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知情者透露:程翔陷入台湾情治圈套
(博讯2005年8月06日)
    据明报8月6日报道,很多认识程翔的人都无法理解:程翔作为一位长期爱国、生活俭朴、被捕前正赚取年薪逾百万元的资深新闻工作者,怎会像新华社昨日所指「按照台湾『国家安全局』的指示,在香港和内地建立了多条搜集情报的渠道」?内情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记者5日带着这些疑团走访了一些知情者,赫然闻悉了一些未为人知的细节。

    知情者首先明确指出,今次程翔案的核心,跟程妻刘敏仪早前所说,是「到广州取有关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访问稿」无关,而且程被捕的地点,也不是刘敏仪所指的「广州」,而是在深圳,并暗示程涉及感情问题。

     国家追查陆建华继而锁定程 (博讯 boxun.com)

    据悉,今次的案件,源于国家安全局发现一些国家机密落入了台湾情报机关手里。换言之,此案不是源于调查程翔本人。而寻找泄密者的工作亦很快取得进展。国安局开始把目标锁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陆建华身上。在跟踪陆建华的过程,更发现了陆经常到北京不同酒店的商务中心发传真,再追查下去,原来陆正是这样把一些机密材料送给香港的程翔。此时,程翔刚好在深圳,所以有关方面便在今年4月22日拘留了他,接着转为监视居住。

    问者即时追问:作为一名社科院的研究员,陆建华可以得到像新华社5日所指的国家「绝密、秘密级内容」吗?程翔又可以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机密呢?

    知情者指出,陆建华作为研究员,有时是可以知道中央要求社科院研究的一些题目,而且透过他的上司,他可以看到一些机密文件。早前路透社也曾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办公室主任陈辉亦因此案被捕。

    |「稿酬」动辄10万

    若是「为台湾『国家安全局』」办事,那程翔是怎么跟他们建立起关系呢?知情者总结称,应是在不知不觉间,跌落台湾情治人员的圈套。

    据介绍,在1998至2000年间,程翔被新加坡《海峡时报》派驻台湾,就在这段期间,程开始认识一些台湾的情治单位人员。起初有关的情治单位是透过一些外围组织约程翔写稿,请他发表对中国国情的意见,而据他的电脑纪录显示,这些「稿酬」动辄多达十万元,而陆建华正是程翔搜集材料的一个渠道,并曾收取程翔的金钱。

    到了2000年,当程被《海峡时报》调回香港工作后,台湾的情治单位继续要求他就一些特定的题目提供书面报告。由于对方要求的内容,愈来愈「深入和敏感」,为了保护自己,程翔开始用上「陈元春」的化名。

    |「这笔钱可能连程妻也不知」

    作为一名资深新闻工作者,又曾长期在《文汇报》的驻京办事处工作,程翔当然知道什么是国家机密。据了解,程翔确实曾经怀疑「约稿者」的真正身分,并直接质询对方,而对方是以「打哈哈」回应,似是默认了。既然已起疑窦,为何程仍然干下去?知情者没有详细解释,只说这笔钱可能连他的妻子也不知道。

    与不少香港新闻工作者一样,记者也认识了程翔好一段时间,并对他的为人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对上述披露也感到有点难以置信。不过,知情者慨言,间谍案往往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举例,前年(2003年),当中联办前秘书长蔡小洪被揭发为英国情报机关搜集情报,左派圈子中人也大感惊讶,因为蔡小洪绝对属于「根正苗红」一类,而且又得到国家的器重,但最终大家也得尊重调查所揭发的实情。

    从中国官方5日罕有地在案件未审结前,便率先披露了程翔案的不少细节看来,内地应已明白到香港民众及国际社会对此案的重视,因此有理由相信当案件审结之日,有关方面会愿意披露更多内容,以释外界的质疑。

    程妻「难以置信」盼探丈夫

    程翔被指为台湾当间谍而正式遭逮捕,3个多月来一直为丈夫奔走的刘敏仪,对北京的指控感到难以置信;她已经透过特区保安局提出探访程翔的要求。程翔任职的新加坡《海峡时报》则仍然坚信,身为该报中国首席特派记者的程翔,绝不会是台湾的间谍。

    程翔妻子刘敏仪5日透过香港记者协会发出新闻稿,对北京指程翔为台湾进行间谍活动的指控,感到震惊及难以置信。新闻稿中指,保安局昨早与程翔家人会面时,将一份新华社的报道,及北京市国安局对被捕人家属发出的通知书副本,交予程的家人。有关官员并通知家属,程翔已遭正式逮捕,并羁押在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

    至下午,程翔家人联同《海峡时报》委派的法律代表,再跟保安局会面。会上刘敏仪提交一份信函,希望转交北京市国安局负责人,再度提出探访程翔的要求,及查询委聘法律代表的程序。

    不过,刘敏仪说,由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不会对案情发表任何评论。她并感谢连日来各界的关注和关怀,及对程翔的支持和协助。

    |「中方保证程人身安全」

    新加坡《海峡时报》执行副总裁冯元良形容,北京正式逮捕程翔,总算是积极的发展,但他仍坚信程翔没有从事间谍工作,「没有任何的怺象,我亦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会做间谍活动」。

    《海峡时报》发言人表示,已接获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通知有关消息,但由于资料有限,未能对案件进一步评论。发言人又说,已透过中国大使馆,向北京当局要求接触程翔,及为程委派法律代表。

    冯元良在商台节目《左右大局》说,争取公司的律师与程翔见面,至今未有回应。他们亦已通过香港律师与程太接触,讨论稍后的法律程序。他说暂时不会立即派人往北京,「这是非常冲动,即使明天到北京,也于事无补。」他称现交由律师处理,待明朗化才再考虑。

    冯强调,《海峡时报》并非冷淡处理,已积极透过半官式方法要求解释事件。他又指中方不时向他们发放信息,保证程翔人身安全,健康精神良好。

    好友挺程:「苦行僧」不会为钱工作

    对于程翔涉嫌间谍罪被内地依法逮捕的消息,他的友好都感到惊讶,但他们仍然相信程翔的人格,不会为钱做间谍。曾发起港大联署行动的香港大学毕业同学会干事麦齐明称:「我感觉没有帮错他,我至今仍相信他不会这样做。」曾与程翔共事的刘锐绍,相信生活俭朴的「港灿」程翔不会为金钱做间谍。

    麦齐明昨得悉程翔被依法逮捕的消息感到不开心。「我不认为他会这样做,但又好难话政府讲潯鮕假澖郃我也不明白(新华社)点解会□讲□。我认识的程翔是不会为钱□做。」另一联署人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也相信程翔不会做间谍工作:「作为他的朋友,我相信他的品格,我相信他不会这样做。」

    而曾在《文汇报》与程翔共事、相识数十年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并不相信新华社列出的罪状。他指程翔并不看重金钱,平日生活简朴,前同事都称他为「港灿」,他的生活如「苦行僧」般。刘相信程翔案并非普通案件,相信中央有政治考虑。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认为在法律层面,现阶段应先假定程翔无罪。他不满北京正式逮捕程翔前,长时间囚禁他,不容许他跟其他人接触。他希望程翔今次能够接受公开审讯,亦希望北京公开有关证据及准许记者采访。

    前政协常委、《镜报》社长徐四民表示「记者职责是抢新闻」,希望有关当局拿出证据,让大家可了解事件因由。那是否意味程翔是因为「抢新闻」而误堕陷阱,徐四民表示要看当局交出的证据,又指记者的身分敏感,采访时应格外小心。徐四民称会尽量协助程翔,但「如果证据充足,我也没法子」。

    中联办主任高祀仁表示,新华社报道已披露程翔犯下的罪行,有关当局进行逮捕,只是依法办事。至于程翔会否被定罪后递解出境,高祀仁称要交由内地司法机构决定。高祀仁指事件不会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三大政党、记协及新闻行政人员协会的声明均表示,希望内地有关当局依法办事,公平公正审讯。身为程翔好友的民建联曾钰成希望,程翔的权利获充分保障。自由党主席田北俊指香港应尊重内地法律,希望事件能尽快处理。何俊仁称现阶段难以跟进,希望程早日获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各方对程翔被正式指控逮捕做反应
  • 报业控股针对程翔被捕事件发表声明
  • 程翔受到中国政府起诉即将被判刑(图)
  • 中国可能以间谍罪将程翔驱逐出境
  • 港媒指程翔有望短期结案获释
  • 程翔妻子称丈夫身体健康暂无释放消息
  • 程翔近日内恐不会获释
  • 程翔之妻预料丈夫月底获释
  • 程翔妻子:官方故意散布程将获释消息
  • 传程翔下月初获释
  • 曾慧燕:程翔案扑朔迷離
  • 胡办人员利用程翔借香港向境外通气?
  • 程翔电脑为北京提供拘捕证据?
  • 程翔事件,黄伟可否进一步交代?
  • 港媒体:程翔涉嫌向台湾透露大陆对台政策的底线(图)
  • 学者质疑程翔被扣案涉及中共内斗
  • 程翔疑化名“钟国仁”揭中俄边界问题上中共卖国
  • 中美律师谈程翔案司法程序
  • 媒体和团体谈记者程翔在华被捕
  • 解救奥菠娜和诱捕程翔/万生
  • 橫眉:由程翔泄密被捕推测中共对台政策的底线
  • 梁文道: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毛孟静:程翔他爱国爱得过了头
  • 梁文道: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毛孟静:程翔他爱国爱得过了头
  • 程翔案:爱中国,太沉重/林保华
  • 古德明:吾何惧程翔执简而进
  • 罗孚:六四永恒之光与程翔冤案
  • 程翔案扑朔迷离,凸现中南海港台政策方寸大乱
  • 苹果日报:为程翔,六四集会见/毛孟静
  • 程翔:金尧如立德立功立言
  • 间谍?叛徒?大法?北京诱捕程翔/凌锋
  • 香港苹果日报:我以我血荐程翔
  • 张翠容:程翔的采访人生
  • 程翔堕入中共魔手/凌锋
  • 凌锋:程翔堕入中共魔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