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矿难:死亡人数在干部手指间随意抹去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9月02日)
    宁武矿难事件:死亡人数在干部手指间随意抹去

     7月15日,新华社“新华视点”专栏以“他们的心比煤还黑”为题,报道了山西宁武“7·2”矿难存在瞒报问题:除当时已经公布的19名矿工遇难外,另有19名矿工遇难消息被瞒报,他们的遗体被转移到数百公里之外的内蒙古。

      事件披露后,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根据领导同志要求,国务院随即成立由公安部牵头、各部门得力人员组成的调查组,前往山西对事件进行调查。 (博讯 boxun.com)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取证,内幕近日终于被揭开:这起性质极为恶劣的瞒报丑剧,竟是在县委副书记和副县长的默许下,由宁武县煤炭工业局负责人导演,由忻州市矿山救护大队相关责任人和矿方共同上演的。

     死亡人数在干部手指间随意抹去

     2005年7月2日14时30分左右,山西省宁武县阳方口镇贾家堡煤矿原接替矿井发生瓦斯爆炸事故。16时10分左右,接到报警的忻州市矿山救护大队队员在副队长徐伟明的带领下前往抢险救护。宁武县委、县政府在贾家堡煤矿成立了由县长任总指挥,县委副书记李天恩、副县长李德生任副总指挥的抢险指挥部。

     当天20时30分左右,徐伟明从井下上来后,来到矿难指挥部所在地贾家堡煤矿办公楼二楼大会议室。宁武县煤炭工业局局长亢存焕、总工程师连玉明随即上前了解井下矿难情况,徐伟明即在桌上绘制井下情况示意图,在标注遇难者遗体位置时,连玉明以人多嘈杂为由,将徐伟明叫到隔壁房间,亢存焕及李天恩、李德生也相继进了该房间。此时屋内还有救护队队长邵二宽、救护队党支部书记王虎增、贾家堡煤矿矿长王继武等人。

     就是在这间屋子里,一幕故意瞒报的丑剧开始导演。徐伟明用粉笔在地板上画了井下情况示意图,并逐一标出了30具遗体的具体位置(注:实际死亡人数是36人,徐伟明下井只发现了30具)。在得知死亡30人的情况后,李天恩、李德生即向亢存焕等人了解国家对矿难死亡人数的处理规定,当得知死亡30人以上要上报国务院处理后,亢存焕提议能否少报,徐伟明与邵二宽、王虎增商议后说报29人,亢存焕说,报29人是国务院与省里处理的临界,要么实报,要么再少一些。于是徐伟明便根据井下生产的需要开始在图上擦减人数。

     就这样,死亡人数在宁武县委副书记、副县长的默许下,由“懂政策”的煤炭部门干部随意商定,在救护队长的手指间随意抹去,最后确定为19人!

     随后,徐伟明进入指挥部向在座领导汇报了井下情况:当日下井工人34人,死亡19人,伤11人,自动升井4人。当晚宁武县政府以此伤亡情况上报省、市人民政府等上级机关。

     此后,矿方便对照19人这个数字,将其余遗体分批运送藏匿到数百里之外的内蒙古。

     矿山救护大队埋尸索贿大发矿难财

     作为专业的救援队伍,矿山救护大队本该担负第一时间赴现场救援的职责。同时,作为事故发生后较早进入现场的人员,他们掌握的现场情况,对事故处理的决策、事故原因的认定起着关键的作用。然而,“7·2”矿难抢险救护过程中,忻州市矿山救护大队却忘记了职责,自上而下参与瞒报,掩埋遗体,趁火打劫大发矿难财。

     爆炸发生后,为了藏匿和转移遇难者遗体,忻州救护大队队员多次下井,和矿方开始了一连串的丑恶交易。

     7月3日早晨,徐伟明在得知井下遗体已有15具抬出井的情况下,为掩盖死亡人数,率领郭二虎、李天才、庄志刚等12名救护队员下井,共同将井下7具遗体掩埋。

     7月3日下午,徐伟明为使运出井口的遗体数与上报的19具相吻合,率领郭二虎、李天才、庄志刚与另外15名救护队员再次下井,将6具外地民工的遗体,以两具为一组,头脚相对用塑料篷布包裹为一包,并用铁丝捆绑,伪装成三具遗体抬出井口。

     随后,徐伟明在贾家堡技改煤矿办公室,找到帮助煤矿承包方处理事故的浙江人吴奕标,索要了175200元。徐伟明拿到钱返回救护队后,除支付赶来救援的原平市矿山救护队22000元外,剩下153200元全部由参与搜救的队员私分。徐伟明独得56500元,其余队员所得从7000元到3000元不等。

     7月3日晚,帮助处理矿难的浙江人吴奕标害怕井下掩埋的遗体被调查组人员发现,欲偷运离矿,便打电话给徐伟明请求帮助指认埋尸地点。徐伟明便指使李天才、郭二虎、庄志刚连夜赶到煤矿下井指认了遗体掩埋地点,并帮助承包方转移遗体。

     7月4日上午8时许,徐伟明、邵二宽召集全体救护队员开会,统一死亡人数为19人,安排队员对外不要乱讲。

     7月5日上午,徐伟明以加班帮助指认埋遗体为由,再次从吴奕标处索要了41000元,分给李天才、郭二虎、庄志刚各5000元,自己独吞26000元。7月7日,徐伟明形成了死亡19人的所谓《7·2特大瓦斯事故抢险报告》,并由邵二宽加盖公章后正式上报。

     7月7日下午,救护大队撤离煤矿。徐伟明、邵二宽等人一起核算出所谓的救护补助款114000元,然后托王虎增去找吴奕标,并表示应在此基础上再付徐伟明、王虎增、邵二宽每人10000元的感谢费。这些贪欲最终得到满足:王虎增从煤矿承包人侯丽芳的哥哥侯传高处拿到144000元,其中徐伟明分得17000元,王、邵二人各分得15000元,庄志刚分得5000,郭二虎、李天才各分得4000元,其余84000元由其余22名救护队员私分。

     7月8日上午8时许,徐伟明、邵二宽再次召集全体救护队员开会,集体分赃后,黑板上把所谓的19具遗体的位置标明,并让大家记住,妄图对抗日后可能的调查。

     瞒报背后是腐败

      瞒报事件真相大白后,当初的许多悬念也一一揭开:为什么矿难发生后,矿方能在很短的时间内顺利将19具矿工遗体转移到数百公里之外的内蒙古?因为他们有救护大队队员里应外合;为什么救护大队队员敢于欺上瞒下、坐地分赃?因为他们得到县有关领导的默许和煤炭工业局负责人的授意;为什么县有关领导敢于欺骗政府和社会?因为他们要逃避责任。

     “在这些人眼里,矿工的生命可以随意抹去,金钱和乌纱帽才是最重要的。”调查组的一位成员说,瞒报背后必是腐败,这次事件暴露出来的官商勾结、钱权交易等问题发人深省。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日前,宁武县原县委副书记李天恩、原副县长李德生以涉嫌滥用职权罪被检察机关起诉;宁武县煤炭工业局原局长亢存焕、原总工程师连玉明,宁武县阳方口镇原党委书记王建武,因对该矿井的违法续建、转包、经营负直接责任,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滥用职权罪起诉。

     忻州市矿山救护大队徐伟明、王虎增、邵二宽等6人,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受贿罪提起公诉,非法所得全部被追缴。

     “7·2”矿难的主要责任人以及瞒报、转移遗体的组织者侯丽芳、侯传高、吴奕标等人正在接受进一步的调查。(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兴矿难 广东安监局副局长胡建昌等人停职审查(图)
  • 党,国家机关,国企,团体入股投资造矿难
  • 兴宁矿难:请公布七名不负责任专家名单
  • 李毅中:矿难,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政府当孝子
  • 兴宁矿难被困矿工生还无望 抢救工作停止(图)
  • 广东兴宁矿难放弃救援:家属悲痛欲绝(图)
  • 广东兴宁矿难因井下出现垮塌暂停抽排水
  • 兴宁矿难:地方政府为何监管不力?
  • 曝矿难河南官员贿赂记者李长春旧部疑参与其事
  • 兴宁矿难背后的经济利益链
  • 广东省级高官为矿难下台:中箭者一定是客家帮 (图)
  • 广东矿难:省级高官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将引咎辞职
  • 大公报: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
  • 兴宁矿难:叶剑英系客家帮政治重伤
  • 矿难挖尸体现场(图)
  • 广东矿难死122 属党系的官商警勾结
  • 广东兴宁矿难救援:发现多具矿工遗体(图)
  • 广东矿难 警官入股3千万(图)
  • 华盛顿邮报:地方官员在广东矿难中牵扯不清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刘晓波:矿难:比黑金和黑心更黑的制度
  • 中国矿难何时了? (图)
  • 中共借矿难打击私营煤矿掠夺民财/林保华
  • 【热点追击】“盛世”景象下的大兴矿难(图)
  • 矿难来了假记者-社会最丑陋、最黑暗、最荒谬的一幕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杨天水:又是矿难
  • 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图)
  • 独立工会缺位是矿难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华山剑
  • 赵达功: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 杜义龙:瞒报矿难的深层原因
  • 腐败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刘健
  • 矿难频发的原因在于资本与权力结盟
  • 矿难在逼问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
  • 史正平:矿难的根子,在温家宝!
  • 赵达功: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 如此盛世:矿难如麻,人命如草/林保华
  • 从淮北矿难处理看全国矿难为何屡屡发生
  • 胡少江:中、美两国官方矿难记录的对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