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林和立披露胡锦涛镇压异己内幕
(博讯2005年6月16日)
    香港中国问题观察家及詹姆士镇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研究员林和立先生(Willy Lam) 6月份于《中国简报(China Brief)》发表评论文章,题目为“胡锦涛最近对政治异议份子之镇压”,文章翻译如下。

    仅管去年冬天大规模反政府暴动的频率已经减少了,胡锦涛还是施双倍力量加强镇压异议人士及其他势力。经内部审思后,包括胡及其前任江泽民都重申毛泽东的经典言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故而他们欲设法尽快将火源扑灭。江现在一直待在上海,以奉劝他的继承人遵照邓小平的教诲。

     据北京接近国家安全部门的消息来源指出,除了众所周知的解雇工人及被逐出家园的农民请愿外,中共中央政治局(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已提出两个值得特别注意的例子,一个是在最近为期三周的反日抗议活动中,反政府份子已混在国家主义示威群众中高喊反党口号;另一个则是中国西北方的中亚国家的暴动,尤其是吉尔吉斯(Kyrgyzstan)的反叛中亲北京政权已被摧毁。于吉尔吉斯的危机之后,胡在中央政治局的会议中指示,要防范类似的灾难在中国发生;国家安全部门及警察必须要小心地下组织及国际非政府组织(NGOs)对其党及政府的破坏。根据一位派驻北京的西方外交官员指出,上个月中共当局还曾提供补给及其他支援给乌兹别克(Uzbekistan)有关单位,以协助塔许肯特(Tashkent)镇压其东北部的反政府集会。 (博讯 boxun.com)

    在此背景之下,胡上个月在一场关于社会法律及秩序的国家级会议中,便下达严厉的命令反制破坏行动。他表示,国家整体上情况尚可,有关单位必须镇压与防止反政府暴动的发生,并将重点放在预防暴动上。依中国共产党一贯的语调,法律与命令不仅要打击犯罪与地下政治团体的反北京活动,尚针对秘密分裂团体及外国敌对势力。中央政治局负责安全事务的成员罗干,也在会议中发表长篇言论,支持强力防范及有效瓦解不同的违法事件,以使冲突在源头就得到控制,而其党长久以来重击暴乱份子的策略永远不能被动摇。

    这种从源头冲淡社会与政府矛盾的目标,也埋藏在胡及其搭档温家宝于去年所作要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的政治口号中,以调和来自如下岗职工及农民等社会弱势团体之民怨。例如,温已加速削减农产税之措施,而于二00四年初,温宣布要以五年的时间来废止农村税赋,且某些省分已达此目标。但最近中共的宣传机器已转向劳工,以免在对主控上海到深圳各大城市的资本家及某些爆发户下指令时,令这些曾经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员们感到被边缘化了。

    而且,该党领导阶层已将此意识型态运动与“保持党员先进性”结合起来;是以,其副主席曾庆红称其为一项新的“维持人民满意的工程计划”。分析家表示,曾所言无非是反驳外界批评毛主义式的党员保先运动不过是另一次未考量人民生计的老调意识型态运动的高调。

    同样显著的是,胡温内阁已经宣布一连串对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的经济施舍政策,其中的理由之一是北京害怕包括吉尔吉斯及乌兹别克等国家的动乱,恐将引发回教势力供应金钱及武器给新疆自治区的反北京团体。五月下旬在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会议中,胡誓言中央当局会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来发展少数民族区域的文化、教育、科技及卫生。然而,胡也下令至西藏及新疆的核心干部,责其维持社会安定及确保国土完整,这表示会有更多警察及中共武警布署,以防堵动乱及煽动分裂之发生。

    胡温领导对反共势力的担忧极明显,从前党领袖赵紫阳死后五个月后中共当局仍在防范与赵有关的骚动事件之发生便看得出来。据赵家友人透露,去年秋季赵紫阳病情恶化后,中央政治局遂指派罗干立即成立一中共危险管理领导团队,其任务是要防范中国内外趁赵过世想要制造事端的所有反共因素。胡带领的中央政治局鉴于另一位令人尊敬的前党总书记胡耀邦的死,立即带来了六四学生示威活动之后果,故此次赵于一月逝世后,北京强力管控下社会只引起一些涟漪而已。

    然而,罗干集团尚未解散,而且仍努力执行镇压反北京阴谋集团之工作。三月以来,它的要务就是防范任何赵的“临终证词”被公开及散布至海内外。例如,罗所属的国安干员知道,赵旧部宗凤鸣在赵过世前一年仍曾有机会与赵面谈,并将这位自由派领袖对政治改革的谈话内容准备成一份手稿,据报手稿内容涉及对中国共产党保守派骨干份子的抨击,其中包括须为天安门屠杀事件负责的人。罗的集团执意要让这个手稿永不见天日。

    四月份,国家安全干员以一项提供机密资讯给海外单位的含糊罪名,捸捕了派驻香港的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据程的妻子刘敏仪表示,身为中国资深专家的程,曾前往中国欲取一份宗凤鸣与赵紫阳最后一次对话的手稿,程可能准备要协助在香港出版这份内容,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坚持表示程的案子与赵无关。熟悉赵的政治改革计划的加拿大维多利亚(University of Victoria)汉学教授吴国光表示,现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阶级可能非常紧张于看到赵对江及胡等保守派的批评。不幸的是,中共当局在过去几年来对知识份及媒体的控制皆采取了更加严厉的作风。

    上周北京当局也证实了著名的社会学家陆建华(Lu Jianhua)及陈辉(Chen Hui)被捕的消息。虽然他们二人仅因涉嫌泄漏国家机密而被拘,但北京的自由派学者及中坚份子担心这是国家对异议份子镇压的一部分,而且会持续一阵子。吕与香港及海外媒体有关系,是一位具远见的学者,他对政治改革及两岸三地有开阔的见解。

    矛盾的是,吕去年接受访问时表示,直到去年经济发展快速及更多注意力集中于中国的弱势阶级时,胡温政团才可能有逐渐的政治改革出现。然而,胡之领导对非主流意见欠缺耐性,必会减损它使用更新更完善的方法来解决其国内的年久积弊之能力。(大纪元记者郭秋怡编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