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余振东其人其事:脾气暴躁 口头禅是“枪毙他”
(博讯2005年8月19日)
    余振东其人:余振东,大学学历,42岁,广东开平人。1982年,余振东正式进入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先后任信贷部副部长和正部长,后来升为副行长、行长。

      【昔日同事眼中的余振东】

       暴躁、低调、有胆识……记者在余振东家乡采访时,从昔日与他朝夕相处的旧同事口中,了解到了这名巨贪的另一面。 (博讯 boxun.com)

      印象一:脾气暴躁 口头禅是“枪毙他”

      看到余振东庭审的照片,中行开平支行的一名离职员工、曾与余朝夕相处的旧同事感到惊愕———如今这个头发花白的人还是当年那个盛气凌人的行长吗?在他的记忆中,余脾气暴躁,也因此在三任行长(先后为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中最令员工反感。

      曾任该支行存款部经理的这位人士说:“有一次,一个储蓄所装修,一位副股长负责监工。装修后有人向余反映传递票据的营业窗口太窄了,没想到余听后当场在办公室大发雷霆,大骂股长说要‘枪毙他!’这句话就是余的口头禅。他一生气就忘了场合,人前人后随时开骂。”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余工作认真,对身边的人要求极严。

      印象二:能力不小

      据介绍,余振东之所以能成为中行开平支行的行长,也有自身的能力因素。在1998年许超凡即将调省行工作时,等待新行长任命的开平支行处于“神经紧张期”,而江门分行起初并未决定由担任信贷部经理的余振东接任,但他最终凭能力坐到了这个位子上。

      1998年,江门市政府决定和省交通厅合作建设开阳高速公路,但苦无资金实现这个计划。余振东看出了这条高速公路将来会是一条“黄金路”,在市政府尚没有贷款规模的情况下,承诺向广东省中国银行争取贷款。最终,开平支行拿到了省行4亿元贷款投资开阳高速公路。如今,这条公路被誉为“广东后续高速公路建设的典范和楷模”。

      印象三:生活低调

      记者昨天到了余原来的住所,巨款在手的他并没有过于张扬,他的家在整个小区内非常普通,位于一栋居民楼的二楼。从外面看,房子似乎已经解封,周围的邻居告诉记者,现在是余的亲戚居住。

      余的父母都是教师,从小家教严格。他从20岁开始就进了中行,在工作期间自考大学。他从一个储蓄员做到了中行开平支行行长,出逃的时候已经是江门分行的副行长。余振东被引渡回国后坦言,1983年至1992年当普通职员的那段时间才是最美好的,当时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做好我自己的工作”。

      【当年中行开平支行被指上下勾结贪钱成风】

      “不干马上死,干了慢慢死”

      “在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任内10年,整个开平支行都知道这3人在干什么!”余振东当年的一名同事说,除了这3个人之外,卷入案件的人几乎遍及整个支行。

      500员工200人被问话

      据余当时的一位信贷部同事小李(化名)说:“那个时候,只要余一声令下,整个财会部、信贷部、外汇部就会勾结起来一同涂改账目。”有的员工选择与他们同流合污贪钱,但也有的人想洁身自好,这时同事们都会互相劝说:“不干马上死,干了慢慢死。”这句“哲理”一直流传到2001年东窗事发。

      2001年10月前后,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前后出逃国外。相关部门在他们出逃后,相继请了该支行近200人问话,而当时开平支行的员工总共只有500人。当时整个银行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大家惶惶不可终日。最终,被判刑的有20多人。其中,财会部经理余鸿斌被判刑28年,清算部经理何佩玲(女)被判刑23年。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许超凡、余振东等人就以该行的名义在银行附近修建了潭江半岛酒店,该酒店高33层,极尽豪华。据传是为了这伙巨贪洗钱而建。案发后,酒店的总经理梁炳进感到末日将近,从33层楼跳下自杀身亡。

      三人出逃引发挤提一星期

      据介绍,2001年10月,银行行长携巨款外逃的消息在开平当地引发了恐慌性的提款。很多储户在中行开平支行的各个储蓄网点前排起了长队,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一周。 _(博讯记者:wn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外逃巨贪余振东全盘认罪 美方派员列席旁听(图)
  • 大陆首例被押回外逃贪官 余振东受审(图)
  • 余振东被引渡 美国封堵中国贪官外逃路
  • 外逃巨贪余振东被遣返内幕
  • 美国遣返余振东内幕:不判处其死刑的缘由
  • 贪污钜款潜逃的开平支行行长余振东 自美国引渡回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