护车没有油而可能出现人命,自然引起中央重视,要检讨价格政策。于是以油荒要挟中央的阴谋论就出现了。有关企业当然否认,实际如何,他们自己清楚。

     但是后来又有另外一个阴谋论出现。因为两大企业掌控全国大部分的加油站,所以闹油荒时,民营的加油站没有油供应,因为这两大企业以供应自己的加油站都还紧张为名,拒绝供应其他加油站,这就逼使其他加油站倒闭不可,从而加强这两家的垄断地位。如果想到中石油与陕西政府当局长达十一年对资产达到一百多亿元的陕西民营石油企业不择手段的掠夺,甚至使用逮捕为该企业进行诉讼的律师朱九虎,那么他们还有甚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当然,玩火也可能玩过了头。资讯流通的今天,广东的油荒也会对其他省份造成心理影响而出现囤积居奇的现象,据报导,继广东之后,黑龙江、青岛、昆明等地也陆续出现供油吃紧的状况。但是由于他们立即减少出口,所以估计油荒不至于在全国蔓延。

     这次油荒,有三点令人关注:第一,一直说要建立石油储备的中国,到底石油储备情况如何?这次油荒,没有透露动用石油储备。第二,稍微多出口就出现油荒,中国可能发动一场对台湾,以及对美国的战争吗?第三,中国将加强对国际石油资源的掠夺,就如收购优尼科事件,国家怎么可能不插手,怎能期望中国会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进行产销?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应该制定正确的对策来维护世界的能源安全。(争鸣 9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