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民工举报定州砖窑包身工问题 神秘失踪18天无音讯
(博讯2005年7月22日)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7月20日播出“寻人启事”,以下是节目内容:

    主持人阿丘:寻人,姓名:陈忠明(音)四川籍。42岁。身高,约1.68米,右手六指,左腿打有钢板,6月30日0:30-早上8:20期间在河北定州失踪

      主持人阿丘:这个人,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找了18天了,仍是音信全无,很让人着急。此人自称叫陈忠明,身份是一名四川籍普通民工,但失踪前,他曾做过一件不普通的事:向一家报纸的记者反映他自己打工的砖窑,存在虐待工人的包身工问题!也就是说,他是一名举报人。 (博讯 boxun.com)

      影像:新京报标题

      旁白:6月30日凌晨零时30分至早8时20分之间,他在随两名记者前往河北定州核实所举报情况的过程中,在定州市大世界宾馆离奇失踪,《新京报》,接待陈忠明举报的报纸,由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联合主办,在北京颇有影响,对于举报人陈忠明的失踪,《新京报》认为疑团重重,并自感对其失踪负有很大的责任,于是通过报纸全力寻人,并详细披露了举报人陈忠明失踪的全过程。

      影像:新京报标题二

      解说:2005年6月27日下午,一个身着破旧T恤衫的人来到新京报社旁一家小店拨打110,

      影像:

      店老板:他一拨打110我就注意了,北京警方让他去定州报案,他不敢,他说他去过报社,进不了门,我就帮他联系了一个认识的记者。

      解说:在店老板的帮助下,他见到了《新京报》深度报道组的主编李列

      影像:新京报社

      新京报主编李列:他身上,就是说穿的衣服挺破的,然后就是说明显他这个肩膀上是有那种扛活的痕迹的。可以感觉到,他是一个,刚刚从工地上干完活,就到我们报社来的这样一个角色。

      主持人阿丘:陈忠明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3月17日,他在北京南站,被一名自称是大型水磨石地板砖窑老板的人骗到河北定州市,在当地的一家砖窑,他每天被迫劳动十多个小时,领不到工资。而一旦逃跑,抓回来就会遭到毒打。在报社,陈忠明提起裤脚,露出他打着钢板的左腿,说这次能逃出来,还亏了这条腿,他在家乡时曾遭遇过车祸,腿上打了钢板,在砖窑劳动时,腿伤发作,他趁机提出要回家换药,窑主害怕出事,便在6月18日,由工头亲自把他押送到定州火车站,花156元买了去成都的车票。陈忠明说,当工头亲眼看着他走进候车室,并威胁说如果报案后果不测。他还说,逃走之前,10多名遭遇相同的工友将身上几毛几毛的零钱凑给他,要他一定想办法解救他们出去。6月18日当天,他将火车票退了120多元,转头到北京,在北京的建筑工地上打起了零工,寻机打了110,按照程序,对方建议他向定州警方报案,出于恐惧,陈忠明不敢轻易回去,尝试求助媒体,最终来到新京报。

      主持人阿丘:陈忠明反映的包身工问题,在定州以前的确有过,据河北《燕赵都市报》和我们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的报道,就是在陈忠明打工的那种小砖窑,曾问题严重。来看一下当时的报道

      央视新闻影像:定州包身工事件曝光

      主持人阿丘:这则报道是一年半之前采访的,为了了解今天的情况,李列决定派记者和陈忠明前往定州调查。

      解说:6月29日下午5时,新京报记者刘炳路和张涛在陈忠明的指引下,来到他举报的砖窑。在现场,记者虽然看到了几名衣衫褴褛的工人拉车运砖,但没有发现这些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明显迹象。这个砖窑总占地约五六十亩,中间是一个20多米高的烟囱和窑丘,周围并无围墙和其它屏障。于是两位新京报记者便将看到的情况告诉了躲在采访车上的陈忠明。

      影像:

      新京报记者刘炳路:他听了我这种情况他就非常激动,他说,肯定有,他说,你们不是要证据,要举证吗,那我再回去一次,我再回到这个砖厂,我再找这些工友,他说只要我回去,这些工头肯定会打我,他说你们到时候把照片拍下来不就可以了吗,这就是一个问题,我们肯定不会让他回去的,就是说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他回去真的挨打的话,从报道这个角度来考虑,我们摄影记者张涛肯定能够拍下照片来,肯定有了证据,但是我们绝对不能那样去做,因为这样的话有可能会受到指责,我们自己良心上也过意不去。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想去报案,让警方来出面去调查这个事情。

      主持人阿丘:两位记者和报社沟通后,决定第二天陪陈忠明一起,向定州警方和劳动部门报案。但是,就在第二天早上8点,大世界宾馆313房间的记者到308房喊陈忠明一起下楼吃饭时,却发现房门虚掩,屋内无人,记者还以为陈已提前下楼。但一直等到九点,陈忠明还是没有踪影,人没了!而头天夜里12点半,他明明还在308房间内。

      影像:

      新京报刘炳路:我跟他说,你好好睡觉吧,待会儿把门插好,明天早晨8点来钟我们叫你去吃饭,然后一起去看看情况,当时就跟他这样说的,然后我们就出来。

      记者:那他怎么说的,像平时一样吗?

      刘炳路:当时是挺正常的,因为我们跟他说这个情况,他说好好,然后我们出来的时候,他就把我们送出来,然后他就插门了,就能听到插门声音

      主持人阿丘:陈忠明失踪了,而更让记者们感到蹊跷的事,另一个不速之客出现了,而这个人正是陈忠明举报的砖窑窑主高保义。那天早上,两位记者一直等到9点,陈忠明也没有出现。自感对陈忠明负有保护责任的两名记者,拨打了定州110。半小时后,记者的房门被推开了,来者约10余人,前面两名便装警察亮明证件,分别是定州市北城派出所副所长胥立军和北城派出所民警马建华。随后即进来三名男子,一人肩扛摄像机,一言不发,对着记者摄像。在一群鱼贯而入、腋下夹包的男子中间,脚穿拖鞋的窑主高保义出现了。他的出现给陈忠明的失踪,带来了最大疑团。

      影像:

      新京报记者刘炳路:高宝义说当天的早晨有两名劳动监察人员去过他们砖厂。说有人举报他们的砖厂有非法用工的情况,扣工资的情况,他还一个劲的骂骂咧咧的,甚至要我,把那个陈中明找来,你找来我们可以吗,你看看我们有没有这种情况,现在搞得我们怎么样,他就一再说这个。

      主持人阿丘:蹊跷就在这此前的记者根本没有跟窑主透露过身份、住处、来意。他是怎么知道消息的呢?然后既然他说早晨的时候,有两名劳动监察人员去过他们那里。反过头来,我们再问齐新民,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去过。他非常坚定的说没有,我们肯定没有派人去过。所以后来,到底有没有人去过这个砖厂,或者说是谁去的砖厂我不清楚。你说他们两个人的说法,是相互矛盾的。

      主持人阿丘:高保义跑到大世界宾馆要记者交出陈忠明和他对质,而此前记者根本没有跟高保义,透露过身份,住处,来意,他是怎么知消息的呢?按高保义的说法,是一大早就有劳动监察人员去他那里调查,说陈忠明举报他拘禁工人。而定州市劳动监察大队队长齐新民跟记者坚称,6月30日上午,劳动监察大队根本没派人去高保义的砖窑,高保义当日究竟如何得知消息,怎么就能在记者保安半小时后,就出现在大世界宾馆记者的面前,这现在还是个谜。

      影像:

      新京报主编李列:因为现在从我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想刘炳路也是一样的,就是很,内心是有煎熬的。

      记者:什么样的一个煎熬呢?

      新京报主编李列:那本来是想帮人家的,但把他带到一个,可能使他面临一个,难以想象的一个险境里,对吧?我这个原因是在于我们并没有用最怀的恶意去揣测某些东西。

      影像:新京报门前空镜

      解说:陈忠明在去定州之前,还曾经换了身干净衣服。再次来到当初拨打110的那家小店,感谢

      热心帮助他联系记者的店老板。

      影像:

      记者:我想问一下

      店老板:这个人现在怎么样

      记者:没找着

      店老板:还是没找着

      店老板:完了

      主持人阿丘:这是陈忠明留下的唯一的照片,也是新京报记者在试相机时无意中拍下的,这也成了现今寻找他本人的唯一线索。至今陈忠明仍音讯全无。这个几乎无一文又身有疾患的农民工,他去了哪里?是自愿还是被迫?是主动隐身、放弃举报?还是遇到了不测?他是安全的吗?即使人身是安全的,其生存又何以保障?同时他的失踪,也让他举报的问题在调查上陷入僵局,他所举报的是真的吗?当地砖窑到底有无包身工现象存在? 所有这些,只有找到他,才有澄清的可能。此时定州警方正在全力寻找举报人陈忠明,我们也希望知道陈忠明下落的人和我们联系,我们一定会为提供线索者严格保密。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包身工惨况举报者人间蒸发中国媒体彻底遗忘了他(图)
  • 民工举报定州包身工现象 遇当地官员失踪 (图)
  • 耐克“包身工”(图)
  • 现代“包身工”一瞥
  • 农民工:现代”包身工”?(图)
  • 河南临颍黑窑场像集中营 5人被批捕20多包身工获救
  • 广州发现当代“包身工” 记者卧底累得输液(图)
  • 北京包身工每天工作13小时 偷逃被打得跪地求饶(图)
  • 《包身工》为何退出中学课本?(图)
  • 辽宁盘锦现代包身工:活干得慢被扒光上衣
  • 甘肃惊现“包身工” 被锁在工厂里无法报警(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