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太石村民罢免村官动议发起人冯秋盛流落在外
(博讯2005年8月21日)
    
    


提交者:郭飞熊
    
    


太石村民罢免村官动议发起人冯秋盛流落在外


——广州郊区太石村罢免村官工作最新进展
    
    


郭飞雄
    
    
    
     在发生816流血事件后,国内外《美国之音》等多家媒体迅速对此作出了报道,香港《南华早报》、纽约《新唐人》电视台等还进行了连续新闻追踪。(我们也向国内各媒体发出了邀请,但遗憾的是他们无权成行,甚至曾经报道过太石村罢免事件的《南方农村报》也被番禺区有关部门派人前去大闹了一场)村民们通过电话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他们感到自己的声音可以发出去,不再会出现被人蒙在黑罐子里往死里打的危险,特意要我向帮助他们传达声音的媒体人士表示真诚的谢意。
     8月17日下午,我在广州接到了前来向我寻求帮助的太石村民冯秋盛。冯秋盛是此次太石村罢免村官动议的倡议人,因此受到了番禺区和鱼窝头镇政府的打击报复。他告诉我,他又一次遭遇抓捕之危。
     自8月16日被追捕后,冯秋盛被迫流落在外。17日下午,他前往邻村好友陈先生家中吃饭。下午两点多正在休息时,突然有20多名警察出现在陈先生的住宅前。陈先生夫妻见状十分愤怒,强烈要求警察出示抓人的手续,冯秋盛转身跑向屋后的农田,在庄稼深处躲了起来。当时下着暴雨,真是天助义人,警察无法上前搜索,只好把住路口,在天黑后撤走。冯秋盛在甘蔗地里躲了7个小时,确认安全后才悄悄离去。
     17日冯秋盛与我见面后,转达村民的意见,请我做他本人,以及被抓捕和受到抓捕威胁的村民的法律代理人。我接受了,并联系到广州珠江律师事务所郭艳律师和广州华之杰律师事务所唐荆陵律师接受委托。由于村民委托书传送较晚,18日下午4点多我和郭艳律师及她的助手一道赶往番禺区公安分局(唐律师因故未去),在门口信访办处被人为耽误了一会儿,才得知对口的法制办位于郊外的沙湾公安基地。
     下午5点30左右,我们赶到沙湾番禺区公安分局法制办。法制办两位先生接待了我们。一看到我的名片“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顾问杨茂东(笔名郭飞雄)”,就说,那篇文章是你写的吧,我们看到了,中间有失实的地方。我说,如果我们的文章有失实的地方,你就指出什么地方失实。他说不用,但如果严重了,我们将来会起诉你的。我说没问题。这位主讲的先生对郭艳律师态度友好,但对我有意刁难,因为他说“他也是公安……”暗示我们批评了他们,他们理当维护。他以村民给我的委托书不规范为由,拒绝回答我的提问,也拒绝回答我的委托书到底有什么不规范的地方(我想,他在这个问题有责任告知我,但他没有这样做)。但他反复说“你的文笔很好”,表现得没有失去礼貌。
     面对我们关于对被关押的七人处理的法律文书没有通知家属的质问,他说,行政治安处罚没有必要通知家人,但我们将法律文书交给了本人。这些村民分别被处以7到15天的治安拘留。他说今日已晚,拘留所已下班,周一上午你们直接去拘留所,在那里再申请见被抓的村民。
     由于天色已晚,谈话在十分钟后匆匆结束。
     出来后,我们驱车来到鱼窝头镇太石村,在简要介绍情况后,郭艳律师和助手立即开展取证工作。这时《南华早报》和《新唐人》电视台先后打来电话,对在村委会值班守卫财会室的村民进行了采访。
     村民告诉我,那个80多岁的阿婆冯珍现住在医院,身体状况非常差。冯珍阿婆的儿子非常激动地控诉地方政府惨无人道,指派警察摔伤80多岁的老人,天良何在,我让他将冯珍阿婆的“广州市番禺区人民医院医学影像诊断报告书”复印了一份给我,上面清楚地记录着,“右侧见少许胸膜改变”,“L1、2、3、5椎体变扁,考虑压缩性骨折……”对一位80多岁的老人使用暴力,将其抬起抛置,真是禽兽行为!村民直接将这种行为指为“日本鬼子才做得出来的”!
     村民还说,那位被打伤的16岁的男孩,是在离现场很远的地方放爆竹烟花时被派出所一位人员打的(前面梁文所写被武警所打有误)。据现场目击者说,那人先是一棒打在男孩的脑侧(偏向后脑处),随后又一脚猛踹在男孩的腹部。男孩当场昏迷,半夜才醒来,由于当地政府拒绝出医疗费,医院对于治疗不大积极,后来见男孩又出现危险(大便带血)才进行抢救。现在男孩已苏醒过来,但总是喊头疼,医院估计男孩被打成脑震荡了。
     村民告诉我,他们对警察的殴打坚持不还手。但是,如果官员和警察胆敢冲击财会室,就是在进行刑事犯罪,那时候,他们将和犯罪分子拼了。这令我担心不已,一再劝村民注意保重自己的安全。
     晚上9点左右我们被村民用车送回广州。
     19日,我和郭律师商议,将在近日,就此事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作紧急申述。随后我们安排村民为此写下关于8月16日流血事件的“亲笔证言”。
     19 日中午,我们得到一份难以想象的礼物——一位区公务员送给了我的一位学者朋友一套数码录像,上面有8月16日流血事件的现场报道。我看后,感觉在看电影画面。在中国很难有类似现场录像被保留下来。现在这份录像被朋友传播出去,交给了各国媒体和电视台,作为一场血案的真实记录,被世界各国人民所收看。那些地方官吏的为非作歹将受到世界正义舆论的严厉谴责,血案的指使者和缔造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20日一早,村民打电话告诉我,鱼窝头镇政府紧急起草了一份公开信,声称政府和警察没有打人。我想,这是他们针对我们搜集“亲笔证言”的行为所采取的“对策”。
     在现场和电话中,村民都告诉我,什么力量都挡不住他们按期依法举行村委会主任罢免,如果有谁敢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法》,谁就将为此而承担法律责任。
     我和郭律师及唐律师计划于周一上午前往拘留所探访被关押的村民,并要求番禺警方释放被无辜关押的他们。据村民来电说,有家属通过特殊渠道见到了被关押的村民,被关押者不断地哭泣,不知受到了何种威胁。我们为他们的安全感到十分担忧。
    
    
    2005年8月20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