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书再揭日军暴行:新书证明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者达30万以上(图)
(博讯2005年7月18日)
    新书再揭日军暴行:新书证明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者达30万以上

    新书再揭日军暴行:新书证明南京大屠杀中国遇难者达30万以上

    

    图片自北京青年报

    

    《澄清历史》披露多项新发现,证明南京大屠杀中遇难同胞30万人以上

     近日,一本40万字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新书《澄清历史》在南京面世,本书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记者第一时间专访了该书的作者,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专家———孙宅巍。 作者希望通过这本书,澄清中国人民最黑暗 最苦难的历史,也献给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30万同胞,纪念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8家慈善机构埋尸19.8万具

     孙宅巍:新发现了四家参与埋尸的慈善机构,迄今为止,学术界在对遇难同胞尸体掩埋与处理的研究中,一直延用着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崇善堂、红十字会、同善堂四家慈善机构,我新发现了红十字会八卦洲分会、代葬局、顺安善堂、明德慈善堂这四家慈善机构;市民掩埋队中,发现了北家边村民掩埋队;伪区政府中发现了第二、第三两区。南京代葬局是我在南京市档案馆翻阅资料时,新发现的一个慈善团体,主要职能为慈善性质的施材、代葬停柩等。1946年10月,南京代葬局救济科科长夏元芝因汉奸嫌疑被拘押时,于辩护状中写道:“迨首都沦陷后,本市军民为敌军惨杀者为数甚众,因之尸体遍地,伤心惨目。被告惄焉忧之,遂即派员率领代葬局全体掩埋伕役,终日收埋被惨杀之军民尸体约万余具。”这份档案资料,证明了南京代葬局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收埋了1万余具尸体的资料。接着我在档案资料中又发现,堂址设在燕子矶镇的顺安善堂收尸1500具,位于洪武路洪武新村的明德慈善堂收尸700余具。我还首次从档案资料中,发现了世界红十字会八卦洲分会(又称八卦洲支会)曾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收埋尸体的记录。该分会正式成立于1941年3月3日,曾掩埋沿江尸体1500余具,设立粥厂10余处。由此考证,8家慈善机构共埋尸达19.8万具。

     市民群体埋尸达24.6万具

     孙宅巍:在研究大屠杀的规模及其遇难者人数的时候,碰到的最大问题,是缺乏足够的统计资料。后来将目光移向尸体的掩埋和处理上,因为人死了,总有尸体;有尸体,就需要掩埋和处理。而处理尸体的过程中,必然要涉及到人力、时间、经费、工具等多方面的因素,这自然形成一批档案和口碑资料。这4家新的埋尸慈善机构的发现,进一步向人们揭示了当年为收埋尸体所动员的各方面社会力量之多,从而为控诉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提供了更加充分、有力的证据。除了各慈善机构外,还有由市民群体自发组织起来的临时掩埋队,其中以城西、城南、回民与北家边4支规模最大,他们共收埋尸体4.7万余具,南京区、市两级伪政权,也努力组织伕役,收埋尸体,据现在可查得的资料,其所掩埋尸体共达1.6万余具。扣除明显重复交叉的1万具,总计已达24.6万具。还有若干万具尸体被日军抛入长江或焚尸灭迹(据日军战俘太田寿男的供词),此外,还应充分估计到,有相当数量的尸体,没有被统计到任何一种处理尸体的数字之中。由此认定,南京同胞“被害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是有充分依据的。

     9万解除武装的军人遇难

     孙宅巍:计入“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中的军人,应是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在南京各区及毗邻郊县范围,并于放下武器后遭日军屠杀的那一部分。当时,在15万守城大军中,安全撤退了47000余人,损失了10万人以上。其中,放下武器后遭日军屠杀的约在八九万人之间。

     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将军曾指出:“(南京沦陷)不到三天,日本鬼子把中国投降的军人枪决了七万多人。”依据冯玉祥当时的高层官方身份,他的话当非信口开河,而应是有充分事实根据的。此外,日本大本营公布的南京“战果”为,中国军队伤亡86000人。日本上海派遣军于12月18日发表的“战果”,则进一步明确,“敌人遗弃尸体不下于八九万具”。

     “大南京”共40万人遇难

     孙宅巍:南京在历史上,从没有见过“大南京”的提法,但我认为为了更好地研究南京大屠杀,有必要引用一个“大南京”的概念。我们通常将南京大屠杀的地域范围界定为南京市的12个行政区内;但事实上,许多有关南京大屠杀暴行的记载,已超越了这一范围,似应适当延伸;如果考虑到施暴部队相同,暴行时间相近、地域相邻等因素,这个“大南京”涉及到一个北至陇海线、南达杭州湾、西抵津浦线、东临大运河的广阔地区。

     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前后六七个月的时间中,在南京周边苏浙皖地区的39个县市里,便又屠杀了10万名以上的平民。如果将日军在南京周边地区屠杀平民的数字与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联系起来考虑,其屠杀的规模就达到了40万人以上。我所提出“大南京”的概念,并无提高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数字至40万人之意。“大南京”与“南京”在地域上毕竟是个不等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日军暴行记录增至470条

     孙宅巍: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记录我把它又扩充了,由444条增至470条。因为,之前无论是田伯烈著的《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还是徐淑希纂的《安全区档案》,有关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搜集的日军暴行记录一般为444条,其中还有若干条空缺。我在朋友的帮助下,从美国国家档案馆档案中查到了441条,又从美国耶鲁神学院图书馆档案中找到了445-460条,还从其他资料中发现了461-470条。由此搜集到日军在南京的暴行记录总共为470件,是迄今为止所收案例最多、最完整的一份记录。如,新补上的第441条,“52岁的陈李氏在6号与其12岁的女儿返回南门的家,并平安地过了一晚。但第二天(7号)大约下午4时来了一名日本兵,坐了一会,便走了。大约在5时来了2名带枪的日本士兵,看到陈李氏的女儿后,日本兵想强奸她,但她从房子的后面逃走。陈李氏吓坏了,哀求原谅。这2个日本兵用枪托打她的头。她们在8号早上返回了难民营。”所有日军暴行记录,人名、地名的译名,均作了规范化调整。

     记者手记

     “我是一个五脏六腑不健全的人,却一直想写一本完整的书”,采访中孙教授的话让记者大吃一惊,后来经孙教授爱人及本人叙述才明白,2000年4月时,孙教授身体不适被南京某大医院诊断为胰头癌,当时医生把他的两个女儿叫了过去,嘱咐患者只剩下6个月的时间了,回家好好养着吧,想吃什么好的尽量满足。后来做手术时,做切片才知道是良性囊肿,但孙教授还是被切除了胰头、十二指肠和胆囊,并缝了15针,难怪自诩为五脏六腑不全。除了多种器官被切除,他还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刚开始写这本书时他的体重是150斤,而写完后体重不到110斤,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这位五脏不全的老人完成这篇40万字的著作。他说,希望通过这本书,澄清一页中国人民最黑暗最苦难的历史。

    来源:南京晨报

    ---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将申报世界遗产
  • 首份中国人记录南京大屠杀日记将公开(图)
  • 日本律师称重庆大轰炸同南京大屠杀性质一样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首批证书颁发 引起海内外关注
  • 南京大屠杀证人李秀英病逝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诉日本右翼作者案开庭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今日开庭 (图)
  • 《南京大屠杀》女作者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组图) (图)
  • 《南京大屠杀》作者自杀追踪:生前曾患忧郁症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日本右翼侵权案明日听证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起诉两名日本右翼分子
  • 胡锦涛5月4日视察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并发表对日强硬讲话
  • 现代社会的毒瘤——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社会学反思
  • 屠城的背后——换一个角度看南京大屠杀(图)
  • 黄叶:南京大屠杀不过是伟光正的一个幌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