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地记者灰色收入搞垮职业道德
(博讯2005年6月12日)
    在内地,众所周知媒体乃是党的喉舌。从中央到乡都设有宣传部,连一些村(或者居委会)甚至都设有报道组,这些宣传机构的一把手当然要求是党的干部。于是,记者,在内地就变成一种十分微妙的职业。在“阶级性质”上,他们是为党而工作;在职业形式是,他们又是舆论的代言人。身份的迷失导致不少记者放弃了国际通行的职业道德,表现形式之一就是新闻以人民币为导向,在金钱面前自觉放弃职业操守。

    早在80年代,记者还属于编制内的干部,从上到下吃的都是皇粮,旱涝保收,那时大家都没什么钱,但生活的幸福感并不低,记者也真的是听党的话,好好工作。90年代后,媒体普遍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记者的铁饭碗被砸破,收入方式变成了“小工资+大奖金”(达到规定的发稿量才有奖金)。记者的生存危机这才浮上水面,再加上外环境的改变,“眼球经济”的横行,记者也和大众一样,不愿放过一切的发财机会,而且由于职业优势,记者的财路并不会比普通大众少。

     以地市级报社的记者来说,在沿海城市,他们的月固定工资一般为500——800元,这笔钱连一家人糊口都不够。当然,此外还有一笔奖金,视各报社广告效益为1000——3000元。记者有这些收入在应该已为中等阶层。但是,记者还有各种种样的灰色收入。还是以地市级记者来说,这种收入一般表现为“会议补贴”、“平安费”和“宣传费”。 (博讯 boxun.com)

    “会议补贴”指的是采访包括党政机关在内的各单位的新闻发布会、会议研讨、基层调研等时,由这些单位发放的名为误餐、交通等补贴,视到场领导的级别一般为每次50——500元。记者一到场就可向现场工作人员领取新闻通稿时签领这笔补贴。众所周知,内地的党政机关会议特多,除了日常工作会议外,还有全国统一的学习讲座,一般来说,一个专门跑党政线的记者一月至少能赶15场会议,以平均每次100元计,这笔补贴每月就有1500元。比如当前的“保先”,每个机关每周就至少要集中学习一次,有的机关为了表功,也要请记者报道他们的学习经验,这样的补贴而且一般较高,因为别的机关也在学习,也想多宣传自己,为了出风头,就争提高给记者的补贴。

     “平安费”则是一种比较隐性的记者收入。指的是一些单位出了负面新闻后,给闻风前来的记者的安抚费,说白了就是以金钱换取平安。举个例子,有个城市的派出所民警因为参与赌博被抓,记者前去拟作采访,所里为了自身名誉以及免除舆论谴责就会把记者拉到酒店去接受采访,好酒好菜招待后临走给记者一个大红包,这笔钱视“新闻”的大小以及记者来头而有多寡,一般为1000——5000元。由于有这样的潜规则,往往会闹出不少趣闻。比如有家早餐食品公司将卖不完的过期馒头重新加工去味后上市,此事被员工捅了出去,记者们闻知后都欢喜鼓舞,互相打电话邀请——“走啊,发财去!”,有的记者为了多领一笔“平安费”甚至呼朋唤友,让他们假冒记者一起随行,甚至不惜临时购买中央级的假记者证。结果该公司门口聚集了30多位要求“采访”的或真或假的记者,公司负责人苦不堪言,只好忍痛一一打点。还有个乡因为计划生育打残了一妇女,乡政府为打点各路记者就花了近10万,而赔给这名妇女的钱才4000多元。

    同“平安费”相比,“宣传费”则来得冠冕堂皇。有些机关为了树立形象,会经常上上电视或报纸。媒体虽然有党政性质,但由于实行了企业化管理,自然要创收,于是媒体出记者妙笔生花,机关出钱树立形象,双方各取所需,合作十分愉快。据了解,这笔宣传的收费往往是按广告标准收取的,甚至还要再另收取一些排版费或制作费,唱主角的记者当然也要另外给润笔费,一般在1000——3000元之间。如果被宣传单位是公司,润笔费还要翻几番。比如,有家生产平板电视公司就给宣传报道了他的新产品的记者每人一台电视机,价值近万元。有家汽车公司则公开放言,要在全市各媒体评选一名友情记者(视当年对该司的发稿量), 奖一部小车。

    以上这三种收入方式只是比较常见的。在记者内部,由于分线(即所属的采访领域)的不同,这些灰色收入也有所不同。以沿海城市媒体来说,经济记者是最风光的,每月这些收入约有5000元;文教记者次之,每月约有3000元;时政记者次次者,每月约1500元。在一些报社,经济记者每年春节都要拿出一大笔钱回馈上司,确保来年能继续跑经济线,这也是公开的秘密。

    正所谓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由于记者灰色收入的作祟,报纸、电视、广播上于是充斥假、大、空的各类新闻,受众对此早已愤愤不平,中宣部及各省市的宣传部也发过文件要求记者不得收受红包、回扣,但记者们对此根本不以为然。当然,在内地也不是就没有了坚持正义、公正、公平的好记者,但这些人不肯“随大流”的记者通常“混”得很不好,因为会挡了别人的财路,有些记者甚至因此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胁和迫害。 _(博讯记者:子龙)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