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停止跟进举报人失踪事件《新京报》疑受压力(图)
(博讯2005年7月08日)
    
    
    敢于追踪报道敏感新闻的中国内地报章《新京报》,近日因为一宗举报人失踪事件备受关注;正当此时,《新京报》在周四(7日)停止了连续已两天的跟踪报道,中国内地记者圈中立即传出可能受到压力的说法。
    
    停止跟进举报人失踪事件《新京报》疑受压力
    《新京报》在上月底带同“报料人”前往河北省定州市拟采访一宗包身工(即工人被奴役)的新闻,记者当晚感觉有人身危险,采取了自我保护措施,但翌日举报人却失踪了,至今仍无音讯。《新京报》为此事连续两天重点报道,公开呼吁民众协助寻找,但今(7)日不再跟进,引起怀疑受到压力。
    
    亚洲时报在线曾致电《新京报》查询,接电话的一位工作人员只表示不清楚,未置可否。
    
    负责该宗新闻采访的《新京报》记者刘炳路在网上论坛公开交代事件时,表示歉疚。
    
    据刘炳路透露,6月29日接到报社的任务赴定州采访举报人陈忠明所反映的包身工问题,当时一行人等没有暴露任何身份,包括当日下午的暗访,但是当天晚上9时30分警方的突然查房和留下的三名便装男子的问话让记者备感惊讶。
    
    “我认识你,咱们是校友,你是刘炳路记者吧?”但刘炳路并不认识他们,其后证明此三人是当地的宣传人员,在双方交流了一阵关于“6.11”事件的处理情况后,宣传人员问刘等这次到定州做什么。
    
    刘和摄影记者张涛当时的考虑是,当天他们去暗访并未发现有举报人所说的包身工问题的明显迹象,决定第二天报案,随同警方一起去调查,若真有包身工,将他们救出来,若没有就返京。另一方面,了解到定州袭击事件还在处理中,几乎全市的干部都在忙袭击事件的善后,当地的情况也比较复杂,而《新京报》又是首先报道这一事件的媒体,并被某些人“格外关注”,便不想和当地宣传人员产生误会或者说是兜圈,便把此行的采访目的据实以告,当时他们答应明天联系各部门前往调查。
    
    刘等当晚发现宾馆门口有员警,采访车又被两台警车前后挡住,动弹不得,于是决定刘和摄影记者张涛并报社司机同宿于一个房间而举报人陈忠明独睡于一个房间。结果翌日陈忠明失踪。
    
    对于为何在看到了特殊情况还要让举报人陈忠明单独住一个房间?刘解释说,当时根本没有想到陈忠明会失踪,大家把担心放在了刘炳路的身上,不是因为该次的“举报包身工问题”,而因为刘是报道定州“6.11”迷彩衣人袭击村民事件的记者,而当时又回到定州。
    
    
    停止跟进举报人失踪事件《新京报》疑受压力


    刘炳路透露了另一个情况,是当晚定州袭击事件的报料人多次打电话给他,让他当夜离开定州,这确实让他和摄影记者张涛也感到恐惧了,两人甚至做好了一夜不睡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两名记者才和司机住在了一起,却没有考虑到陈忠明的安全。
    
    刘炳路说,如果不是去的定州,如果当时定州袭击事件的处理已经结束,甚至此前报道袭击事件的媒体不是《新京报》,甚至采写该篇报道的不是他本人,他也许不会将真实的采访目的告知他们,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么多“正是”,有了因为报道定州袭击事件所得到的压力,在当时的情况下,才觉得必须实情以告,想让他们明白,他们不是去挑刺的,是真切的希望得到地方官员的帮助而救出陈忠明所说的民工。
    
    刘承认,因为他的恐惧和自己担心的“私心”而产生的疏忽,致使让陈忠明单独住在了一个房间,并失踪了,为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向陈忠明和公众道歉。
    
    网上言论纷纷表示对刘炳路与《新京报》同情及支持,但也有批评说整件事的安排不妥当。
    
    有意见认为,一篇国华电厂(即导致定州袭击事件的前因)的报道已经把一些官员搞的焦头烂额,谁都不希望当地再发生什么不光彩的事情,这个时候再去调查什么包身工,阻力和难度就可想而知。还有一点不可理解,竟然还派同一个记者,或许考虑的是当事记者对定州比较熟悉,可是正是这“熟悉”,失去了获得更多新线索的机会,让当地提高了防范,至于后来陈忠明的失踪就顺理成章了。
    
    《新京报》在举报定州砖窑包身工问题的民工陈忠明失踪6天后,于7月6日呼吁知情者拨打《新京报》的热线(010- 63190000)提供相关线索。
    
    
    停止跟进举报人失踪事件《新京报》疑受压力


    亚洲时报在线记者于7日致电《新京报》《寻找举报人陈忠明》的热线电话,当记者问及《新京报》于7日会否继续报道有关定州砖窑包身工问题时,接话人房先生表示:“由于我们没有新的线索,所以我们今天不会再报道有关事件。”
    
    记者问及《新京报》在报道该事上是否受到压力,所以不再报道时,房先生说:“前线新闻记者才知道,我不清楚这些事情。”
    
    记者再追问是否有其它知情的记者可以谈谈这件事及失踪人陈忠明的下落时,房先生只说不清楚这些事情。
    
    《新京报》是北京中央级的《光明日报》和广州的《南方都市报》合办的报纸。《南方都市报》也于7月6日转载了《新京报》有关“民工举报包身工问题后失踪”的报道。《南方都市报》派到《新京报》的首任总编辑程益中在《新京报》创办首年即被立案调查,指其涉嫌经济犯罪案;虽然最后获不起诉省释,但已无端被关押多月。
    
    
    
    亚洲时报在线 邱鑫 撰文(07/07/20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赵紫阳去世看政府对媒体控制
  • 中国加强媒体控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