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等着——为沙兰镇惨祸一个月而作
(博讯2005年7月10日)


『闲闲书话』
    


作者:shidi 提交日期:2005-7-10 12:33:00
    
    我等着
       ——为沙兰镇惨祸一个月而作
      
      十个月前,在俄罗斯的别斯兰,有155名儿童死于惨祸。关于他们的死因,国际舆论众说纷纭,但有一点非常清楚:惨祸的根源是恐怖势力的残暴。即使俄罗斯政府确有责任,那也出自积极的救援行动,是在严格地履行政府义务中出现的失误。
      一个月前,在北中国的沙兰镇,又一批儿童死于惨祸。关于他们的死因,中国的媒体噤若寒蝉。天灾?人祸?我们不得而知。各种解释和猜测在网上流传,而我们甚至连确切的死亡人数都不清楚。有关政府的报道,是一个个“阶段性胜利”、“决定性胜利”的宣布,那后面是不是还有“获胜者”们的弹冠相庆呢?
      别斯兰惨案9月1日发生,俄罗斯总统普京于4日发表电视讲话,向人民宣布真相,号召团结,公布三项应对措施,并宣布6日、7日为全国哀悼日。俄罗斯举国哀悼,大型聚会此起彼伏,全国下半旗志哀,北奥塞梯共和国内务部长提出的辞职……通过这一切,全世界了解了俄罗斯的态度:谴责,关注,震惊,控诉,以及哀伤、忧虑和反思。
      沙兰镇惨祸6月10日发生,30天光阴安静地流走,我们的祖国一片祥和。那些忧心忡忡的关怀、嘘吐不得的愤怒,包括溺死的孩子们用最后的挣扎给我们留下的揪心的痛楚,都遭遇了重重叠叠的筛滤、删改和封堵。我们的各大媒体波澜不惊,什么百年诞辰的纪念,什么某组织的生日庆典,绚丽多彩的折腾和五光十色的热闹,一如既往……我们是在展示什么?
      
      与残暴相比,冷漠是较轻的罪恶。但我们有另外的参照:你们所属的组织,叫“人民政府”;你们曾有旦旦信誓,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循名责实,我们该有这样的权利吧?我们对沙兰镇、宁安市、还有那些更高级别的“领导干部”的不满和谴责,当然有别于对别斯兰那帮十恶不赦的暴徒的仇恨,但是,如果你们面对一校孩子的惨死,却泰然自若地认为“没什么大事”;如果你们受到最正常不过的问责,却慌不择言地编谎开脱推诿于天灾;如果你们面对那些椎心的手印,却骄横颟顸地索要“是不是孩子们临死挣扎留下的”考证;如果你们置身与这样的惨祸,却心安理得地宣布“胜利”……我们有理由担心:这样的“人民公仆”,他的道德水准,究竟离暴徒还有多远?
      我们的这个党和这个政府,是有过让人民感动的举措的。1979年11月,原石油部所属的渤海石油 “渤海2号”钻井船翻船,死亡77人。邓小平同志在用餐时接到这一报告,气得将饭碗推到地板上;随后是部长引咎辞职、副总理痛作检讨,渎职者受审判刑……我们没有忘。
      也许,一个月的时间还很短吧?踏勘核实,调查取证,分析问责,反躬自省,都是需要时间的。那么,我愿意等着。
      以那些死去的孩子的名义,守着那一片触目惊心、让人泪眼模糊心如刀绞的残墙,我等着。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