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质疑新华社:李信案200人旁听是否子虚乌有?
(博讯2005年5月24日)
    
    
     新华网5月23日电,轰动国内外的下跪副市长李信案件于今日在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法院一审开庭。潍坊市人民检察院5位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李信认罪态度良好,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收受贿赂457万余元犯罪事实绝大部分予以承认。 (博讯 boxun.com)

    
    该文特别强调,由于此案的特殊性,23日的庭审受到社会关注,约有200多人参加了旁听。
    
    李信案今日审理?200人旁听?读罢这条消息,岂一个"震惊"所能形容?
    
    从李信被批捕起,其案件进展一直为各方所翘望关注,中国舆论监督网自4月9日披露"下跪副市长"将于4月底以前在山东省潍坊市法院开庭审理的消息后,国内外媒体纷纷将目光锁定潍坊,在望眼欲穿的守望中,李信案因此延期,并绕开媒体悄悄进行,道理何在?
    
    某法制类报社记者5月19日致电潍坊法院教研室主任并刑二庭,得到答复:案件确实在审理,但案卷还没来到。5月19日正是周四,也就是说,周四庭审法官尚未阅卷,甚至案卷都没有经手,中间经过双休日,周一怎会就会开庭审理?
    
    此举证明职能部门效率神速还是办案太过草率?
    
    李信于今日公审的消息经新华网一公布,立即掀起轩然大波。在近百名做深度报道和调查报导的记者群里,反响强烈,群情激愤。媒体对所谓的公开审理提出质疑。中国舆论监督网站长李新德马上联系询问曾报道过此案的媒体记者是否获知消息或者已到庭参加旁听?反馈消息表明,包括北京两家法制报在内的众多媒体均没有得到开庭的消息。
    
    李信案件在众多媒体和记者均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庭说明了什么? 李玉春在举报下跪副市长李信的时候,曾多次找到山东省检察院和山东省公安厅,均被他们以种种理由拒绝,现在李信涉嫌受贿案交付山东省检察院侦查终结,这里面是否存在不能见光的内容?
    
    对比新华网1月19日电,记者丁锡国报导:经山东省检察机关调查,济宁市原副市长兼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李信收受、索要的贿赂多达400余万元,挪用公款300余万元。
    
    而新华网5月23日来自记者张晓日晶的报导:检察机关以受贿罪对李信提起公诉,指控李信在任期间收受贿赂457万余元。
    
    我们不仅要质疑,李信挪用的300万公款哪去了?
    
    同是山东省检察机关立案查处,同是出自新华社报导,这300万巨款是检察机关错查?还是新华社报导失误?这样的"疏忽"是哪一方的责任?这个责任谁来背负?
    
    同样被新华社"疏忽"的还有李玉春是否参加了开庭没有提到。而无论是1月19日新华网发布的李信"受贿挪用公款700余万被捕"的消息和5月23日"李信涉嫌受贿457万开审"的报导均有显著标注--"此前有媒体在报道中刊出过李信向一位女性举报人下跪的照片,李信案因此广受舆论关注。"
    
    这使得被"疏忽"的事实再次受到提醒,李信是因举报人李玉春执着检举而被捕的,李信是因中国舆论监督网李新德勇于报道而被捕的;但,李信的公审为什么没有让李玉春参加?这个是不是回避媒体的关键所在?
    
    来自公众的声音说:作为曾被李玉春举报的对象--山东省检察机关理应在李信受贿案中回避,此案应移交外省审理。
    
    但遗憾的是真正被回避的是举报人李玉春,是关注案件进展的广大媒体,新华网报导称:李信涉嫌受贿案由山东省检察院侦查终结。潍坊市人民检察院5位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
    
    理应出庭的被回避,理应回避的堂皇的出庭,一直在关注此案进展的媒体及公众不免发出振聋发馈的问询:这样的公审是否合理?
    
    李新德气愤地说:我怀疑这是山东方面有预谋的,害怕媒体参与,根本不是什么公开审理,这么多记者和媒体关注的案子,但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不是公开审理,新华网引据的200人旁听资料从来何来?
    
    若是公开审理,为什么媒体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仔细研读新华网张晓晶的报导,文中出现"开庭"、"庭审"字样,就连标题也是小心翼翼的"开审"而非"公审"字样。如此说来李信案件是审理,而非公审,那么这200人的旁听愈发引人质疑,山东方面既有意回避公众、媒体,极力封锁开庭消息,这200旁听岂非子虚乌有?这旁听的200人没有中央及地方媒体从业人员,难道是新华网的200名记者或者是山东潍坊的200名检察官?
    
    李信案是否进行了公审?李信案该不该公审?哪些案件不宜公审?公开审理的原则,不适用于一些民事案件,如除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或者法律另有规定的以外,离婚案件,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
    
    李信案值巨大,社会影响恶劣,非离婚案,非商业机密案,非国家秘密案,非个人隐私案,他的审理应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他的审理理应本着公开、公正、公平原则,他的审理理应客观透明。参加旁听的不止是模糊含混的200个人,而应是200个媒体和更多的公众!
    
    新华社记者有无参加公审?200旁听资料从何而来?山东职能部门为何回避媒体?
    李信公审了结,却留给公众太多的疑问和思索。我们有太多的问题,太多的疑惑,太多的为什么?
    
    
    中国舆论监督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下跪副市长”案续:央视《新闻调查》制片人正面回应李新德(图)
  • 舆论监督网站长讲述下跪副市长举报人自杀内幕(图)
  • 下跪副市长李信案因举报人涉嫌窝藏罪推迟宣判(图)
  • 山东9件反腐大案下跪副市长李信案居首
  • 济宁下跪副市长一案举报人涉嫌窝藏受审(图)
  • 举报下跪副市长的李玉春犯罪了吗?
  • 举报“下跪副市长”李玉春案6日开庭
  • 举报下跪副市长而被捕的李玉春昨日与律师签定代理协议
  • 山东下跪副市长被双规 举报人被警方拘留(图)
  • “下跪副市长”采访记:披露惊天大案背后的艰辛(图)
  • 从下跪副市长一案看山东媒体的奴性与弱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