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紧急呼吁:请各大媒体和网站关注广东南海非法征地案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7月03日)
    
    
     (博讯 boxun.com)



敬请国内外媒体关注此事
    


联系人:侯文卓 手机 13391568631
    
    
    


广东南海非法征地案更加恶化,官民矛盾更加尖锐
    


周厚文(自由撰稿人)
    
    
    
     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农民最近发出了紧急呼吁,要求各界关注正在发生的野蛮的征地,填土,抢夺农民土地,损害农民财产和农作物的行为。
     佛山市南海区的征地案件本身缺少合法性(参见所附录的农民上访信和合同书扫描件)。农民的土地成了可以待价而沽的肥羊。在1992年还是土地市场刚显热度的时候,南海区政府已经发现了这只小羊羔的未来价值,于是,就“预定”了该羊羔。然而,如果一个商人仅仅是预定了商品,而没有事实上产生交易行为,那么,财产所有人并不会因为别人的预定而丧失了财产。但是,在南海,这样离奇的事情就发生了。在1992年,南海的九位村委会成员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签署了一份空白的协议书,尽管其中有些村委深为不安,但是,面对强权,只好明哲保身,签了一份糊里糊涂的合同。就是这份所谓“预征”土地的合同,被南海区国土部门用来证明土地产权已经转移了。该地的农民们多年来习惯了忍气吞声,也没有质疑该征地的合法性,直到2005年三月,当新当选的一些村委干部被村民们推举上来之后,开始了他们的维权行动,才从律师那里了解到在所谓“预征”的情况下,土地的产权并没有转移。因而,从今天春季开始,在南海区的桂城街道办事处的三山东区和三山中区的八个村庄先后开始了坚定的维权行动。
     从3月26日,当政府试图填土的时候,愤怒的农民发动了起来,几百人围在土地周围,保卫自己的土地,成功地阻止了政府强行填土和征地的行为。农民提出一个简单的要求,要看地方政府的合法的征地批文,但是,南海政府无法提供。连续几天,农民坚持抵抗,直到三月底,地方政府都无法强行推行填土的行动。
     然而,5月31日,南海区政府已经做好了充分地准备,这次,他们使用了敌我作战时期的战术,针对农民这个假想敌搞了一个“突袭战”。数千警察和各类披着警服的闲杂人员在31日凌晨突然包围了“28号地”。据农民估计,参与的警力大概有四千人,其中还有大量的穿警服的无赖,其中包括一些从四川来的在广东的无业流浪人员,还有劳改犯等人。没等农民们都从梦乡中清醒过来,400多亩土地上的,大约价值八百万元的农作物在一两个小时之内就消失殆尽。现在,农民提起此事,依然忍不住泪流满面。(详情请见另文,农民上访材料,和有关5月31日详情的描述。)
    这些天来的情况的演变:
    (1) 区政府晚间填土
     最近一段时间,南海区政府一直是在晚上进行强制地填土,从6月30日晚上的11点以后,趁着农民放松了对他们的警惕,偷偷地进行抢夺土地的工作。堂堂的一级政府,工作方式跟见不得人的小偷一样。
    (2) 农民的白天护田
     由于5月31日的情况,农民们都感到非常地恐怖,因而参与保卫农田的人士已经减少了很多。然而,面临再次即将发生的侵害,农民从6月8日开始就再次组织了起来,六月底,农民的集体抗争更加活跃。大多数的白天时间,农民都有一两百人组织起来,保卫在土地周围。
     7月1日,在农民再次组织试图阻挠政府的强行征地的过程中,有四个人被政府抓捕了,他们是陈惠英,李礼沛,林间容,郑如桃。但是,在农民的集体的压力之下,四人在当天晚上被释放了。
     暗地里的黑夜突袭所获得的成功让地方官们很得意,南海区政府打算故伎重演。6月30日凌晨4点,大批警力开始集合,试图在此大肆地强行填土。
     然而,农民们也做了种种准备。5月1日,在白天的时候,最近几天三山港镇的土地上每天都聚集了一两百农民,围在自己的农田边上,试图阻止政府的强行的填土的工作,但是,也有很多农民认识到这样的阻碍行动无异于以卵击石,因而也只好抓紧时间赶紧把能够抢救的农作物尽快转移。
     7月2日,广州市附近暴雨倾盆。尽管城市被洗刷得很干净,但是,大雨也掩盖不了被推土机和警察蹂躏过的土地的芜杂,凌乱和悲凉。大雨滂沱,地面上满目狼藉,用于填土的砂石,砍落的花木的枝叶凌乱地散乱着。不少农户冒雨仍然在搬家,因为,镇政府的通知说,如果两天之内仍然不迁走地面作物,将会采用强制措施。南海区桂城街道办事处党委第一副书记吴兆秋曾经明确地说,要征地就像对待一场战争一样—事实上,这也是一直以来,他们所采用的一贯的策略。对于5月31日的突袭,农民大多心有余悸,只好无奈搬迁可能搬迁的任何地面农产品。
     该地紧邻广州,也是广东省的商贸黄金地段,农民的农作物主要用于出口,该地的农民出产也多年来为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公粮,税收和创汇。农民的农作物包括香蕉,芭蕉,名贵的花草树木,还有用于出口的草皮。
     7 月2日,星期六,下午一点以后,农民们手持着小红旗在抗议,抗议的内容包括:“三山无青天”、“南海未天明”、“南海还我征地补偿费”,“依法还我耕地”,“反对盲目填土”,“反对抛荒土地”所打的横幅是:“坚决支持土地管理法” 等。来自美国耶鲁大学的调研员戈曼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拍摄农民的抗议镜头。戈曼黄黄的头发,蓝眼睛,个子又高又帅,见到农民打着小红旗抗议的劲头深为感动。戈曼雇了一辆车,司机一边开车,戈曼一边录像。当戈曼拉近了镜头,才发现他正在拍摄的警车里面有人正对着他也在拍摄他。
     在大约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戈曼在拍摄农民抗议的录像时,和同行的开车司机一起被抓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地一千多农民聚集在三山港镇的派出所外面,强烈要求放人;当地的警察迅速出警,在半个小时之后,就出动警车三十多辆,据农民的统计,大概一共出动六百多警察。
     五点半左右,村民围在派出所门口,要求释放本村司机和外国调研员,派出所警察就对村民大打出手,在警车门前的邵顺甜女士被警棍击中了头部,警察把她推倒在地,然后脚踏在她的身上,狠踢了几脚之后,邵女士试图反抗,但是,很快就被强行带进了派出所。邵女士被抓进派出所之后一直关押。同时,农民们迅速重新聚集在公安局派出所之外,强烈要求放人。在两千人的聚集,谴责和呼吁的情况下,派出所仍然置之不理。
     在晚上七点左右,由于广州美国领事馆的强烈干预,戈曼才被释放。
     一直到晚上子夜时间(发稿之前),在派出所外面仍然聚集了大约两千多人,其中不仅有本村人,而且还有外村的村民,强烈要求释放邵女士; 同时,大约有十多辆面包车满载着防暴警察在外,随时待命; 整个三山港村有许多警察四处巡逻,整个村庄充满了恐怖的气氛。
    
    
    
    附注:最新消息,在当天(7月2日)大约晚上11点,邵顺甜女士被转移到了南海区公安局。
    
    其它相关材料:
    1.南海的上访材料
    2.南海的合同书扫描文件
    3.南海的照片
    4.南海5月31日事件情况陈述
    
    
    
    
    
    1.南海的上访材料
    
    申诉书
    
    各人民政府负责人:
    
     我们是一群无助的耕田农民,我们居住在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办事处三山岛内,我们岛内地处珠三角腹地,有万亩的良田,土地肥沃,青山常绿,正是这一片美好的田园却在1992年3月由当时的南海国土局与我村的乡干部及八个自然村的村长在当时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了一份预征协议,预征了我们的土地。共 12.4平方公里(光是农田面积超过了10000多亩,预征的耕地到今只搞了一个楼盘几百亩、一个港口用地也是几百亩、一间学校大约100亩)。十几年来填了耕地约1500亩。又不建设,现在又叫村民把农作物搬走,将未填土的耕地全部填土。上级领导说耕地已全部卖出去,现在还未填上的耕地约8000— 10000亩。村民叫政府及村领导拿出当时的协议,但村民没法得到,后村民们冲破上级的重重阻力才拿到92年预征地协议公布于众。十二年过去了,到 2004年十二年后村民弄懂了国家的土地法才知道区政府签订的协议有违国法,而且按协议本身的部分条文,政府部门没有依约办事,例如:
     1. 协议中平均每个村民每月返还大米14公斤。
     2. 推迟使用土地每亩地增加10%金额补偿,没有兑现给村民。
     现时已13年整没有那级领导向我村民解释过,到2004年底,他们对村民还在耕种的耕地上又要强行填去400亩改变其用途,正因为如此我村民选出了9人代表到广东省人民政府、省人大、省检察院、省公安厅、佛山市政府、市土地局、南海区国土、各级申诉,但各级政府置之不理,渺无音讯,如石沉大海。在2005 年5月31日,在大部分村民还在梦中的时候我们所依赖的父母官(南海区领导)竟然动用了警车127辆,钩机28辆、消防车4辆、救护车4辆、推土机9辆等各种车辆约200辆。及各种人员4000多人,其中有涉黑人员,还有预备人员包围在区外埋伏,在三山东西两桥及村外海陆路口重重把守,在有纷争的所有地段通信全中断,更有甚者在有争议的耕用土地上强行填土。对我们的部分村民使用野蛮手段,进行殴打、捆绑、脚踢、四脚朝天抬走抛起放下,有的还把村民绑上他们的车辆,把部分村民打成不同程度的创伤,村民想把他们的罪行拍照下来,但遭到公安干警推开阻挠。当时有个别关注土地问题的村干部被南海检察院拘禁20多个小时,连通信权利都被剥夺。我们求助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闻,连媒体来到外围也被赶走。田里优质香蕉正果实累累,名贵花木正长得茂盛,肥大的鱼群在欢奔跳跃,瞬间400多亩农作物全被埋没夷为平地。耕户损失惨重。初步估计约损失800多万元人民币。在极其野蛮的填土情形下田里的高档名贵动、植物在推土机的摧残下变得面目全非。当时有耕户要拿回留在田里的农具都遭到拒绝。被区带来的两队所谓工作人员(实际是黑社会),两派相争抢走约6车的农具和设施,价值约40万元当废品贱卖了。
     桂城街道党工委第一副书记对村民说:“枪杆子里出政权,你们村民不够共产党斗,国家土地管理法不适宜使用在三山的耕地上。“村民不禁要问:”政府是不是打着共产党的旗号来征地,还是南海政府低价圈买土地为名,高价倒卖土地为实呢?为什么要立法?立法的目的为什么?是不是南海区领导以权代法?你们这样的所作所为给我们下一代烙下怎样的政府形象?你们负得其这个责任吗?“为此事我们曾向各级市、省等有关部门申诉。只有省公安厅有音信,也只是互相推脱。在土地纷争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他们又将要在7月中旬,也像5.31日28号地块填土那样,向村民所耕种的 1000多亩耕地上强行填土。农民们失去土地,就失去了生存的保障。温家宝、胡锦涛主席曾说过:“没有广大人民的富裕,就没有全国的小康。”广东省有关土地的文件都写有三失、三不失的条文(失地不失利,失地不失居、失地不失业)。他们就如此毁坏耕地,对于我们失地的农民不闻不问,今后我们失去土地的农民如何生存?在百般无奈,彷徨无助的逆境下,唯有向最高领导寻求帮助,解决问题的办法。难道我们又要像河北绳油村那样死去几个人才解决问题吗?
     我们几千村民群众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正确的政策法律、法规并且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去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特此郑重向***提出要求:
     一.还我们全体村民耕地,耕地返还三山东区、中区八个自然村村民集体所有。
     二.南海区政府立即停止对三山东区、中区村民的任何恐吓行为。
     三.南海区政府立即停止对三山区、中区所有耕地的填土、建筑行为。
     四.彻底清查南海区征用三山农田耕地案件。
     五.不能对上访的所有代表进行驱禁、恐吓。
    
    以下是村民的签名:
    (因时间匆忙,来不及打字,日后补上)
    
    
    
    
    
    
    2.南海的合同书扫描文件
    
    南海区土地储备中心
    收地通知
    各租户:
     根据上级指示,我中心需收回位于三山长江路以南,港口路以西,27号地红线范围内的部分土地(见附图)。请位于上述收地范围的耕户,必须在2005年7月20日前,将该土地上的花草树木,建(构)筑物等土地附着物搬迁完毕,逾期不搬迁的,我中心将依法处理。
    
    特此通知!
    
     佛山市南海区土地储备中心
     二00五年六月十七日
    
    
    广东大亨公安厅转送
    信访事项告知单(第二联)
     粤公访转(2005)235号
    三山公民:
    根据你于2005年6月6日反映今年5月31日,因征地问题,南海公安机关滥用警力,并打伤部分村民的问题,我们认为属于佛山市公安局管辖,请直接向该局提出受理申请。
    我们会将你的信访事项转送他们处理。
    
     二00五年六月七日
    
    
    
    
    3.南海的照片
    
    
    
    
    
    4.南海5月31日事件情况陈述
    
    
    5月31日三山港村民悲愤的历史
    
     5月31日本来是一个春光满园的日子。但是这一天却是让我们佛山市南海桂城街道平洲三山全体村民感到悲愤和无助的一天。
     在这一天里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悲惨事件。5.31日我们所有信任和依靠的政府部门带着大批的机械和人员来三山。有公安车,消防车,救护车,钩车,推土机,交警车等等200多辆车。人员有穿红色,白色,黄色,警服,便衣等约3000-4000人浩浩荡荡包围三山。5.31日早上6点左右,在三山东西两桥村口都有交警重重把守,有村民不禁要问:这是否在搞军事演习。
     这是缘起1992年的土地预征协议而产生的纷争。因在那一年大部分村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当时的几位村官把村民大部分农田土地给当时的县政府预征了,但按当时的所签的预征土地条款是征地单位每推迟使用耕地一年就递增10%来计算的,而每个村民每月是有14公斤大米供应的,这些等等的协议都没有兑现给村民,按我国合同法属于违约行为。所以村民与政府之间就发生了土地的纷争。
     本来我们的政府部门应该以合理,合法方式来解决好这纷争,但是他们却利用人民给予他们的权利,动用了大批人力向手无寸铁的三山村民动武。对不符村民使用了用盾牌推压。捆绑,脚踢,四脚朝天抬走,抛起放下,还把部分村民绑上他们的车辆。有几十个村民在争执过程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最老的有70多80岁。有一残疾人当天只是去找母亲,却被十多个公安人员推倒在地,用拳脚殴打。当时村民悲愤难当,对着警察说:“人民警察为人民,为何人民警察打人民”。场面十分混乱,有些村民在哭喊:“生仔那,养仔那,养大仔当兵回来打妈妈!”有的叫在场的工作人员“你们回去呀!你们都有爸爸妈妈生,兄弟姐妹骨肉情,难道就没有良心吗!”在这声声哭喊声中,就连一部分参加这次行动的工作人员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我们真不敢想象这事竟然会发生在我们这个民主法治的社会主义社会。
     在短短的几个小时,400多亩的高产良田里边种有各种各样的高档花草,香蕉,鱼塘,房屋全部都被夷为平地,使部分耕户损失惨重。这些毕竟都是社会的财富,我们不禁要问一问在场的领导者和各位政要难道你们是冷血的吗?你们行使人民给予你们的权利来对付人民,你们这样做合理吗?在我们村里有一个做海员工作的人,他到过几十个国家,他还说:没有一个政府用这样的手段和方式来对付他们的子民的,时至今天有部分村民还是吃不香,睡不甜,有些还需到医院求助于药物,因为他们对当时所发生的事情无法接受。当时的组织领导者中讲这次的行动要当一场仗来打。他们这场仗是打胜利勒,但他们可否想到这次的行动将会在村民的心目中烙下一个怎样的政府形象?
     再讲在我们的社会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精神余音还在,你们这样做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吗?所以我们不禁要问:在这次行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你们所行使的是哪家的权力?执的是哪家的法?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们为什么要立法,立法为什么呢?南海区领导是不是以权代法,南海区领导对这件镇压事件是否应负相应的法律责任呢?
     农民没有了土地就等于鱼儿离开了水,所以我们向各级领导机构,传媒,各界有正义感的人士求救,为我们讨个公道。三山村民将无尽感激!
    
     三山村民 2005年6月3日
    
    
    
    
    2005年6月21日由一位村民所作的记录
    广东省 佛山市 南海区桂城街道办事处 平洲东区、中区村民委员会(原名 南海市 凤鸣镇 三山管理区) 5月31日发生的事件:
    
     92 年3月21日,南海县上级领导通知三山管理区领导到三山小学开会。至于会议的内容全然不知。当时去了八个小组的小组长。工作队人员一个人看着两个小组长,让他们在一份写好的合同上签名。至于合同内容工作人员不让小组长看,并说只要签字就可以了。同时盖了公章。当时签名的小组长有:唐厚威(代表冲源村),冼达潮(代表西江村),杜永良(代表南村),梁就佳(代表新填地村),邵景锐(代表弈东村),邵国荣(代表弈西村),叶南(代表正街村),莫湛棉(代表禾仰村)。这些村的名称不变。当时叶南就说:“你们让我们签名,我不知道签的是什么东西,我签名以后不知道怎样向村民交代?或者以后把我枪毙了都不知道。”整个合同都是由三山管理区乡书记卢浩能,和南海国土局叶启英两人策划的。补偿村民1.36万/亩。15%给村民,35%留给村作二、三年产业(年年有点分红),50%放银行,只拿利息不动本钱。01年建了一个东荣开发公司,号召村民入股,银行的利益2.5%,入股5%,每年退回本金10%,十年还完。一部分没有入股,不相信他们的公司。1%提取征地工作业务费。300多万元不知道到那里去了。其征地12.42平方公里。实际预征土地11522亩。92年- --96年填土2000亩左右。现在荒芜的土地有1000亩左右没有开发,又不让村民耕种。没有填土的让农民复耕,每年向国土交200元每亩。(国土储备中心是2004年才看到)收款收据是村委会代市国土局收。田租 04年3月筹备中心竖了很多牌子,限期将田地作物搬走。村民给他要合法的土地使用批文(因为他们改变了土地用途)他们没有拿出来。后来村民选了九个代表去了省政府,被接待,告诉他们让他们先到佛山国土局反映。他们向现任东区村书记(也是主任)邵-------要92年预征土地协议。邵就通知了南海国土局与土地筹备中心过来,中心的工作人员搬迁办李柏芬说:“这个土地是我们的,不是农民的。”说农民霸占了他们的土地,原定在3月28号在28号地填土的。后来村民看了这份合同(三月份才拿出的合同)。十多年过去了才第一次看到这份原始合同,是不合法的。村民自己出钱拿走复印,其中合同里面的许多条款都是违法的,很多条款也没有兑现。例如:每年递增10%的二 6条没有对村民解释,还有6款都没有兑现。村民知道后自发的阻止不让填土。
     3月 25日,村民搭窝棚还有接班的阻挡他们填土行为。所以他们就没有动。直到5月31号前,9个村民代表上访去过佛山、南海国土局、在上访过程中,派出所多次找他们谈话,村委会干部告诉他们说在村里有工作干的农民不允许参与这件事情,不然就会失去工作,包括党员家属不允许去,签名也不允许。上访人员发现填土机等预备好了,到佛山国土局再反映情况说:“你们再不处理,他们硬填土了”。后来工作人员打了电话。
     到5月31号,就发生了5.31事件。 30号那天,已经有好多公安便衣监督村民。后来又告诉我们有3000多人来强行填土。村民不相信,31号早6点,我们看到了禾东村路上已经有警察封锁。到外面一看各个路口已经被警察封锁。在集装箱厂地门口已停了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大批警察守在路口。三山的全部路口。南桥西桥全部路口都有警察把守。海上还有警察快艇巡逻封锁。警车上都有通行证编号,没有编号的不让进去。村民看到警车的编号竟达到127号。警车上没有车牌号,大概有30多辆。120车3或 4辆,消防车3或4辆,推土机约26辆,已在403.6亩土地上分好工作做,警察手拿盾牌,警棍整装待发带往推土地区现场。推土机和挖土机已经在省军区农场晒场那里预备。在军区农场楼顶装上拍摄设备。并有好多台摄像机分配给各个地方监控着农民的一举一动。28号地的十字路口,有两台升降机上坐着工作人员监控和拍摄。并在平洲医院与南海市医院留下大约300---400个床位。并且在外围平洲、陈村还有1000多应急警力。当天中午有几个不愿意离开自己农田的妇女向送饭人员要饭吃。送饭人说4000多个饭盒都不够吃,那里还有你们吃的。他们的服装有红衣服、黄衣服、白衣服。在这些人员中,同时有被请来的黑社会人员。村民挂的横幅如:坚决拥护共产党;坚决贯彻江泽民三个代表精神等都被他们撕去。其中一个村民用双手推推土机大喊着:“不要毁我的土地,你们这些土匪、国民党、日本鬼子!共产党万岁!”被五个防暴警察推倒一边。一个卡脖子、两个扳手、两个扳脚,用盾牌压住。并和被反手捆绑的另3个人拉上车,走了三公里左右接到电话又放了他们。警察说:“谁出来我就抓谁!”把许多老人推倒在地。所以有些老人就说:“我养大儿子就不再让他当兵当警察了。”其中有一个残疾人去找他的妈妈还没有找到,被警察拖住三轮车不让进去,拖到地下被十多个警察用脚踢他、踩他,村民说他是残疾人不要打,没人听。据不完全统计,受伤人员在 20名左右,被打的人更多。400多亩地上种的农作物有香蕉、花木、鱼塘、绿化草皮等被破坏。因为他们拿不出合法的批文,村民没有想到他们会这样胆大,所以以上作物虽有通知,没有来的及搬出。所有作物全部被破坏。村民想拿出农具都不让进去。
     5月31日早上鱼塘的鱼被他们用鱼网拉走。农舍也被破坏,一切的备用设施能搬的都搬走了。不能搬的,有推土机全部破坏。其中穿黄、红色衣服的雇佣人员因为争夺农具打斗起来。农具被他们当作废品卖掉的有几十万元。这次给村里带来的损失据初步统计价值800万元以上。并且他们准备在今、明年把预征的土地全部填完。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