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济南市党家庄镇殷林村事态的发展令人担忧/车宏年
(博讯2005年8月28日)
    作者 车宏年
    
 2005年8月26日上午9时,殷林村廖世洪被打成重伤一案,在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开庭。当周长青等村民准备进入法庭时,被告人等在走廊上对周长青等村民进行谩骂,法警并没有加以阻止。该案公、检、法避重就轻。将选举打击报复定性为群殴,明明是被告朱宝勇(又名:朱力)、袁健强(又名:袁强)、王付山、王付强、袁荣海、袁荣华、袁帅、王付新等人,拿着刀、棍去打人,把廖世洪、周长青打的昏死过去,还阻止村民将两人送往医院,这不是故意杀人吗!但是,济南市市中区检察院却以故意伤害罪只对朱宝勇、袁健强二人予以起诉。然而,这一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组织者:王付山、袁荣海、袁荣华、袁帅等人,检察院没有将他们列入主要起诉对象。

    尽管双方在法庭都作了辩护,人们感觉到作为公诉人于晓伟以及作为本庭的法官王立民在语言仍有偏袒被告一方。避开了这一恶性事件的起因,被告一方在今年1月份村委会换届选举时,这一黑恶势力团伙破坏有关村委会选举规则,大搞贿选,阻挠记者现场采访。他们落选后,又非法成立“新村委”,失败后,又破坏变电站挑起这一恶性事件。变电站是集体财产,管理权在村委会。朱宝勇为什么不让换电表,不让供电,这不是明显地有预谋的破坏,挑起这一恶性事件。
    
    以王付山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集团,对村委会多次为村民请愿怀恨在心。据调查,殷林村自1997年以来,一共经历了三次征地。第一次1997年修建京沪高速公路征地500亩,第二次2001年修建济南市外环路征地400亩,第三次2003年修建绿化带征地160亩,目前殷林村1500多口人剩下人均8分地。征地后,国家每亩地支付了一万多元的青苗补偿费。但这些补偿费一直没有落实到村民手中,党支部用这些钱投资办厂,赔了20多万元。而殷家林村村民连微薄的青苗补偿费(每亩8、9000元)也没有得到。粗略估计全村征地款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至今不知去向。
    
    周长青当选上村委会主任后,他就带领村民坚持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查账,要求公开以前的账目和如数归还村民应得的征地补偿费,但大多如石沉大海。2005年初新的一届村委会选举,村委会与村党支部矛盾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以支部书记王付山为首的一班人处处打着党的旗号压人,张贴标语:“谁反对党的领导,谁没有好下场”等。请问以王付山为首的黑恶势力拿着刀、铁棍,在村里打打杀杀,横行霸道;占用村民的青苗补偿款,侵占集体财产;破坏集体财物,破坏历届村委会选举。难道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党的领导吗!?
    
    我们的调查足以证明,以王付山为首的是一个作恶多端的黑社会犯罪集团。作为犯罪组织者王付山、袁荣海应与杀人凶手朱宝勇、袁健强、袁荣华、袁帅一道接受法律的严惩。王付山、袁荣海已触犯《刑法》第14条、第15条、第25条、第26条、第29条、第234条之规定;朱宝勇、袁健强、袁荣华、袁帅触犯《刑法》第14条、第15条、第25条、第27条、第234条之规定。司法机构应以尊严的法律公正作出判决,而不应以权力来对此案作出判决,强烈要求把以王付山为首的作恶多端的黑社会势力犯罪集团绳之以法。
    
    本案一审结束后,法官王立民却提出要为这一案件进行调解。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犯罪分子开脱罪责吗?!本案背后都隐藏什么大动作、小动作。我们将继续关注殷林村事态的发展。
    
    2005年8月28日星期日  
    
    ―――――――――――――――――――――――
    
    合法选举的村委会受到来自黑帮的打击报复
    
    作者 车宏年
    
    
    2005年1月8日,在济南市党家庄镇殷林村,选举村委会以周长青、韩玉祥、廖世洪、刘永亮票数过半当选为新一届村委会成员。在过去有关报道中,人们知道这次真正反映村民的民主选举来之不易,总是有一支黑手在扰乱村民的正常生活和村委会的事务。
    
    2005年1月25日下午,济南市党家庄镇殷林村发生了破坏供电设施并故意伤害村委会人员的恶性事件,村委会成员廖世洪被打成颅骨碎主任周长青头部伤口深达颅骨,缝合十针,肋骨多处骨折,2人全身被棍棒打伤。与此同时,还有村民韩冰被用刀砍伤,头部缝合5针,另一村民王守民在救治伤员时,被用棍棒伤头部。其余若干村民也同时受到伤害和威胁。
    
    2005年1月25日上午,村委会发现有人破坏了本村变压器门锁、电表,致使无法供电。村委会派人买来电表,与党家镇供电站工作人员一起到本村西变压器站换电表、修门锁,朱力被供电站工作人员叫去开锁。朱力到后,谩骂他人,拒绝维修电表。
    
    朱力马上给支书王付山打电话,要其带人带家伙来打仗。村主任周长青打电话报警。
    
    袁氏父子先赶到,谩骂扔石头,村委会成员向后退了百余米,后王付山兄弟及王传伦父子赶到。
    
    王付山竟然当着110民警的面说,追上打,打死我负责。指挥2、30人打手,手持刀、棍追赶村委会成员,追了有2、3百米,追上了廖世洪、周长青,把两人打成重伤。打完后竟然阻止对受伤村民的救治,长达半个小时。
    
    王付山一伙是什么人?王付山一伙是济南市党家庄镇殷林村村霸黑恶势力团伙,为首王付山,其弟王付强、王付新、袁荣华、袁荣海、袁强、袁帅、朱力。他们之间有亲戚交叉关系。
    
    2005年1月8日,村委会换届选举,王付强、袁荣华、王传伦花费几十万元搞贿选,结果没有选上。一分钱没花的现任村委会当选。落选的村霸最后竟然胁迫部分村民签字,要非法成立新村委,并自命为村委会,同时非法强占村委会办公楼挂牌办公。
    
    这伙村霸为何如此嚣张,与他们多次打人得不到处理有关。
    
    支书王付山自1997年当政以来,高速公路卖地款1,000多万元,是付给村民的补偿款,将补偿款占为私有。长期一来从来不公布账目,并与袁氏兄弟合谋炸毁本村砖场,侵吞集体财产。王传伦承包本村山场,多年不交承包费。
    
    1999年5月,村委会选举,袁荣海、王付强打伤选举工作人员,破坏选举。
    
    2002年5月,村委会选举,这伙村霸又砸票箱、撕选票。
    
    2002年8月,这伙村霸又纠集济南的黑恶势力48人,打砸村主任周长青家。
    
    2003年5月,防非典时期,村委会堵污水,村主任周长青被这伙村霸用铁锨砍伤面部,司法鉴定为轻伤。
    
    2004年,村委会告王付山、袁荣华恶意窜通,侵吞集体资金,在济南市中区法院开庭,王、袁又纠集黑恶势力80余人,堵打村委会成员。
    
    上述事例,村委会也多次上访,同时,也多次上级镇政府反映,没有得到处理。正是由于历次事件均没有获得处理,以至于王、袁等人变本加厉,酿成这次悲剧。村民痛恨村霸已久,村民有决心逐级上访,就是到国务院、党中央也要得到真相与公正。村民坚决要求:
    
    1、严惩破坏集体财产并打伤村委会成员的凶手;
    2、要求公安机关和区镇党委、政府调查并解散王付山等人成立的非法组织,并严肃处理这群无视党纪国法,危害国家和本地安定团结的害群之马。
    3、鉴于王付山已经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并严重损坏了党的形象,强烈要求镇党组织立即调查王付山的违法乱纪行为,并建议开除王付山的党籍。
    4、历次打人及破坏选举事件,证据确凿,但却一直没有处理。村民强烈要求查处这些案件,还法律的尊严。
    
    廖世洪被打成重伤一案,已向济南市市中区法院提起刑事并附带民事诉讼,不久将开庭审理。惊奇的是村霸们称被打,也向济南市市区法院提起刑事并附带民事诉讼,并在官方的安排下,于2005年8月17日,下午15点开庭。此案已引起海内外媒体、记者和维权人士的关注,2005年8月16日,法国记者:鲁安娜女士、任之泉工作室:候文桌女士、维权人士孙文广、车宏年等进入该村进行调查,维权人士将对殷林村事件进行跟踪报道。
    
    (2005年8月18日星期四)
    
    ――――――――――――――――――――――――――――
    
    严惩凶手 还我公道
    ――济南市市中区党家镇殷家林村委会给济南市市中区法院领导的公开信
    
    
    尊敬的市中区法院领导:
    
    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审阅我们的申诉材料,我们是市中区党家镇殷家林村村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向您诉说我们的惨痛的遭遇。
    
    2005年1月25日下午,电工王玉华、朱宝勇(又名:朱力)为得到与移动通讯发射塔2角多的电费差价,竟然砸坏本村变压器站门锁、电表、以泄私愤,致使移动通信发射塔不能供电。村委会会计刘永亮买来电表,与党家镇供电站工作人员一起到本村西变压器站换电表、修门锁,朱宝勇被供电站工作人员叫去开锁。朱宝勇到后,拒绝维修电表,并与刘永亮发生口角。朱宝勇随即给村党支部书记王付山打电话,随后,已等候多时的王付山和其弟王付强等三十多人,随身携带已经准备好的铁棍、大刀等器械赶到庄西配电室,对现场的村委会主任周长青、村委委员廖世洪发动围攻。在追打过程中,王付山、袁荣海等人直追一百多米,将手无寸铁的廖世洪、周长青打昏在地。当晚送入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进行抢救。经医生诊断,周长青左胸肋骨被打断两根,头部伤口深达颅骨,缝合十针;廖世洪颅骨碎裂、脑疝,深度昏迷15天。如今廖世洪仍在医院接受治疗,身体极度衰弱,体重由原来的99公斤急剧下降到70公斤,左腿肌肉神经坏死,两眼视力下降,记忆力严重衰退。
    
    廖世洪出院后对我们说:“事发当天,我正在济南胸腔医院护理癌症晚期的四哥,村主任周长青打电话告诉我,村西的配电室被人破坏,要我赶回村庄处理此事。我回到村里,到村西配电室的时候,见到镇上供电站的两个电工,修理门窗的修理工、本村村民李传辉,还有朱宝勇。村委委员周长青、刘永亮、韩玉祥等也在场。朱宝勇看到村委会委员都到齐了,于是打了个电话。四、五分钟过后,袁荣华、袁荣海、袁健强、赵虎等人赶到,开始互扔石头,随后王富山、王富强、王富新等人也赶到,对方的人越来越多,拿着大刀和棍棒朝我们追过来,我往西跑,跨出一百米左右,朱宝勇拿着木棍,袁健强拿着大刀赶上来,对着我的头部就打,我被打倒,还听到袁荣海喊着:‘砸死他!砸死他!’随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据以上情节,联系1月8日,王富山组织策划的村委会换届选举贿选失败后恼羞成怒,自作主张非法成立新村委会,经群众举报后,上级予以取消。此次伤害事件是村支书王富山经过长期谋划、蓄意组织、直接针对刚当选连任的村委会成员的进一步报复行动。经公安局调查取证,朱宝勇、袁强二人为向廖世洪直接行凶的杀人凶手,袁荣华、袁帅是伤害周长青的凶手。作为犯罪组织者的王富山、袁荣海应与杀人凶手朱宝勇、袁强、袁荣华、袁帅一道接受法律的严惩。王富山、袁荣海已触犯《刑法》第14条、第15条、第25条、第26条、第29条、第234条,朱宝勇、袁强、袁荣华、袁帅触犯的《刑法》第14条、第15条、第25条、第27条、第234条等刑律。
    
    但是,市中区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只对朱宝勇、袁健强二人予以起诉。
    
    廖世洪被打成重伤一案,已向贵院提起刑事并附带民事诉讼,即将开庭审理。令我们愤怒的是村霸们称被打,也向济南市市中区法院提起刑事并附带民事诉讼,已于2005年8月17日下午三时开庭。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十分愤慨。我们认为:
    
    一、 村霸们没有任何有力证据能够证明他们的轻伤是廖世洪所为,他们的证词自相矛盾,目的就是混淆视听,为自己开脱罪名。
    二、 已有的证据已经证明,直接杀人凶手朱宝勇、袁强犯罪行为特别恶劣,应为故意杀人未遂罪,而非故意伤害罪。
    三、 已有的证据表明,村霸王富山、袁荣海一伙是殷家林村的黑恶势力团伙,从2002年新村委上任以来,对新村委会以及村民代表屡次进行人身侵害,此次犯罪是这个黑恶势力团伙的顶峰之作。
    四、 已有的证据表明,此次犯罪王富山一伙蓄谋已久、准备充分,是一次组织的团伙共同犯罪。
    
    廖世洪、周长青是我们殷家林村的好儿女,自2002年他们上任以来,出于一片公心,他们为广大村民办了许多的实事和好事,因此不可避免地得罪了以王富山为首的黑恶势力,导致了惨案的发生。我们殷家林村全体村民强烈要求党和政府严惩杀人凶手,追究王富山、袁荣海等人的刑事责任。为响应胡锦涛总书记建设和谐社会的号召,坚决打击殷家林村的这伙破坏农村和谐的村霸团伙,恳请市中区法院秉公执法,还被害人一个公道。
    
    抄送:
      市中区政法委
      市中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济南市政法委
      济南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山东省政法委
      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济南市市中区党家镇殷家林村村民委员会
                          (盖有村委会印章)
                        2005年8月24日
    
    ―――――――――――――――――――――――――
    
    殷家林村村委会成员集体被伤害惨案
    ――村民签名给各级政府领导的公开信
    
    
    尊敬的各位领导:
    
    2005年元月25日下午,殷家林村发生了破坏供电设施并故意伤害修理人员的恶性事件,村委会成员廖世洪,颅骨碎裂、脑疝,已昏迷7天。村委会主任周长青头部伤口深达颅骨,缝合十针,肋骨多处骨折。2人全身均被棍棒打伤。与此同时,还有村民韩冰被用刀砍伤,头部缝合五针,另一村民王守民在救治伤员时,被用棍棒伤头部。其余若干村民也同时受到伤害和威胁。
    
    直接原因及经过:
    
    2005年元月25日上午,村西南移动通讯发射塔因欠电费被停了电(按理停电应该提前通知),村委会按照惯例向本村电工王玉华、朱力交电费被拒。村委会无奈向党家镇供电站交上电费,供电站要求电工尽快供电。
    
    移动通讯发射塔与村委会签有供电协议,每度电向村委会交一元钱,而村委会向供电站交7角钱,村委会享有2角的差价。但是,以往这个差价都被电工私分。
    
    这次电工王玉华、朱力得不到这差价,心怀不满,有意破坏,竟然破坏本村变压器、电表,致使移动通信发射塔仍然不能供电。
    
    村委会派人买来电表,与党家镇供电站工作人员一起到本村西变压器站换电表、修门锁,朱力被供电站工作人员叫去开锁。朱力到后,谩骂他人,拒绝维修电表。
    
    朱力马上给支书王付山打电话,要其带人带家伙来打仗。村主任周长青打电话报警。
    
    袁氏父子先赶到,谩骂扔石头,村委会成员向后退了百余米,后王付山兄弟及王传伦父子赶到。
    
    王付山竟然当着110民警的面说:追上打,打死我负责。指挥2、30人手持刀、棍追赶村委会成员,追了百余米,追上了廖世洪、周长青,把两人打成重伤。把两人打昏后,竟然阻止对受伤的村民的救治,长达半小时。
    
    王富山一伙是什么人?
    
    我村有一个村霸黑恶势力团伙,为首王付山、其弟王付强、王付新、袁荣华、袁荣海、袁强、袁帅、朱力。他们之间有亲戚交叉关系。
    
    2005年元月,村委会换届选举,王付强、袁荣华、王传伦花费几十万元搞贿选,结果没有选上。一分钱没花的现任村委会当选。落选的村霸最后竟然胁迫部分村民签字,要非法成立新村委,并自命主村委会,同时,非法强占村委会办公楼挂牌办公。
    
    事情根源:
    
    这伙村霸,为何如此嚣张,与他们多次打人得不到处理有关。
    
    支书王付山自1997年以来,高速公路卖地款1,000多万元,却从来不公布帐目,并与袁氏兄弟合谋炸毁本村砖场,侵吞集体财产。王传伦承包本村山场,多年不交承包费。
    
    1999年5月,村委会选举,袁荣海、王付强打伤选举工作人员,破坏选举。
    
    2002年5月,村委会选举,这伙村霸又砸票箱、撕选票。
    
    2002年8月,这伙村霸又纠集济南的黑恶势力48人,打砸村主任周长青家。
    
    2003年5月,防非典时期,村委会堵污水,村主任周长青被这伙村霸用铁锨砍伤面部,司法鉴定为轻伤。
    
    2004年,村委会告王付山、袁荣华恶意窜通,侵吞集体资金,在济南市中区法院开庭,王、袁又纠集黑恶势力80余人,堵打村委会成员。
    
    由于历次事件均没有获得处理,以至于王、袁等人变本加厉,酿成这次悲剧,多名村委会成员受到伤害,有的至今还在医院中昏迷不醒。
    
    我们代表殷林村委会全体成员以及殷林村全体村民,坚决要求:
    
    一、 严惩破坏集体财产并打伤村委会成员的凶手;
    二、 受伤村委会成员廖世洪生命危在旦夕,村民的集体的集资款已经消耗殆尽,要求严惩凶手,赔偿受伤的村委会成员的所有费用。
    三、要求公安机关和区镇党委、政府调查并解散王付山等人成立的非法组织,并严肃处理这群无视党纪国法,危害国家和本地安定团结的害群之马。
    四、鉴于王付山已经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并严重损坏了党的形象,强烈要求镇党组织立即调查王付山的违法乱纪行为,并建议开除王付山的党籍。
    五、历次打人及破坏选举事件,证据确凿,但却一直没有处理。我们强烈要求上级部门打破保护伞,重新审查并处理这些案件,还法律的尊严。
    六、要求王付山立即公布、交接、审计他把持的高速公路土地补偿费的全部帐目。
    
      追查包庇、纵容、支持这伙黑恶势力的幕后保护伞。
      
    村民有决心,逐级上访,就是到国务院、党中央也要得到真相与公正。
    
    济南市中区党家镇殷林村村委会及全体村民
    
    2005年1月31日
    
    村委会(盖有村委会印章)及村民签名:以上文字皆为事实,如有失实,愿负法律责
    任。
    
    周长青、韩玉祥、刘永亮、崔广平、展延平、孟兆彩、王文平、付宗英、李作会、王传利、廖登亮、李绍曾、刘建华、王合儒、王守成、王家鹏、李文年、吕风江、李玉忠、杨玉林、殷相成、吕风山、吕风杰、廖连海、程永庆、程连祥、廖英海、楚汝昌、吕风奎、廖连德、王庆福、李玉梅、周逢和、李传辉、赵世杰、王新民、周培兰、张风山、廖世庆、廖连坤、杨付兴、党跃忠、廖世民、刘宗勇、李少坤、马洪昌等人
    ―――――――――――――――――――――――――――――
    
    山东殷家林出现两个村委会  双方因查账严重冲突
    http://www.sina.com.cn2005年6月8日 公益时报
        
    本报记者 赵冠军 报道
    
    5月17日,记者两赴殷家林,调查这里选举之后发生的事情。此前的1月8日是,在济南市市中区殷家林村,一场真正意义的民主选举刚刚完成,大部分村民还沉浸在民主选举的兴奋之中。但是没有人能够想象,距离选举仅仅17天后,一场不该发生的争斗就在这里发生了。村委会部分成员被打成重伤,同时,出现了一个命名为“殷家林新村”的村委会。
    
    2005年1月25日下午,殷家林村发生恶性事件,村委成员廖世洪被打成颅骨碎裂、脑疝,昏迷7天;村委会主任周长青头部伤口深达颅骨,缝合十针,肋骨多处骨折,2人全身均被棍棒打伤,与此同时,还有村民韩冰被人用刀砍伤,头部缝合5针,另一村民王守民在救治伤员时,被人用棍棒打伤头部,其余若干村民也同时受到伤害和威胁。与此同时,另一方面却出现了部分人组织的“殷家林新村委员会”挂牌成立了。
    
    “两委”矛盾白热化 村委会成员集体受伤
    
    据调查,血腥事件的直接起因是,1月25日上午,村西南移动通讯发射塔因欠电费被停了电。因济南市移动通讯公司曾与村委会签有供电协议,移动通讯每度电向村委会交1元;而村委会向供电站交7角钱,村委会享有2角多的差价。但是,以往这个差价都没有上交村委会。新的村委会上任后,按新的规定,电工王玉华、朱力已经得不到这2角多的差价了。两人竟然砸坏本村变压器站门锁、电表,以泄私愤。致使移动通信发射塔不能供电。村委会会计刘永亮买来电表,与党家镇供电站工作人员一起到本村西变压器站换电表、修门锁,朱力被供电站工作人员叫去开锁。朱力到后,拒绝维修电表,并与刘永亮发生口角。
    
    朱力随即给村党支部书记王付山打电话,随后,王付山和其弟王付强等24人先后赶到;得到报告的周长青、廖世洪等村委会成员也到达变电站。周长青见情况不妙,一面拨打110电话,一面让刘永亮回村委会向村民广播喊话。周曾两次拨通110的电话,之后,周长青又给党家庄镇党委阎副书记打电话,镇派处所赶了过来,此时,打人一方已经开始使用石块、铁棍、铁棒等大打出手。3、40人手持刀、棍追打村委会成员。直追百余米,追上了廖世洪、周长青。廖世洪被打得昏迷不醒;周长青身上两条肋骨被打断。
    
    选举之后15天,“殷家林新村委”挂牌成立
    
    2005年1月8日,在济南市市中区殷家林村,一场真正意义的民主选举刚刚完成,周长青依然当选村委会主任。而在换届选举中,做出了很大努力的王付山、袁荣华、王传伦等人,结果没有选上。按照部分村民的介绍,落选后,王付山等人开始筹划“分村”,在选举之前,他们就做好了各种上任的准备,包括村委会新的牌子等。后来,即使落选了,他们依然毫不惭愧地摸挂出了“殷家林新村委会”的牌子,同时,开始挨家挨户走,要求村民加入他们的阵营。
    
    “都是一个村子的,怎么好意思不签呢,不签就是跟人家过不去啊”。一些签子的村民不情愿地说,甚至还发生了威胁村民的情况。
    
    “这肯定是非法的,是在搞分裂,非法成立新村,还自命为村委会,甚至还在村委会办公楼挂牌办公!”有村民说。
    
    据介绍,挂牌成立当日,“新村”村委会成员敲锣打鼓,公开广播经过镇政府、区政府批准成立新村委会,搞得非常热闹。同时承诺,新村村委会还有一个公司,谁加入了村委会,可以安排工作,注册资金有300多万元。
    
    镇政府表示对新村委会不予承认
    
    “新村”村委会成立后,村主任周长青马上向镇政府、区政府以书面材料形式汇报。经过镇政府召开会议决定,对于新村委会不予承认,并给予了书面答复。随后,周长青将镇政府的答复复印了十几份,张贴在村中醒目处,并在广播中予以公布。
    
    但是,蹊跷的是,在答复张贴之后,镇政府又派人将墙上的答复用墨汁给涂黑了。之后,“新村”村委会的大木牌子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村支部书记王付山则在喇叭里广播说,牌子被人偷走了,但是新村委会依然存在。
    
    日前,记者与党家庄镇党委阎书喜副书记取得联系,他说,当初周长青反映问题后,镇党委马上召开了会议,并且在10日内做出答复,对成立的新村委会不予承认,要求他们马上自行解散。但是对于涂黑一事,他不清楚。并且现在殷家林村也不存在周长青所反映的账目问题,早在2003年时,就已经解决了,公章移交给周长青,账目也重新建立了,是经过审计的。
    
    “两委”矛盾依然源于清查账目
    
    据调查,殷林村自1997年以来,一共经历了三次征地。第一次1997年修建京沪高速公路征地500亩,第二次2001年修建济南市外环路征地400亩,第三次2003年修建绿化带征地160亩,目前殷林村1500多口人剩下人均8分地。征地后,国家每亩地支付了一万多元的青苗补偿费。但这些补偿费一直没有落实到村民手中,党支部用这些钱投资办厂,赔了20多万元。而殷家林村村民连微薄的青苗补偿费(每亩8、9000元)也没有得到。粗略估计全村征地款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至今不知去向。
    
    周长青当选上村委会主任后,他就带领村民坚持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查账,要求公开以前的账目和如数归还村民应得的征地补偿费,但大多如石沉大海。2005年初新的一届村委会选举,村委会与村党支部矛盾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以支部书记王付山为首的一班人处处打着党的旗号压人,张贴标语:“谁反对党的领导,谁没有好下场”等。有群众反映,2004年12月份以来,王富强的竞选班子专门请厨师,每天两班倒,连续不断地请村民到家里去吃饭,每天三桌。周长青的大姐说,她丈夫也去吃过一次。“我肯定支持周长青,我不会去”。此外,袁荣华还给村民们送油。村民还收到一份竞选承诺书。在这份承诺书里,王传伦和王付强、袁荣华被捆绑在一起。如果王传伦正式被选为村委会主任,王付强被选为副主任,袁荣华被选为委员的话。8号下午,全体村民都到王传伦承包的北山工地上领钱,每个选民200元。对此,王富强予以否定。
    
    我们将对殷家林村的事态发展继续关注。
    ――――――――――――――――――――――――――
    
    一个城郊村庄的民意争夺战 作者:黎光寿
    
    
    ——山东殷林村村委会选举目击记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的殷林村,是一个城郊结合部的村庄。城郊结合部的村庄往往是矛盾密集之处。1月,正值该村民主选举的时候,本报记者走进了这个村庄……
    
    一个城郊村庄的民意争夺战
    
    ——山东殷林村村委会选举目击记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的殷林村,是一个城郊结合部的村庄,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城市化大潮的影响下,随着土地被征用村庄渐渐变小,但村民处境的改变就只是到济南市区去打短工的人多了,对于多数的人来说,长期稳定的工作希望仍然渺茫。
    
     城郊结合部的村庄往往是矛盾密集之处,如何处理好这些矛盾,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殷林村就是这样一个值得关注的村庄。1月,正值该村民主选举的时候,本报记者走进了这个村庄。
    
    
    现场
    
     1 印象最深的是随处可见的标语
    
     2005年1月6日凌晨6点,东方的天空刚刚泛出一点白色,记者就来到了位于济南市西南郊的党家庄镇殷林(又称“殷家林”)村。
    
     记者的到来并没有惊动村里的狗,村里一片寂静。记者乘坐的汽车经过殷林小学的时候,司机说:“今天白天就要在这里举行村委会选举。”借着汽车的灯光,记者发现,在“殷林小学”标牌下面,贴着一张红纸黑字的标语:“坏人钻了选举空,耍了村民老少穷”。记者下车,看到了更多标语,数也数不清,村里主要道路两边的电杆上、墙壁上到处都是,这些标语内容五花八门,丰富多彩。
    
     一张标语上写道:“人格立场最重要,投好自己那一票。”另一张标语上写道:“千万不要把票卖,一票能把大事坏。”又一张写道:“村民团结一条心,这场选举要认真。”
    
     一张标语这样写道:“送了上头送下头,看准当官有赚头;送烟送酒送钱财,官职到了再捞回来。”
    
     一些标语写道:“心怀私利把官当,真要选上民遭殃”;“贪钱沾光心不净,一提查账做噩梦”;“买官者掉了小钱捞大钱,咱村民坚决不上这贼船”;“走一走,看一看,谁把耕地占一片,想一想,算一算,谁把地钱来侵占”;“选举他与国法抗,目的就怕查老账”;“请客送礼给糖豆,选上以后割你肉”;“反腐倡廉是正道,坚决不选那一票”。
    
     一面墙壁上同时贴有四张标语,上面写道:“认真选举要实现,村里老账坚决算”;“民主选举要发扬,别叫坏人把官抢”;“请吃贿票是邪气,一定不打好主意”;“只为村民把家看,不与腐败一边站”。
    
     一张别具特色的标语这样写:“请客我也到,送钱我也要,要知我选谁,只有我知道。”
    
     此后三天,记者一直在村里发现不同内容的标语,这些标语根据执笔者所属派别的不同,所用纸的颜色、书写的形式也都各有不同。
    
     2 殷林村换届选举为何放在最后
    
     6日上午7点,太阳刚刚冲出地平线不久,殷林村换届选举投票在殷林小学开始。当天的选举由全体选民投票推选6到7名村委会候选人,这个程序被称为“海选”。
    
     记者来到选举现场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在殷林小学大门外,一个大横幅上贴上了“殷家林村第八届村委会选举大会”几个大字,铁门紧闭,只留了北边一个小侧门供人出入。
    
     征得选举委员会主任周长青的同意,记者进入选举现场。现场一共分成两个区:一个是公开的领票投票区,就在小学的操场里面,又分成三个片,一、二村民组一个片,三、四村民组一个片,五、六村民组一个片;另一个区就是秘密写票区,在学校幼儿园内。
    
     记者拿着照相机,准备把殷林村这一历史镜头记录下来,可是除了在入口处拍照没有人提出异议外,在领票处和投票处,只要有镇干部把守的地方,都以侵犯肖像权为由拒绝记者的拍照。
    
     上午9点钟左右,党家庄镇党委副书记阎书喜来到选举现场。阎告诉记者,党家庄镇45个村的选举都基本结束了,就剩下殷林村等3个村没有结束。镇党委、政府之所以把殷林村的换届选举放在最后来抓,是因为殷林村历史问题多,村里的矛盾比较突出,这样做有利于集中干部力量和警力,才能保证这个村的选举顺利进行。他劝记者拍几张照片以后赶快走,否则“一会儿别人知道你是记者以后你想走也走不了了,他们会把你堵住,会揍你”。
    
     下午2点半左右,唱票结束。选举工作人员到办公室登记选举结果并确定候选人。周长青以672票排名第一,建筑老板王传伦以551票位居第二,村民韩玉祥以508票位居第三,廖世洪得493票,王富强得471票,刘永亮得430票,袁荣华得381票,妇女崔广华得320票,村民王献荣得194票,村民陈孝儒得189票。按照得票多少排列,周长青、王传伦、韩玉祥、廖世洪、王富强、刘永亮顺利成为村委会候选人。
    
     村支书王富山认为村委会候选人应当有7人,他主张应将袁荣华列入村委会候选人名单,周长青认为袁荣华票数不够,是否增加应当由选举委员会决定。袁荣华这时也进入办公室。双方僵持不下,气氛紧张。交由阎书喜裁决,阎同意候选人增加到7人。
    
     3点钟,周长青宣布,周长青、王传伦、韩玉祥、廖世洪、王富强、刘永亮、袁荣华当选为新一届村委会候选人。7名候选人当中,只有王富强一人是党员,王富山是他的哥哥。周长青是原村委主任,王传伦、韩玉祥等人是原村委会班子成员。
    
     3 金钱买不到的选票
    
     “我代表韩玉祥、廖世洪、刘永亮几个人,感谢殷林村的村民们对我们的选择。你们是有觉悟的、正直的村民,你们发扬了威胁吓不倒,金钱买不倒,花言巧语骗不了的精神,用手中的选票,做出了你们正确的选择。为了殷林村明天美好的未来,请村民们到村委会来开个会。”6日下午4点,周长青召集支持者开会。群众陆陆续续来了100多人。
    
     这是一次忆苦思甜大会,周长青和他的竞选伙伴韩玉祥、廖世洪、刘永亮、崔广华一起出现在村民面前,当他们说起从1999年开始以来的故事时,台上台下很多人泪流满面。
    
     据介绍,殷林村自1997年以来,一共经历了三次征地。目前殷林村1500多口人只剩下人均8分地。
    
     据介绍,征地后,国家每亩地支付了一万多元的青苗补偿费。但这些补偿费一直没有落实到村民手中,党支部用这些钱投资办厂,赔了20多万元。周长青等人从1999年起选择了上访的道路,五六百人一起去山东省信访部门五六次,要求清查村里的账目,支付村民应得的征地补偿费。1999年5月,周长青上访被抓,群众还不知道没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周长青仍然有被选举权,选举之事就只有顺延。2002年,周长青出狱,参加村委会选举,当选为村委会主任。
    
     殷林村两委本来修建有漂亮的办公楼,周长青上任以后,新村委搬到该村西南角原来60年代给知青修建的一栋旧楼里办公,和老村委会划清了界限,正好和村里的几个五保户老人住在一起,新村委帮助老人打水,扫地,老人们脸上充满了笑容。
    
     老村委不向新村委移交公章,党支部也把账目掌握不放。法院强制执行,老村委还是没有移交公章,最后新村委和老村委的人打了几架,才把公章要过来。新村委还从原村委和支书手中要来了部分征地款,给被征地的群众每亩补偿了1500元。
    
     一届村委会的任期很快就结束了,转眼又到了换届的时候。2004年底,殷林村开始启动新一届村委会选举程序,周长青等人被选入选举委员会,主持新一届村委会的选举工作。周长青和韩玉祥、廖世洪、刘永亮、崔广华五人组成了一个竞选班子,集体参加竞选。而王富强、袁荣华、王献荣、陈孝儒组成了另外一个竞选班子,王传伦则开始以独立竞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
    
     有群众在会上反映,2004年12月份以来,王富强的竞选班子专门请厨师,每天两班倒,连续不断地请村民到家里去吃饭,每天三桌。周长青的大姐对记者说,她丈夫也去吃过一次,“我肯定支持周长青,我不会去”。此外,袁荣华还给村民们送油。
    
     有人举报说王传伦为拉选票,海选之前每个选民给50元,“现在成了正式候选人,他们还要每个选民给200元。”但后来记者向王传伦核实的时候,王传伦称没有送钱一说。
    
     “这次选举是1999年以来斗争的继续,如果在金钱贿选面前心软,捎带投他们一票,就是对自己和后代的残忍和不负责任;捎带他们一票就是出卖自己和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大家投票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投出你们庄严的一票。”
    
     周长青在演讲的时候,一些村民在台下说,“你们的心情我们是知道的,村里的事情大家心中都有个数。”
    
     1月7日上午,在镇领导的主持下,殷林村选举委员会召开会议,周长青、韩玉祥、廖世洪、刘永亮正式退出选举委员会,德高望重的廖远德被推选为新选委会主任,主持1月8日开展的正式选举工作。
    
     4舆论争夺战
    
     7日下午,正在记者前往村委会参加周长青和他的支持者集会的时候,听到天空传来标准的女声广播,广播的开头是:“根据《中国共产党基层工作条例》……”记者还没有听清楚下一句话念的是什幺的时候,另一个广播里浑厚的济南土腔开始喊了:“请广大村民到村委会开会……”
    
     同行的村民告诉记者,女声广播来自于村党支部,男声广播来自于村委会。“这好比一个力量来自上级,一个力量来自民间一样。”
    
     这天下午的大会一共来了200多人,经济发展协会、妇女协会、文艺协会的会员都来了,在村委会门前的空地上,密密匝匝地站了很多人。妇女协会和文艺队在会议开始前还高唱“……向着太阳向着小康向着新乡村发出万丈光芒……”
    
     下午5点左右,周长青和支持者的集会结束。记者走出村委会大院,就看到了一些用粉红纸写的标语,墙上的浆糊还湿漉漉的。
    
     一些标语上写道:“流泪,不代表有能力,是无能的表现”,“请村民三思,谁能带领全体村民致富”,“防止拉帮结伙、闹不团结的人进入村委”,“坚决防止有劣迹的人通过不正当手段进入村委”,“要防止那些素质不高、能力不强的人进村委”,“充分运用民主权利,投上自己神圣的一票”。
    
     当天村民还收到一份竞选承诺书。这份承诺书里,王传伦和王富强、袁荣华被捆绑在一起。如果王传伦正式被选为村委会主任,王富强被选为副主任,袁荣华被选为委员的话,8号下午全体村民都到王传伦承包的北山工地上领钱,每个选民200元。后来王传伦告诉记者,他是被动的,他一直都是一个独立候选人,只是王富强他们在印材料的时候将他的名字列了进去而已。
    
     当天下午,记者在一些村民的带领下在村中参观的时候,遇到了王富强的妻子,她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看着记者,直到记者消失。
    
     晚上,接阎书喜的通知,记者来到党家庄镇党委,阎要求记者晚上不要住在殷林村,8日选举时也不要到现场去,“我这里刚刚得到消息,他们有人准备对你下手。这种事情以前我们见到过多次,有一次我还见到一个记者的肠子给打得流出来了……”“你一定要去,我也阻止不了你,但出了任何事情我不管,你自己承担。”记者要求选举结束以后对阎书喜作一个专访,阎爽快答应了。
    
     记者离开殷林村。晚上9点钟的时候,济南市民政局一位干部打电话来说:“那个村情况很糟,你要采访哪个村我都可以给你安排,但是你一定不要再去那个村了。”
    
     5一个村的三权分立
    
     1月8日上午,记者一直在济南等待着殷林村选举的消息。不断有消息传来,说是有人半夜三更还敲门送钱,每个选民200元,送钱的行动一直持续到上午6点。由于选举委员会已经对投票规则进行了严格限制,夜间送钱的人无法把这些选民证带走。
    
     下午2点钟,村里传来消息,选举平安结束,周长青、韩玉祥、廖世洪、刘永亮票数过半,分别以789票、736票、672票、645票当选为新一届村委会成员。对此,周长青在电话中用“大获全胜”来形容。
    
     新当选的村委会成员排成一排站到背后之后,周长青宣布会议开始。他说——
    
     “感谢全体殷林村村民的选择……
    
     “既然殷林村的老少爷们选择了我们,就应当由大家来当家作主,村民的事情由村民说了算,重要的事情由村民会议决定。村委会和党支部要定期向联席会议报告工作,并张榜公布。我们要把联席会议形成一项制度,用制度保障民主,使民主成为习惯。
    
     “我们几个永远和人民群众站在一起,如果哪一天我周长青账目不公开了,如果哪一天我周长青不搞民主决策了,你们就可以以各种方式罢免我。
    
     “我们都有一个梦想,农民不再受歧视,在我们的国家里无论农民、市民都过着同样富足、平等、幸福的生活。基层民主制度深入人心,不再有贪污腐败,仗势欺人……我们要有足够的土地和资源养育我们的后代。”
    
     周长青的话刚刚说完,会场上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6选举后的分村风波
    
     选举结束以后,记者多次打电话准备采访党家庄镇党委副书记阎书喜,可是他不是电话关机,就是工作忙。
    
     1月16日,记者接到殷林村打来的电话,称选举失败的一方正在策划另外成立新村,正在拿着名单一家一家地找,让村民签名。“已经有200多户签名了”,来电的人说。
    
     记者给王传伦打电话,王传伦证实说,他们是成立了一个公司,公司是一个集体企业,村民签字是自愿的,他们签了字,就有可能成为公司的员工,“我们公司固定资产有300多万元,我给村民找工作做。”记者欲向阎书记询问“分村”的内幕,可电话打不通。
    
     王传伦还告诉记者,在选举过程中,他自己没花过钱,“送钱的传说根本就是没影儿的事儿。”
    
     记者给王富强家里打电话,其妻一听说是北京的记者,说了声“没门”,就把电话挂了。
    
    村民的每一票都可能决定殷林村的未来
    
      (本新闻摘自:公益时报)

_(博讯记者:维权者) (Modified on 2005/8/30)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