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毅中:矿难,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政府当孝子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5年8月31日)
     李毅中做客央视“新闻会客厅”解读矿难背后……

      2005年8月7日,广东梅州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123名矿工涉难,再次刺激人们对于矿难的敏感神经。一个没有采矿许可证,没有工商营业执照的非法企业,在接到停产整顿通知书后仍然继续生产,最终制造了今年第二起涉难百人以上的重特大事故。

       矿工:“已经有发生透水的前兆。” (博讯 boxun.com)

      李毅中:“今年7月1日到8月8日,全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重特大事故46起,其中60%为明令停产整顿或关闭的煤矿造成的。”

      8月22日,国务院紧急下发《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

      第二天,由国务院8部委组成的联合执法检查组赶赴全国9个省市。

      为何已然叫停的煤矿依旧违法违规生产?矿难频发背后到底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决策者说》。无论作为新闻人还是作为媒体的关注者,最不想看到,但是又经常看到的新闻就是矿难,我们自然就关心,怎样才能让生产真正安全,让生命不受到特别大的损失,今年2月28号升格后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上任后一定经常思考这个问题。

      白岩松:有人说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的位置上,最怕的是电话?

      李毅中:这个感受让我又回到10年、15年以前,在企业里工作,在企业工作的同志都有这个感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半夜来电话,半夜来电话一般没什么好事情,多半是发生事故,或者生产遇到了重大问题。

      白岩松:您怎么看待公众、社会对安全生产越来越广泛的关注?

      李毅中:社会理解、关注、支持安全生产工作,我觉得是社会的一种进步,我觉得,很重要一个想法,就是要主动取得社会的理解、支持和监督,给我们来施加压力,这样让我们工作能够做得更好一点。

      白岩松:自己心里给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李毅中:我心里想的就是,要搞好这项工作,要严格执法,六亲不认,不要怕得罪人,只要能把伤亡降下来,把事故得到有效的遏制,我看大家的目标都一致。

      2005年4月8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监局,联合下发了关于调整煤炭生产安全费用提取标准的通知。调整后的安全费用提取标准如下:

      对于大中型煤矿——

      1.高瓦斯、煤与瓦斯突出、自然发火严重和涌水量大的矿井吨煤不低于8元,其中:45户重点监控煤炭生产企业吨煤不低于15元。

      2.低瓦斯矿井吨煤不低于5元。

      3.露天矿吨煤不低于3元。

      对于小型煤矿——

      1.高瓦斯矿井、煤与瓦斯突出、自然发火严重和涌水量大的矿井吨煤不低于10元。

      2.低瓦斯矿井吨煤不低于6元。

    白岩松:国家出30亿对一些国有企业进行技术改造,这两年煤价涨得厉害,山西煤矿发达的地方,好多人因为煤富了,但怎样让国家给的钱和他自己挣到钱真的能用到技术改造上去?

      

      李毅中:我们中国的国有煤矿长期以来为国家做了很大的贡献,但是有一段时间,亏损很严重,历史欠帐很多,大概统计了一下,就在安全方面的欠帐有505亿,这个欠帐要不还上的话,它就是重大事故的隐患,隐患不除矿无宁日,怎么样还历史旧帐?因为你企业是安全生产主体,你当然也是投资主体,应该主要靠企业来治理隐患。为什么这样国务院中央财政还拿出30亿来支持扶持国有煤矿安全隐患的治理呢?一个是说国有煤矿他们长期做了贡献,它确实资本金不足、投资不足,它历史欠帐比较多,作为政府来讲,你是国有煤矿的投资人,应该给他们以支持,特别对那些困难的国有煤矿的支持,我觉得这也是国家应该尽的责任。另外一方面讲,它也有一种示范,30亿对500亿来说可以说是很小的一个数字,但是通过这个30亿,可以带动地方的投资,因为有些矿是地方国有,更主要的是,刚才我说那个政策,每吨煤提8块、10块、15块,这样把企业的基金调动起来,用好这个政策,一个帐。去年全国的煤炭是19.5亿吨,大数20亿吨吧,其中国有重点占54%,地方国有大概占15%,加起来就是70%左右,也就是说20亿吨有14亿吨是国有的,一吨提10块,140亿,加上国家那30亿,170亿,再加上地方再投入一点。

      白岩松:两到三年。

      李毅中: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规划,从今年开始每年对国有煤矿的隐患治理能够保持150亿以上的规模。

      白岩松:但是这钱不管是国家给的还是自己说必须在每吨里提出来,怎么保证它用到安全技术这方面?它如果用到发奖金或者其它方面怎么办?

      李毅中:担心是有的,这样就是要通过对国有煤矿,通过我们的审计部门、财政部门、安监部门,同样对民营企业也要通过这些手段,对它查帐,检查你是不是提了,同时企业它把这本帐算开,如果你不提,它成为利润,你要交33%的所得税,你提了等于是国家给你退回来了,也就是说你提一块钱里边有三毛三是国家给你的,所以现在我们查下来,不能说全部,绝大多数按规定提了。

      白岩松:要是没提,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理?

      李毅中:如果不提,那就要给它发警告,它就是违规违法,因为这个文件是四部委发的文件,具有法律效率的呀,你违规违法我就要对你审计,就要对你提出警告,你要去整改。

      “老板赚票子,农民死儿子,地方出乱子,政府当孝子,干部掉帽子”,是流传于地方煤监部门的一句顺口溜。那么,在煤炭安全生产监管方面,为了明确企业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是否可以采用一些经济的方式,来制止煤矿安全事故的发生呢?

      白岩松:用市场,经济的方式制止煤矿事故发生,显然是目前比较新的思路,河北省要求开矿之前先向政府交保证金,但老百姓会觉得,交保证金能让安全生产系数加大,少死人吗?

    李毅中:现在办煤矿的市场准入很低的,全国26000个煤矿,其中民营的小煤矿23000座,这已经是经过整顿了,过去在高峰的时候有八万多座,这些小煤矿有不少的煤矿它安全设施、安全条件不具备,而且一旦发生矿难以后,过去新闻媒体都曝过光,矿主跑了、逃逸了,但是政府不能不管,发生矿难以后首先是要调集矿山救护队去抢救,去救护,另外对伤亡家属要进行赔偿,花费很多的钱财,你这个小矿矿主跑了,或者没跑,一查他的帐,资金转移了,现金没有,但是政府贯彻以人为本,为了人的生命,为了职工的合法权益,他不得不自己垫上,所以叫矿主发财,政府买单,就是这个,这个时候政府很有难处,出于这样的动机,比如河北省它就制定了这样一个首先是煤矿,首先是小煤矿要有安全风险抵押金,它规定了一个尺度,比如说三万吨以下的小煤矿,一次交多少钱,三万吨以上,每增加一万吨的能力你交多少,最多多少,这笔钱拿来干什么呢?放在政府,政府委托一个部门专款管好,不能移作他用,就是万一这个矿发生矿难的时候,这肯定刚才说的那些救护、救助、赔偿等等,政府手里有这笔钱,它就可以支付了,就避免了这种尴尬、困难的境地。用了以后,据实,煤矿再补交,这个办法是很初级的办法。它没有用在预防为主,隐患治理上,所以我想法,实践一段以后总结一段经验,还可以进一步往前延伸,向初级保险这个方向来过渡。   白岩松:山西也有探索,比如矿权进行有偿转让,这怎么帮助生产更安全?

      李毅中:这个办法我觉得是治本之策,因为矿藏是国有资产,中国的煤矿很丰富,但是你要把它找到,这要花钱,花人力,都是国家投入,国家花的钱,现在要办矿了,要采矿了,它要向国土资源部门申请采矿权,交点很少的手续费就批给他了,几千万吨探煤储量,上亿吨探煤储量,他无偿占有了。由于他无偿地占有了这个资源,如果是一个不开明、不明智的企业家,甚至是追逐利润,不顾安全,不顾资源的那种短视的矿主,他在开采这个煤矿的时候,因为他无偿得到了这个资源,他就私挖乱采,有一个数字叫做回采率,回收率,建国以来,我们算了一下,50多年生产的煤炭和用掉的资源,35%,太低了,但是其中国有矿50%、60%、70%,像我们的神华,75%、80%,国际水平,而且乡镇煤矿、小煤矿,15%、10%,多厚的煤层,多好的煤层,它无偿占有,开采挖一口赚钱就走,所以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白岩松:不珍惜。

      李毅中:是,同时它也不注意安全,它没有长远的打算,这几年效益好,我赚三年我就走了,赚一笔走了,也不利于这个矿主长期打算,如果实行了矿产资源的有偿开采,国际上都是这样的,我们现在有这个资源税、资源费,是以采出多少煤,采出多少油,然后每吨几块钱,或者销售收入1%,它是以产量做基数的,现在要把它变成以储量做基数,我一个小煤矿,我一个小矿主,我拿到两千万吨的储量,你必须在开矿之前,比如说一吨要交两块,你得交四千万,这四千万交给政府做什么呢?政府用这个钱再进行普查、详查发现更多的煤矿,也可以用这个钱去治理隐患,也可以用这个钱进行环保,或者进行资源枯竭矿山的转产。而这个矿主他花了四千万,拿到两千万的储量,他就要精心地用好它已经花钱买到的这个储量,他就不会10%的回收率,15%的回收率,他应该采用先进的技术和设备达到50%、60%、70%,对他自己有好处。同时他要安全投入,不要三天两头发生事故,真正能够连续地达到能力的生产,对他也有好处,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治本之策,我很赞赏山西这个做法。

      白岩松:您很在意的是在这里增加新的市场性的方法,用经济的手段去调节它,由它被管理变成主动地参与到管理当中来。

      李毅中:对,是的。这是我们进入市场经济在思路上应该有所转化,同时搞安全工作也不能就安全抓安全,就事故抓事故,必须安全是易于生产管理和技术之中的,必须从源头上来寻求这个推动安全形势好转的治本之策。

      2005年8月7日,广东梅州市大兴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23名矿工涉难。

    2005年8月10日,国家安监总局发布通报称:

      广东梅州市大兴煤矿没有取得采矿许可证,更没有工商营业执照,属非法开采;

      事故发生前,广东省政府下令煤矿停产整顿,但该矿没有执行,属于违规违法开采;

      该矿设计年生产能力为3万吨,但今年上半年大兴煤矿就采煤5万吨,属于严重超能力超强度开采;

      事故发生前井下作业矿工多达127人,属于严重违规违章;

      监察部部长李至伦:“一个证照不全,管理混乱,不具备安全生产基本条件的企业,居然可以在政府监管下存在数年,特别是在省里已经明令煤矿企业停产整顿期间,仍然肆无忌惮地组织生产,以至酿成惨祸,这中间有无腐败问题,是值得深思的,不仅我们调查人员会这样想,老百姓也会这样想。”

      白岩松:谈到管理,谈到整个安全事故也有一个可能这两年老百姓议论非常多的,就是官要是跟这个商,跟这个煤结合起来,麻烦可能就变得更大,因为它不仅仅是安全的隐患,还有一个社会心理的这种反感。

      李毅中:这个早就明文规定,公务员不能够从商,要查处事故背后的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要把纪检部门和监察部门动员到查处事故的第一线,做到这个问题的深层次。所以这几个月我们安监总局党组也提出来,把查处事故背后的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作为今年、明年我们安监系统纪检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

      白岩松:但是相对技术改造等等硬件指标的因素来说,制止官商结合恐怕是一个更需要智慧,更需要时间,更需要综合治理能力的一个,这个您做好这种比较艰难的准备了吗?

      李毅中:是的,所以我讲我到安监总局,我第一条就是不怕得罪人,严格执法六亲不认,不怕得罪人,其中包含了这个意思。你要查处官商勾结,以权谋私,腐败行为,腐败现象,坚决不要有任何的顾虑,而且要把我们的纪检队伍动员到第一线来,要查处那些公务人员或者是安监人员失职渎职,甚至是监守自盗这些现象,也要清洁彻底。尽管在安监队伍里是极个别,给我们安监队伍抹黑,是安监队伍的败类,发现这样的人,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坚决开除公职。实际上我们在查处最近一些事故里面已经发现了这些事情,已经发现了这些问题,下一步工作还要深入进行。

      白岩松:这个制止官商结合其实现在不缺的是制度和法规,而是执行。

      李毅中:是的。法规、制度应该说很多,都可以在哪个法规里边哪个条文里边找到,关键栽植性,关键在严格执法,公正执法、廉洁执法。

    白岩松:李娟是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的记者,去陕西采访了当时的矿难,现在你最想向李局长提出的问题是什么?

      李娟:我代表矿工向您提个问题,就是我们采访很多,包括铜川,当时发生事故之前,一周时间,甚至十天时间井底下就已经着火了,而且一直都有火,但是每天矿工一直在下去工作,他们是知情的,但是他们就告诉我,他说我们不能不下去,不下去要扣钱,甚至开除,实际上矿工们每天下去都是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但是很多条生命就这么过去了。在河川采访的时候,事故发生前40分钟,井底下就断电了,40分钟的时间,专家说可以生还的,但很多矿工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们觉得,跑上来以后肯定会被处罚。那么矿工们怎么保护自己,我们怎样保护矿工的合法的权益?

      李毅中:这个在安全生产法第三章,关于从业人员的权利和义务里边写得很明白,从业人员有什么权呢?他有享受保险权,万一发生事故,享受赔偿权,他有对于安全生产的建议权、控告权,第四就是万一碰到要发生事故,工作很不安全,他有权拒绝从事这项工作,有拒绝权,所以在这个条文里边规定得很清楚。而现在这些事情在一些矿井,特别是小矿井、民营矿井,很不落实。同时安全生产法还写到,如果发生上述情况,生产经营单位不得克扣本人的工资、福利待遇,也不能和他解除劳动合同,这写得很清楚的。怎么样来把这个法律能够落实呢?刚才我说了,一个方面,就是加强对于农民工,对于矿工的培训,所以同时规定了这个从业人员的义务,他必须接受培训,必须服从管理,必须掌握本岗位的技能等等,对它有义务的要求。另外一个从机制方面,就是让我们的职工懂得自己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很赞成全国总工会提出要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作为我们工会的头等的主要的任务,维权首先是维护职工的生命权,如果他连生命都保不了,他还有什么权利,这样希望我们的工会,把这项工作能够落实到我们的井下。

      白岩松:有一个很沉痛的权利,就是赔偿,在山西和一些其它地区,煤矿赔偿的标准是20万元一个人,这是今后的一个标准?

      李毅中:20万元是最近几个省大家形成的共识,我的记忆里,从山西煤矿发生事故以后,山西、河北、辽宁、陕西、云南,省政府都做了决定,我很赞成这个做法,这几次矿难的名单我都看过,那确实让人心酸,年龄都是20多岁、30多岁,文化都是初小文盲,很少有个别初中的,参加工作,到这个矿工作的时间多数都是发生矿难前两个月、三个月,还有一个很典型的就是发生矿难前三天刚招来。

      白岩松:基本没进行什么培训。

      李毅中:没有对他进行教育,下矿丢掉了生命,所以20万各地怎么来的呢?这些遇到矿难的这些矿工们都是年轻人,他如果还活着的话,他今后的生活的道路还很长,他还应该有20年、30年的工作期,所以用当地的居民的平均收入或者平均工资,20年算一算,最低20万,我觉得是有依据的。当然现在国务院没有统一的规定,我们尊重地方政府的立法。还有一个,就是要加大事故的成本,刚才也谈到了,他赚了那么多钱他不在乎,要让不法矿主发生矿难以后,你造成这么多人的伤亡,一个人最少赔20万,通过事故的赔偿,包括刚才我讲的,政府调动人力、物资对你救难所花费的开支,都要从你的自有资金里支出,你不是想赚钱吗?你要合法地赚钱,守规矩地赚钱,如果这种非法赚钱的话,要让你倾家荡产,让这些矿主和经营者感到,还不如把这个钱拿出来,在预先我加大隐患治理,加大安全投入,保障安全生产,保障职工的生命和健康,他自己不也就赚了钱了吗?我赞成各省市这样的做法。

      今年7月2日下午,山西省宁武县贾家堡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多人伤亡。7月4日,当地政府公布遇难矿工人数为19人。可是,一些遇难矿工家属却向焦点访谈栏目反映,遇难矿工人数远不止19人。

    在内蒙古自治区丰镇市一家小旅馆里,一位遇难矿工的家属向记者提供了他所了解的部分遇难矿工名单。这位遇难矿工家属说,有4具尸体曾被藏在了丰镇市市医院太平间,另有3具尸体放在了市殡仪馆,还有几具现在藏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

      根据遇难家属提供的线索,记者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的医院和殡仪馆里找到了10具被瞒报的遇难矿工遗体。

      随后,记者向事故调查组反映了情况。经公安人员调查后确认,宁武矿难被瞒报遇难矿工为17人,加上7月4日已经公布遇难矿工19人,遇难矿工总人数达36人。一起恶性瞒报矿难人数事件最终浮出水面。

      白岩松:针对瞒报,我们有怎样的对策?

      李毅中:安全生产法里有明确规定,如果发生瞒报、隐匿或者缩小等等,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加重加倍处理。第二,就是刚才说得,社会的进步,社会的关注,媒体的关注,我感谢我们的新闻记者,他们这几年是成熟了,给我的印象就是全国发生了这些事故,大大小小伤亡事故,或者是没有伤亡事故,甚至是未遂事故,逃不脱我们的眼睛,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在媒体上,在网上看到,说实话,有些我还不知道,网上先有了,而且记者们下去了解的情况,第一时间、第一地点,他们了解的情节比我掌握得还细。当然,你们掌握的细节不一定都对,但有全社会的监督,你隐瞒不了。有了这几条措施,弄虚作假,瞒报不报的现象会大大减少,以至于杜绝。

      今年7月1日到8月8日,全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重特大事故46起。其中有27起是应该关闭取缔,或已责令停产整顿矿井违法生产造成的。为此,国家安监总局下决心要对达不到安全生产标准的煤矿强制关闭。

      但是,广东大兴煤矿却在今年的6月7日,在没有采矿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情况下,拿到了当地监管部门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仅仅两个月后,灾难发生了。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下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以及国务院各部委。

      8月23日开始,由国家安监总局,国家煤监局,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家工商总局,司法部,全国总工会等8个部门组成的联合执法检查组,分别前往山西,内蒙古,河北,广西,重庆,贵州,云南,陕西,新疆等9个省市区,对各地打击煤矿非法开采、违法生产,和煤矿企业安全费用提取使用情况,进行为期一周的联合执法检查。

      8月24日上午,记者跟随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前往云南保山的一个煤矿进行实地调查。矿工们穿着崭新的工作服迎接检查组的到来。

      据了解,这个煤矿与刚刚发生矿难的广东大兴煤矿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它们都是从国有煤矿转制过来的,开采多年,但都没有办理新的采矿许可证和营业执照。

    一方面是安全生产法规的逐步健全,政府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大,而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煤矿却仍旧是我行我素。是矿主的心黑了,还是政府的监管出现了漏洞?。

      白岩松:在安监学原理当中有一个1:29:300的理论,即一起灾难、一起矿难,有29个危险源,29个危险源后面有300个安全隐患。

      李毅中:你讲这个理论我觉得还是成立的,因为事故的发生它肯定是有大量的隐患,所以你讲一个事故下面有危险源,危险源不一定是隐患,因为很多高危行业它就有很多危险源,如果你危险源不去关注,不去治理,不去投入,不去科技进步,那么你就有很多的隐患,所以我在过去石化的时候,隐患不除,厂无宁日,我到安监总局以后我说隐患不除,矿无宁日,瓦斯不治永无宁日,国无宁日,就这个意思。所以当前这个安全工作的重点之一,你要放在那个最基层治理各种隐患上,这种隐患有硬件的隐患,包括投入不够,设备陈旧,技术落后,该淘汰不淘汰,也有软件上的隐患,管理。这里说到矿长下井带班,这是今年2月23号国务院81次常务会上做出的决定,当时我还没有调到安监总局,我看了以后我感到很感动,也很惭愧。感动的就是,国务院这样关心,日理万机,专门就一个煤矿的安全,瓦斯的治理专门开会研究,做出决定,细到矿长要下井带班,我惭愧的是,怎么到这种地步啊?我搞工业一辈子搞工业,过去叫工人三班倒,班班见领导,我们石油系统也好,我们其它工业部门也好,工人身上有多少汗,我们干部身上有多少汗,工人身上有多少油,我们干部身上有多少油,当时石油部叫三个面向,五到现场,这本是我们的传家宝,到现在国务院来做决定,矿长下井带班,我感觉这个责任是企业,我们太惭愧了。说到这里,你说到所谓黑心矿主的事情,这是针对前一段时间小煤矿事故频发,而且大多数都是无视国法,无视政府监管,无视矿工生命,你给他下了停产通知单,他不听,贴了封条给你撕掉,上了锁给你砸掉,他就是追逐利润嘛,利欲熏心嘛,当前煤炭价格这么高,一吨煤赚100块,赚150块,所以他铤而走险。同时我们过去对事故的处理依法严惩不够,还有刚才讲的,事故的成本太低,所以这些矿主确实是黑心矿主,我这个帽子戴得不大不小,没有爱心,没有良心,真是有三倍的利润他敢上断头台,他没上,把矿工送到死亡路上,对于这样的非法矿主依法严惩。当然我也相信绝大多数的经营者,绝大多数矿主他们是有爱心的,他们对社会是负责的,是有职业道德的,是有良心的,所以应该凡是有良心、有爱心的矿主,包括其他经营者,应该高度重视安全,高度重视人命,你投入足够的安全措施,这样矿工安全、生产安全,你自己也是营利,取财有道,所以我讲得激动一点,大家都要以人为本,都要把人的生命放第一位。 _(博讯记者:晴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兴宁矿难被困矿工生还无望 抢救工作停止(图)
  • 广东兴宁矿难放弃救援:家属悲痛欲绝(图)
  • 广东兴宁矿难因井下出现垮塌暂停抽排水
  • 兴宁矿难:地方政府为何监管不力?
  • 曝矿难河南官员贿赂记者李长春旧部疑参与其事
  • 兴宁矿难背后的经济利益链
  • 广东省级高官为矿难下台:中箭者一定是客家帮 (图)
  • 广东矿难:省级高官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将引咎辞职
  • 大公报: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
  • 兴宁矿难:叶剑英系客家帮政治重伤
  • 矿难挖尸体现场(图)
  • 广东矿难死122 属党系的官商警勾结
  • 广东兴宁矿难救援:发现多具矿工遗体(图)
  • 广东矿难 警官入股3千万(图)
  • 华盛顿邮报:地方官员在广东矿难中牵扯不清
  • 广东大兴矿难 800家属遭“软禁”
  • 矿难频发背后:渎职犯罪查处明显不够
  • 8-7矿难背后呈现官商勾结 当事人欲花钱摆平(图)
  • 矿难频仍:中国网民将矛头指向黄菊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中共借矿难打击私营煤矿掠夺民财/林保华
  • 【热点追击】“盛世”景象下的大兴矿难(图)
  • 矿难来了假记者-社会最丑陋、最黑暗、最荒谬的一幕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杨天水:又是矿难
  • 中国矿难频发三大原因(图)
  • 独立工会缺位是矿难不断的主要制度原因/华山剑
  • 赵达功:梅州矿难广东哪个副省长要被问责?
  • 杜义龙:瞒报矿难的深层原因
  • 腐败是矿难频发的罪魁祸首/刘健
  • 矿难频发的原因在于资本与权力结盟
  • 矿难在逼问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
  • 史正平:矿难的根子,在温家宝!
  • 赵达功:两会期间传来山西吕梁矿难
  • 如此盛世:矿难如麻,人命如草/林保华
  • 从淮北矿难处理看全国矿难为何屡屡发生
  • 胡少江:中、美两国官方矿难记录的对比
  • 杨天水:海啸和矿难
  • 赵达功:温家宝是否再为孙家湾矿难流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