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们新闻人欠这些黑龙江死难学生每人一个讣告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6月16日)
    


作者:老戚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上网看新闻的读者,都吃惊地看到了《黑龙江洪灾遇难学生留下的最后手印》这张新闻照片。我觉得毫无疑问,这张《新京报》记者李艳所拍的照片,不但有资格获得任何国内今年新闻摄影奖项,也能参加荷赛。而《新闻晨报》特派记者郭翔鹤写的相关报道,也足以和任何一届的美国普利策获奖作品抗衡。
    
    郭翔鹤记者告诉我们:“'我写这件事的时候,还觉得脉搏怦怦跳动;即使我活到十万岁,这些情景也一直历历在目。'———2005年6月13日15时,当我在黑龙江宁安沙兰镇的墙上看到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手印时,充分明白了卢梭这句名言的含义。”这是我今年看到所有中英日文报道中,最震撼我的段落。
    
    记者不是因为灾难而伟*大,而是因为灾难而震撼。他如实地把他的震撼和愤怒传递给读者,让我们一次次地目睹了同类的死亡。他人的悲剧让我们更加理解我们侥幸存在的珍贵——他们其实替我们而死。在这样巨大的悲哀面前,任何官僚的托词、任何对事实真***的隐瞒,都是极端无耻和反人类的。
    
    大陆的记者,曾经(甚至正在)是这种极端无耻和反人类罪行的共谋。在这次黑龙江水灾报道中,你仍然可以看到这些下流记者的报道,我在这里点一个名:黑龙江《生活报》特约记者于林波,以及该报记者李伟俏、焦明忠做出的《宁安沙兰镇灾后救助紧张有序进行》(http://news.sina.com.cn/c/2005-06-12/04316914844.shtml)。
    
    于林波、李伟俏、焦明忠,你们三个不要以为奉命作文,就可以逃脱你们的责任。报社不是警察国安,不是纳粹当局,我们也都是记者,都知道可以逃避过分无耻的报道。对比其他报社的报道,你们能听到来自阴间孩子们的控诉吗?你们能听到哭的失声的父母对你们的人格诅咒吗?即便是新*****华*****社的记者,都能忍住对官僚的无耻吹捧,难道你们的升迁地位真的大于这一百多条生命吗?
    
    《新文化报》公布了家长搜集的98名死难学生的名单。这让我想起了以色列中国劳***工死难名单,这也让我想起了911死难者名单,甚至让我想起了我曾经调查的未公布的南京汤山中毒案名单,以及目前已经成为国家机密的SARS名单。无耻政客以为自己隐藏的只是死亡数字,还兴奋地说,“这个名单全国任何一个媒体都没有拿到。”(宁安市纪检委书记王秀峰语);他们不知道,他们隐瞒的数字,就是人民的阴魂,总有一天要向无耻政客和他们代*表的威权索命。他们在吃人。
    
    911之后,《纽约时报》展开了一个重大行动:调动连续三个月的每天讣闻版面,连载911死难者的讣告:记者们用最生动的笔调,怀念死者生前的音容笑貌。讣闻版记载的不是死亡,而是生命。中国人本来就漠视生命价值,加上吃人政客表演,和下流记者丧失职业道德,我们更加无法对这些死难者加以追思。
    
    《新京报》从今年三月开始,学习《纽约时报》,每周二推出讣闻版,记载名人和平凡人的生前故事,叫“逝者”。听说,做的很辛苦,很多人亲人不理解,为什么要问的那么细致。也有读者奇怪,为什么会有《待业的哥无法再上岗》这样的报道。也许,国人还没有习惯这种哀思文化。不过,新闻界只有开始这种努力,才能洗刷我们自己曾经帮助吃人的罪过。
    
    正是911的讣闻连载,才组成了令人震撼的911全记录。只有新闻界记载完这些死难学生的故事,我们才能让我们暂时从这个故事中挣脱出来:那种悲伤和自责已经淹没了我们全部,我们已经无法上岸。
    
    他们不是数字,他们是生命。我们都欠他们每个人一个完整的讣告。讣闻版,就此开始吧。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