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唯色:昨晚看了纪录片《天葬纪实》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2005年7月16日)
    
    
     提交者:唯色 发布时间:2005-7-16 11:14:49 (博讯 boxun.com)

    
    
    母亲想看这部拍天葬的纪录片。我也想看了。是个复制的VCD,在雍和宫对面的小店买的,显然只在个别的渠道流通着。大半年了,就没看,不知何故。
    
    根本算不上是电影。太业余了。第一个镜头就乱摇一气。纯粹是旅游者带着那种家用摄像机的途中杂记,毫不需要技术含量。
    
    完全没有任何铺陈,就那么扑面而来。我指的是天葬本身。它包括堆砌着石块的天葬场,屠夫装束的天葬师,远远飞来的秃鹫,最最不可缺的是——尸体,人的尸体。第一个是个小孩子,太小了,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第二个是个老人,非常瘦,简直就是皮包骨头。他俩当即被剥去衣衫,蜷曲着,赤裸裸。
    
    这现场可能是在康,而不是卫藏或安多。因为几个穿绛红袈裟的僧人,纷杂的声音中吐露的是康地口音。康的哪个地方呢?具体不详,很像是康北一带。至于拍摄者呢?虽未露面,但忽而四川话,忽而“椒盐普通话”(四川口音的普通话),显然是个四川人。他的同伴们出镜了。三个比较青年的男子。有戴眼镜的,有穿汉地僧服的,有打雨伞的。不知是谁的普通话十分港台。
    
    如果不见他们出镜,仅仅是诵经的僧人陪伴着操持刀斧的天葬师,即使那小孩子和老人的躯干被砍得如何地支离破碎,我也能平静地看下去,因为这本是我们民族的葬俗文化,虽未曾目睹,但耳熟能详。我还写过一篇康的一位天葬师的文章,浑身散发着奇怪气味的他,向我滔滔不绝天葬中的每一个步骤。
    
    可是他们的出镜立刻改变了这部片子的气氛。陡转直下。令人震惊。首先,我惊讶于应该清场的天葬场竟然出现外人。习俗上,死者在被天葬时,是不允许除了亲友之外的陌生人在场的。而且,护送死者的亲友也须是挑选过的,属相互冲或家中女性不能随行。这是拉萨的习俗。康或安多呢?差别会很大吗?大得来可以让非亲非故的外人,就在跟前,从头到尾、评头论足地看一个人如何被天葬吗?
    
    不是说天葬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被看。而是生死乃大事。一个人,在出生时有一系列郑重其事的迎接仪式,在死亡后同样也有一系列郑重其事的送别仪式,这当中饱含着对这一世有幸生为人身的尊重。因此,怎么能够任凭不是天葬师的他人轮番上阵,在嘻笑声中,用刀乱划死者的身体,用手乱捏死者的身体,并且摆出得意洋洋的姿势与完全无助的死者合影?这是我的第二个惊讶。
    
    而那个摄影者也参与进来。他把摄像机变成了肢解死者的刀和斧,逼近,逼近,不断地逼近。于是天葬也就变成了一个十分血腥的过程,血腥得令人恐怖,血腥得令人恶心,血腥得令人失去对生命的全部情感。似乎这样一种沿袭下来的葬俗,是对死者的最后一次毫不留情的施刑,如同屠杀。
    
    当急不可待的秃鹫密密麻麻地飞来,发狂地撕扯着皮开肉绽的尸体,那个戴眼镜的四川人,激动地喊叫着,激动地用脚去踢挤成一团的秃鹫,这已经不是一出简单的闹剧那么饶有趣味了。这也已经不是一种罕有的风俗那么供人猎奇了。而成为对每个观者的视觉、神经乃至内心的考验。就像在说:看你受得了受不了?至少,在昨晚,让我和我的母亲痛楚地感到,被重击了。母亲唉唉地叹息着,这两个人啊,真的好可怜,七七四十九天还没过完,就被折磨成这样,这中阴的路如何走得好?
    
    或许不知者不为过。不是一个文化的人当然不容易了解另一个文化的特别之处,尽管尊重生命是每一个文化的起码。所以我惊讶于我们的“刀登”(拉萨话是“多丹”,指天葬师)和喇嘛们过于的宽宏大量,让人怀疑,应当遵守的禁忌是不是早已被几个金钱轻易地打破?否则,如果猎奇者没有花钱来买 “天葬”这场戏的入场券,怎会如此恣意妄为?拉萨著名的色拉寺天葬场因为离城很近,经常有许多观光客跑去偷窥和偷拍,以致惹恼死者的亲属而发生不愉快。但现在也听说,只要用钱买通天葬师,个别天葬场是随便可以参观的。甚至,有的天葬场居然开始卖门票,变成了旅游一景点。如此下去,死者何以堪?!死又何以堪?!
    
    补充一句,那四个人,如果真的花了些钱也不会白花。把如此详尽的天葬过程制成VCD贩卖,肯定不乏销量。而且还注明“欢迎流通,功德无量”,比起一般VCD要贵好几元。看来他们是铁了心想挣这个钱的。西藏还剩下什么,尚未被发现、被开发和被流通呢?
    
    此刻,我记起我写过的那位天葬师说过的几句话:“人死了,如果没有好好地被天葬的话,是会变成鬼的,就像壁画上的那种专门在天葬场出现的鬼,一身的骷髅架子,很吓人的。”“每次在天葬场上用刀子划死人的时候,我都把这些死了的人想成是我自己,我都在心里祈祷,下一次轮回的时候有一个好的转世。”或许,这些话会被认为可笑,但这是另一个文化。对于别人是异质的文化。却是属于他的文化。
    
    他还要求我拍摄这样一张特殊的照片:他像一具被捆绑了四肢的尸体蜷伏在草地上,眼睛紧闭,了无生气。他说:“送来天葬的死人都是这样子。我很想看看我自己死了之后,被抬到天葬场上是一副什么模样。”可是,我现在想,假如他知道他在天葬场上的结局与这影片中的老人一样,他会怎么办呢?当然,从佛法的究竟意义上说,这个他并不是他,因此他完全可以毫不在乎。但相对意义上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