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交大教授泄题事件追踪:考研女生否认性交易(图)
(博讯2005年6月20日)
    2005年06月20日 07:57:08
交大教授泄题事件追踪:考研女生否认性交易

    

    

    

    

    

     阿芳向记者提供的考研试题及答案复印件。她说,试题中的答案是欧阳林亲手所写。

       在“考研女生举报北交大教授泄露考研试题及答案”事件披露之后,北交大教授欧阳林和“与他发生性关系而得到了考研试题及答案”的女生阿芳立即进入了公众注意力范围。

     昨天,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欧阳林,他说自己“非常乱,不想接受采访”,随即挂断电话。

     另一方面,在连续数日关掉手机之后,6月14日下午,阿芳终于打破沉默,愿意向媒体道出“整个事情的经过”。

     事件进程

     □6月9日,有媒体披露,考研女生阿芳自称与北交大教授欧阳林发生性关系,提前得到了研究生考试的试题和答案。

     □10日上午,阿芳到海淀区检察院渎职检查处递交材料,举报欧阳林泄露2005年考研试题。

     □14日上午,阿芳到海淀区检察院接受关于泄题事件的初步调查。据了解,当天下午,检察院还曾到北交大了解情况。

     □15日上午,阿芳到教育部学生司硕士研究生招生处递交举报材料。招生处表示,他们会尽快调查此事。

     “我希望欧阳林能站出来说话”

     6月14日下午,记者拨通了阿芳的电话。此前的3天里,她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阿芳说,此前她曾接到过痛骂她的匿名电话,这使她感到恐惧,因为她担心有人报复。她甚至不愿意再到北交大附近逗留,因为“担心有人指指点点”。

     14日晚7时,记者来到与阿芳约定的见面地点———北交大附近的一家宾馆门口。在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一个穿白上衣、白短裙和透明凉鞋的女孩慢慢地了走过来,在向四周望了几眼又沉默了一会之后,问道:“你是在等阿芳吗?我就是。”

     阿芳称,她还没有向公安机关举报欧阳林对其进行性侵犯,只就欧阳林泄题问题反映到了海淀检察院和教育部有关部门。她说:“我希望欧阳林能站出来说话,对他的行为公开表态。”

     阿芳还说,在必要的时候,她将对所保存的那条“留有欧阳林精斑的内裤”进行DNA鉴定。

     这一次谈话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阿芳显然仍有顾虑。离开时,她与记者约定,采访在晚些时间进行。

     两天之后的16日下午2时,在北交大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里,阿芳向记者出示了她的“证据”:据称出自欧阳林之手的考研试题及答案和一条内裤。随后,记者与阿芳的对话开始。

     “刚开始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欧阳林的?那时候,在你的印象中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阿芳:我2003年来到交大学习,欧阳林当时是我们班《思想政治教育》的授课老师。后来经别的老师引见,让他辅导我的专业课,我们才渐渐熟悉起来,刚开始,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师。

     记者:当时,有没有想过通过欧阳林从考研中得到好处?

     阿芳:我很想考他的研究生,所以有意识在他面前表现得非常聪明,也经常与他一起吃饭。但这仅仅是师生关系,我相信每一个考研的学生都希望给自己以后的导师留下好印象。

     记者:你当时是否知道他在考研中的地位,你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

     阿芳:我听同班同学说,他是我们专业考研命题组的组长,考研的出题、判卷都有他参与。

     记者:知道他在考研中的地位后,你是否有意识地多跟他接触?

     阿芳:我当时跟他的关系的确比较好,但我只是希望能给他留下好印象,并没有其他的意图,更没想过通过不正当的途径获取试题。

     “为了考研我不敢得罪他”

     记者:你能说说那一天的事情吗?

     阿芳:那是在2004年12月23日,这一天我印象非常深刻,那天下着大雪,当时快过年了,我想给他送点过年的礼物。中午时,欧阳林让我把礼物送到他宿舍去,我也没想太多就去了。欧阳林问我考研准备得怎样了,我说自己也没有底。后来欧阳林说,其实考得如何看你如何把握,你完全可以在两门专业课上高出其他考生七八十分,但这也需要你付出代价,说着就用手去解我的衣服。

     记者:你反抗了吗?

     阿芳:我当然反抗,但他说如果我不同意,我肯定考不上,因为判卷是由他来判,即使进了初试,复试的时候他也不会让我通过。我当时迫于压力,就从了他。

     记者:你当时是怎样拿到考研答案的?

     阿芳:那天他从抽屉里拿出两份试题给我,说那是考研的试题和答案,我当时并不相信那是真的答案,以为他在骗我。但他说,让我把这些内容背到脑子里,等考试结束后就烧掉。

     记者:那份手写的答案是什么时候得到的?

     阿芳:在看这些资料的时候,我发现《思想政治教育》最后一道材料论述题的答案不是很详细,我就给欧阳林打电话。12月27日中午,在第二教学楼前,他把手写的答案给了我。

     记者:发生这些事情后,你当时是什么心情,想过要检举他吗?

     阿芳:出门后,我非常后悔,感觉自己被侮辱了,当时就想过报案,但考研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为了考研我不敢得罪他。

     记者:你为什么要把那条内裤和考研的资料保存下来?

     阿芳:我受到了侮辱,想去告他,但当时并不确定他给我的资料就是考研答案,我只是作为复习资料保存下来,至于那条内裤,那是我受到屈辱的见证,当时我就想等考完研去报案。

     “我曾经多次想过报案”

     记者:考研的时候,你发现考题及答案和欧阳林给你的一样,你是怎样想的?

     阿芳:我当时非常惊讶,我原以为他给我的只是一个考研的参考资料,但真没想到会和答案一模一样。考完后,我曾多次想过报案,但一直没有勇气,害怕受到打击。

     记者:在拿到那些答案后,你再次跟欧阳林接触是什么时候?

     阿芳:为了全心准备考研,我把手机关了,1月24日晚,我买了一张手机充值卡,开通手机。考研成绩公布后,我又去找过欧阳林,我知道交大有30多个破格录取的名额,我希望能争取破格录取。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欧阳林后,他说,现在很多人找他办破格,还以此为诱饵,想让我继续奉献我的身体。

     记者:你当时是怎样做的?

     阿芳:欧阳林他太贪婪了,我非常愤怒,我知道欧阳林是个无底洞,他把我的前途全毁了。我说如果他不能帮我破格录取,我就去告他,但他对我非常冷漠,说他不在乎。

     记者:在没有被破格录取后,你选择了报案,是想报复他吗?如果考上了,你还会报案吗?

     阿芳:那天晚上之后,我曾经多次想过报案,但因为想考研的缘故,一直没有勇气。在没有考上研究生后,我没有了这个顾虑,所以选择了报案。如果我现在考上了,我想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报案,因为他太贪婪了,我害怕他会一再地利用我、占有我。

     记者:北交大后来公布了你曾经在考试中作弊的经历,可以谈谈这一段经历吗?

     阿芳:我觉得这件事情和考研无关,我不想谈。

     “我是被胁迫的”

     记者:你有男朋友吗?

     阿芳:没有,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知道我长得很漂亮,也有很多人追过我,但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记者:你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吗?如果他们知道,你怎么向他们解释?

     阿芳:这种事情怎么能让父母知道呢?如果我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该跟他们怎么说,我现在还没有面对他们的勇气。

     记者:你曾经听说过有导师不正当地帮助过考生考研吗?

     阿芳: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导师用不正当方式帮助考生。但欧阳林侮辱了我之后,我意识到考研背后可能有很多问题,我不想让更多的女孩遭遇这样的事情,所以才有举报欧阳林的想法。

     记者:你的朋友知道这个事情后,支持你吗?

     阿芳:我曾经和几个特别亲密的朋友谈过,在他们的鼓励下,我才决定举报欧阳林。

     记者:网上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你的行为,你现在后悔说出这件事吗?

     阿芳:我想,网上很多人都不了解整个事情的真相。这不是性交易,我也不是故意去接触考研答案,我是在欧阳林的胁迫下才与他发生性关系的。我现在并不后悔说出这件事,如果我不说出来,不让欧阳林得到应有的惩罚,我这一辈子心里都会不安。

     记者: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还会继续考研吗?

     阿芳:我现在心里非常乱,以后的事情还没有想,我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考研,只想这件事情尽快有个结果,我要尽量忘记过去,平静地生活。

     相关报道:从“教授泄题”事件看研招中教授的权力

     北京检方表示北交大教授涉嫌泄题事件尚未立案

     交大教授涉嫌泄题续:女生称校方声明不公允

     教授泄题丑闻是否缘于报复并不重要

     京华时报

    --- (博讯记者:胡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交大声明彻查“教授泄题”事件 (图)
  • 四六级泄题者面临最高七年徒刑 (图)
  • 今年又泄题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