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村民十元钱“卖掉”民主权利
(博讯2005年8月02日)
     日前,新华社记者接到河南省新密市岳村镇岳村部分群众反映,在不久前举行的村委会换届选举中,该村村民郑金成通过包酒席请客、送烟、送钱等手段"拉票",最终当选为岳村村主任。记者随后在调查采访中发现,在揭发郑金成贿选的村民中,竟然有不少人都是当初的"受贿者"。

    十元钱"卖掉"民主权利

     2005年4月,岳村举行第五届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据了解,通过4月5日初选,村民郑化建和郑金成分别以260多票和140多票当选为岳村村主任候选人,且郑化建在村主任和副主任两个候选职位上的得票都是第一。然而在几天之后的正式选举中,郑金成得票多达560多张,郑化建仅赢得了280多张选票,最终落选。岳村村民反映,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同样两个人的投票结果之所以会发生根本变化,主要原因在于郑金成的贿选"拉票"。 (博讯 boxun.com)

    据村民郑化铭介绍,自4月7日初选结果公示以后,郑金成就开始了"拉票"活动。郑化铭说:"请客主要集中在7、8、9、10几天,请客地点设在县城金汉商城烩菜王酒店和芦沟车站众迎酒店。村里共有8个村民组,郑金成雇了好几辆车,分批分批地拉。"

    郑化铭还介绍了自己的"受贿"经历:4月9日下午5点左右,村里开进来5辆昌河车到3组和4组拉人,说是郑金成请大家到县城金汉商城烩菜王酒店吃饭。"当时并不限制人数,我赶到的时候,人都坐满了。"由于对这种做法"感到别扭",酒席未散郑化铭就提前回家了,但郑化铭承认自己"走的时候,拿了一包烟。"

    由于和郑金成的儿子郑旭耀是同学,村民王海对郑金成的贿选过程比较了解。据王海回忆,4月9日下午,郑旭耀过来找他帮忙喊人吃饭,"当时地点都是我联系的,在岳村镇的芦沟车站众迎酒店。4辆车一共拉了8桌人,每桌酒菜220元,此外每人还有一包'红旗渠'。"饭后郑旭耀对大家说,父亲很有钱,有能力给大家办点实事,最起码不会贪污,希望大家到时候投一票。王海还证实,当天在众迎酒店吃饭的同时,郑金成在县城还请了一帮人,且"县城那个酒店一连包了几天"。

    一些村民承认还收到了郑金成送的香烟和钱。村民郑松卫回忆说,4月10日晚上,有人给家里送去一条"红旗渠",尽管没有说明什么,但由于此前郑金成请客吃饭的事,彼此都"心知肚明"。

     据王海介绍,除了请客吃饭、送烟之外,郑金成还向部分村民发放了"贿选金"。"发钱俺队里每户都有,每人10块钱,俺家4口人,一共40块钱。"王海说。和王海同组的郑敏江、杨洪涛、夏志伟三家分别收到了10元、20元和30元钱。据夏志伟介绍,钱是由郑金成的亲家母靳水妞送来的。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收受了各种"好处"的村民承认,在随后的正式选举中,除极少数人弃权外,普遍投了郑金成的赞成票。选举结果公布后,郑金成高票当选村主任。

    竞选承诺打折 "受贿"选民后悔

    既然饭也吃了,烟也抽了,钱也拿了,为什么事隔不久又后悔当初的投票选择,并主动站出来揭发贿选呢?对此,岳村许多村民表示,郑金成当选后的所作所为与竞选演讲内容不符,竞选承诺大打折扣,从而造成大家对其失去信任。

    据郑敏江等村民介绍,郑金成在竞选时承诺:上任后自掏腰包购买一台联合收割机,免费为村民收割3年;麦收后免费为村民发放玉米种子;免费为村里修路;自己掏钱改造村小学;在岳村建厂;帮助村里把瘫痪的自来水管道架通,让大家重新吃上自来水等。

    岳村一些村民表示,给郑金成投赞成票并非只是因为吃了他的饭,得了他的好处,更多的是认为他家里比较有钱,给大家的承诺有可能兑现,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郑化铭告诉记者,虽然当选后第三天郑金成就买回来一台联合收割机,但实际收割时并未免费,外地来的每亩收费35元,郑金成每亩收费25元。而麦收以后免费发放玉米种子的承诺也没有兑现。至于吃水问题,不少村民反映在郑金成当选后多次到村委找他,但时至今日,仍然有很多村民掏钱买水吃。

    令部分村民对当时的投票选举感到后悔的,还有村里从5月16日开打的一眼新煤窑。岳村地处采煤沉陷区,村里不少人家的房屋出现裂缝甚至倒塌,土地无法耕种,一些村民被迫搬迁,多数村民对开矿采煤颇有看法。一些村民认为,郑金成常年在外地开矿,回来参选村干部并不是真正目的,而是为了岳村地下的煤。

    接受采访时,郑金成承认当初许诺为村里购买收割机,但否定了免费收割和供应玉米种子的说法,并称自己还承诺当选后不拿村里一分钱工资。此外郑还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捐资2万多元为村里修了300多米的柏油路,而采煤造成的房屋倒塌等损失补偿也正在积极和一些矿主协商。"自打当上干部以后,我已经贴进去10来万块钱了。" 至于新打煤窑一事,郑金成表示该煤窑属于郑煤集团芦沟煤矿,自己上任后代表村里和芦沟煤矿签订了相关合同,村里负责解决"三通一平",矿上每年向村里缴纳30万元的管理费。

    记者随后就"郑金成是否贿选"一事询问了岳村镇有关领导,该镇书记张平称,换届选举时,每个村子都有镇里下派的督导干部,当时并未听说岳村有这种情况。到目前为止,镇里也没有接到群众的相关举报。

    警惕"草根民主"异化为"富人政治"

    采访中,郑金成和郑化建两人的基本情况引起了记者的兴趣。据了解,郑金成今年65岁,常年在外开煤窑,此前从来没有当过干部;而30多岁的郑化建是个党员,平时做点小生意。

    郑化建告诉记者,竞选时自己也向村民做了不少承诺,具体包括:新打一眼机井,并免费给村民供应自来水;改建岳村小学;力争在村里上两个项目(一个饲料厂,一个养殖场)解决部分村民就业;两年内把乡间公路全部贯通等。

    不少村民表示,尽管两个人的承诺都差不多,但郑金成家里很有钱,更有能力兑现承诺。村民郑敏江直言不讳地说,受贿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村民素质低、爱贪小便宜的毛病,但大多数受贿选民在潜意识里仍然想选择一个有能力为大家办点实事的人。"现在没钱办不了事,修路、建学校哪样事情不要花钱?"

    有关人士就此分析,在一些经济落后地区,群众盼富心理较强,而一个经济实力较强的候选人的承诺往往更能给村民带来希望。

    河南省社科院法学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牛苏林则认为,当前在一些地区的村民选举中,有不少"富人"正是抓住了选民的这种心理给自己造势,从而拉取选票。表面上作出各种各样的承诺,一旦当选却利用手中职权大肆捞取好处,从而使"草根民主"陷入"富人政治"的误区。

     "其实'富人'能否当选村干部并不是主要矛盾,问题的关键在于首先要保证程序合法。"牛苏林说,"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富人'不是'慈善家',民主的进步和完善只能依赖制度的进步,而不是富人的慈善之心。"

    至于如何避免贿选现象,牛苏林认为,除了不断提高村民的民主意识外,地方政府采取措施,加强监管才是最主要的,同时也应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作为村民自治的第一步,一旦民主选举出了问题,将会给民主进程带来恶劣影响,后面的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基本上就是形同虚设。基层民主极有可能被异化。"牛苏林说。

     来源:新华网河南频道 _(博讯记者:hshssada)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