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四川宜宾天元集团内退职工为被捕下岗工人紧急呼吁
(博讯2005年8月02日)
    
    [ 作者:四川宜宾天元集团内退职工 ]
     (博讯 boxun.com)

 一切支持同情弱势群体的同胞们、同志们:
    
    我们是1400多名“宜宾天原”内退下岗工人,在宜宾当局极力主导的“国企改制”中,被无端剥夺去主人公身份,变成社会贫民的。为争取转换身份补偿金(以前的劳动剩余价值),自2003年8月起,我们不断上访,层层反映。
    
    三个月前,我们派代表赴京上访,请求按中央文件补发《转制补偿金》,得到批文[信访局(55)号],由省市就地解决。2005年6月,由宜宾市委、市政府、公司领导和下岗工人代表开会,经市委批准同意七月27日补发。
    
      然而,这事触发了“1996年按宜宾土地政策内退的900多下岗工人”的合理责问,7月26日上午罗云突然反悔,不顾当局颜面,背信弃义。试问中央规定有什么错,宜宾土政策哪点正确?
    
      我们过去在这个有毒工厂工作了二十至三十年,进厂时是青年小伙子,累得现在头发斑白,四五十多岁了,给国家和工厂挣了多少利税?这些都是我们血汗铸成的呀。国家出的资本,你罗云有多大功劳!你发明了?你改进了?其实你只偷了!肢解了。你就等着赔退吧!现在我们人老了,没人要了,把我们变成穷人!我们按工龄一个月只拿100到200多元的生活费,小孩子还要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怎么要生活去?!就是拿这点点补偿金,又能支撑多久?现在我们找工作又没有人要了,到七八十岁怎么办?何况现在大学生都难找到工作。
    
      现在罗云你竟泼妇骂街:“你们尽管去上告,我这个全国劳动模范还怕你们不成!”并且从7月26日下午13点40开始,由公安局防暴队200多人,抓捕讨说法的下岗工人15人,晚上又继续抓人,到发稿时已抓捕25人。现在局势正在恶化中。
    
      你这个欺世盗名的罗云,真地按MBO(中小工厂卖给管理层)买下“宜宾天原”或“宜宾纸业”,你无法无天,可真要变成现代的希特勒了,像你这样被贪婪利益集团和白领阶层捧上天的人当了家,劳动人民还有活路吗?!
    
      亲爱的同胞们、同志们,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吧!我们先走一步了!
    
      并且也想一想你们的后路吧!
    
    “宜宾天原”2500名下岗工人
    
    2005年7月27日15点
    
    罗明中(手机 13154698475)
    
    又讯:与“宜宾天原”紧邻的“长江纸业”1073名下岗工人,因“假破产”只拿170元生活费,无法生活。从7月25日起,已经包围办公大楼三天了。希望社会主持正义支援。
    
    我被国家安全局政治警察审讯了
    
    [ 作者:火石 ]
    
    亲爱的同志们:
    
    2005年7月28下午1点,我被国家安全局政治警察审讯了。
    
    我是1950年上海同济大学毕业的机械工程师,共产党员,现年已经81岁了。我曾是《宜宾纸业》的设备动力处长。
    
    政治警察没有说出他审问我的真实原因,审问后我通夜睁眼,几天精神恍惚,想不到解脱办法,想来想去,我想我的“罪状”应是:
    
    2004年8月,贪婪的罗云利益集团妄图贪污(职工住房土地证费)大约60多万元。国家只收每户33元,罗云集团收220元至1012元。我已经交了220元,后来群众反对,我跟着上访物价局、土地办,写了三份《上访回声》使他们的计谋没有得逞。60多万元,在这小小的地方算不小的贪污了,因此,凡是罗云集团的不法分子和受贿的上司看到进口肥肉被迫吐了出来,必然痛彻心骨。
    
    2005年3至5月,我们厂里一些干部(其中有几位罗云请去吃饭)向温家宝总理、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省纪委、四川省委副书记、我的老部下(他登记是宜宾纸厂设备管理员)、四川国资委主任甘道明、宜宾地委书记解洪,送了一份《请查处〈宜宾纸业〉国有资产流失的报告》,这份报告尽管至今石沉大海,但贪婪者胆战心惊,所以恨之入骨,必欲置我们于死地,而后,才得安稳入睡。此时,罗云正是《宜宾纸业》的法人代表。
    
    政治警察还邀约我重访同济大学抗战内迁旧校址四川宜宾市李庄镇。我口里答应,心里实在怕汽车翻下岩去。他的上级狗急跳墙,什么坏事干不出来?况且我在上海(1948年1.29学生运动中)有被国民党殴打的经验。但我又想他既是知青,又是公安大学的毕业生,必然应有老共产党员的正义感和同情心,何况还是搬运工家庭出身,也许刀下留情,但命令不可违抗,他是选择正义呢?还是盲目服从?
    
    当时审讯的主要对话是:
    
    政治警察:“《宜宾天原》被捕的下岗工人反映你同罗明忠煽动天原工人闹事,有这回事吗?罗明忠送了一些资料吗?”
    
    朱回答:“《宜宾天原》的工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工程师还识得几位。李工程师送了几本公开出版的杂志。这显然是把《宜宾天原》的群众斗争往我头上扣,制造镇压由头!”
    
    政治警察:“这些书我也看了,我们还谈了彼此身世和经历。”
    
    我想谁人想害我呢?恐怕只有甘道明了。他在我们这个党小组讨论入党,后来一帆风顺,由地区副专员,四川省审计厅长(据说因此一般老干部都很感谢他),后被一致推荐为省委常委、秘书长。应该说甘道明漂亮,逗人喜欢,又能干,又会说。虽然在这小小的地方,官声很不好,但今年却又升了副书记。《请查处〈宜宾纸业〉国有资产流失的报告》只涉及罗云代管的一段时间,毫不涉及甘道明在宜宾纸厂当书记的事,也不涉及宜宾纸业上届班子被一锅端的事。我们又得罪谁了呢?!
    
    我已经约了政治警察2005年8月2日到他办公室去“坦白交代”,争取了解。谈话后我可就要流亡了,我想多活几年。
    
    如果我不幸,就算报答了人民用全公费培养了我这个大学生,也报答了生我育我的苦命佃中农父母了!单当然这就对不住我的子女和孙女、曾孙了。
    
    现在,发给你们正义的舆论,和我的老同学立此存照。我看了许多苏联革命和沙皇崩溃的故事,我经历了军阀混战,抗战,解放……我被杀人不见血的事件吓怕了,就算我胡说八道吧。愿革命人民保护我。我过去只知埋头工作,设计专利。现在该读一读政治书籍和工农打成一片了。
    此致
    敬礼!
    
    《宜宾纸业》退休工程师:朱
    2005年7月30日下午15:40
    宅电:0831—3551217
    注:政治警官陈洪初,知青、搬运工出身。
    办电:0831—8268111
    手机:13990928526
    

下岗工人被捕“罪”有应得?


    
    亲爱的同胞们、同志们:
    
    我们是1400名《宜宾天原》下岗工人,请求兑现《中央信访局(2005年)55号文》注明的政策,激发了1996年900多名下岗工人的合理责问。全国劳动模范罗云逞凶说:“你们尽管去告,难道我这个全国劳动模范就怕你不成!”双方熙熙攘攘,互不相让,200多武警于26日下午1点40开始抓捕下岗工人,群众纷纷逃命,逢高翻墙,遇坎跳岩,潜入玉米地里,一片惊恐,真是不可想象。
    
    
    此役共抓捕25至35人,有的逃亡在外。赴京上访代表罗明忠同志系转业军人,家属摆地摊。什么人以武力对付手无寸铁的下岗工人和妇女?这在人民民主和谐的国家中能容许这种现象吗?天理,国法,人情在哪里?
    
    
    《宜宾天原》是利税大户,还扬言每个中干白领发10万元参照MBO购买下工厂。
    
    
    悍然如此对待工人!岂不是把私人的金山建筑在弱势群体的血泪上吗?!
    
    
    我们工人创造了财富,过去是受人尊敬的国家主人,现在被海龟派硕士博士以及所谓的“精英”洋奴们弄成了最低层的奴隶!过去我们有事,可以找党委,找工会,找主管部委,现在能找谁?!我们现在已经 失去了许多许多,《共产党宣言》指出:“过去的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福利的”。全国的罗云们,你们入党是这样宣誓的?!(入党誓词)是怎么说的?!罗云你想想,你个小小中专生,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你想一想你向上爬的经历吧!你硬是要坚持那被毛泽东主席和一切革命人民唾弃了的“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治权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他们致富的条件”吗?!!!你也要我们服从你的致富条件吗?!我们只有高呼: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毛泽东永垂千古!中国共产党万岁!
    
    
    亲爱的同志们,人民的经济学家们、政治家们、老领导们,你们也替我们说说话吧!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章法?!
    
    
    我们强烈要求按宪法和新党章请求
    中纪委
    公安部
    调查并审计罗云的国有资产流失和劳模资料!
    我们要求公开审判此次“7.28事件”,以求得真相!
    
    
    我们强烈要求:
    1.允许家属探监!
    2.不准虐待被捕下岗工人,不准体罚!
    3.允许家属列席审判;请律师辩护!
    4.坚决反对暗箱操作!
    
    亲爱的同胞们、同志们,
    救一救苦难深重的人民吧!
    
    《宜宾天原》2500名下岗工人及家属
    2005年7月30日9点50分于四川省宜宾下江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5/8/02) (博讯 boxun.com)
  • 四川宜宾天元集团内退职工紧急呼吁
  • 四川宜宾天元集团内退职工紧急呼吁
  • 宜宾天原公司关于抓捕工人事件的说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